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大明优秀青年 天煌贵胄

第三百章 黄泉路上不寂寞

    周兴摇头道:“上官是天下闻名的六首状元,就连教出来的学生都能在短短大半天的时间就捋清周记五年的账簿,若上官是傻子,这天下间又哪儿还有聪明人?”

    杨少峰赞同的点了点头,然后又反问道:“那你怎么就敢将本官当做傻子?是本官用刑用的轻了?还是本官说的不够明白?”

    周兴答道:“小人已经一五一十的全说了,实在不知道上官还想让小人说些什么!”

    杨少峰道:“不是本官想让你说什么,而是你要交待着什么?

    方才屈可进已经说过了,是奉了上官的命令才调开了常平仓管仓,你一个粮铺的东家,又凭什么被称为上官?这个上官,到底是什么人?跟你又有什么关系?”

    周兴摇了摇头,说道:“有了小人的口供,再抄了小人的家产,便足够上官交差,也足够赈济登封的灾民,上官功劳在手,升官发财指日可待,又何必要再继续趟这浑水?”

    杨少峰冷笑道:“老子不在乎功劳,也不在乎什么升官发财,你只管把你知道的全都说出来!”

    周兴道:“就算我都说出来,上官又能如何?只怕那人的背景通天,你也无可奈何!”

    杨少峰却笑了。

    背景通天?再怎么通天的背景,能有朱瞻基的背景朱老四更为通天?这次惹出来这么大的乱子,就算是背景通着神佛也不行!

    见杨少峰依旧一副要追究到底的架势,周兴也不再劝,说道:“我说!是汝南王!”

    周兴的话音刚刚落下,杨少峰就噌的一声站了起来:“谁?”

    周兴脸上的神色说不出的诡异,狂笑着道:“汝南王!周王之子,也是当今天子的嫡亲侄子,太子的叔伯兄弟,你这个螟蛉还要喊一声王叔!

    告诉你吧,银子大多去了汝南王的府上,去抓他啊,去宰了他啊!哈哈哈!”

    杨少峰阴沉着脸道:“你知道你在说什么?”更新最快 电脑端::/

    周兴怪叫一声,答道:“我当然知道!

    汝南王喜欢的就是银子,而我周兴不过是汝南王府的一条狗,自然要替主人分忧,这些银子虽然经了我的手,可是也没多少是真的落在我手里的。

    这次你能把我挖出来,是你的本事,可是这又能怎么样?去抓汝南王啊,去宰了他啊!哈哈哈,殿下不会看着我有事儿的,你死定了!螟蛉终究不比血亲啊!哈哈哈哈!”

    杨少峰阴沉着脸道:“带下去,严加看管,寻个大夫替他诊治,千万不能让他死了。”

    回到后堂之后,杨少峰一屁股坐在椅子上,揉着额头道:“这回乐子大了。”

    朱瞻基嗯了一声,没有理会杨少峰,反而在屋子里转起了圈子。

    现在的事情正如杨少峰所说的那样儿,乐子大了。

    原本以为只是一起简单的贪腐案,可是查到现在,谁也没想到居然会牵扯到郡王,甚至还有可能牵扯到亲王。

    对于朱瞻基和杨少峰来说,现在最好的选择就是把案子就此终结在已经查出来的这些人身上,赈济完受灾的百姓就算结束,剩下的事情交由朱老四来决定。

    转了半晌之后,朱瞻基才对边城吩咐道:“拿本宫的腰牌去一趟开封,调集开封府的锦衣卫,把本宫的那个好王叔给抓来!”

    杨少峰伸手拦住边城,又让所有人都退出去之后才道:“你想干什么?”

    “自然是宰了他!”

    朱瞻基咬牙切齿的道:“他不干人事儿,就别怪我这个当侄子的不讲情面!”

    杨少峰道:“你想好了?”

    眼看着其他人都退了出去,朱瞻基也就不再隐瞒了:“想好了。代王都被暴毙了,自然也不差一个汝南王。”

    杨少峰顿时被吓了一跳,疑道:“代王?被暴毙?不是说忽然染了急症?”

    代王朱桂是个真正的人渣。

    身为朱重八的第十三子,朱桂娶了徐达的次女徐妙清,跟朱老四既是兄弟,又是连襟,关系之亲密,更甚于其他兄弟。

    就藩大同以后,朱桂丝毫没有一个亲王该有的样子,反而骄横跋扈,纵戮取财,以至于在建文元年曾因罪被废为庶人,朱老四即位之后才恢复王爵。

    然而朱桂从来就没有想过悔改,不仅逾制修了九龙壁,袖子里还总是揣着一柄小锤,在街上瞧谁不顺眼便直接锤杀。

    更过分的是,役使百姓,欺男霸女的事情不光朱桂自己干,他还带着两个儿子一起干,说是大同一害也不为过。

    朱瞻基道:“事到如今,我也不瞒你了。代王暴毙的事情是皇爷爷亲口吩咐,无心亲自安排的,代王染疾暴毙,代王妃殉葬,不过是为了天家颜面才这么说的。

    实际上,代王染的是鹤顶红,代王妃殉的是三尺白绫,而且承袭代王爵位的不是戾世子朱逊煓之子朱仕壥,而是广灵郡王朱逊(火民)。”

    杨少峰眯着眼睛道:“那也不能直接去抓人。

    这事儿一旦捅在了明面上,哪怕是看在周王的面子上,咱们也未必能把他怎么样,更何况,大明律中还有议亲之制。”

    朱瞻基咬牙发狠道:“议亲之制?什么制也不行!总之,他汝南王朱有爋都死定了!”

    杨少峰皱眉道:“那也不能直接抓来宰掉。擅杀郡王的罪名,你提不起,我也担不起,最好的法子就是让他暴毙。”

    朱瞻基嗯了一声,问道:“那你说怎么办?”

    杨少峰斟酌着道:“让吴明去查一查,顺便将周王世子请到登封来。既然事涉周王府,咱们最好还是先看看周王府那边怎么说。”

    朱瞻基点了点头,又接着说道:“粮食的事儿算是解决了,可是这事儿不是一天两天能过去的,百姓还需要安抚,登封的官场也该好好整顿整顿了!”

    杨少峰却摇头道:“百姓自然是需要安抚的。可是单凭汝南郡王和登封县一个知县,怕是闹不起这么大的动静。”

    “你的意思是?”

    朱瞻基迟疑道:“登封县的后面还有人?”

    杨少峰嗯了一声,点头道:“这是必然的事情。想要压下万余百姓受了饥荒的消息,单凭一个登封知县,办不到,哪怕是加上河南府,也未必能做的到。”

    听杨少峰这么一说,朱瞻基顿时反应了过来,继而杀气腾腾的道:“既然汝南郡王都要暴毙了,那也不在乎多上几个!查到底!”

    …… : :

    宣武卫的忽然调动,而且是莫名其妙的从开封府调往河南府的登封,这种事情瞒得过其他人,却瞒不过开封府和河南府的地头蛇。

    包括但不限于开封府知府,河南府知府,还有周王府的周王。

    就在杨少峰大张旗鼓封锁登封的第三天,河南府知府张臻和周王世子朱有炖就一前一后来到了登封县城。

    张臻和朱有炖都不认识杨少峰,但是和登封县知县屈可进一样,两人都认识朱瞻基。

    先是向朱瞻基行了君臣之礼后,朱有炖才开口道:“殿下忽然来河南,怎么不来开封的家里,反而来了登封?可是来少林寺进香么?”

    朱瞻基不阴不阳的顶了一句:“王叔的好意,侄儿心领。来登封,也是另有要事,谈不上什么进香不进香的。”

    朱有炖后面的话顿时就被噎了回去这不是明摆着的废话么!

    宣武卫忽然跨地区调动,还包围了整个登封县,就连自己这个周王世子都是反复盘查之后才能进城,要说没别的事儿,这特么也说不过去啊!

    眼看着朱有炖吃了瘪,河南府知府张臻躬身道:“不知殿下有何要事?朝堂之上并无行文,可是如今宣武卫却围了登封,只怕……”

    “只怕什么?”

    朱瞻基反问一句,冷笑着道:“本宫还没有去找你,你倒是自己来了,如此倒也省了一番功夫。”

    向着吴明使了个眼色,朱瞻基喝道:“拿下!”

    一脸懵逼的张臻直到被吴明带人五花大绑的捆起来之后才反应过来:“殿下!微臣好歹也是河南府知府,如今没有陛下旨意,也没有大理寺和刑部的公文,殿下为何要拿臣?”

    朱瞻基指了指杨少峰,说道:“非是本宫要拿你,而是咱们这位钦差大臣杨癫疯要拿你问罪!”

    眼看着朱瞻基这么痛快就把自己给卖了,杨少峰忍不住翻了个白眼,冷哼一声道:“张知府勿慌,本官奉陛下诏令巡抚登封,手持尚方剑和王命旗牌,三品以下可以先斩后奏,拿了你,不算逾制。”

    张臻叫道:“纵然要拿我,也该叫我知道我所犯何罪!”

    随口对吴明吩咐了一句升堂之后,杨少峰才扭过头来,对张臻道:“张知府放心,本官是个讲究人,江湖上人送外号铁面判官,断不会冤枉一个好人,也绝不会放过一个坏人。

    若张知府是冤枉的,本官自会向你赔礼道歉,且任由张知府弹劾,无论陛下如何处置,本官都不会有半句怨言。

    若张知府不是被冤枉的,那倒也好办,先凌迟,再族诛,再不济就彻底夷族,总之黄泉路上不会让张知府感觉寂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