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战国万人敌 鲨鱼禅师

469 无懈可击

    被人勒索美色这种感觉总归是不爽的,不过看在这头吴国禽兽也的确很爽快的份上,晋国上卿心中的一口怨气,倒是也消散了不少。

    “这个‘昭娘’,魏氏竟然真的舍得!”

    送走魏操之后,李专员倒是相当的感慨,美嫱见他前后神色不一,顿时好奇地询问:“其中莫非有什么不妥?”

    “魏氏这是没把公子小雀放在眼里啊。”

    李专员感慨一声,然后搂着美嫱正色道,“你想想看,公子小雀就算再怎么不行,他到底也是晋国的太子,对不对?可就是这么一个储君,居然连自己的正宫老婆都保不住,魏氏这是笃定能够硬吃公子小雀啊。”

    其中的道理,美嫱并非不懂,人是善变的,此时的公子小雀可能为了登上国君之位,可以一一隐忍。

    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总有一天会有晋国内部的卿族想要翻身,到时候,天然就是国君的助力。

    谁敢保证自己的家族永远碾压四方?

    魏氏这还没有独霸晋国内部呢,就已经做得这么“嚣张”,固然其中有事急从权的缘由,但要说魏操这个晋国上卿没有点傲慢的想法,他李某人头一个不信。

    “这个魏操,是个狠人。”

    有求于人,魏操以上卿之尊,可以前往国外,亲自敲定谈判细节,甚至连卖国这种事情,都可以主动背上身。

    这种人,对自己够狠,对别人更不用多说!

    李专员以前还是工头那会儿,最怕的就是这种家伙,明的暗的都不好搞,除非豁出去不怕坐牢,直接送人去见马克思,那倒是什么事情都不用愁了,清净的很。

    但显然这种糙活儿,以前没法干啊,老阴逼就是敢为所欲为。

    “阿解不喜晋国上卿?”

    “我喜欢他干什么?!他能把美女送过来,我就谢谢他。这老东西,虽说够狠,但他有点小瞧了公子小雀。”

    李专员嘿嘿一笑,对美嫱道,“任何一个人,在公子小雀那个位子上,经历了这一年多的事情,还能这样稳稳当当地回国做国君,这种人,不简单。”

    先是大胆地参加“吴晋会盟”,可以说是正走在了人生的巅峰道路上,可惜之后断崖式地跳水,竟然也没有影响到公子小雀继续苟下去的决心,这就相当的难能可贵了。

    一个人的神经被这么反复摩擦,在事业绝对崩坏的状况之下,还经历了各种惊人的自然灾害,他的心性,又怎么可能还是个怂包?

    就算是怂包,李专员也只会默认他是装出来的。

    别说是这么一个晋国太子,就算是苍头黔首,经历了大洪水之后,又经历了饥荒,接着又是瘟疫,然后又是各种地区动荡。仅仅是生存能力,以及对未来风险的抗压能力,就不是同日而语。

    晋国上卿魏操的傲慢,在公子小雀身上,必定出现了误判。

    “阿解的意思是,晋国上卿已经惹恼了晋国公子?”

    “差不多就是这么个意思吧,反正以后肯定要跟晋国闹翻的,老子本心没有给人挖坑的想法,但顺水推舟,赶上了不是?”

    李专员嘿嘿一笑,未来两三年,魏氏在晋国的实力,肯定会急速膨胀,但膨胀总归是有极限的。

    现在晋国卿族各家可能会容忍魏操的扩张,毕竟,还没有伤害到他们切实的利益。

    但这种状况,不会持续太久,魏操就算刻意压制家族中的声音、动作,膨胀起来的牲口们,又岂是那么容易压制的?

    “每样农具六万件……这胃口,真特么的惊人!”

    好在不是一次性把这些农具交付给魏氏,分批次的话,以现在江阴邑的产能,倒也足够维持。

    李解打算未来一两年内,把生铁产量再拉高十几二十倍,只管往死里造就是了。

    “不曾想,阿解还有这般思谋。”

    “思谋个屁,歪打正着啊。我就是想玩一下魏氏女良人,听说是什么‘河北双璧’,说实话,这‘河北双璧’吧,我就听说过颜良文丑,不过也不知道是不是这个璧字,无所谓了。”

    “……”

    见老公还是感情专一的大牲口,美嫱又是感慨又是欣慰。

    ……

    两天后,魏氏逐渐把“昭娘”的行程报告到李解这里,只不过这个魏氏女良人,显然在魏氏内部的重要性也很一般。

    大量的魏氏子弟,又陆续从卫国、晋国赶赴新郑。

    冰天雪地的,居然还能有非常高的效率赶到郑国腹心,魏氏子弟的执行力,也是让李解叹为观止。

    《威王遗书》的诱惑,比李解想象的还要强。

    除了魏氏子弟,老秦人这一回也是真的服了,原本还有些子车氏的人不愿意前往淮中城。

    但亲眼看到一群七尺男儿,居然被一帮女人给打得抱头鼠窜哭爹喊娘,老秦人丝毫没有饶舌的兴趣,直接掏出了一叠学费,就拜入了李子门下。

    而且这几天《李子兵法》的公开课,也让老秦人受益匪浅,李专员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一句“知行合一”,让老秦人惊为天人,纷纷表示这淮中城啊,有大学问。

    “知行合一?”

    知道李解开了公开课,但不知道李解在公开课上忽悠了什么的云轸甪,此刻一脸懵逼,很是诡异地看着幕僚:“这作何解?”

    “夫子,上将军之意,是让学子不可‘闭门造车’,当于俗务之间历练,如此,方不至于‘出门不合辙’。”

    “这……”

    老云轸一听这骚话,就感觉有一股很熟悉的“味儿”在溢散出来,自家主公是个什么鸟人,他还不清楚吗?

    当然以前他是不清楚的,自从跟蔡国“摄政”,原上蔡大夫好好地亲近学习之后,老云轸也算是提高了一点点自己的姿势,他敢断定,自家主公没按好心。

    不过无所谓,他一个楚国叛臣,还讲究那许多干什么?

    反正云梦泽这一时半会儿也回不去。

    “老夫当前去问询一番。”

    还是有点不放心的云轸甪,驱车前往李解办公处。

    李专员百无聊赖,正躺在临时的办公室外头晒太阳,听人禀报说云轸甪来了之后,这才把躺椅给收了,回办公室假装自己很勤政的样子。

    云轸甪入内见李解在办公,顿时料定,之前此人肯定是在晒太阳。

    不过他也不戳破,反而行礼之后,冲李解问道:“主公,前来修习兵法之学子,主公当如何安排?”

    “安排在淮中城城东住下,学校宿舍我都找好了。”

    “主公当知老朽所问何事。”

    云轸甪抬头看着李解,很是严肃。

    见老云轸这副模样,李专员这才起身,给老大夫倒了一杯茶,云轸甪连连道谢之后,李解自顾自也倒了一杯,然后攥着陶制茶杯,神色淡定地看着窗外景致:“云轸君,淮中城明年的官吏,我现在不是解决了吗?”

    “嗯?!嗯”

    云轸甪一副活见鬼的模样,之前他是听说过李解打算忽悠一帮倒霉蛋过来上班。

    但是……但是他没想到套路这么深啊。

    深不可测,深不可测!

    “这些来学习兵法的,要是问我,为什么来了淮中城之后,兵法没学,就学着怎么下乡管人啊。”

    李专员咧嘴一笑,“我就可以回答,这是将兵之术啊。对不对?”

    “……”

    明知道是扯淡,可云轸甪又不得不承认,这还真是挺有道理的。

    带兵打仗,从来不是简单的事情,但如果有人在乡野之间,有管理队伍的经验,往往在行伍之中,还真能比别人强不少。

    反正楚国的低级军官,往往在家乡,也的的确确是个低级官僚,是管着不少人。

    仔细捋了一下李解的思路之后,云轸甪突然觉得,这解释还真是无懈可击。

    “做事嘛,要身体力行。学习吗,要知行合一。”

    李专员说罢,将手中的茶水一饮而尽,“不服找圣人理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