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战国万人敌 鲨鱼禅师

744 那必须是高端大气上档次!

    战国万人敌村霸744那必须是高端大气上档次!还别说,李解这么一通牢骚,还真是挺能吓唬人的。

    皇策一听这个,就觉得像是李解能干出来的事情,为了人间绝色,什么都可以不管不顾。

    什么大局啊,什么战略啊,什么长远考虑啊……统统靠边站!

    李董只爱美人,不对,李董只爱绝色美人,什么江山社稷,都是顺带的。

    就像是看穿了皇策一样,李董悠哉悠哉地看着流淌的泗水,然后扭头道,“叔谋啊,能守住人间绝色的君王,才能守住天下啊。”

    “……”

    不想说话的皇策突然一口老血憋了回去,因为仔细想想,还真他娘的挺有道理的。

    可他皇某人,总不能点头同意吧,这成什么了?这不成谄媚佞臣了吗?

    可要是不说点什么吧,又显得自己没水平。

    “孩儿们,老子说的对不对?”

    李解扯开嗓门,冲鳄人们问道。

    “首李说的对!”

    “首李说的对!”

    ……

    随后李董又看向皇策:“你看,我说的不错吧。”

    咱们全员鳄人是为了什么呀?找老婆种地生娃啊。

    为什么生娃啊,为了种地啊。

    为什么种地啊,给娃找老婆啊。

    为什么给娃找老婆啊,让娃也生娃啊。

    为什么……

    无限套娃是没问题的,当然还有另外一套逻辑,老婆孩子想要保得住,你不给力怎么行?

    全员鳄人就是为了保住啊。

    当奋力搏杀之后,老婆孩子保住了,这地,可不是自然而然地就被保住了?

    放大到鳄人之外,那些个白沙勇夫、勇夫、新编义士、义从……林林总总杂七杂八,甚至是地方上的民兵,都是如此的努力,都是如此的奋斗,都是为了各自的老婆孩子,全部汇总起来,保住的土地也都是顺带的,只是这些土地连接起来,便成了君主治下的疆土。

    只不过,李董这里,可不跟你讲谁谁谁是合伙人,谁谁谁又是入了公司干股的,李董不论这个。

    也就是鳄人跟着老大混了多年,加上又读了书,此时此刻,他们的包围老婆孩子还有自留地,逐渐升格升华成了“保家卫国”,家不仅仅是老大的家,还有他们自己的家。

    这所有的家集合起来,便是成了“国”。

    汉子国的“国”,可和天下诸侯的“国”,完全不同。

    不是城郭,不是框起来的版筑围墙中的居民,不是什么“国人”的小小自留地。

    汉子国的“国”,对鳄人们而言,已经成了一个虚指,甚至带着一点点抽象。

    当年“百沙”起家的牲口们,如今的共同愿景,便是在这个“国”中,才能实现。

    在诸侯们的“国”中,是永远没有指望的。

    皇策此时还不是太懂,不是他蠢,也不是他见识不够,只是还没有跟鳄人们混熟,只是还没有多读几套淮中城小学中的教科书。

    当他翻开其中的一本书,开篇便是一句“我们的国家叫汉国”,他便是瞬间懂了。

    至于此时,皇策纠结不清的,还是宋国皇氏的那点体面,宋国皇氏今后的生死存亡,多余的,他不想去考虑,也不敢。

    正当皇策纠结不已的时候,就见新任老板看着泗水,竟是张口感慨道:“逝者如斯夫。”

    “……”

    绝了!

    嘿,这他娘的绝了!

    带哲学家李董,让新的员工产生了一种膜拜的冲动,没办法,此时此刻的天气色调太好,好的让他自然而然地有一种“天命在汉”的不理性思考。

    内情涌动着的豪情,让皇策抓耳挠腮有点不顾仪态,但片刻之后,皇策眼睛一亮,连忙找来了纸笔,他甚至将一摞纸收起来,准备做成小本本,又抄起了淮中城的特产炭笔,在上面写下了一句话:解在川上曰,逝者如斯夫。

    逝去的时光,就像这流水一样逝去了啊。

    想了想,皇策又偷偷地在这句话的前面,加上了一个“帝”字。

    写完之后,皇策眼神顿时狂热起来,重重地又写下一句话:天命在汉!

    维天有汉,我们汉人,就是老天爷的子民。

    高端、大气、上档次!

    皇策感觉自己越来越找到了一点点感觉,胸腹之间,竟是多了不少在宋国运作的神妙手段,想要让宋人归顺,其实难度也没多少嘛。

    之前新任老板说要干死戴举,他还觉得恐慌,动荡起来,皇氏损失多大啊。

    现在?

    不,皇氏的损失……那能叫损失?

    那叫天命定数中的一点点正常规律,马车前行,碾压出了深深的车辙,车辙之中,不知道多少虫子蚂蚁非死即伤,对旅行者而言,又何必去在意这些呢?

    皇策心中给自己的家族,有了一个全新的定位。

    没错,我们皇氏,就是蚂蚁!

    站泗水之畔的李董,其实也就随口那么一说,他觉得说孔夫子说过的那句话,很有感觉,就是那种很装逼的感觉,很爽,让人的素质也提高了不少。

    他哪里晓得,就是这么一句话,加上之前的胡说八道,竟然让身后站着的皇策,脑内激荡出了一副波澜壮阔的史诗画卷。

    说实在的,李董一直没怎么深入了解这个时代的顶级精英。

    因为当他打算了解的时候,这些顶级精英,不是跑路就是跪舔,着实没什么意思。

    当年在姑苏城中,他就觉得太宰子起这个人不简单,可具体要说不简单在哪里,想要认真地沟通沟通,结果这个老东西,居然就甩下家族跑路了。

    也不知道死去了哪里,如今子起的家族,能够还苟延残喘,也是因为早早地跟着李解混,抱住了李解的大腿。

    不是李董瞧不起这些子起的族人,实在是跟子起比起来,他们比废物也好不了多少,纯粹就是天然肥胖米虫。

    做啥啥不行,吃饭第一名。

    子起的儿子孙子们,如今最出名的,就是好事懒做。

    一个个养得肥头大耳,成天在姑苏、芙蓉、阴乡流窜,总之就是不愁开销衣食无忧,倒也是安安稳稳,过的日子是整个吴国最轻松简单的。

    列国的顶级精英,后来又遇上了魏操,可这老东西一肚子的坏水儿,就是要算计人,李董也是无奈,这种渣滓,跟他多费口水都是最自己的人生不负责。

    至于公叔勤、云轸甪、蔡美、斗皇、斗尊……不是手下败将就是手下败将,他们也因为各种无奈各种复杂的人生际遇,选择了跟李解妥协,又怎么可能把自己的真正优势展现出来呢?

    就像是蔡夫子蔡美,“给老夫一个面子”只是一句话,甚至表现得像是面子果实能力者,可这背后是多少年的运作,多少年的积累,很难一句话说得清楚。

    蔡夫子不说,李董也就不能了解的透彻;蔡夫子就是说了,有些核心的价值观,有些微妙理念执行,在李董看来,就是扯淡,但对这个时代的人来说,这他妈就是高于生命的东西。

    生,我所欲也;义,我所欲也。

    但为了价值理念,就是有人愿意“舍生取义”,哪怕在李董看来,你他娘的作出的选择,瞧着也不像是“义”啊。

    遭遇的价值冲突多了,李董也就越发地懒得再去纠缠不清,索性自己写好日常行为规范,好用不说还方便。

    有人要违反?

    可以。

    打赢了他李某人,别说违反了,你就是修改,他李某人都没问题。

    “他妈的,怎么还不来啊,是不是马车散架了?还是车辙断了?”

    骂骂咧咧中,李董时不时地抄起望远镜看,好一会儿,望远镜中居然出现了旗帜,他顿时大喜过望:“哈哈哈哈……来了来了,终于来了!”

    言罢,李解将望远镜收好,然后喊道:“去!让宫婢们准备热汤,我要洗个澡。”

    “……”

    踩着木屐,返回营帐之后,李解就穿上了一条沙滩裤,形象不形象的,在鳄人们面前,要啥形象?

    “君、君上?这公主驾到,为何洗澡?”

    “老子等她等得这么久了,洗一洗身上的风尘,又怎么了?”

    言罢,李解大大咧咧地穿着浴袍,就钻入了后方的营帐,此时营帐外头,宫婢们早就准备好了热水。

    营帐之中,有个大木桶,穹顶开了窗,刚刚好让阳光照射进来,也不会让人觉得眼睛晦暗看不清东西。

    大木桶就是个船型,里头还有靠座,泡澡的时候,很是舒服。

    先泡了一会儿,李解整个人半躺其中,两条胳膊架在桶沿上,一条半湿不干的毛巾盖着脸,宫婢们都不在其中,只是木桶旁边,还放着一柄战斧。

    就这么一柄战斧,宫婢们也抡不起来,但它放置的位置,就是这么的趁手、微妙,只要探手一握,就能上手。

    营帐外,鳄人们各自把守,岗哨、塔楼间,还有弓弩手窝着,时不时巡逻的鳄人小队就路过,根本不会给刺客机会。

    至于说此来的宋国人,他们也早就打好了招呼,公主到场之后,直接宫婢搜身,然后送去见老大。

    什么流程,什么仪式,都不重要,在他们老大这里,这些都是靠边站的。

    除非老大发了话,说要给个面子,才会出来摆个姿势,给人做个场面。

    至于现在?

    呵呵。

    宋国的护送队伍中,皇途一脸的忐忑,南子公主总算是消停了下来,虽说是见过了蒙氏族人,可终究也只是见过,蒙氏派了女子过来给公主做贴身宫婢,但更多的事情,就没有了。

    皇氏上下,谁也不知道公主到底砸想什么。

    皇途现在很担心,就担心南子公主恼羞成怒,然后把皇氏也恨上,到时候在李解那里吹枕边风,鬼知道事情会不会发生巨大的偏差。

    要是皇氏跟着宋国一起完蛋,那他们到底在折腾什么?

    可要说让皇氏打探出公主的真正想法,还别说,问不出来。

    此时此刻的南子公主,当真是公主范儿,一言不发,只看不说,那叫一个高贵冷艳。

    快到泗水之畔,都看不见萧国故地的界碑之后,泗水对岸的汉军营地,顿时就清晰可见。

    汉军营地之上,还放着一只风筝,是一只漆黑的大鸟,仔细一看,才能看清楚,那是一只燕子。

    天有玄鸟,降而生商。

    玄鸟对宋国人的寓意是不一样的,此时此刻,越是子姓出身的,看到这只巨大的黑鸟,都是神色复杂,心情也是不一。

    祖先的荣耀,当真是半点都没有了,荡然无存。

    “公主,看,玄鸟。”

    蒙氏的宫婢抬头看去,指着天空中的巨大风筝,南子顺着手指的方向看去,顿时眼睛一亮。

    “汉人言‘维天有汉’,或许,当真是有神异?”

    蒙氏宫婢说这句话的潜台词,就是说不定真是上苍之国的人办法多,直接让老天爷派了大玄鸟来迎接呢?

    一旁皇氏女面无表情地翻了个白眼,然后对南子道:“公主,那是汉伯特意为公主准备的迎接之礼。”

    “噢?”

    南子顿时有些欣喜,没想到这个战无不胜的汉子李解,竟然还有这等细致的地方?

    也算是颇懂一些情趣,不是个呆板之人。

    大概是看懂了南子的眼神,皇氏女又接着道:“公主,少待不论汉伯有何安排,还望公主都不要动怒。”

    “……”

    “……”

    车厢内,气氛顿时尴尬起来,南子的表情顿时变了个天,她心中暗忖:汉人再怎么无礼,总不能视她为婢女吧?

    如是想着,马车逐渐就到了泗水之畔,登舟之后,不多时,就过了河。

    而此刻,已经泡舒服了的李解,将脸上的毛巾揭了下来,大声吼道:“来了没有?!他娘的再去催一下”

    “来了!来了!君上放心,公主已经过了河!”

    皇策在外头擦着汗,紧张到不行,这算啥?就这样迎接?

    却又听里头传来吼声:“你死远点,让她一个人赶紧过来这里,给老子搓背!”

    “是!臣这就……嗯?”

    皇策顿时双腿打颤,搓……搓背?!

    刚才的那个“逝者如斯夫”呢?

    不是,就这?

    左右看了看,见鳄人们一脸的欣慰,皇策整个人都快疯了,这汉子国的君臣,简直是有毒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