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我能回档不死 夜行狗

第436章 狠人曹恒

    刚才他恍惚间,似乎看到把那死耗子拽进纸箱的是一只手。

    但动作太快,加上只能凭借外面路灯透射进来的光亮,看不太清楚。

    不过片刻之后,一阵咀嚼的声音从纸箱子里面传出来,谷德康的脑海里立刻浮现出让人恶心的一幕。

    他坐着的椅子再次开始自行转动,重又面对这大纸箱子。

    咚咚!

    两道熟悉的声音,在纸箱里响起。

    谷德康知道这是在提醒自己,该放东西在圆圈里了。

    他下意识的伸手往衣兜里摸去,感觉这一会儿似乎手臂要稍微灵活一些了,但双脚仍然无力,无法站起来。

    右边的衣兜已经没有什么,但左边的衣兜好像还有些鼓,不知道里面还装了什么东西。

    谷德康将左手缓缓深入衣兜里,随即摸到一个滑腻腻的圆形物体,他呆了呆,捏着那东西慢慢从兜里拿出来,凑到眼前一看。

    一颗眼珠!

    眼珠的后面还拖着少许断掉的视觉神经,似乎是刚刚才从某人的眼眶里取出来。

    谷德康见到这一幕,即便他是三星除灵人,也被吓了一跳,手一哆嗦,眼球掉了出去,不偏不倚,刚好落在那纸箱上面的圆圈内。

    因为还是湿漉漉的,眼球掉落后没有滚动,直接粘在了纸箱表面。

    谷德康没有犹豫,立刻暗中活动了一下手臂,右臂的力量增大了一些,但左臂却没有右臂恢复得快。

    他瞥眼瞧了瞧脚下的磁刀,就在右脚跟旁,可以用右手勾到。

    不过就在此时,他忽然意识到自己坐着的椅子,似乎这一次并没有转过去,而是纹丝不动的定在原地。

    下一秒,就见那纸箱的盖子忽然微微上升,似乎被里面的什么东西给顶了起来。

    随即一只乌青色的手臂缓缓从打开的缝隙中伸出。

    这手掌很纤细,但指甲既长又尖锐,呈黑色,仿佛被特意修剪过。

    在纸箱盖子打开的一瞬,一股冷意扑面而来。

    谷德康就这么盯着那伸出来的乌黑手掌慢慢靠近圆圈中的那颗眼珠,不一会儿悬在眼珠上空,往下一把抓住,握在掌心,缓缓退回箱子里。

    大约四五秒后,噗嗤一声!

    谷德康记得自己上次吃葡萄时,一口扔进嘴里,使劲一咬,发出的就是这种声音。

    他胃里一阵翻涌,但立刻压下去,把注意力放在右脚旁的磁刀上。

    身体的活动程度在逐渐增大,刚才苏醒时的麻痹感已经消失,谷德康身体微微弯曲,因为肥胖的原因,他要想完美够到那把磁刀,需要付出比普通人更多的努力。

    很快指尖触碰到了磁刀的刀柄。

    不过这个时候,纸箱子里面再次传出两声咚、咚。

    是时候该放入下一个物品了。

    但这一次谷德康不准备再理会,他就快要抓住磁刀,身体已经尽最大程度的弯曲下去,奈何肚子上的肉过多,挤压在一起,原本才从瘫软中恢复过来的身体,此刻因为挤压而感到呼吸困难。

    他快速瞥了一眼暂时没有动静的纸箱子,一狠心,深吸一口气,猛地再次把身体压下去,右手一勾,摸到了刀柄,一把抓住,同时双腿积蓄了部分力量,跟着就要站起。

    但谷德康没有想到的是,他低估了自己的重量,这一下用力太猛,整个人有点失去重心,在抓住磁刀的同时,身体快速前倾,差点就摔下去。

    情急之下,右手抓刀,左手在纸箱上一按,稳住了身形。

    不过他并没有注意到,按下去的手,食指和中指刚好落在那纸箱上的圆圈中。

    而就在这一刻,那纸箱的盖子猛地掀开一条缝,刚才那只乌黑的手臂快速伸出,一把抓住了谷德康的食指和中指,往纸箱中猛地拖去。

    谷德康此时右手刚好抓住磁刀,他眼瞳一缩,借着身体前倾的同时,右手磁刀一挥,磁芒包裹了刀身,对着那乌黑的手臂毫不留情的斩下。

    下一秒,一刀结结实实的斩在那怪异的细长手臂上,不过整个刀身的磁芒一个爆闪,竟然全部消失。

    而再看那手臂,竟然只是泛起一个白印,很快连这白印都消失不见。

    而同一时刻,谷德康一声惨叫,只感觉手臂忽然传来一阵难以忍受的剧痛。

    刺啦!

    半个臂膀硬生生被那乌黑的手扯断,血肉飞溅,白骨森森,很快就被鲜血包围。

    而断裂的半只手臂已经被那乌黑的手拖入纸箱内。

    此刻的谷德康全身冒出冷汗,额头上更是大汗淋漓,面部五官因为剧烈的疼痛而导致扭曲在一起。

    他瘫软在椅子上,再也没有力气,右手死死的抓着被扯断的胳膊伤口处,想要按住涌出的鲜血,但却无济于事。

    那纸箱盖缓缓关闭,不过在还剩下一条缝隙时,盖子停下。

    不多时,一双白色的眼仁出现在黑暗的缝隙里,静静地凝视着谷德康,透着诡异……戏谑……

    ……

    曹恒站在青天巷17号的门口,抬头环视这所院子的大门和围墙。

    可以感应到里面传出了怪异磁场波动,可以肯定有怪异在内。

    但此刻他没有立刻进去的原因是,这个陌生的环境,这个刚刚获取的任务,让此刻的自己站在这里,竟然给他带来了一种内心不稳的感觉。

    “怎么回事儿?”曹恒收回目光,低头沉吟,“是这个地方很邪门?还是里面的怪异很难对付?”

    白羊区除灵人小队告知,七个小时之前,三星除灵人谷德康进入了这个地址,而在三个小时之前,小队联络人一直联系谷德康未果。

    现在是凌晨一点。

    不管这里的怪异能不能够处置,谷德康都得向小队汇报,但他并没有这么做。

    所以,这家伙可能出意外了。

    对于曹恒来说,他对谷德康算得上印象深刻,这小子在除灵人中发展平稳迅速,对磁力的掌控很好,唯一的障碍就是长得有点胖。

    但没有谁规定长得胖就不能做除灵人,这个世界不缺灵活的胖子,只是在某些任务的执行过程中,可能会造成一点影响。

    整个白羊城区,曹恒很清楚,任务等级最高的也就是自己处理过的两个B级怪异事件,还没有接近A级的,更别说真正的A级事件了。

    而这个院子里,爆出能够制造A级事件的怪异的几率,几乎等于零。

    不过几乎等于零并不等于没有,所以他必须要留意并且小心对待。

    能够让谷德康毫无声息,既没有离开,也无法给小队联络人发送消息,或许已经说明了其中的凶险程度。

    院子的门是虚掩着的,看得出谷德康的确进去过。

    曹恒推门而入,目光快速在院子里游动,将周围环境观察清楚,随后往周文飞所住的方向走去。

    怪异磁场的感应是来自这面,而周文飞父母卧室那一面则没有任何异样,所以曹恒不准备浪费时间。

    他手里的磁刀较短,且两面开刃,严格意义上来说,更接近于匕首。

    不过一旦激发磁芒,这磁刃的长度可是会瞬间暴涨三倍,这是华应除灵人总队的万守光特意为他制作。

    来到房屋门前,曹恒并没有打开手电筒,推开了客厅的门,也没有立刻进去,而是站在门口观察着屋里的动静。

    曹恒的视力极好,特别是在暗中视物的能力,通常情况下,在一个人从有光亮的地方忽然进入黑暗区域,眼睛会有一个适应的过程,但曹恒没有,他几乎可以马上就适应这种黑暗,而且看得也比其他人更清晰。

    这房间里的其他家具摆设很正常,不过在客厅的中间,那紧靠茶几的前方摆放了四张椅子。

    三张椅子并排,一张椅子靠后。那三张椅子是背对着后面这张椅子的。

    而在后面这张椅子的前方地面上,可以看见一些暗色的液体。

    “那是……血迹?”曹恒目光一凝,仔细分辨,猜测有百分之七十的可能,地上的暗色液体是血迹。

    他依旧没有走进去,再次看了看其他地方,稍远一点的卧室门是开着的,不知道里面什么情景。

    曹恒将自己的磁力感应幅散开,发现这间屋里的每个地方都有怪异磁场,但具体无法定位哪个地方的磁场更强。

    他略一迟疑,将手里的磁刃抛出,磁力悬空,磁刃在半空微微抖动,发出嗡嗡的声音,往这客厅里悬浮而去。

    来到那四张椅子的地方后,磁刃陡然间一个颤动,失去了控制,掉在地上。

    曹恒面露诧异,在确定没有危险后走进了客厅,左手扣住两枚藏扣,一枚高能冷冽,一枚超能溃动。

    高能冷冽是最新才研发的高威力级别的藏扣,在以前冷冽藏扣的基础上,加大了对怪异体的粒子冷冻效果并缩短了冷冻时间。

    而超能溃动则是为了以防万一,如果对方实在太凶狠,万不得已的情况下,曹恒才会扔出这家伙。

    来到摆放椅子的位置,他蹲下身捡起了磁刃,看了看卧室方向,正要走过去时,忽然感觉一阵天旋地转。

    曹恒一愣,当即右手扣住磁刃的刀柄,屈指一弹,磁刃再次脱手悬浮,但并没有离开手掌太远,便于落下之后,自己可以稳稳接住。

    晕眩的感觉越来越强烈,曹恒不敢乱动了。

    而那磁刃悬浮而起后,刃尖微微摆动,数秒钟后,稳定在客厅沙发的一侧。

    曹恒立刻对着那个方向丢出了高能冷冽藏扣。

    嘭的一声,沙发的一侧原本空白的地方,瞬间显现出一个女子的身影,而这女子在出现的一刻,被爆开的冷冽藏扣卷住,黑色身影变成白色。

    高能冷冽藏扣所散发的寒意,使得这间客厅都在这一刹那变得犹如寒窟,刺骨的冰凉透进曹恒的衣服里,使得他浑身冒出了鸡皮疙瘩。

    “这家伙,果然威力大了太多!”曹恒暗叹。

    那女人很快被冻成了人棍,全身的怪异粒子停止运转,磁场也无法再散发。

    曹恒当即控制磁刃对着她悬空刺去。

    不过就在这一刻,刚刚已经退去的晕眩感忽然再次来临,且非常厉害,脑袋嗡的一声,曹恒整个人往前一个趔趄,差点摔倒。

    意识在这一刻如同浆糊一般,已经无法有效思考,更是无法确保磁刃刺中目标。

    磁刃铛的一声掉在了地上,曹恒努力要让自己意识清醒,但发觉很难做到。

    这一刻的晕眩感,至少是刚才是三到五倍。

    他强忍着迫使自己不要倒下,但离开已经不可能了,只能站在原地,硬撑着看着那如同人棍的女子。

    他不敢相信,这女子已经被自己困住了,还会有如此强横的反击力。

    念头刚起,迷迷糊糊中,曹恒感觉身体不受自己控制的转过身,走到那地上有一滩血的椅子前,慢慢坐下。

    此时的他并没有完全昏迷,而是保持最后的一点意识,内心挣扎,但身体已经无法反抗。

    四肢软绵绵的垂下,却能诡异的坐在椅子上保持不倾倒,面向着前方那三张背对着自己摆放的椅子。

    耳旁传来冰块龟裂开的声音,咔嚓咔嚓,大量冰块掉落,那被困女子走了出来。

    女子走路的时候歪歪倒倒,仿佛全身都在扭动,一步一步,经过了曹恒坐着的地方,没有看他一眼,走到那三张椅子的左侧,歪着脑袋,长发沿着肩膀滑下,坐了下去。

    曹恒此刻完全在拼命的挣扎,他努力的想要把手伸向自己的皮带扣。

    不过很快,他的目光就瞥向右前方的厨房门口处,而那个地方,再次出现一个长发身影,身形与那刚才坐下的女子差不多。

    这女人同样面容被头发遮住,双手平行撑开,小手臂垂下,似乎这双手臂距离肩膀的部分已经无法放下,她的双腿也是僵直的,就这么如同木偶人般来到三张椅子的右侧那张。

    腰部弯曲,发出咔嚓一声,从中断裂,因为她的衣服已经破损,所以能够清晰的看到断开的部位。随后,这女人以这种恐怖方式坐下。

    曹恒看着这一幕,看似他已经无动于衷,但潜意识里,右手还在往皮带扣的位置拼尽所有力气、一点一点的挪移。

    而此时左手本来扣着的超能溃动,也因为刚才忽然四肢酸软,不知掉落到了哪里。

    下一秒,窸窸窣窣的声音在他身后响起,来自后方不远处的卧室中。

    大约一分钟左右,那声音靠近了曹恒,从他座椅的旁边而过。

    这同样是一个长发女子,四肢趴在地上,头发散乱开,看不清楚样貌,正跪伏着往前爬行。

    她的身体并不僵直,而是往左侧弯曲,爬行姿势古怪,从曹恒旁边缓缓经过,爬到了三张椅子的中间一张。

    整个人如同萎缩了一般,有气无力的爬上去,摊在椅子上。

    曹恒没有想到,三个女人,三张椅子,这屋里,竟然会同时出现三只怪异!

    三个女人坐在前方,背对着他,或瘫软、或扭曲、或折断,各有各的恐怖坐像,皆是一言不发。

    此时曹恒仍在努力的将大拇指靠近皮带扣,摸到了自己曾经安装的一个隐藏的信号发送按钮。

    不过在他做这番动作时,右侧坐着的双臂如同衣架一般举着的女子,脑袋慢慢转了过来。

    还没有看见她的面貌,曹恒就感觉自己的胸口已经开始鼓胀,鼓起一个如同乒乓球大小的肉瘤。

    他立刻停下动作,肉瘤停止了生长。

    顿了顿,右手移动,再次摸到皮带扣,肉瘤又开始长,并且伴随着一阵阵疼痛感,仿佛随时就要爆出。

    现在曹恒知道了,自己不能动,否则就会牵引到什么,导致身上发生异变。

    但现在可管不了这么多,否则他一旦死在这里,这白羊区,将再无人知道这里的怪异很恐怖,恐怕还有更多的除灵人折损在这里。

    胸口那乒乓球大小的肉瘤越来越大,他还是摸到了皮带扣,并且直接按下隐藏的信号发射按钮。

    啵!

    胸前肉瘤在这一刻直接炸开,血肉飞溅,翻起一朵肉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