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我能回档不死 夜行狗

番外(终结篇必看):你好,小茉!

    “你叫什么名字?”

    “张小茉。”

    “我能够帮助你什么呢?”

    “我……我最近的遭遇很奇怪。”

    “能不能具体描述一下?”

    “好的。好像是从三个月前开始,我的梦里经常会出现同一个男子。我发誓,这男子我从来没有见过,他不是我生活中的朋友、同学或者同事,那张面孔我一点也不熟悉。”

    “如果你现在见到那张脸,能够认出来吗?”

    “能,虽然当时不熟悉,但这男子在我梦中出现了这么久,现在我已经再熟悉不过了。”

    “他会不会是你平时上下班途中,某个经常偶遇、但却没有注意的路人?”

    “不是,我自己开车上下班,如果经常碰见这么一个人,肯定会有印象。”

    “除此之外,还有什么是你觉得异常的?”

    “有,我经常会看见三个相同的字。这三个字这段时间会分别在我的眼前不断重复的出现。而且我发现一个很奇怪的现象,不管我在干什么,吃饭、逛街、工作、陪老妈看电影,不管在哪个地方,餐厅、街道、办公室、家里,都会莫名其妙的看见这三个字的其中一个。”

    “是哪三个字?”

    “我现在能睁开眼睛了吗?我想用笔写出来。”

    “可以。”

    张小茉睁开眼,从躺着的一张舒适的沙发上坐起,接过面前一个中年女人递过来的纸和笔,

    这中年女人看上去四十多岁,带着眼镜、穿着卡其色毛衣和黑色裤子,她看上去温婉恬静,面带柔和微笑,即使没有说话的时候,光是看着她,就能给人一种心神安宁的感觉。

    “谢谢你,陈医生。”

    拿着笔,张小茉在纸上一笔一划的写出了三个字,字体娟秀,架构端正。

    这三个字是:泽、颜、骏。

    “泽、颜、骏?”陈医生读了一遍,随即微笑问道:“这三个字,对于你来说有没有什么特殊的含义?”

    张小茉摇头。

    “你好好想想,或许是你潜意识记下来的,不仔细回想的话,兴许连你自己都没有发现。”陈医生循序渐进的引导。

    想了两分钟后,张小茉还是摇头。

    “那好吧,现在我给你催眠,你慢慢躺下,全身心放松,想象自己正站在一片一望无垠的草原上。”

    张小茉再次躺下,闭上了眼睛。

    ……

    车水马龙的街道。

    一个年轻的女人抱着一个小女孩行走在街边的人行道上,这女人身材偏瘦,抱着怀里的女孩走了几步后有些费力。

    “可儿,咱们已经过了那片稀泥的地方了,下来自己走好吗?你长大了,妈妈可抱不动了。”

    小女孩一身红色连衣裙,柔顺的长发已经超过了肩膀,披散在背后。

    她闻言乖巧的点了点头,趁着妈妈把她放下来的瞬间,原地转了一个圈,双手拎着裙摆。

    “妈妈,可儿漂亮吗?”

    女人满脸微笑,点头道:“漂亮,可儿今天最漂亮了!待会儿去了游乐场后,妈妈还给你订做了生日蛋糕,你想吃吗?”

    可儿甜甜的一笑,突然对女人招了招手。

    女人弯下腰,以为她要对自己说悄悄话,谁知脸上一阵温润,被可儿轻轻嘬了一口。

    “谢谢妈妈!”

    就在此时,弯腰的女人忽然感觉被人从身后重重的推了一把,她一个趔趄往前扑去。

    因为失去了重心,整个人往前扑了几下,每一次都差点摔倒,险象环生,直到冲到了路边的一个花坛旁,这才伸手抓住了花坛旁的围挡,终于稳住了身形。

    而身旁的可儿则吓了一跳,一边呼喊一边跟着妈妈跑,几次伸出小手去抓都没够着,等妈妈好不容易抓住东西稳住了,她这才赶到一把抱住了妈妈的腿。

    “没事,没事,妈妈没事。”

    女人把她抱起来,刚刚安慰了两句,陡然间,就见马路上一辆失控的满载货车发了疯般冲出了马路,冲上了路牙,路人纷纷尖叫逃离。

    女人来不及多想,抱着可儿立刻转身就跑,身后发出一连串刺耳的碰撞声,路边护栏成片倒塌,石砖飞溅,电线杆歪落。

    一阵剧烈响动过后,灰尘四起,那失控的大货车终于卡在其中一个花坛和一棵已经歪倒的大树之间,停了下来。

    女人气喘吁吁的抱着可儿,和其他奔跑的路人一起停下,转身看去,发现大货车刚才冲上路牙的起始点,正好是可儿刚刚站着的位置。

    “好险,好险……”

    她紧紧抱着可儿,内心后怕得要死。

    此时的可儿,忽然转头看向一辆碰巧驶过的宣传车,识字不多的她,只能认得广告语上的最后四个字。

    这四个字是:祝你好运!

    可儿歪着脑袋,满脸好奇之色。

    “咦?”

    ……

    “陈医生,我女儿的病,严不严重?”张承敬开口问道。

    而此时的张小茉已经独自一人坐在谈话室外等候。

    陈医生摇了摇头:“不是很严重,小茉可能在早些时候受到了刺激,她潜意识里不愿想起这段记忆,所以自行将其屏蔽。现在的记忆片段,应该是当时的她所经历或者看到过的,这就导致一些人和事,她似曾相识,却无法记起这段记忆的经历。”

    罗文丽道:“那我们应该怎么做让她恢复?”

    “给她制造环境,帮助恢复,我交了她几个放松的方法,回去后就让她试一试,以后每天都要循环做三次。不用刻意回忆,慢慢地她会想起来的。”陈医生道。

    张承敬咝了一声,自言自语道:“小茉以前好像并没有受什么刺激啊?!”

    罗文丽用手肘轻轻碰了碰他,等陈医生返身进入里面的房间后,这才轻声对张承敬道:“你看你整天教书,自己的记忆力也越来越衰退了!你忘了,小茉是我们领养的,在此之前谁知道她经历了什么。”

    “哦!”张承敬一拍脑门,恍然大悟。

    坐在走廊外椅子上的张小茉此时忽然抬起头,看着门外等候的其他需要心理访谈的病人,而在自己名字之后,是一个男子的名字。

    “颜军。”

    “廖军请做好准备,跟我进来。”一名年轻的助理拿着登记表轻声喊道。

    “医生,我姓颜,不是廖。”一个男子站起来,大声嚷嚷,“我姓颜,颜色的颜,你看清楚了。”

    “颜?”张小茉默默念道,心神再次变得恍惚起来。

    直到父母走出来她才回过神。

    ……

    美加利大都,瑞森岛香普尔庄园。

    53岁的梅丽莎手里提着一个精致的竹篮,跟在一个十岁左右的金发小女孩身后,一脸慈祥笑容,眼神中充满爱意的盯着那小女孩的背影。

    “梅丽莎阿姨,前面有个小水塘,里面肯定有很多寄居蟹,这次我一定要抓够一百只!”这小女孩兴高采烈的指着前方不远处的一个水塘。

    梅丽莎循着她手指的方向看去,这个水塘的直径大概十米不到,里面的确有水,不过看样子很浅,但水质浑浊,不知道到底有没有寄居蟹。

    “好吧,去看看。”梅丽莎微笑点头。

    牵着小女孩靠近了水塘。

    小女孩指着下面,兴奋道:“有,有,我看见了,梅丽莎阿姨,我看见了!”

    “你在这里别动,我下去看看。”梅丽莎脚上穿着高筒胶靴,相信这水塘很浅,不至于没过双膝。

    正要下去时,忽然脚旁一个什么东西跳动了一下。

    梅丽莎低头看去,发现竟是一条沙丁鱼!

    不仅如此,此刻这条沙丁鱼活剥乱踢的,仿佛是刚刚被人抓上了岸,正在剧烈挣扎。

    噗通一下,沙丁鱼跳进了水塘里。

    几乎是下一秒钟,这原本风平浪静的小水塘忽然一阵搅动,水面翻滚起来,大量红尾虎斑水蛭浮出水面,不断蠕动翻滚,场面让人惊恐。

    梅丽莎几乎是下意识的立刻抓着小女孩的手赶紧后退。

    “走,走,这是水蛭,怎么会有这么多水蛭在这里?”梅丽莎牵着小女孩转身一路小跑,同时心里更是疑惑。

    那条沙丁鱼又是怎么回事儿?为什么会出现在自己脚下?

    ……

    “小茉?”

    张小茉的视线逐渐变得清晰,从恍惚中回过神来,眼前正在播放的电视剧仍在进行,但自己似乎已经神游了五六分钟了。

    罗文丽不放心的摸了摸她的脑袋,问道:“要不要回房间去休息?”

    张小茉本想摇头,准备出门去走一走,散散心。

    正要开口时,就听电视剧里的声音,那女主角一边哭泣,一边大叫道:“阿泽,阿泽,你不要走!我离不开你!我真的……离不开你!阿泽!”

    “泽?”

    张小茉放弃了出去散心的想法,站起身,开口道:“妈,我去卧室里躺一下。”

    回到卧室中,刚刚才躺下,手机短信铃声忽然响起,拿起来一看,是闺蜜小筝发来了明天老同学的聚会地点。

    “明晚七点,骏冲路,八骏宫三楼888包房,不见不散。”

    张小茉盯着这条短信上两次出现的“骏”字,一时间,再次失神。

    ……

    华应大都,天义区,王家湾。

    李兰兰手里拿着钥匙,站在通往高墙后那栋自建房的唯一条小过道上,盯着过道前虚掩着的房门。

    她在等着丈夫给那丑陋无比的女儿送食,等丈夫送食回来后,李兰兰会快速把这扇小门给关闭,将丑女关在自建房内,不准她出现,免得吓着邻居们。

    不过这一次,王昆鹏送进去食物很久了,却一直没有出来。

    李兰兰有些担心,说实话,对于女儿这番丑陋到极致恐怖的模样,她既感到自卑又觉得害怕。

    幸亏这世上没闹鬼,否则她真的怀疑自己的女儿就是转世未完全的女鬼。

    又等了大约十分钟后,按捺不住的李兰兰往前两步,走到虚掩着的房门口,对着那头轻声喊道:“昆鹏?”

    不多时,一阵脚步声响起,正是王昆鹏。

    只见王昆鹏一路低着头,等出了小门走到李兰兰身前之后,他这才抬起头。

    李兰兰顿时一怔,她发现丈夫双眼里噙着泪水,面容痛苦。

    “怎么呢?”

    王昆鹏似乎心中很痛,痛得说不出话来:“女儿刚才告诉我,她说她没事,她不会多想,她可以安安静静的呆在这里,一辈子……”

    听了这话,李兰兰全身一颤,忍不住问道:“她……在,干什么?”

    “画画,她在学画画,画她自己。”王昆鹏哽咽道:“她说,自己虽然丑,但她知道自己的心是什么模样。她的心很美,比这世间任何景色都要美,她要画出这颗心本来的模样!”

    刹那间,豆大的泪珠从李兰兰的眼眶中滚落,本来对女儿充满了愧疚和悔恨的她,这一刻再也忍不住以如此行为对待这么懂事的女儿。

    这一刻她恨,好恨自己!

    狠狠的扇了自己两个耳光,李兰兰一把抓住丈夫的手腕。

    “走,我们上去,把我女儿接出来!”

    以往心中对女儿的恐惧,在这一刻已经荡然无存,话落后,她当先往房门的另一边走去。

    自建房的二楼,昏暗的房间中,长发遮住了脸颊、只露出两只眼睛的丑女,正认真的在白纸上画着一个女孩的模样。

    这个女孩的长相虽然不丑,但也很普通,普通到丢进人群里就找不到的那种。

    但丑女画得很认真,很仔细。此刻在她的心中,自己很普通,不漂亮,也不另类,就是一个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女孩。

    “是这样吗?”她一边画,一边自言自语。

    不过下一秒,她的耳边忽然响起一道似有似无的声音。

    “嗯。”

    听见这声音,丑女忽然露出了微笑。

    “女儿,女儿,妈妈来了,妈妈对不起你……”

    李兰兰的声音传来,和王昆鹏一前一后上到了二楼,看着这简陋的房间,看着穿着普通的女儿蓬头垢面的趴在桌上,手里拿着铅笔,夫妻二人再次泪流满面。

    丑女抬起头,头发下的一双眼睛一眼不眨的盯着自己的父母,随后一字一句的说道:“他说……我叫香儿。”

    ……

    华应大都,白羊区,城区二十里外的废弃别墅中。

    穿着相同款式的白色连衣裙的三姐妹,被反手绑在一起,坐在地上,三人背对着背,互相看不见对方。

    三人中有两人仍处于昏迷,只有庄文娴醒来且表情惊恐,她不知道为什么会被人绑在这里。

    母亲死后,这还是三姐妹第一次出来郊游,却没成想喝了农家乐的饮料后,竟然陷入了昏迷。

    醒来之后,周围的一切都已经变得陌生。

    “文静?文慧?”庄文娴的声音带着哭腔,她不可抑制的感到惊恐。

    特别是现在两个妹妹仍旧失去意识,不知道情况怎么样,有没有生命危险。

    就在此时,房门嘭的一声打开,手里拿着一把铁钳的男子走了进来。

    庄文娴扭头看去,顿时一惊,脱口道:“是你!?”

    “嘿嘿,乖女儿,直到现在别说叫爸爸了,就连叔叔都不叫一声吗?”郑博甩动着手中的铁钳,一步步走来,“知不知道,我准备了多久才等到今天?”

    嘭!

    铁钳砸在庄文娴的脚旁,溅起一道火星子,吓得庄文娴身体一个颤抖,面色苍白无比,差点就要哭出来。

    郑博蹲下身,上半身前倾,看了看仍旧处于昏迷中的庄文静和庄文慧,随即凑到庄文娴眼前,咬着牙齿,轻声说道:“我特么现在到底有多兴奋,你知不知道?”

    “说实话,我还真不知道。”一道浑厚的男子声音忽然在门口响起。

    郑博身躯狂震,扭头一看,只见一个年轻男子身穿安全员制服,手里拿着一把手枪,黑洞洞的枪口正对着自己。

    在这安全员身后,还站着数名手持枪械的安全员。

    “将你抓个现行,我们现在到底有多兴奋,你知不知道?”那年轻的安全员一脸冷笑的开口。

    郑博整个人已经傻了,说不出一句话,被数名安全员冲上来拷住了双手。

    他完全搞不懂,庄氏三姐妹在自己刚刚抓住她们后,为什么这么快就惊动了安全局!?

    别墅外,那年轻安全员目送三姐妹被送上救护车后,其中一名安全员凑过来好奇问道:“安路,你是怎么得知这里发生案件的?”

    “有人匿名举报。”这叫安路的年轻安全员从兜里掏出一张纸,“这是今天上午我接到的传真。嗯,很古怪,没有对方的传送号码。”

    那安全员接过一看,只见上面写着:白羊区西郊十公里处,废弃别墅内有绑架案,该案涉及另一起投毒杀人案,均是同一个凶手郑博为了谋财所为。

    这传真只是复印件,原件已经上交,交由安全局重案组查办。

    安路点了一支烟,吸了一口后,从嘴里吐出烟圈道:“不过技术处已经很努力了,仍旧查不到这份传真的源头在哪儿。”

    ……

    张小茉坐在父亲张承敬的书房里,手里攥着钢笔,在桌面的信签纸上密密麻麻写满了“骏”、“颜”、“泽”三个字。

    她的眉头微微皱起,很疑惑,也很苦恼,手中的笔写了又划,划掉后又写,不断反复。

    书桌上摆放着一台老式收音机,此刻原本正在播放着让人舒缓的音乐,但随即频道自行跳动。

    张小茉抬头看了一眼,没有去理会。

    不多时,频道再次变得正常,但却不再是刚才的音乐频道,而是一段嗓音磁性的男声解说,似乎正在介绍书法。

    “颜真卿生于京兆府万年县敦化坊,其字被称为‘颜体书’……”

    忽然听到这么一段,张小茉猛地一愣,手中的笔不由自主的写了一个“颜”字。

    “颜?”她脱口自言自语道。

    随即在旁边先写下了“泽”,再写下“骏”。

    想了想,划掉。

    再次写下这三个字,不过这一次,这三个字的排序则是:颜、骏、泽。

    ……

    天盟区,顺天市,岩脚镇老街39号。

    看着躺在身旁呼呼大睡的丈夫,叶珍楠偷偷抹去眼角的泪水。

    此刻丈夫脸色红润,酒精已经发作,直到明天天亮之前,他都不会再醒过来。

    但每次在酒后熟睡前那段时间里,都是叶珍楠的噩梦!

    此时的叶珍楠眉骨已经破裂,有鲜血渗出,嘴角也有淤青,牙龈肿起,舌头动一下都感觉嘴里疼得厉害。

    她慢慢的离开了床,走到一个竹藤箱子前,打开箱子,从里面拿出之前准备好的白绫,想了想,将卷好的白绫取出,放在了一边,然后盖上竹藤箱子,提起来,头也不回的往屋外走去。

    来到儿子的卧室,将小龙轻声叫醒:“儿子,别说话,妈妈带你离开这里。”

    小龙本来还在迷迷糊糊中,刚才父母的卧室里传来了父亲的辱骂和殴打声,但他似乎没有听见母亲发出惨叫。

    他不知道母亲害怕他听见,硬是咬着牙,一句痛哼也没有发出。

    不过饶是这样,小龙也在床上翻腾了好半天,这才终于睡去。

    现在一听母亲要带自己走,他一骨碌从床上爬起,不停点头,轻声道:“走,妈妈,我们一起走,离爸爸远点,我们永远离开这里!”

    叶珍楠让他穿好衣服,此时兜里的手机震动了一下,拿出来一看,上面显示着一条未知来源的信息:车已到,即刻离开。

    叶珍楠拽着儿子的手,什么也没说,放轻脚步来到屋外,连门都没有关,直接走下石梯。

    而在石梯不远处,一辆发动的轿车正在等候。

    走过去拉开门,轿车司机扭头问道:“是你们叫的车吗?”

    “对,我姓叶。”叶珍楠点头,带着儿子坐了进去。

    轿车驶离,往顺天市方向而去。

    手机此时再次震动了一下,叶珍楠拿出来一看:启航酒店就在机场附近,明天一早搭乘离开,机票在1012房间枕头下,在总台前用身份证领取房卡。

    看着手机屏幕,叶珍楠热泪盈眶,手指颤抖,好半天才终于编辑了一条短信,发送成功。

    “谢谢你,恩人!”

    ……

    “这个女孩不错!”

    姜浩站在大学第二食堂的门口,看着对面走来的一个身材苗条的短发女孩。

    女孩一身运动装,目光灵动,脸上带着笑意,看见姜浩在注视自己后,她的眼神没有避让,而是大胆的回视过来。

    “去啊,兄弟,她在看你!过去要电话号码啊!”身旁同寝室的哥们不停的怂恿,一个个兴奋异常。

    换做平时的姜浩,这一刻早就上了,可一想到昨晚自己做的那个梦。

    他犹豫了。

    梦里的一切即使到了现在他都记忆深刻,有一个全身烧焦的模糊女人正在追逐自己,并且口口声声的说她爱自己,就是死也要和自己在一起。

    “卧槽,桃花劫,还是算了!”

    姜浩猛地摇了摇头,说什么也不过去要这女生的电话,直到女生的脸上浮现一抹失望。

    两人擦肩而过,从此路人。

    “怎么不主动啊你?”身旁其中一哥们转过头看了那女孩的背影一眼,惋惜道:“这姑娘我听说过,比我们低一级,名字好像叫……方凝,对,方凝!”

    姜浩没来由的打了个寒颤,岔开话题道:“说那么多干什么?饿了,快去叫东西吃!”

    ……

    此时,一个富饶的村镇中,原本会化作磁堆怪的姚龙,安安静静的呆在这里,照顾着妻儿和老人。

    因为没有了怪异爆发,没有了蝴蝶效应,导致当前时空的姚龙,从来没有在核电站供过职。

    而白星核能发电站,其泄露事故被推迟了整整七年。

    ……

    顺天市,丰华小区斜对面的建业大厦门口。

    一个手提公文包、西装革履但身材偏瘦的男子步入大厦,他长相普通,在进入大厦时很自然的与保安打着招呼。

    进入一楼的电梯后,这男子按下前往9楼的按钮。

    在电梯上行的过程中,男子把手里的公文包换到左手,右手伸到头发一侧,仔仔细细的对着电梯里的镜子打理了一下他精心修剪的偏分。

    叮的一声响起,电梯门打开,这男子恢复如常,步入公司。

    “常总,早!”

    前台的年轻人下一秒传出了问候声。

    彼时的建业大厦底层,那铸就的钢筋水泥中,一具骸骨依旧永远沉睡。

    ……

    张承敬的卧室中。

    小茉目光呆滞的看着纸上落下的三个字,忍不住喃喃自语,读道:“颜……骏……泽?”

    陡然间,她在梦中的记忆忽然浮现了出来。

    透过书桌前的窗户,看向楼下的街道,她恍惚的心神收回,站起来,很认真的再次看了一眼纸上的三个字后,转身下了楼,出了院子,往街上走去。

    选择在街道上行走的方向完全是凭着一时直觉,连张小茉自己都不知道,她为什么要往这个方向走。

    来到转角处,一个卖麻花的三轮车从旁边驶过,车上的外放喇叭正播着这家麻花店铺的地址。

    “老王正宗麻花,新民街32号,从五月教堂右拐就到……”

    “右拐。”

    几乎是下意识的,在听见了“右拐”两个字后,张小茉在街角处立刻右转,沿着右转后的这条街一路走去。

    十分钟左右来到了这条街的的转角处时,她微微抬头,前方的大厦侧面正好有led幕墙灯光广告透射出来,前面的一排文字已经消失,在小茉抬头看去的瞬间,只是见到“前行,直达你的本心”这几个字。

    她依旧下意识的没有考虑什么,而是穿过马路中的人行横道,前行到对面,继续行走。

    再到下一个街角时,看向侧面的公交站牌,上面被人贴了小广告。

    小广告上一个大大的箭头符号,箭头指着的方向,是靠近这里左侧的那条街。

    小茉没有迟疑,跟着箭头来到左侧的街,继续前行。

    就这么不断的被暗示,或是路人正在说的话,或是街边商场里的广告语,或是打电话的某人刚好抬手指着一个方向,这些暗示统统都被张小茉所接收。

    她没有任何犹豫,走了接近一个小时,来到一条巷子口。

    这里正是颜骏泽最后一次通过时空裂缝抵达虚空的那条垃圾巷。

    此刻张小茉的面前,一个贴在墙上的箭头符号,指向巷子里,下方是一行小字:垃圾请放入垃圾箱内,爱护环境,人人有责。

    张小茉转身往巷子里走了进去,穿过第一个绿色的大垃圾箱,然后是第二个。

    走过第二个垃圾箱后,她站在了这里,低下头,看着距离自己脚旁不远的地面。

    而此刻的地面上,不知谁丢弃油漆桶的时候,剩余的油漆洒了出来,正好在这里形成一个不规则圆形,而圆形的大小,刚好可以够一个人的双脚站进去。

    张小茉微微皱眉,在这里她开始犹豫了,因为直到现在,她都不知道自己在干什么,为什么会鬼使神差的来到这里?而且竟然会有站进这油漆形成的圆圈里面的冲动!

    这看似普普通通的圆圈里面,似乎有什么奇异的事情在等待着自己。

    犹豫了大约一分钟不到,她忽然迈动右脚,跨进圆圈里,随即左脚也踏了进去。

    站定。

    猛地一抬头,张小茉吓得快速捂住嘴,但尖叫声仍是从她嘴里传了出来。

    因为她发现自己已经不在那条巷子里,而是站在一片陌生的虚空中,周围看似黑漆漆的一片,但双眼却依然能够看见四周景象。

    一切都显得那么诡异。

    随即,张小茉发现自己前方站着一个人影,准确的说,是一个男子的身影。

    男子一步跨出,走出了黑暗,完全出现在她面前。

    这是一张陌生……不!张小茉吃了一惊,她记起来了,自己在梦里曾无数次见到这张面孔,到目前为止,这男子的脸她已经再熟悉不过。

    “你是……”小茉忍不住问。

    不过在问出这番话后,一个念头浮现在她脑海中,这段时间一直看见的三个字跳了出来,差点就要脱口而出。

    下一秒,她从这男子的口中得到了证实。

    “我叫颜骏泽!”男子面带微笑,语气礼貌中透出一股让她难以描述的亲切感。

    “你好,小茉!很高兴,重新认识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