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大明优秀青年 天煌贵胄

第二百九十九章 夷你九族又何妨

    见周兴沉默,杨少峰笑了笑,又开口说道:“你不妨先看看屈登封的模样,他那十根手指,十根脚趾,还有左臂,都是本官让人一寸寸的砸碎的。

    老老实实的交待,你可以免受这些皮肉之苦,如果不愿意交待,那你面临的就是跟他一样的下场,比如一寸寸的把你砸碎,然后你再老老实实的交待。”

    周兴扭头瞧了屈可进一眼,却见屈可进的额头上满是豆大的汗珠,脸上一把鼻涕一把泪混杂在一起,整个人看上去凄惨至极。

    周兴忍不住打了个哆嗦,却又强撑着道:“上官若是想给草民定罪,那便直接安排个罪名好了,只是上官并无实证,只怕堵不住天下悠悠众口罢!”

    杨少峰呵的轻笑一声,瞧过吴明递过来的粮食后,竟是不再理会周兴,而是自顾自的眯着眼睛养起了神,大堂中只剩下沈颢等人噼里啪啦拨动算盘的声音。

    周兴的额头上开始渗出密密麻麻的汗水。

    直到过了大半天的时间,太阳都渐渐的往西去了,噼里啪啦的算珠声才算是停了下来,沈颢躬身对杨少峰道:“禀师尊,周记粮铺这五年间的账目都已经核对完毕。”

    沈颢的声音,对于周兴来说无异于天籁之音屈可进的模样着实凄惨,而沈颢等人拨弄算盘的声音就好像是催命的魔音一般骇人,之所以一直强撑着,便是想着没人能发现这些账目之中的问题,现在这些毛头小子们这么快就核对完了账目,想来也是发现不了里面的问题!

    杨少峰瞧了神情有些放松的周兴,冷笑一声后对沈颢道:“账目可都能对上?”

    沈颢躬身道:“回师尊,大致都能对得上。可是永乐十八年冬月的有一笔出账对不上,永乐十九年三月也有一笔入账对不上,永乐二十一年则有十七笔账务对不上。

    如果单独把这四笔账务都单独捡出来,那么周记粮铺的账务大概是平的,那么周记粮铺应该亏损三万九千贯,而不是现在看上去的平账。

    更为奇怪的是,像周记这般的粮食铺子,原本大大小小的收、支应该十分频繁才对,可是周记粮铺除去永乐十八年以前的账务还算正常之外,永乐十八年后的收、支都很奇怪。”

    沈颢的话音落下,杨少峰忽然抄起桌子上的砚台砸向了周兴,甩开了想要拉住自己的朱瞻基,起身指着周兴骂道:“三万九千贯?就为了区区的三万九千贯,现在整个登封无粮可用!你们良心都让狗给吃了么!王八蛋!”更新最快 电脑端::/

    气咻咻的坐下之后,杨少峰又道:“还不一五一十的招来!”

    纵然被杨少峰扔过来的砚台砸的头破血流,周兴依旧强撑着道:“草民不知道上官林草民招什么?

    五年的账簿何其繁杂,短短多半天的时间就想捋络清楚,并且找出其中的问题,便是干了多年的老账房也做不到,现在上官的学生却说已经查清,只怕多半是在无中生有吧!”

    “看来,你这是不到黄河不死心!”

    叹了一声,杨少峰干脆吩咐沈颢将有问题的账目拿给周兴过目,嘲讽道:“多年的老账房如何,不本官不是很清楚。可是本官这几个学生,却是在户部清吏司和工部营缮清吏司里面厮混过的,每天过手的账目不知凡几,你这么点儿账目,未免有些不够看。”

    瞧着周兴额头上的汗水越来越密,杨少峰又接着道:“想好了么?是准备先受了刑再行招认,还是现在就直接招认,也好免了皮肉之苦?”

    周兴瞧了瞧杨少峰,又瞧了瞧一旁强忍着不出声的屈可进,竟是哼了一声道:“欲加之罪,何患无词!”

    “啪!啪!”

    杨少峰鼓掌笑道:“希望你待会儿还能这么硬气!先砸碎他十指!”

    “慢着!”

    周兴叫道:“五年的账目之中有几笔错漏,原本也是正常,上官竟然打算凭着这一点儿便要屈打成招么!草民不服!”

    杨少峰却摇了摇头,笑着道:“本官何曾要过你口服心服?本官要的是这些账目为什么会对不上,三万九千贯的粮食又到哪儿去了,至于什么屈打成招?大明律没规定不能用刑!打!”

    吴明狞笑一声,抓起周兴的手掌平铺在地上,竟是直接复制了刚才砸碎屈可进手指的过程,直接用绣春刀的刀柄将周兴的十根手指挨根砸碎!

    待到行刑完毕,吴明刚刚将周兴嘴里塞着的破布抽出,周兴就直接痛得惨叫道:“狗官!狗官!你屈打成招!你诬陷好人!”

    杨少峰冷笑一声,抓起面前案几上的米粒,一把撒向周兴后怒喝道:“诬你老母!谁家粮铺里面会有这等的陈米!来人,再砸断他十根脚趾!”

    然而出乎于杨少峰和朱瞻基等人的预料,直到十根脚趾都被吴明一根根的砸碎,周兴却依旧狂叫道:“狗官!老子就算是死,也不服!你等着!你等着!”

    到了这般地步还没有审出什么结果,杨少峰也失去了耐心,忽然冷笑一声,对吴明吩咐道:“把你们锦衣卫的那套本事在他身上使一遍,如果还不招的话,就留他一口气,等着凌迟之后夷族!”

    周兴叫道:“狗官!你少在这里吓我!夷族是何等的大事,岂是说夷族便能夷族的!”

    杨少峰笑眯眯的指了指身后的王命旗牌,说道:“本官身后的,用是王命旗牌。”

    又指了指狗子捧着的尚方剑道:“这便是尚方剑。有王命旗牌和尚方剑,便等同于天子亲临,夷你九族又何妨?

    放心,本官读圣贤书多年,向来以信字立身,江湖人送绰号诚实小郎君,既然说要杀你全家,就绝不会放过你家哪怕是一条狗!”

    神色一冷,杨少峰又沉声道:“本官乃是大明永乐一十三年状元,家住顺天府城南杨家庄子,江湖人送外号杨癫疯,你若要报仇,千万别找错了人!”

    周兴的脸色一变再变,最终还是哀求道:“一人做事一人当!上官开恩,只杀小人一个便是,要杀要剐,都是小人一个!”

    杨少峰却摇了摇头,讥讽道:“你傻了吧?当这登封县衙是什么地方?这里不是江湖,本官信奉的也不是什么一人做事一人当的狗屁说法,而是九族不够,十族来凑!”更新最快 手机端::

    周兴叫道:“你做事如此狠辣,就不怕遭了天谴!”

    杨少峰道:“你们如此害民都不怕,本官有什么好怕的?

    如果真有天谴,那本官就是你们的天谴!至于本官,也不劳你挂心,死后便是下了十八层地狱,本官也能笑着看你们在十九层里挣扎!”

    对面着杨少峰这种狠茬子,周兴终于绝望了:“我说!我全说!”

    杨少峰摆手示意吴明将周兴放下,笑道:“早说不就不用受这份苦了?”

    已经彻底死心的周兴也不再想那些有的没的,强忍着手脚的疼痛,颤声道:“好,我说,我全说!

    这登封常平仓和预备仓里的粮食,确实是经过我的手才出去的。

    是我安排人给屈县令送了信,让他把看管常平仓的管仓调开,也是我安排了人手将常平仓的粮食运走。

    因为怕事情败露,我便想了法子,将常平仓的粮食运走之后又打扫干净,留下了几张纸钱,以做出阴兵借粮的假象。

    至于预备仓,自然也是如此,小人使足了钱,这四个看守预备仓的老东西人人有份,就连那些看管预备仓的仆役也得了大笔的银子。”

    杨少峰瞧了四个“老人”一眼,浑然不管这四人已经被吓得屎尿齐流,而是盯着周兴道:“粮食的去向呢?还有,后面的事情又是怎么安排的?”

    周兴道:“粮食自然被小人运到别处发卖了。至于后面的事情,小人原本想着伙同屈县令把事情压下去,若是有御史来查,便从粮铺里拿些粮食出来放粥,若是没有,这事儿自然也就这么过去了。”

    杨少峰呵呵冷笑一声,又接着问道:“那周兴旺和王有财的事情,也是你做的了?”

    周兴点了点头,答道:“不错。

    周兴旺施粥,这登封县的人又有谁愿意来买周记的粮食?既然挡了小人的财路,那小人也说不得要使些手段,烧了他的粮食和院子!

    后来王有财又开始放粥,小人自然也不可能坐视不理,干脆一狠心,也烧了他的粮食和院子!”

    杨少峰道:“唆使王有财之子去抢粮的,也是你?”

    周兴早就心存了死志,自然也没有什么不敢承认的:“都是小人!

    烧了周兴旺和王有财的粮食和院子,这两个老东西求到了小人的头上,想要把他们手里的水田卖给小人,小人一开始还想着压价,又见那两个老东西不识趣,不愿意贱卖了,小人所以干脆不收了,想着这两家若是死绝了,小人自然也就不用花钱,便可白得了这两家的土地。

    所以,暗中派人唆使王有财之子去抢粮,将之活活打死后又派人暗中唆使周秀莲自卖自身,都是小人所为!”

    杨少峰忍不住伸手指着周兴道:周兴旺,周兴,你们两人的名字只有一字之差,行事却如此天差地别,当真该死!继续说!”

    周兴咬了咬牙,说道:“这便是所有事情的经过,所有罪名,小人都认下了,只求上官开恩,放过小人家中的妻儿!”

    杨少峰忽然伸手指着自己的鼻子道:“你看本官像个傻子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