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召唤之绝世帝王 笔书千秋

第一千二百二十九章 上策伐谋!

    洛尘的眼中带着一丝淡笑,玩味的道:“诸葛爱卿,你便说说。”

    诸葛亮眼中也是带着一丝淡笑,轻声道:“回禀陛下,我大夏早在三年之前便已经实行户口制度,凡是我大夏子民,皆需要到官府报备,进行实名认证,敢问户部张大人,如今年我大夏共有子民几何?”

    “诸葛大人,我大夏境内,登记在册的共有三百三十余万户,共计人口一千三百余万人!”

    诸葛亮笑吟吟的道:“张大人可能追查到登记在册的任何一人?”

    “自然!”张昭的脸上露出一丝傲然,轻声道:“三年时间,我们户部已经将具备户口的人员全部登记在册,其姓名,年龄,籍贯等等已经全部登记在册!”

    “只要诸葛大人想要找到某人,只要他不是意外身死或者是出现意外,我户部可在三日之内找到其行踪!”

    “哈哈!”

    洛尘大笑一声道:“不错,这便是朕极力推行户口登记的原因!”

    看到洛尘脸上的笑意,一众朝臣也是纷纷反应过来,原来此事陛下早有布局。

    “陛下圣明!”

    苏洵拱手顺带拍了一个马屁,随后看向诸葛亮:“诸葛大人,若是遇到家中独子,父母老迈该当如何供养?”

    “难不成让其抛弃父母前往参军不成,若是战死沙场又该如何?”

    诸葛亮眉头微皱,随后脸上挂着一丝淡然:“若是家中独子,其父母深有顽疾,则将其托至养老院供养,待其退役之后,可自行选择是否将其父接入家中。”

    “养老院?”

    苏洵和江尚对视一眼,眼中尽是惊讶之色,许久之后,微微颔首,脸上多了一丝佩服!

    “若是家中有两子,且同年同月同日生,又该如何?”

    诸葛亮淡笑道:“一人年满十八前往,而陛下可出台政令,若是家中有两子,同年而生,一人年满十八前往服兵役,而另一人可在其兄(弟)退役之后前往服兵役!”

    看着苏洵提出来的难题,被诸葛亮一一解决,一众朝臣脸上皆是露出一丝敬佩之色,苏洵也是一脸的折服,看着高坐上的那位,眼中尽是佩服之意!

    陛下所作的一切似乎都是为了此事而布局一般医院,敬老院,皆是为此次改革而生。

    洛尘淡笑道:“既然苏相提出来的问题都被解决了,不知诸位还有何问题?”

    “陛下,方才苏相也说,若是实行义务兵制,我大夏军力很有可能青黄不接,该当如何?”

    洛尘淡淡的瞥了徐昌一眼,“你以为该当如何?”

    “这……”

    徐昌似乎也是被难住了,洛尘脸上带着一丝愠怒:“遇事不决先问朕如何如何,若是什么事情都要朕亲自解决,要你们何用?”

    三年时间,洛尘的威严也是与日俱增,可谓是积威已久,纵使是朝中的一些老臣对其也是畏惧不已!

    徐昌缩了缩脖子,诸葛亮站出来解围,“陛下,我大夏如今兵甲五十万余,就算是实行义务征兵制也并非是全部循环,其中精锐定然是要留在军中的!”

    “不错!”洛尘也是缓缓站起身来,笑吟吟的道:“孔明说的不错,义务兵制度还有诸多问题丞待解决,兵部回去之后拿出一个具体的章程,若是遇事不决,可问三位丞相,后交由三省审议执行!”

    “臣,遵旨!”

    “嗯!”洛尘点了点头,轻声道:“这第三件事,也是最重要的一件事!”

    “朕希望听听诸位对当今局势的见解!”

    洛尘的话音一落,诸葛亮的眼中闪过一丝精光,瞬间就明白了其中意味。

    “陛下说的是西境战场?”

    “不错!”

    洛尘微微颔首,眸子之中露出一丝少有的凝重,轻声道:“如今中原的局势愈加的复杂,我希望听听诸位对未来几年的一个预测!”

    “如今大秦已经非往日之雄师,我大夏也非往日之羔羊,我们的十万水军联合北苍的三十万铁骑已经攻入大秦的腹地!”

    “大秦的主力大军也是被我们围困在天荡山之中,所以,诸位爱卿以为,我大夏下一步战略该当如何?”

    苏洵和江尚也是陷入了久久的沉思,似乎是在斟酌用词!

    “陛下,臣以为,我大夏应当趁此时机,尽可能的攻掠大秦!”

    出乎意料的是,第一个开口的竟然是江尚,而且从他的口中还说出这般激进的策略!

    众所周知,苏洵擅谋,江尚理政,两人堪称朝中的两根国柱,而关于谋略上的事情,江尚一般都是持保留意见,没想到这次竟然率先站出来。

    “哦?”

    “说说原因。”

    洛尘的话音一落,江尚沉声道:“陛下,如今我大夏在东域已经毫无敌手可言!”

    “北苍,大周,皆是我们的盟友,且大周对我们并没有构成太大的威胁,而北苍短时间之内也不会和我大夏交恶!”

    “所以,如今乃至未来几年,大秦将士我大夏唯一的威胁,如今乃是一个千载难逢之机遇!”

    “若是能够借此时机,尽可能的削弱大秦的兵力,我大夏便能彻底的站稳脚跟,再无外部威胁!”

    江尚说的有理有据,苏洵也是连连点头,张昭却是站了出来,苦着脸道:“陛下,诸位大人,如今这一战已经打了近四个月!”

    “马上入冬了,而国库损耗也是十分巨大,虽然我们极大的程度上削弱了大秦的国力,却是并未获得什么实质性的好处,歼敌十余万,若是算是大周的二十万秦军!”

    “已经歼敌三十余万,然而我大夏却是未曾夺得一城一地,也未曾收获一钱一粮,倒是北苍,一路之上攻城略地,拿下城池无数!”

    “而今,虽然我大夏日渐富裕,纵使国库充盈也是经不起这般消耗啊!”

    张昭的话音一落,众臣皆是沉默了,这确实是点明了关键。

    所谓上策伐谋,中策伐交,下策伐兵,而今大夏连续交战,不管是钱粮损耗还是战死之将,皆是一个巨大的损失,却是并未获得什么实质性的好处!

    ……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