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这号有毒 幼儿园一把手

156、【鹧鸪天里的剑诀】

    房间内,路浔再次打量了一下在自己周身环绕的墨盾,在心中道:“这或许便是传说中的五彩斑斓黑吧。”

    对于墨盾的防御程度与所消耗的蓝量,路浔稍稍的研究了一下,感觉的确适合自己。

    对于别人来说,这耗蓝肯定是吃不消的,但对路浔来说,只要这墨盾够硬就行,费不费蓝根本无所谓。

    以他的灵力总量,别说一个盾了,再多套几个都吃的消!

    俄罗斯套娃型护盾,小意思啦!

    研究完这些后,路浔思索了一下,还是准备去咨询一下先生,问问他这盾突然变成了黑色,会不会有什么问题。

    来到小书斋外,先生居然还在迎着寒风喝着热茶。

    北风呼啸,吹起先生的白衫,但他的头发却没有被吹乱,看来还特意用了灵力稳固发型,防止这大风吹起黑发,然后糊他一脸。

    “秀啊!”路浔在心中评价了一句。

    他在木桌旁站着,对先生道:“先生,弟子刚刚修行了一下【粉墨】,好像……出了点问题。”

    “喔?你说说看。”先生饮着诸葛来福泡的热茶,头也不回得到。

    “弟子还是运转给先生看吧。”路浔说完,就开启了墨盾。

    一条条墨色的气流在他身体周边盘旋着,有着浓郁的水墨气息。

    他一边运转墨盾,一边道:“不知为何,弟子的【粉墨】是墨色的,不似术法内记载的那般,夹杂粉色。”

    先生看了一眼,然后眉头猛得一皱!

    “怎会如此好看,居然还有着一丝水墨意境!”

    先生感觉手中的好茶突然不香了。

    猫南北与诸葛来福同样在打量着路浔的墨盾,小萝莉还“哇”了一声,大声道:“小师弟,你这护体气流好好看啊!”

    先生的嘴角微微抽搐了一下。

    “小五啊。”先生轻声道。

    “嗯,弟子听着,先生请讲。”路浔站在一旁,收起了墨盾。

    “你不是说要下山历练吗?早做准备吧。”先生放下茶杯道。

    “呃。”路浔愣了愣,问道:“那弟子这【粉墨】……”

    “没什么问题,只是因为你的气海比较特殊而已。”先生挥了挥手,茶也不喝了,直接进屋去了。

    路浔看着先生远去的背影,在心中道:“原来与无名功法也没关系啊,我还以为是因为我五行兼修,最终几种颜色混成了五彩斑斓黑,原来是因为我那黑色的气海。”

    黑色的衣袍,黑色的剑鞘,黑色的气海,黑色的护盾……还有黑色的心肠。

    只是路浔依旧想不明白,我的气海为何如此特殊?

    屋子内,先生站于床榻前,默默的运转了由他所创的【粉墨】。

    先生周身所产生的气流护盾与寻常的修行者也有所不同。

    其余修行者的护盾是以粉色为主色调,然后再夹杂着五行中的某一种象征颜色。

    而先生的【粉墨】才是真正的粉墨,是粉色与黑色混杂,两色在周身萦绕。

    只是他这黑色气流与路浔的又有不少差别,少了那么点水墨感,虽然叫做【粉墨】,却说不上是墨色,而是那种亮黑色。

    没路浔的好看,也没路浔的高级。

    先生气得一挥衣袖,把两色混杂的气流护盾给收了。

    ……

    ……

    路浔在咨询完先生后,便回到屋内,又花了10000点经验值,把【粉墨】给升到了2级。

    “感觉我这技能都不该叫【粉墨】了,和粉一点关系都没有,只剩下了【水墨】。”路浔喃喃自语。

    将周身环绕的水墨气流给收了之后,路浔便盘膝坐在床上,开始了每日的无名功法修炼。

    享受了一波熟悉的疼痛感后,路浔感觉人很精神,开始规划起了自己下山后所要做的事。

    第一件事,就是要去把帝皇公会触发的那个隐藏任务给抢先做了,在公测时给他们一个大大的惊喜!

    给你们变个魔术,你们触发的隐藏任务没了哟!

    这个任务的任务奖励表面上是一件上品黄装,实际上是一把神秘钥匙,路浔对它是志在必得的。

    “明日起床后倒是要问一下小蝉儿,看她是想呆在山上呢,还是随我一同下山。”路浔在心中想着。

    一夜好梦,在太阳初升时,路浔便起了个大早。

    林蝉在屋子外候着了,路浔在厨房做一日三餐的时候,她都会在一旁打打下手。

    冬日的暖阳洒在哑巴少女的身上,她与刚上山时已有了明显的变化。

    气色已经与常人没什么两样了,身子也变得曲线玲珑了些。她发育的比较迟,还在长身体的阶段,但已给了路浔一种我家少女初长成的感觉。

    丑小鸭在慢慢的变成白天鹅,这给了路浔极大的养成快感。

    他走到林蝉身前,把手放在她的小脑袋上比划了一下,笑着道:“好像又长高了一点。”

    林蝉的小脸正对着路浔的胸膛,能隐约感受到师父身上的气息,有些害羞,但还是喜悦的点了点头。

    少女总归是渴望长大的。

    “早餐想吃什么?”路浔问道。

    林蝉摇了摇头,示意自己吃什么都可以。

    “那就吃面吧,煮点阳春面吧。”路浔一边走向厨房一边道。

    在煮面的过程中,路浔对林蝉道:“小蝉儿,为师准备下山走走,你是想留在山上修行呢,还是随我一同下山?”

    林蝉抬头看了路浔一眼,然后没有任何的犹豫,本想伸出小手指一指路浔,示意自己是想跟着师父,但又觉得徒弟拿手指着师父有点没规矩,便转而用自己的小手轻轻的拉了拉师父的黑袍。

    “想随我下山?”路浔一边撒着葱花一边道。

    林蝉点了点头。

    虽然后山的先生与师伯们对她都很好,但她还是想跟着师父的。她就是有点担心,不知道自己会不会给师父添什么麻烦。

    路浔扭头看了她一眼,笑道:“那行,那小跟屁虫就随我一起下山去吧。”

    林蝉见师父似乎很愿意带上自己,有些开心地垫了垫脚尖。

    面条已经煮好,路浔让林蝉去把大家一起叫到竹林里用餐。

    在吃面的过程中,路浔告诉了先生与师兄师姐们,自己准备在三日后下山,林蝉也跟着他一同下山历练。

    先生慢悠悠的吃着面条,一碗阳春面被他吃出了山珍海味般的格调。

    他看了看林蝉,对路浔道:“小蝉儿也快迈入初境了,你这做师父的可给她准备好后续的功法了?”

    “全由先生做主。”路浔笑嘻嘻的把皮球丢给了先生。

    先生倒被气乐了,拎起筷子想要敲一下路浔,但一想到自己看着他的那张脸,很可能会用力过猛,要是把他脑袋给敲炸了,那就不好办咯,便收回了手中的筷子。

    他已把阳春面给吃完了,放下手中的碗筷,道:“小蝉儿,我等会传你套合适的功法,但你要记住,在迈入初境前,切忌不可尝试修炼。”

    林蝉乖乖点头,然后起身朝先生行礼。

    路浔也把面给吃完了,一脸满足的靠在粗壮的竹子上,得了便宜还卖乖,道:“先生,小蝉儿到了初境,是不是也该学点适合她的剑法了?我这五行剑阵对她也不合适……”

    先生见路浔得寸进尺,倒也没发火,对着林蝉开口道:“那把鹧鸪天自带剑诀,等你到了初境,便可自行参悟了。”

    说完这些,他叮嘱道:“只是这剑法过于霸道,不到万不得已,不要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