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精灵之性格大师 爱人火枪手

第619章 这个东京不太冷(4k)

    天变冷了呢……

    可惜,杨御身边没有脸上绽放过从未有过温柔笑容的女孩对他说“已经春天了,杨御君”……

    也没有冒出一位光头和尚,挽起袖子,拿着禅杖直勾勾地盯着杨御头发上的小梦妖……

    不过,杨御倒是发现,这里的小姐姐这么冷的天,居然也好多都穿着裙子,是不是女生大抵都是这样,不怕冷。

    “啊切诶!”

    杨御打了个喷嚏,哆嗦了一下,不管怎么说,这天现在还下着小雨,虽然不大,但是有风吹,这就很冷。

    十二月的天啊……

    来到一个陌生国度,一个陌生的地区,而且还是一个人,有一种穿越到樱花国的感觉,只不过,杨御不是来除妖的,也不是来当幽灵的,更不是来当声优或者当和尚……

    “先找个地方吃点东西再说。”

    杨御来之前兑换了足够的樱花国的精灵币,数量其实并不多,够用就行了。

    不过无论在哪,也不能打消杨御赚小钱钱的心,就算天再冷,只要有小钱钱在,哪里都是温暖的家。

    杨御在一家卖拉面的小店坐了下来,比划了一下,点了一份叉烧面。

    “欢迎光临!”

    拉面大叔看到了杨御头发上住着的小梦妖,以及怀里抱着的波克比,笑着和两个小家伙打了个招呼,然后额外准备了两个小碗,多加了一点点的面条。

    在拉面店里有一只沼王在帮忙,围着围裙,擦桌子,端面条,有时候还拿着拖把拖地,忙的不亦乐乎。

    “谢谢老板!”杨御感谢了一下,把书包放下来,迷你龙难得地没有出来。

    晕机了,不想吃东西。

    杨御有些好笑,迷你龙坐咸鱼王和小暴暴的时候都不会晕,这一次坐飞机的时候,在书包里玩来玩去,估计飞机里有些闷,不过谁让它自己不在精灵球里好好呆着。

    店里自然温暖很多,不会被冷风吹,也不用淋雨,杨御就在这里吃起了午饭。

    “真可惜,当时应该留一个联系方式的,不然来樱花国这人生路不熟的地方,还真以为又一次穿越的感觉。”

    更主要的,是杨御语言不太行。

    可以听懂一些樱花国的语言,但是自己除了简单一点的“纳尼”、“扣你叽哇”什么,交流还是用手比划比划吧。

    杨御心里有些可惜,世界中心岛沉没的太快了,都没有能留下樱花国长期饭票的联系方式,以前没来这里的时候感觉也没啥两样,但是人在东京……

    要是有长期饭票就好了,哎……

    嘴里吃的的面条,顿时就有一些不香了。

    “嘤嘤嘤!”

    小梦妖吃嗷呜嗷呜吸溜面条的时候,轻轻戳了戳杨御的脸,眼神示意了一下门外的方向。

    有人。

    自从玩过一次“魔仙棒”了以后,小梦妖对幽灵之力的了解就更深了一些。

    其实幽灵之力和超能之力一样,都有着非常神奇的功能,幽灵系精灵和超能系精灵都能轻松地感受到“恶”的气息,同时也能发现周围环境中有没有人“跟踪”。

    一个人的气息,足以说明了很多东西。

    呆呆现在并不适合出现,但是呆呆一直在精灵球里时刻准备着出现。

    现在,有“魔仙棒”实力加成的小梦妖,已经可以充当杨御身边的警戒了。

    出门在外,男孩子要保护好自己啊……

    嘤嘤嘤!

    杨御自然不会以为自己来到樱花国没有人注意到,自己现在已经是一位拿到水滴徽章的道馆级训练家,更重要的是,他是通过正当途径,乘坐飞机光明正大来到东京的。

    如果没有人注意到他,杨御这才奇怪了。

    杨御这一次想要捕捉到甲贺忍蛙,还需要樱花国这边训练家的帮助,无需偷偷摸摸地去收服,就这样光明正大地做。

    这是杨御对自己实力的底气,同时也是因为杨御背后有一个强大的祖国。

    走正常程序的精灵对战挑战,杨御欢迎。

    如果是动什么歪心思,杨御不介意让这里亲爱的国际友人们品尝一下,什么叫“帝国の破壊龍(帝国的破坏龙)”,猩红的颜色,特长特大号。

    不管怎么说,先把面吃了……

    面汤饮尽,杨御满足地打了一个饱嗝儿。

    小梦妖和波克比差不多吸溜一根长面条就基本已经饱了,再喝汤的话,肚子就会胀起来。

    小梦妖还好,现在可比以前好多了,波克比肚子要是胀起来,走路都走不动,只能在桌子上坐着。

    好在,杨御会抱着波克比“挂机”。

    再次感谢了一下老板,杨御背上书包,继续踏上在东京闯荡的路。

    杨御朝着身后的方向“咔嚓”一下,比了一个剪刀手,其意味,不言而喻。

    早知道那碗面就不付钱了,让后面跟着的人付了……

    忽然间,杨御灵机一动,好像想到了什么。

    既然是奉命跟着他的人,那肯定是有活动经费的吧?

    到时候这个经费肯定是可以报销的吧?

    杨御寻思着能不能从让那个家伙向上头虚报假账,这样杨御还可以从里面给那人一点回扣什么的,毕竟有钱大家一起赚嘛!

    杨御赚的还是外币。

    免费的东西谁不喜欢?

    更何况,报销的还是樱花国的人,还不用杨御自己掏钱。

    嘿!

    杨御感觉自己真是个小机灵鬼~

    这样跟着有啥意思,杨御特么现在还缺一个翻译,缺一个向导,缺一个……付钱的,没错,就是这样!

    走在前方的杨御感觉自己眼睛都绿了起来,就决定是你了,小伙子!

    杨御脚步稍稍加快了一点,头发上的小梦妖抓紧了杨御的头发,要飞起来咯~

    “嘤嘤嘤!”

    不用回头,杨御也知道背后的人一样加快了脚步。

    这一次,杨御先行进入了一家沃尔码的拐角,“消失”在了这里。

    哒哒哒哒……

    身后追逐的脚步声越来越响,也预示着越来越近。

    一个约摸二十四五岁的樱花国年轻男子急匆匆地追到了沃尔码的门口,与此同时,在他肩膀上,有一只……也是一只抹茶大幅,“啾啾”地眯着眼。

    年轻男子神情有些焦急,看着里面好像消失的人影,有些头疼地伸手抱住自己的脑袋。

    糟了,跟丢了!

    “百合大人,人跟丢了!”

    杨御听不懂这人叽里呱啦的讲什么,反正确定是这个人就行了,于是在小梦妖的掩护下,赶忙走上前压低声音道:“你是在找我么?”

    年轻男子感觉自己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

    “啾啾……”

    “嘤嘤嘤!”

    小梦妖瞬间施展恐惧颜,一张巨大的邪恶鬼脸,朝着年轻男子肩膀上的天然雀惊吓而去。

    只看见天然雀眼珠子一翻,吓地朝后倒去,“啪嗒”一下,从肩膀上摔了下来,在年轻男子手忙脚乱下终于伸手接住了这只一出场就被吓的半死的抹茶大幅。

    “天然雀!”

    “嘤嘤嘤~”小梦妖伸着小手手捂着嘴,好久没有吓唬别的小精灵啦,但是现在看起来……小梦妖宝刀未老啊!

    “野泽,野泽?”

    那耳机之中传来杨御熟悉的声音。

    这不是……

    那什么漂亮的长期饭票么!

    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

    说长期饭票到,这长期饭票就到,虽然不是亲自来的,但也差不多了,反正,这位百合小姐真是个好人啊……

    知道杨御缺什么,就给杨御送什么。

    在这苍茫的天空下,淅淅沥沥的小雨,天空还有点冷,有风吹,这个派来的小哥看起来好像也不怕冷的样子,这身西装看起来应该挺贵的吧?

    “百合小姐,好久不见,我是杨御啊!”

    小梦妖抱起这个年轻男子掉落下来的通讯耳机,直接飘到杨御的面前,递在杨御的手上。

    杨御直接接话道。

    明人不说暗话,杨御现在眼馋上了这个年轻男子,无论是他这个人,还是他身上的钱,杨御全都要!

    “杨御君,好久不见!”

    百合樱脸色上的气恼瞬间笑容如鲜花一般盛开,既然是被杨御君发现了,那么也就打开天窗说亮话,百合樱并不指望野泽信郎能够不被杨御发现,道馆级训练家,就不是那么容易好跟踪的了。

    “百合小姐怎么不亲自过来,我在这东京也人生地不熟的,刚刚在一家小店吃了一碗面条,也不知道百合小姐有什么好吃的地方值得推荐,那我也好去看看!”杨御笑着道,看着眼前这个手心里抱着天然雀的年轻男子,挑了挑眉。

    小样,你还嫩了点。

    “杨御君,可惜我现在并不在东京,如果有什么怠慢,恳请原谅。若是有事,可以吩咐野泽信郎,也就是杨御君身边的这一位训练家,若是想去一些有趣的地方,那便让野泽来安排。”百合樱笑意妍妍。

    “没问题,我一直都想去东京的精灵大学看一看,作为世界一流的精灵大学,我还是很感兴趣的!”杨御直接无视了百合樱话里的话,怎么说杨御要是想挑战妹子训练家的话,也是要去到东京大学找不是么,“百合小姐,这一位朋友,就先让我征用了,我缺一位向导,缺一位翻译,正好,就决定是他了!”

    “没有问题,杨御君,把通讯设备交给野泽信郎吧,我嘱咐他几句。”

    “谢,谢谢!”野泽信郎接过了杨御手中的耳机,有些忐忑地听候吩咐,“百合大人……”

    “野泽,既然杨御君发现了,那你就暂作杨御君在这里的向导与翻译,杨御君无论有任何的需求,都必须满足,如果遇到了困难,就报我百合樱的名字,听明白了吗?”百合樱用中文一字一句地冷声道。

    “听明白了,听明白了,谢百合大人!”野泽信郎连连鞠躬着点头。

    “杨御君,等过些天回东京了,我便和佐藤一起来找您,佐藤的大钢蛇,想要与杨御君的暴鲤龙交一次手。”百合樱的声音再次如冰化开地温暖。

    “欢迎!”

    杨御笑了笑,长期饭票啊……还挺靠谱,不过,最多也只是长期饭票了,对杨御来说,百合樱来这里陪他,还不如眼前这个男人……

    主要是这忽冷忽热的声音,杨御总感觉不舒服,还是这个可怜的小伙子比较好,一看就很好欺负。

    杨御就喜欢和很好欺负的人打交道。

    “野……”杨御眨了眨眼,野什么来着?

    “野泽,野泽信郎!”野泽心里还是很紧张,从百合大人的话里,他总感觉哪里有些不对,他是不是……要要要,要“捐躯”了?

    “你你你,你身上有钱吧?”杨御直接问。

    “有!”

    “我花你的钱,百合樱会给你报销吧?”

    “啊?!”野泽心里一颤,然后连连点头,“会!会!会!”

    “行,到时候就这样,你先陪我去商场里买件衣服,东京这里太冷了,记得给我付钱啊!”杨御感觉自己还是很好说话的,也不知道眼前这个大男人在怕什么。

    花的又不是他野泽的钱,百合樱会帮忙报销的啊!

    杨御转念一想,或许就是樱花国这里训练家的特点了,崇尚绝对的训练家强者,然后……然后就没有然后了,这个就足够了。

    “你这么紧张干什么,我又不会吃了你!”杨御走在边上,有些不舒服了,身边野泽信郎老是这副唯唯诺诺的样子,讲道理,杨御又不是野泽的爹,有必要怕成这样子么?

    “算了,拿起你之前跟踪我时候的神情,明白不,你现在是我的保镖,是向导,是翻译,知道不?”杨御觉得有些话就得重一点,“去去去,一共两件,赶紧去刷卡!”

    野泽信郎这回麻溜无比。

    “啾啾!”

    从野泽信郎手心里清醒过来的抹茶大幅,仰望着商场里的灯光,有一种到了手术室的感觉……

    刚刚,真的吓死了!!

    抹茶大幅有一种自己差点被那一只小梦妖吃了的感觉。

    抹茶大幅那么可爱,就不要吃人家好不好~

    这一只天然雀就很有觉悟。

    ……

    野泽信郎回来以后,这一只天然雀就主动成为了小梦妖的“玩物”。

    “波比咘哩!”

    波克比也要撸天然雀玩儿!

    “走,去东京大学!”

    杨御换上了免费的羽绒大衣,随手把另一件丢给野泽:“穿上,找百合樱报销,就说,我买的!这天气穿个锤子的西装……”。

    野泽信郎稍稍愣了愣,默默地套在了外面。

    看,这下就不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