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名校养成系统 韭菜会飞

第七百三十五章 早知今日,何必当初

    窗外的烟花在空中绽放,声声空中炸裂的声响伴随着地上阵阵欢呼的人群,传到房间里,引得正在认罪忏悔的王新明忍不住侧目向窗外看去。

    这时,林平开口悠悠的说道:“新明哥,知道吗?”

    王新明吓得赶紧把目光收回来,低着头不敢直视林平的目光。

    林平看着现在的王新明,心里忍不住觉得有点无奈又好笑,一个四十多的男人此时和一个犯了错误的小学生在老师面前的样子一模一样。

    林平对着王新明缓缓说道:“父老乡亲想看的只是烟花,而并不在乎是谁放的烟花。”

    王新明抬头看了一眼林平,眼神中有一丝疑惑,林平的话他似懂非懂,或者说只听懂了表面的含义。

    林平看的出来王新明没太听明白自己话里的意思,笑着摇了摇头说道:“今晚放烟花的人是不是你无所谓,只要烟花照常放、大家伙有烟花看就行,苦山的经济发展有没有你无所谓,只要有那么个人能带着父老乡亲赚钱就行。你并不重要,我也不重要。”

    听了林平这番话,王新明似有所悟。

    林平继续说道:“所以,新明哥别太把自己当回事。”

    王新明低着脑袋点了点头。

    “当然,如果让父老乡亲们知道你贪污了四十多万他们的血汗钱,但苦山没有你就变得很重要。”林平淡淡的说道。

    王新明又一下子给林平跪了下去,低着头哭腔说道:“别,林校长,千万别,千万别让苦山的父老乡亲们知道这件事,我知道错了,林校长。我……我拿的那些钱我一分钱都没花,都在我银行卡存着。”

    说着,王新明又是一把鼻涕一把泪。

    让王新明在苦山的父老乡亲丢了面子没了脸面,失去了苦山父老乡亲们的尊重,那对王新明来说比杀了他还难受。

    苦山父老乡亲对他的仰视,就是王新明精神存活的源泉。他可以在任何人面前抬不起头来,甚至趴下去给人家当狗,但唯独不能在苦山的父老乡亲面前折了面子抬不起头来。

    林平叹了口气说道:“起来吧,新明哥,别动不动就跪着。”

    王新明头摇的很坚决,就是不起来的意思。

    林平无奈的说道:“起来吧,这件事我不会对外说的,低调处理。”

    听到林平这么说,王新明才缓缓的从地上爬了起来。

    林平接着说道:“我知道,新明哥,你也只是一时糊涂,但总归来说,这是个非常严重的问题,按照法律来说,你这犯的是职务侵占罪,数额较大的,处五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数额巨大的,处五年以上有期徒刑,可以并处没收财产。你贪了这四十多万已经是数额较大的范畴。”

    王新明吓得不敢说话。

    “其实,按照咱们忠国希望学校的属性和名下产业与村集体共有的属性,定你个贪污罪也未尝不可,贪污罪的话判的就更严重了。”林平继续说道。

    王新明吓得又要下跪,被林平一把拦住:“不过起诉不起诉是由学校决定,你把钱都还回来,弥补空缺,便饶你这一次。”

    王新明听着立马起身,拉开衣柜门,一顿倒腾,掏出了一张银行卡,塞到了林平手里:“都在这,林校长,我一分没动,都在这,密码是666888.”

    “都在这了吗?”林平淡定的问道。

    “都在……不对不对,我开始贪污的时候花了一些吃吃喝喝了,我补上我补上。”王新明用哭腔说道。

    “嗯。”林平点了点头,然后继续说道,“新明哥,我对你还很失望的是,我没想到你竟然借着王一格的状元宴贪污钱财,我说你为什么对苦山举办各种活动那么积极,总是积极的跑前跑后,恨不得什么事情都自己一手操办。你说要是王一格他们这些学子知道这件事,还会对他们的新明叔充满感激和感谢吗?你不过是在借助他们的名义中饱私囊罢了……”

    林平话还没说话,王新明就掩面抽泣起来:“我错了林校长,我对不起王一格,我对不起咱们苦山的孩子……”

    林平叹了口气没说话。

    王新明一边哭一边骂自己不是个人玩意,不是个东西,鼻涕淌进了嘴里随着哭声鼓起一个泡。

    突然,王新明像是想起了什么,赶紧说道:“马老师的葬礼我一分都没拿,林校长,我……马老师的葬礼我一分都没有贪。”

    “所以这也值得炫耀吗?”林平反问道。

    “不是,不是,我不是炫耀,林校长,我……”王新明立刻焦急的解释道。

    “那只能说明你还是有良知的,良知没有完全泯灭,如果你在马老师的葬礼上也动了心思贪了钱财,我今天就不会私下跟你谈这么多了。”林平很是平静的说道,甚至有些生冷。

    王新明双手掩面而泣,没有说话。

    “苦山这活,你别干了,忠国希望学校产业发展办公室主任这位置你别坐了,我已经安排好了。”林平跟王新明说道。

    王新明又一次“扑通”跪下:“林校长,林校长,你别赶我走,我知道错了,我愿意将功补过,我保证保证不会再犯了,我王新明要是再拿一分钱,您就把我手剁了,您就……你就让苦山的父老乡亲一人一口唾沫星子淹死我!”

    林平没说话,无奈的看着王新明。

    “林校长!林校长!”

    王新明双手抱着林平的脚踝“砰砰”的往地上磕头。

    王新明知道,他不能再找到比在忠国希望学校更好的工作了,而且他现在和冯春秀结成半路夫妻,有了刘青梅这个继女,他不敢走,不敢离开忠国希望学校自谋生路,不想被扫地出门。因为自己的一时贪心和错误,此时的王新明真的是卑微到了尘土里。

    “别这样,起来吧,我会给你安排其他工作的,但不能让你碰钱了。”林平看着王新明这样子终究还是心软了,他晓得王新明只是一时糊涂,心里终究还是愿意给王新明一次改造的机会,而不愿意赶尽杀绝。

    “谢谢林校长,谢谢林校长。”

    听到林平的应允,王新明嘴里连声道谢又磕了几个头这才从地上爬起来。

    “不必谢我,谢这生你养你的苦山吧,毕竟你真正对不起的还是它。”林平叹息道,“而且早知今日,何必当初呢。”

    这时,门外突然传来敲门声。

    “林老师,你在里面的对吗?王叔?”

    是刘青梅的声音。

    王新明和林平对视了一眼,王新明连忙拿起床头的毛巾擦了擦脸,然后手忙脚乱的把衣服整理了整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