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我能回档不死 夜行狗

第407章 畸形的安拉贝尔(一)

    现在看来,在之前的大回档后的蝴蝶效应稳定中,就看到了颜骏泽未来还会大回档到安拉贝尔所在的庄园内,完成这个任务。

    所以颜骏泽在死尸新娘完成之后,选择到畸形的安拉贝尔这个任务中,就已经成了命中注定的决定。

    随着越来越靠近,眼前的类似联排建筑物的庄园房屋完全呈现在眼前。

    虽然在黑暗中,但围绕建筑物的一楼草地上亮起了朦胧的地灯,可以显出整个建筑物的轮廓。

    这建筑物和周围的草地,和上次他回档时看见的一模一样。

    颜骏泽甚至还能想起这建筑物内的一些场景。

    在还没有进入建筑物之前,他开始变得小心翼翼起来。

    虽然现在是接近安拉贝尔的最佳时机,但因为有了上次的经验,必须提防死神莫里森是否会出现在这里。

    将自己隐藏在距离庄园建筑物大约一百米的一棵矮脖子树下,这里的黑暗完全挡住了颜骏泽的身影。

    他深深吸了口气,不远处能够听见海浪拍打在岸边礁石上的响声,而且不断有海风吹来,钻进敞开的衣领内。

    颜骏泽紧了紧衣领,感受着这座孤岛上的寒冷。

    为了准确定位安拉贝尔的房间,他选择启动了【怪异事件感知】。

    不多时,一道任务信息从脑海里弹出。

    【坐标已确定:瑞森岛西北角香普尔庄园,三楼C10房间。】

    【任务名称:生而无罪;

    任务等级:惊恐万状(高);

    任务背景:安拉贝尔今年正好100岁,她不知道自己会不会自然死亡,反正她从来没有考虑过这件事。在家人的眼中,她从小被当作另类,一个平时没有人肯与她交流,肯与她接触的另类。到了99岁那年,安拉贝尔明白她生来就与众不同的原因在哪儿了,原来她可以被人称作“怪异”。随后,她开始变得越来越古怪,越来越不近人情,越来越……让人感到惊恐;

    任务说明:照顾安拉贝尔一个夜晚,不动用任何除灵手段,安然直到天明。或许,这是对她的心灵最大的慰藉;

    任务奖励:1900点异次元能量;

    任务惩罚:追随上一个照顾她的仆人而去;

    任务提示:1、该恶灵无法固锁;2、安拉贝尔的行为有时会非常诡异;3、你选择以何种方式面对她,将是解决问题的关键;

    备注:屏住呼吸,想象自己是一个无法除灵的普通人,感受一下来自心底最深处的颤栗。】

    香普尔是这个庄园的名称,半月协会的资料中显示,安拉贝尔的祖父是靠香水起家的,而那款香水的品牌好像就叫“香普尔”。

    这应该就是庄园名称的由来。

    看完这个任务信息,颜骏泽感觉,安拉贝尔可能太想做一个普通的人,而不是一直以来被人排斥在外的畸形人,所以才会有这个执念。

    如果自己在这个任务中好好对待她,能让她感受到某些温暖,或许可以打消她的执念,甚至是直接改变与生俱来的怪异体也有可能。

    毕竟虽然家里人不会直接舍弃她,但因为自己的畸形身体,从生来到现在,被这些家人自然而然排斥的感受,只有她自己才会懂。

    就在此时,颜骏泽忽然一愣,脑海里竟然再次浮现出一条新的任务信息。

    他没有想到,这庄园内竟然还有怪异,而且该怪异同样也有执念存在。

    在看见这个任务的名称和等级后,颜骏泽一时之间脑袋里一片空白。

    【坐标已确定:瑞森岛西北角香普尔庄园,负一楼“隐形的佣人房”。】

    【任务名称:她叫梅姨;

    任务等级:魂飞魄散(低);

    任务背景:梅丽莎阿姨在很小的时候就偷渡到了美加利大都,她的父母早亡,被叔叔哄骗卖给了香普尔香水的创始人史丹尼·乔治(安拉贝尔的祖父)做终身佣人。在梅丽莎五十三岁的时候,她意外掉入瑞森岛一处罕见的水蛭内水塘里,被成千条红尾虎斑水蛭爬满全身,感染了极为稀少的水蛭寄居病而死。因为害怕感染,乔治家族的人不敢触碰尸体。史丹尼的儿子乔纳森命人将梅丽莎死亡的房间用水泥全部封印,周围加彻了一道嵌有消毒粉的厚墙。至此,梅丽莎的房间成为了一个隐蔽的佣人房;

    任务说明:梅丽莎一直都是一个善良的人,她现在依然处于痛苦和折磨中,请你想办法帮助她解脱出来;

    任务奖励:2100点异次元能量;

    任务惩罚:小心怪异形态的水蛭寄居病;

    任务提示:1、该恶灵无法固锁;2、梅丽莎很强,但对于给自己带来死亡的已经形成怪异的病毒,她似乎也毫无办法;3、在你没有足够把握之前,不要触碰她的身体;

    备注:无。】

    看着这个无意中发现的任务,颜骏泽只是感觉好巧,竟然可以在这里见到一个歪果仁也叫梅姨的。

    然后他才把注意力放在任务等级上面:魂飞魄散。

    这明显是一个全新的任务等级,在此之前颜骏泽从来没有见到过“魂飞魄散”这种级别的任务。

    不过当然,这个级别的任务也表明了危险系数极大,不管是梅丽莎还是那些已经成为怪异形态的水蛭,都不可忽视。

    该偶然发现的任务,已经成功的引起了颜骏泽的浓厚兴趣,只是他当前手里只有黑灵伞,用来回档的能量需要省着点用。

    加上还有安拉贝尔那个更重要的任务在等着自己,除此之外还需要加倍注意死神莫里森的出现,要考虑和顾及的因素实在太多了。

    现在去尝试完成这个迄今为止级别最高的任务的话,颜骏泽感觉自己连一半的成功率都无法达到。

    他死死的盯着脑海里的这个名为【她叫梅姨】的任务,慢慢把注意力转移到“梅姨”这个称呼上。

    总感觉心里有些怪怪的,一种说不出来的古怪感填塞着胸口。

    “梅姨?梅丽莎?”颜骏泽缓缓重复着这两个词。

    很快他的注意力转移到眼前这幢黑暗中的建筑物上,现在先不去想这个魂飞魄散的任务了,在诸多不利因素的影响下,他目前根本无法去完成。

    先把安拉贝尔的任务【生而无罪】搞定了再说。

    打定主意,颜骏泽再次把该任务看了一遍,不能动用除灵手段,也就是不能正面杠安拉贝尔这具天生的怪异体,感觉自己要不就是卖萌,要不就是得装孙子。

    “也不知道这畸形女人,这会儿到底有多恐怖?”颜骏泽自言自语。

    从矮脖子树下的阴影处走出,猫着腰来到建筑物的侧面,他可不会选择走正门进去,那里多半被死神莫里森设了拳套。

    或者自己过去后,很可能会触发莫里森的投影分身出现。

    当然,从其他地方进去,也有同样的几率触发莫里森,这不可避免,只是颜骏泽如果发现触发,完全可以靠回档来解决。

    总之,不给莫里森出现的机会。

    建筑物一楼的侧面,有一扇窗户是打开着的,不过颜骏泽依旧没有钻进去,他继续绕着房屋走,随即又看到了一处开着的一楼窗户。

    除此之外,二楼也有多扇窗户是打开的。

    不多时,围着建筑物已经转了一个大圈,回到了正面的地方。

    在此期间,他看见了两个侧门,一个后门,不过颜骏泽突然发现,从那些打开的窗户或者侧门、后门进去,可能触发莫里森投影分身出现的几率会更大。

    说不定,正门反而因为进出人较多,会是对方避开的地方。

    想到了这一层,他猫着腰来到那高大的实木门前,轻轻一推,门果然没有锁。

    其实这很容易想明白,这里是瑞森岛,一座只属于乔治家族的孤岛,除此之外,没有其他人居住。

    小偷也不会千里迢迢渡洋过来,就为了偷这一家人。

    而且颜骏泽猜测,这孤岛的进出口方向,可能24小时有人值守。

    事实上,瑞森岛的沿海区域,有三面都是陡壁悬崖,无法停船靠岸。只有唯一的一面可以靠近海岛,而且这一面能够停靠的地方相对狭窄,出入口有一个灯塔,乔治家族还在灯塔旁边修建了一座石屋,里面住着长期驻守的人。

    这一面的其他地方看似可以停靠船只,但岸边的海水下方礁石极多,且距离路岸很近,船只还没靠岸,船底就会被礁石撞穿。

    所以庄园内的建筑物根本不会想着防范什么小偷,这是他们生活在这座孤岛上的特权。

    推开正门后,颜骏泽赶紧闪身进入,把房门再次拉上。

    进入房门后的入户厅很大,右侧摆放了一排五层的鞋柜,鞋子不是暴露在外的,而是被遮板覆盖,遮板表面装饰和颜色,与四周的墙壁融为一体,极为美观。

    前方大约二十步左右,是一个通往二楼的宽大楼梯,在上到拐角处后,楼梯又分左右两侧分别而上,尽显气派奢华。

    在楼梯的扶手顶端,亮着两颗暗黄色的灯。

    此刻这入户厅的空间内,只有这两颗灯在发光。而一楼两边的宽大走廊延伸开去,一连串壁灯每隔一颗亮着一颗,耀出的光明正好能够驱走黑暗。

    任务提示安拉贝尔的房间在三楼,颜骏泽必须从楼梯上去。

    不过他感觉自己这次必须玩一点与众不同的骚操作,否则极易触发死神莫里森的投影分身。

    比如,最好不要直接走到楼梯口,爬楼梯上去。

    他想了想,来到与墙壁几乎融为一体的鞋柜旁,直接爬了上去,站在鞋柜上,穿过了入户厅,来到靠近右侧走廊的拐角处。

    这一刻屋里的人应该都睡了,颜骏泽不知道现在这个时间点是多少,在这入户厅里看了一圈,也没有找到挂钟之类的东西。

    有可能楼上有。

    爬下鞋柜,此时他的人已经穿过了入户厅,终于踩着了地上柔软的羊绒毯,缓缓靠近通往楼上的宽阔楼梯口。

    来到楼梯口后,颜骏泽没有立刻上楼,而是蜷缩在了楼梯后,把自己的身体完全隐藏,只留出一只眼睛,盯着四周的动静。

    保持着这个姿势,等了大约二十分钟,没有任何动静,也没有见到有什么古怪黑影出现。

    看来,自己没有触发莫里森的投影分身。

    颜骏泽抬头发现,这楼梯是木质的,不知道经历了多少年。如果踩上去的话,可能会发出吱呀吱呀的声音。

    他从楼梯后走出来,直接爬到楼梯扶手上,如同爬树一样,往楼梯上爬去,没有才楼梯的台阶,一来是生怕弄出声响,二来还是担心莫里森会将触发条件设置在这楼梯上。

    不过这种姿势上楼,需要消耗极大地力量,还要保持重心。

    气喘吁吁的爬到楼梯拐角处,颜骏泽干脆小心翼翼的站了起来,这楼梯台阶并不陡,扶手也较宽,可以盖过一只脚掌。

    他就这么如同踩钢丝一般,缓缓往二楼而上。

    来到二楼后,感觉自己踩钢丝的技艺在完成此次任务后,可能就可以到马戏团表演了。

    在二楼左右看了看,看到了一个挂钟树立在楼梯对着的正中间,上面的时间显示是凌晨2点7分。

    这个时候,庄园里的其他人应该都睡着了,但不排除晚上有值夜巡逻的仆人。

    颜骏泽再次故技重施,往三楼爬去,花了差不多二十分钟,来到三楼后,他抹了一把汗,暗道千万别楼梯上什么都没有,让老子白费力气啊。

    沿着三楼的走廊贴墙而行,很快找到了房间标号为C10的门。

    不过颜骏泽没有直接推门进入,而是来到C11房间门口,试着轻轻推了推,这扇门应声而开。

    他站在门前看了看,屋里不算完全漆黑,窗户外有光透进来,这间屋子的中间摆了一架钢琴,不过已被白布覆盖,应该很久没弹了。

    房间两侧摆放了布沙发,其中一排布沙发靠窗。

    颜骏泽踩上布沙发,将窗户推开,看了看隔壁C10房间,随即一脚跨出,直接从这里爬了出去。

    C10房间有扇窗户竟然是开着的,此刻外面天气其实较冷,开着窗户,里面的人根本就无法入睡。

    不过转念一想,安拉贝尔可是怪异,睡不睡都是另外回事儿。

    颜骏泽小心翼翼的攀爬到C10窗户前,站在窗外,伸手掀开一部分窗帘,往里面打量。

    因为屋里较暗、而外面有光的原因,他什么都看不见。

    努力睁大眼睛又看了一遍,此刻他很想拿出手电筒照射一下,但唯恐惹怒了安拉贝尔。

    想了想,一只脚跨过去,坐在了窗户上,随即另外一只脚也翻了进去。

    在他整个人进入房间后,立刻蹲下,而屋里的黑暗也终于驱散了一些,稍稍看得清楚眼前的东西。

    不过随即颜骏泽就是一惊,只见就在距离自己半臂距离的地方,一张扭曲的蜡黄脸颊,正在静静地打量着自己。

    这张脸黄的可怕,如同蜡染,两个眼眶倾斜,左侧眼瞳被灰膜覆盖,右侧眼瞳被扭曲的脸部肌肉挤出了半截,下牙床也是裂开暴露出来的,嘴唇左边被扯到了快要靠近眼角的位置。

    这猛然间一眼看到,而且还是如此近距离之下,颜骏泽一口气差点就没上来。

    目光中,这张扭曲的脸缩回黑暗里,随即传来骨头碰撞和摩擦声,地板上的拖行声,稀里哗啦,随后这个物体爬到了不远处的床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