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这号有毒 幼儿园一把手

157、【猫南北的宝贝】(求月票)

    “原来那把气若游丝的断剑还自带技能书的吗?”

    听着先生的话,路浔略感惊讶。

    按理说吧,法宝的等级达到蓝级,便会有特殊技,像路浔的剑鞘直接就有两个特殊技:【封剑】与【蓄气】。

    特殊技本质上是来自于器灵,是由器灵的能力衍生出来的产物。

    像剑鞘就是因为器灵擅长把剑给吸住,吸得很紧实,便有了【封剑】。擅长滋补剑气,非常润,便有了【蓄气】。

    林蝉的这把鹧鸪天或许本来也是有特殊技的,或许还不止一个,但是,剑断了,剑灵又病怏怏的,要么就是特殊技消散了,要么就是以这剑灵如今的状态,八成是使不出来。

    所以,虽然鹧鸪天如今还有着上品蓝武的水准,但暂时是不具备特殊技的。

    不过剑中藏着剑诀,好似也不是什么新鲜套路,路浔曾在无数武侠中看到过类似的内容,没想到鹧鸪天里也暗藏玄机。

    鹧鸪天是先生故人的遗物,而且从【引路人】给予的任务奖励来看,这把剑至少在曾经肯定是猛得一匹!

    剑内的剑诀,应该是高档货,级别绝对不会低!

    “话说……自家徒弟的剑法,我跟着一起练一下,应该也没啥问题吧?”路浔在心中想着。

    “小蝉儿为人单纯,又刚修炼没多久,又不像我一样有外挂。我倒也不是贪她的技能,就是想帮她探探路,省的把路走歪咯。”路浔这样一想,就觉得合情合理了。

    一切都是为了她好。

    哇,浓浓的师徒情都要溢出来了!

    只是听先生这话,这剑诀好像有点儿问题啊,而且还是大问题。

    路浔刚想开口问问,结果却是猫南北抢了先。

    她放下小手中的大碗,问道:“霸道?能有多霸道?先生,这剑诀比我的双刀还要霸道吗?”

    一直觉得自己是一只“猛虎”的小猫咪听不得霸道这词。

    先生笑了笑,伸手想要揉一揉猫南北的猫耳朵,猫南北直接躲开了。

    一百多岁了,不爱被揉了,她甚至怀疑自己之所以长不高,就是因为前些年先生老爱揉她的头!

    见猫南北躲开了,先生倒也不在意,道:“你看这把剑,都把自己给弄断了,你说这该有多霸道?”

    路浔闻言,嘴角微微抽搐了一下。

    这么一听,好像是挺霸道的……

    但他转念一想,自己是无剑者,也没剑可以断啊。

    先生似乎是看出了路浔的小心思,道:“你就不要多想了,你手中没有剑,就要由剑心与身体来承载反噬,一不小心就会死。”

    路浔的嘴角抽搐得更加厉害了。

    尼玛,这啥剑诀啊,七伤拳吗?伤敌一千自损八百?

    听这话的意思,因为我人即是剑,所以要断的话就是断我自己?

    惹不起惹不起。

    “诶!不对啊!我还有两次复活机会的啊!”路浔突然想到了这一点。

    万不得已的时候来一次爆体,好像也没啥问题,反正都是绝境了,靠自爆逆风翻盘,很合理啊!

    先生转身,对林蝉道:“三次。”

    他伸出自己四根手指,然后把自己不怎么听话的兰花指给掰了下来,道:“鹧鸪天如今的状态,只能替你承担三次的反噬。”

    “使用三次后,鹧鸪天就会彻底沦为废剑。”先生继续道:“不过用养剑术慢慢温养,倒也是个法子,这些年能不用就不要用,等它恢复一些后,便能好些了。”

    林蝉闻言,一脸郑重的点了点头。

    路浔反倒是在心中思考着,以后若是有机会的话,要想法子把鹧鸪天给恢复一下。

    靠养剑术的日积月累,鬼知道要养到何年何月。

    虽然任务奖励的蓝级修复符对鹧鸪天无效,但如果是紫级的呢?

    就算紫级的也没用吧,万一哪天能搞到一张橙级的呢?

    未来的一切都不好说,多多留意就是了。

    至于把这么珍贵的东西用在林蝉身上,会不会心疼……

    当然不会,这可是宝贝徒弟,老子乐意!

    路浔看着先生,开口道:“先生,既然这剑诀平日里无法使用,那小蝉儿平时御敌的时候岂不是没什么手段?”

    潜台词就是一门剑诀不够,您老赶紧再传她一门平时用的。

    最好还是那种我能跟着学的,嘿嘿嘿!

    先生有些气恼,真想拿起筷子把路浔的脑袋给敲炸,开口道:“先把你的上古水行剑阵传给小蝉儿,等你们这次历练结束,回山后我再教你们。”

    “修行路上,切忌不可好高骛远!”先生正色道。

    先生不知是想到了什么,又补充道:“至少小蝉儿不行。”

    “是。”路浔乖乖点头:“弟子受教了。”

    他还是懂得拿捏分寸的。

    话说回来,上古五行大阵是紫级,单一拆分出来的水行大阵也有蓝级,平日里倒也完全够小蝉儿用了。

    大家都已把路浔煮的阳春面给吃完了,三师兄诸葛来福笑呵呵得道:“小师弟,下山前记得来找我一趟,我给你准备点东西。”

    坐在石块上的二师姐也结结巴巴地道:“也……也来一趟竹……竹林。”

    看来二师姐也是要给路浔点东西。

    猫南北看了看二师姐,又看了看三师兄,一时之间不知道该咋搞。

    你们咋都有东西要给小师弟呢!这让我这个四师姐很难做啊!

    二师姐实力高强,强得离谱。

    三师兄家底丰厚,富到流油。

    他们准备的东西,肯定不差。

    而我,猫南北,除了可爱之外,一无所有。

    难道让小师弟在下山前摸摸我的头?

    摸摸小猫头,万事不用愁嘛!

    等等!作为师姐,怎么能出卖身体呢!成何体统!

    猫南北的大眼睛滴溜溜的转了转,心里突然有了主意。

    她站起身来,挺起自己板上钉钉的小胸脯,特别自信地道:“小师弟,你下山前也记得来找我,我也给你准备了宝贝,超级好的那种!”

    说完,她似乎觉得一个“超级好”不足以形容,便还补充道:“超级超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