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战国万人敌 鲨鱼禅师

623 果实熟了

    “活捉楚后!”

    “献于首李”

    鱼贯而入的鳄人气势如虹,和当初剥了一张鳄鱼皮就往身上披不同,现如今的鳄人,装备更加精良不说,军装更是早就统一。

    制式军装那种整齐的肃杀感,使得渚宫内原本还慌乱不堪的场面,瞬间就安静了下来。

    不管是宫中奴婢,还是说阍者、谒者,此刻都是脸色惨白,连慌不择路的勇气都彻底丧失。

    对他们这些人来说,如狼似虎的吴甲、健旅,就是天敌!

    勾陈大妖遗留下来的恐怖记忆,瞬间如潮水一般涌上心头,只是这种恐惧,很快就被冲淡。

    一个有生死之间的大恐怖,直接降临!

    “都给老子闪开”

    嘭!

    重甲在身,手握斧枪,一头浑身都散发着巨兽气息的“怪物”,就这么从渚宫的宫门闯了进来。

    虎视眈眈的吴国甲士,此刻都闭了嘴,半点声音都没有。

    那种分外的肃杀之下,却有一头情绪欢快的珍兽,大步流星入内,推开左右护卫着的甲士,搜寻猎物的双眼不断地扫视着。

    终于,这头珍兽停下了脚步,神情很是不快,然后喝问左右:“楚国太后……就这?!”

    很是失望的李解双手拍了拍脸,搓了搓一声叹息:“就这?就这?!那老子打过来有毛意思?!撤!”

    “首李……”

    沙东等人顿时大惊失色,却又无可奈何,真要是老大说要撤,那也只能撤了。

    只是这么一路折腾,过来就是为了看看赵太后长啥样的吗?

    沙东想了想,然后很自信地有了答案,没错,他们这次过来,就是为了帮老大圆梦的!

    “算了算了算了,把那个太后带上,还有那个什么楚王,也带上,回去的时候,路过云梦泽就杀了喂鳄鱼。”

    “是!”

    见老大已经没有了兴致,那索然无味的样子,让沙东等人很是心痛。

    都怪这个赵太后,天下把你传得如此美若天仙风情万种,结果就这种档次?楚王是瞎了狗眼,才把你的儿子立为太子?!

    李解和沙东等人交流,用的方言,在场的楚人都不是一般人,能在宫中厮混,显然是有点水平的。

    一听李解的意思,半路上就要杀了大王为鳄鱼,虽说他们也没搞明白“鳄鱼”到底是个什么鱼,但杀了大王是肯定的。

    于是就有渚宫阍者趴在地上向前爬动:“李子容禀!李子容禀”

    “站住!”

    嗤嗤嗤……

    兵器破空声传来,那短促有力的声音,让楚人都是身躯一颤,不少人当场吓得腿软瘫在地上,更有甚者,当时就尿了,空气中弥漫着糟糕的气味。

    “贱人乃是渚宫大阍,贱人乃是渚宫大阍!”

    “嗯?!”

    沙东一愣,将手中吴钩倒持,凑到李解身旁,小声道,“首李,这是渚宫看门的头领。”

    “门卫头子?”一脸索然无味的李解根本提不起精神,摆摆手,“随便问问,这郢都老子也不想打了,没鸟意思。”

    反正好处也差不多,最多再勒索一点郢都的钱粮财帛,最终导致了楚国大乱,这汉东土地,拿到手也不是什么问题。

    可这个楚国太后也太不给力了吧,你要是个体态成熟的少妇,李解也无所谓啊,可偏偏是个庸脂俗粉。

    要说模样,还是有点小清新的,可李总裁这么油腻的老油条,要小清新干什么?只要他愿意,淮中城的宫墙,都可以用模样小清新的姑娘来建造。

    就眼前这等大路货,连阿青阿碧不如,失望,失望透顶!

    李总裁有一种被欺骗的感觉,内心的怒火情不自禁,有那么一丢丢想把楚国抢一遍泄愤的想法。

    “汝有何言?!”

    沙东上前喝问,那渚宫大阍匍匐在地一动不动,身躯明显在颤抖,好一会儿,这渚宫大阍才一咬牙,像是下定了决心似的:“求李子勿杀王上,身着华服者,非太后,乃侍奉太后之宫娥也!”

    “嗯?!”

    不等沙东继续询问,李总裁狗眼一亮,顿时跳了起来,三步并作两步,弯腰将渚宫大阍单手拎了起来,然后大声问道:“说,那赵氏艳后在哪儿?!”

    “……”

    “……”

    别说这个渚宫大阍,就是站在后方一动也不敢动的宫娥们,也完全没有想到,天下闻名的吴国猛男江阴子淮水伯,竟是好色到了这般地步。

    原本市井之中的传言,只是说他“色中饿鬼”,现在看来,闻名不如见面啊。

    这模样,何止是“色中饿鬼”,分明就是“色中厉鬼”!

    “面上抹灰者,便是太后!”

    渚宫大阍一不做二不休,保住大王的性命再说,至于太后,她是晋国人,被吴国野人怎么玩弄,他也管不了那么多。

    “面上抹灰?!”

    听到这个说辞,李解整个人都是来了精神,将渚宫大阍随手一扔甩在地上,然后龙行虎步走向身着华服的“赵太后”。

    就近打量了一下“赵太后”,还是小清新范儿,那种稚嫩和卑微,根本隐藏不住。

    想要强打精神扮出威严状,也是完全不合格。

    “原来如此……”

    李总裁玩味地笑了笑,大手一挥,“都给老子抬起头来!”

    “嗯?!都不抬?有骨气!”

    见宫娥们居然有这样的胆量,李解倒也欣赏,这种货色,拿回去做做文书工作,也是完全合格。

    左右踱步,伸手勾起了一个女子的下巴,“嚯,这个应该不是。”

    移步换另外一个,又勾起了她的下巴:“太平庸,这个也不是。”

    再换一个,继续勾起下巴:“太普通,不是。”

    继续换,又勾起下巴:“毫无亮点,楚王眼睛不会那么瞎。”

    忽地,李解鼻子嗅了嗅,闻到一股比较好闻的气味,眼睛一亮,旋即缓缓伸出手,将这女子的下巴也勾了起来。

    只是这一回,这女人倒是倔强,居然顶着不让李解将她下巴勾起来。

    “哈哈哈哈……”

    李总裁顿时大笑,然后大手一挥,“将剩下的,都严加看管!”

    “是!”

    “抬起头来。”李解轻佻的声音响起,就像是在逗弄一只可怜害怕又无助的小动物,他这头大型猫科动物,每每猎杀动物的时候,总是先要把它们玩死。

    “你若是再不抬起头来,这里的人,都得死。一个,一个,接着一个,在你的面前,全部杀光。”

    那“色中厉鬼”的声音,使得面前的女子吓得娇躯发抖,恐惧让她不敢动弹,但“色中厉鬼”的威胁,又让她不得不抬起头,慢慢地,慢慢地抬了起来。

    看到抬起来的那张脸,李解“噢”了一声,抬起双手,向左右挥了挥,如狼似虎的鳄人们,立刻将周围束手就擒的楚人全部赶了出去。

    趴地上的渚宫大阍见状,顿时爬到年幼的楚王身边,不等楚王反抗,一把捂住了楚王的嘴,不让楚王发出任何声音,然后跟着众人,一瘸一拐,老老实实地离开了渚宫。

    很快,整个渚宫的空地上,就只剩下两个人。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猖狂大笑的李解根本不理会眼前这个妙龄少妇的啜泣,拔出一把腰刀,直接将甲具上的绳索割断。

    哐!哐!

    哗啦啦作响的甲具落了一地,李解伸手抹了一把眼前这个女人的脸,泥灰只是稍微揩去一丁点儿,就见那脸蛋颇有手感。

    只论身材,她是大不如妫夭;要说英气,妫蓁胜她太多。

    可综合起来,却又是别有韵味,既有英气,又有媚骨。

    “哈哈!”

    大喜过望的李解直接将这个女人抗在了肩头,任由她慢了半拍之后,才反应过来挣扎踢腾。

    双脚在半空中胡乱踢打,双手更是疯狂地想要去抓李解的头发。

    可惜李总裁一头毛寸,想要抓住还真是个高难度高技术的活儿。

    反抗越来越激烈的女人终于想到了办法,一把抓住了李解的耳朵,正想要起身咬过去的时候,却被李解往后多甩了一段。

    于是整个人像个麻袋沙包一样,被严严实实地扣在了肩头上。

    此时的李总裁兴趣盎然,那种“失而复得”的感觉,简直跟当初做工头那会儿,丢了十万块工钱,却又被派出所民警送回来一样。

    不,比那种喜悦还要强烈十倍、二十倍!

    “哈哈,哈哈哈哈……”

    抑制不住兴奋的李解,踏上渚宫高台的楼梯时候,帐篷就支了起来,同时一抬手,重重地拍在了肩头的屁股上。

    啪的一声,声音脆、手感柔。

    “真是个好臀儿,有肉,有肉啊。”

    舔了舔嘴唇,李总裁原本只是慢条斯理地上楼,这光景直接跑得飞快。

    蹬蹬蹬蹬就上了楼,到了高台之上,就见栏杆帷幔一应俱全,床榻更是通风宽敞,上头似乎还铺就了软垫薄席。

    见这办事的地方居然如此之好,李解更是兴奋,直接将哭哭啼啼还在挣扎,却又被颠得七荤八素的女人甩在床榻之上。

    “美人儿,可别哭了,一会儿就让你快活快活。”

    说罢,李解又四下看了看,有净水的铜盆,顿时打了一些水,拽了一条丝巾,就在水中泡了两下,然后温柔地做到这女人的身旁,“你已经是个太后了,不是个小姑娘,这种时候,哭哭啼啼又有何用,对不对?”

    “来,擦把脸,洗干净点,看着也要好看点。”

    “去死!!!!!”

    赵太后陡然爆发,不知道什么时候,竟然手中攥着一把匕首,直接戳向了李解。

    叮的一声,匕首戳中了李解的心口,可匕首却再也无法寸进。

    “哎呀,我的美人儿,你还真是个烈性子。喜欢,我喜欢,我真是太喜欢了。好好好,这等凶器,怎么可以随便乱玩?你要玩,李某别的没有,就是兵器多。以后想要玩,去了淮中城,我专门给你打造一个奇门兵器库,美人儿,你看怎么样?”

    “吴国莽夫,吾纵使……”

    “嗳,这又是何必呢?李某好色,世人皆知。你是晋国人,可知魏昭娘?她在淮中城,可是荣华富贵享用不尽啊。”

    不过李总裁转念一想,赵太后在楚国,那也是相当的了得,要说小日子,不比魏昭娘差多少。

    再说了,这执掌大权的感觉,肯定是不同的。

    李解顿时又道:“美人儿,一般的荣华富贵你要是不喜欢,这楚国的大政,我就全部交给你,如何?你在楚国,想要执掌大权,也是需要楚王的名义,对不对?可是现在不一样了,我把楚王带走,让楚王在姑苏为人质,这样楚国的大权,不就是你一个人说了算吗?”

    原本咬牙切齿的赵太后,突然就定住了,李解语速太快,又有很多奇怪的词汇,加上语法奇葩,更是很多内容没听懂。

    但是大概的东西,还是有点明白,再加上李解这个“色中厉鬼”素来有些名堂,她便揣摩着,要是有了李解的帮助,这楚国的江山社稷,还真是可以论到她来说了算。

    只是眼下的状况,却是来不及深思熟虑,正要再询问,却脸上一湿,原来李解把沾了水的丝巾,用来给她擦脸。

    不多时,脸上的泥灰就被擦了个干干净净。

    等白白嫩嫩的肌肤再度出现在眼前的时候,李解顿时大喜,哈哈一笑,将床榻上的匕首从高空一甩,然后“滋啦”一声,宫婢穿的粗麻布,早就粉碎了个干净。

    “你怎可如此粗……”

    “粗?!粗了好,粗了好啊!哈哈,好美人儿,果然是人间绝色,天下极品啊。这赵氏男儿,是瞎了狗眼,居然把你往火坑里推,等将来我一定给美人儿报仇,打破晋国之后,把赵氏灭了,你看可靠?”

    “你当真有……啊!”

    一声轻呼,也不知道是个什么,却见西边的夕阳,是彻底地沉沦了下去,傍晚过去,黑夜逐渐降临,天上的星星越来越多,而渚宫的帷幔之中,一阵阵旖旎香风,伴随着低喘轻呼,着实让人想入非非。

    秋收在即,这果实,终究是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