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大明优秀青年 天煌贵胄

第三百八十八章 大结局

    “我给你个锤子!”

    十几年的时间,足够改变很多事情,不变的大概就只有那些人,还有那些人说出来的屁话。

    一切恍如昨日。

    当杨少峰又在院子里逼逼赖赖的说彩礼时,恰好上门的朱瞻基直接就开始了怼人模式:“天天就知道一两星星二两月,金砖铺地三尺深,你就不知道别的了?”

    “还有,你就不能好好管管你那些学生?”

    一进院子,朱瞻基就自己寻了张椅子坐下,然后长叹一声道:“没一个让人省心的啊。

    沈颢那个混账东西说自己狗丢了,结果伙同叶央那个死太监一起带兵去干掉了人家满者伯夷,我怎么想都想不明白,一条占城总督的狗是怎么漂洋过海丢到人家满者伯夷的?”

    杨少峰也有些傻眼:“他还真用了狗丢了这么个借口?我特么就是在信里随口一说啊混蛋!”

    “呵呵。”

    朱瞻基忍不住嘲讽道:“你以为就他沈颢这点破事儿?

    主政山东的伊逍和主政辽东的白庚为了争夺工部明年道路修建规划的时候谁那里能多修点儿,结果在朝堂上大打出手,完全贯彻了你那套说不过就动手的理念。

    更操蛋的是你那些徒子徒孙们,这些从杨家庄子学堂出去的混蛋把毛病带到了国子监,结果使得国子监里的学生也都染上了这毛病,动不动就大打出手,顺天府都快被气疯了,这一天天的光给这些学生收拾烂摊子都能愁死人。”

    “关我屁事儿。”

    杨少峰不阴不阳的怼了一句:“我就是个从九品的待诏翰林,这些朝堂大事跟我有什么关系?”

    杨少峰的心里确实不怎么爽快

    原以前朱高炽这个死肥仔上位之后该给自己升升官了,结果就是身上多了一个从六品的儒林郎和一个从四品的宣武将军。

    关键是,不管是儒林郎还是宣武将军,这两个都他娘的是散阶虚衔,除了有工资之外剩下的屁用没有,心心念念的冠军侯更是连影子都没有!

    后来好不容易熬到了洪熙十年,比登基时瘦了一些的朱高炽天天喊着当皇帝吃不好也喝不好,干脆就把皇位给了朱瞻基,然后拉着朱高煦和朱高燧赖在杨家庄子跟朱老四作伴,天天被他爹训也不走。

    当时杨少峰的心里还挺高兴朱瞻基那傻缺虽然傻了点儿,但是好歹也是自己的结义兄弟,就算不给自己个异姓王爷,那也得给个国公吧?

    然而就像周迅说的那样儿,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

    朱瞻基不仅没给杨少峰来个异姓王,甚至连个国公啥的都没给杨少峰,最后就给了个正二品的资德大夫和正二品骠骑将军的散阶虚衔。

    也就是说,杨少峰现在也就是手里握着的王命旗牌尚方剑算是有点儿用处,唯一的实职依旧还是当初朱老四给的从九品待诏翰林,连自己的学生都比不过!

    更欺负人的是,自家神兽现在都挂着正三品昭勇将军的虚衔好吗!

    “知道你的年号为什么叫宣德吗?”

    心里不痛快,杨少峰就直接开怼:“因为你宣扬教化不行,在交趾和缅甸又干了太多的缺德事儿,所以本着缺啥补啥的态度,你的年号就叫宣德。”

    朱瞻基道:“要点儿脸,那些破事儿大多都是你干的,你少赖在我头上。

    我知道,祁镇把雪儿给拐走了,你这心里不痛快,但是你养大闺女不容易,我养大闺女就容易了?我闺女不照样被你家的猪给拐跑了?”

    说完之后,朱瞻基又豪气冲天的道:“地图我给你看过了,西域也好,欧罗巴那里也罢,包括蓬莱洲那里,这些地方你随便挑,挑中哪片我给你哪片,都是我闺女的嫁妆,还不要你家彩礼,兄弟我够意思吧?”

    杨少峰翻了个白眼,答道:“我儿子那么帅,那么有才,拐跑你家闺女还不是应有之意。”

    杨少峰舍不得自己的女儿嫁给朱祁镇,但是对于朱瞻基的女儿嫁给自家儿子却是乐见其成:“你说你现在好歹也是大明的皇帝,能不能别三天两头的就跑来我家蹭饭?”

    一想到朱瞻基总跑来自己家蹭饭,还没给自己足够的待遇,杨少峰的心里就不爽:“还有,你能不能好好管管你儿子,成婚前能不能别三天两头的就往我家跑?彩礼准备好了吗?”

    “要不然咱们去皇家学院转一圈?”

    朱瞻基眼珠子一转,就岔开了话题:“听说他们今天要试验铁路,估计工部很快就要开始规划铁路的修建了。”

    ……

    当朱瞻基和杨少峰赶到皇家学院的时候,已经老到快要走不动路的朱老四和已经瘦了不知道多少的朱高炽以及朱高煦、朱高燧三兄弟已经早早的就到了皇家学院。

    “当初我说什么来着?”

    朱老四颤颤巍巍的站在傻大黑粗的车头旁边,摸着黑黝黝的车身道:“当初我就说这东西会是国之重器,如今怎么样,应验了吧?”

    头发都白尽了的朱高炽在旁边附合到:“对,您老人家说什么都对,这玩意儿就是国之重器。”

    朱老四咧开嘴笑了笑,又在朱瞻基和杨少峰的掺扶下登上了特制的车厢里。

    “电灯啊。”

    望着忽然亮起来的灯光,哪怕灯光显得昏黄了一些,朱老四依旧笑得合不拢嘴:“想不到火车上也装了这东西。”

    “您老人家想不到的事情还多着哪。”

    杨少峰道:“按照规划,等到宣德十年的时候,大明就要依托原本的四纵四横道路修建好四纵四横的铁路,等到宣德二十年的时候,争取让大明一千三百八十八县都通上电。”

    “好!好!瞻基做的不错。”

    朱老四刚刚夸奖完朱瞻基,却见朱高炽和朱高煦、朱高燧三兄弟拿出了神仙醉,朱老四的脸色顿时变得难看无比,颤颤巍巍的从椅子上站起来之后就慢慢到了三兄弟面前,然后一耳光抽向了朱高炽:“还喝!老子都不喝了,你还敢喝!”

    根本不敢惹朱老四生气的朱高炽似乎还是小时候挨揍的小胖墩,挨了一巴掌之后也只是捂着脸道:“您消消气,消消气,啊。这里面就不是酒,是掺了酒的水。”

    朱老四却气咻咻的骂道:“这大明一天一个变化,你他娘的不争取多活几年好好看看,你这是打算趁早喝死自己,好死在老子前头还是怎么着?气死爹了!”

    一看杨少峰在旁边低着脑袋暗笑,朱老四顿时又把怒火撒到了杨少峰的身上:“还笑!混账东西,都是老大不小的人了,怎么就管不住自己的嘴!”

    伸手一指杨少峰和朱瞻基,又指了指朱高煦和朱高燧,朱老四接着骂道:“你们四个也不是什么好东西!朕养的几头羊,前两天少了一头,哪儿去了?谁给朕一个交待?”

    杨少峰和朱瞻基顿时就傻眼了。

    朱老四养了几十头羊是没错,可是谁能想到,他居然还记得自己养了多少只羊啊!

    现在这老头子要自己给个交待,难道自己还能把肚子划开给他交待?

    跟在杨少峰身后的杨睿赶忙站出来背锅:“太爷爷消消气,那头羊是被孙儿和兄长逮去烤了,跟我爹他们没关系。”

    然后朱瞻基和杨少峰就见识到了什么叫做变脸。

    “你们两个小东西,下次想吃就直接跟太爷爷说,用不着偷偷摸摸的。”

    笑的胡子都撅了起来,朱老四又接着说道:“太爷爷家里还有养的鹅呢,等这次从金陵回来了,就让你爹用铁锅炖了,再加上你三爷爷从蓬莱带回来的那个什么土豆。”

    ……

    “我快要无聊死了。”

    杨少峰坐在朱瞻基的对面,忍不住哀嚎一声道:“我这辈子就想折腾,可是我还没什么感觉呢,就发现已经没什么好折腾的了。”

    朱瞻基剥了颗花生送进嘴里,嚼了好一会儿后才道:“是啊,没折腾够,真怀念被皇爷爷派人捆在宫门口的日子。”

    “对,那时候整个大明就靠咱们两个丢人了。”

    杨少峰不满的翻了个白眼,说道:“还记得那时候夏老抠和英国公他们路过宫门口指指点点的模样,却不想现在再也见不到了。”

    “哎。”

    倒了杯酒,一饮而尽之后,杨少峰又接着说道:“皇爷爷和义父都走了这么多年,咱们两个也活成了大明鼎鼎有名的恶人。”

    “恶人是你,不是我。”

    朱瞻基本能的开始纠正杨少峰的说法:“前两天的报纸你没看吗,还夸我来着。”

    杨少峰嗯了一声道:“所以我让人把那家报社给砸了。他娘的,现在这些文人真是一点儿底限都没有了,居然说我在交趾和缅甸筑京观是屠夫所为,那我就让他们好好见识一下什么叫做屠夫。”

    “一些跳梁小丑罢了,翻不了天。”

    朱瞻基道:“他们傻,朝堂诸公又不傻,早晚会有跟他们清算的那一天。”

    杨少峰却沉默了下来。

    清算的那一天?

    怎么清算?

    “是啊,早晚会有那么一天。”

    杨少峰最终还是长叹一声道:“早晚都要跟他们清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