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召唤之绝世帝王 笔书千秋

第一千三百零九章 十室九空,满城遗孀!

    秦帝的脸上也是露出一丝苦笑之色,沉声道:“如今,大夏来势汹汹,短短的三五年时间,国力何止是翻了一倍!”

    “纵使是我大秦与之对抗,也没有必胜的胜算!”

    李向天沉默了许久,轻声道:“苏先生有几成把握?”

    “不知!”

    “依臣之见……”李向天的话语顿了一下,凝声开口道:“我大秦此刻是四面皆敌!”

    “如今,大夏兵锋直指我大秦明白,大周,北苍,与之结盟,而西楚虽然和我们结盟,却始终视我大秦如虎狼,这么多年来,若不是我们牵制,他们早就拿下了景国!”

    “你的意思是……”秦帝的眸子之中闪过一丝凝然:“西楚也有可能与我大秦为敌?”

    “陛下!”李向天的眸子之中带着一丝凝然,沉声道:“我大秦位居中央,且国土广袤,天下诸国皆是视我如虎狼,如今,若是他们一但达成协议,我大秦危矣!”

    “若是我大秦覆灭,难不成他西楚能够独存不成?”

    “非也!”

    李向天凝声道:“若是西楚趁这个时机,一句灭景国,稳固中原西部之后,没有了景国的牵制,未必不会与我们背水一战!”

    秦帝的眸子中带着一丝凝然:“这么说来,我大秦如今是与天下人为敌?”

    李向天的眸子之中带着一丝凝然:“陛下,臣有一招险棋,若是能成,我大秦未必不能放手一搏!”

    “说!”

    李向天沉声道:“退取西方,吞没西楚!”

    “嗯?”

    秦帝的眸子之中闪过一丝凝然:“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

    李向天微微颔首:“陛下,如今我大秦尚有二十万精锐驻守西天,加之我国内主力,若是两面夹击,争夺西楚,有几成胜算!”

    “若是无他国干扰的话,西楚必灭!”

    “若是在加上景国为我所用呢?”

    “一个月之内,拿下西楚!”

    李向天的脸上露出一丝笑意,轻声道:“陛下,苏先生的建议是放弃关外,而在下的建议是,东境且战且退,为西境争取时间,我们若是不断将战线拉长,三个月之内,就算是大夏三国联军,也断无可能完胜我大夏!”

    “而我大秦,却是有把握在三个月之内攻伐西楚,一但西楚被我所灭,届时,我大秦完全可以东西纵横,西有西天门镇守,东,直面秦苍,可战可退,我们便不会这般被动,还能除去一心腹大患!”

    “最重要的是,一但战线拉长,大夏的供给便会跟不上!”

    秦帝听完李向天的计划之后,也是被他的胆子给惊住了,这简直是在用一朝国祚去赌啊!

    “此事,朕需要从长计议!”

    ……

    长安城。

    “又有捷报传来了,看来此番我大夏的战事颇为顺利啊~!”

    “哈哈哈,我大夏数十万儿郎倾巢而出,定能战无不胜,大秦,不过是日暮西山罢了!”

    洛尘的脸上带着一丝淡笑听着下方的窃窃私语之声,看向身侧的李儒,轻声道:“你上去问问他们家中可有人参军入伍?”

    “是!”

    李儒含笑走上前,看向说话的汉子,脸上尽是笑意:“这位兄台,敢问你家中可有人参军入伍?”

    那人面色一怔,眸子之中闪过一丝沉色,嘴角却是露出一丝苦笑,缓缓举起袖口!

    “嗯?”

    那汉子脸上露出一丝笑意,轻声道:“这只手丢在了东莱的战场上!”

    “家兄五年前,战死在南境!”

    李儒顿时面色一怔,眸子之中露出一丝敬意,微微拱手:“是在下失礼了!”

    “呵呵!”那汉子脸上露出一丝欣慰的笑意:“这算什么,在这馆子里坐着的,哪个家里还没有三五个上过战场的汉子?”

    说着,指向一个白发苍苍的汉子,轻声道:“那个,吴老汉,三个儿子都死在了南境战场上!”

    “还有王老二,家里唯一一个独苗,如今也远征大秦去了!”

    “诺……那个,刚从军中退了下来,胸口挨了三刀,好在捡回了一条命!”

    李儒闻言,却是为之动容,洛尘面露深思之色,缓缓起身,走向那汉子,微微拱手:“这位兄台,敢问一句,你可知这附近有多少战死的汉子,家中只剩下遗孀?”

    “嗯?”那汉子愣了一下:“你问这个干什么?”

    洛尘笑了笑:“是这样的,在下家中颇有资产,听闻长安城之中烈士遗孀生活较为困难,便想赠予他们一些钱粮!”

    “原来如此,没想到足下竟然如此深明大义!”

    “只是……”那汉子却是迟疑了一下,轻叹道:“长安城的遗孀,何其多啊!!”

    “单单是青龙街的翠云巷子,百十户人家,十室九空,家中妇人不但要瞻仰老人,还有孩子与田地,何其难也!”

    “你若是想要一一赠予……怕是要散尽家资啊!”

    洛尘眉头微皱:“朝廷的抚恤应该不低吧?”

    “是不低!”一个老汉笑吟吟的道:“若是家中无老幼还好,足以应付开支,甚至,足以生活不错,只是,大多数家中战死者,三五人,留下一应老小,朝廷的抚恤乃是一次性,再多也会损耗一空啊!”

    “最重要的是,不少妇人皆是受不了失去丈夫的打击,一蹶不振,更有甚者,直接殉情!”

    “李儒!”

    “在!”

    洛尘当即开口:“你去户部,将这两年战死的将士资料给我拿来一份!”

    “是!”

    “老丈,凡请您带我去这翠云巷子之中转上一转!”

    “这……”

    那老丈看向李儒,又看了看洛尘,一脸木讷的点了点头,看向洛尘的目光之中,带着一丝敬畏之色。

    “是!”

    “还是我带公子走一遭吧!”

    洛尘微微颔首

    “在下先行谢过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