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这号有毒 幼儿园一把手

354、【鹧鸪天进阶】

    翌日,林蝉在醒来后,真的如路浔吩咐的那样,一大清早就守在他房门口,找他要生辰寿礼。

    她虽然是个小哑巴,但内心聪慧,她很清楚,对于真诚送礼的人来说,收礼的人越是表现出急切与渴望,送礼的人会越开心。

    更何况她是真的想要师父的礼物,昨晚修炼结束后,在入睡前,她都期待地翻来覆去睡不着觉。

    路浔一推开自己的房门,就看到了门外站着的小蝉儿。

    她虽然按照路浔所说的那样,第一时间就跑来要礼物了,但她毕竟是个害羞内敛的少女,实在做不到主动伸手讨要。

    林蝉低着头,一双小耳朵微微泛红,路浔看了看,忍不住抬手轻轻地捏了一下她的耳垂。

    “还真有点烫。”他在心中道。

    路浔觉得有些有趣,便忍不住抬起另一只手,把林蝉的另一只耳朵也给轻轻地捏了一下。

    被他这么一碰,小蝉儿两只耳朵上的红晕越发浓郁了,要是在动漫里,都该冒热气了。

    “生辰快乐,小蝉儿。”路浔笑着道:“随为师来屋外吧,这礼物太厉害了,师父我要当众送你,好好出一波风头。”

    林蝉闻言,低着头微微一笑。

    其实她无所谓师父送她什么的,她真正沉溺其中的,是路浔对她的那份不加掩饰的偏爱。

    说真的,路浔之所以要当众送出【剑之传承】,倒也不是想装逼啦。好吧,也有一点点想,但这充其量也只是一个小原因。

    最大的原因是,这所谓的【剑之传承】,便是某把剑的剑灵残留能量。

    鬼知道那个小木盒子一打开来,这股能量会不会立马有所损耗?

    毕竟在界碑内部的时候,嘀嗒还能施展禁制将它封印住,如今把它带出来后,路浔也怕产生什么意外。

    可如若有先生在一旁照看,那就无需担心什么了。

    若是连先生都搞不定的话,那么谁来都一样。

    ……

    ……

    像往常一样,后山众人齐聚竹林,共进早餐。

    饭后,路浔便打开了储物戒指,取出了小木盒,然后郑重地交到了林蝉的手中。

    林蝉双手接过木盒,在指尖触碰到它时,抬头惊讶地看了路浔一眼。

    她明显是感知到了什么。

    “不愧是天生剑胎,隔着禁制都能感受到木盒内的剑灵气息。”路浔在心中道。

    先生看了木盒一眼,然后微微皱眉,口中轻咦了一声。

    他问道:“小五,这东西你从哪里得来的?”

    路浔回答道:“是弟子在西洲界碑内获得的【剑之传承】。”

    很明显,先生一眼就看出了盒子里究竟装着什么。

    他啧啧称奇道:“剑山那小子的确在某些方面有其独到之处,竟将剑灵残存之物给封存着。这等手段,我倒还是第一次见。”

    路浔闻言后,在心中道:“小子?先生是称呼剑山的开派祖师为小子?”

    先生没有继续在方面聊下去,而是转而对林蝉道:“小蝉儿,把你的【鹧鸪天】取出来。”

    林蝉闻言,乖巧地点了点头,从储物戒指内取出了断剑。

    【鹧鸪天】自从被林蝉从藏山上取下后,便一直在用【养剑术】温养着。成效看起来并不大,给人的感觉就像是在给它续命,但却无法让它痊愈。

    【鹧鸪天】的剑灵虽然有了轻微的好转,但也有限。品阶也始终维持在蓝级上品,并没有得到提高。

    要知道,如今的路浔,都已经将体魄锤炼至上品灵剑的程度了,等于是和当下的【鹧鸪天】达到了同一级别。

    “小五,将木盒打开。”先生看了一眼【鹧鸪天】后,吩咐道。

    路浔点了点头,拉起自己的衣袖,露出了手腕上的青蓝色印记。

    这道印记,便是滴哒给他留下的“钥匙”。

    路浔用灵力稍作催动,这道青蓝色的印记便化为了一道流光。

    这道光芒很快就被木盒子给吸收掉了,然后“啪嗒”一声,木盒自动开启。

    众人好奇的往木盒内看了一眼,看到了一道小小的银白色的气旋。

    它就像是个银色的小漩涡,带着些微的星空感。

    “这便是先生口中的剑灵残留之物吗?好漂亮啊!”颜控晚期的季梨率先在心中发出了感叹。

    林蝉看着它,也觉得它很是美丽,而且看着就十分珍贵。

    “师父又把最好的东西留给了我……”林蝉内心情绪略微有些复杂。

    而她手中的【鹧鸪天】,却很难得的有了些变化。

    这把断剑在初遇林蝉时,于藏山之上发出过阵阵虚弱的剑鸣声。

    声响虽然微弱,但其中那股强烈的不甘,让林蝉感受极深。

    她不知道这把断剑的剑灵究竟在不甘着什么,但她能感受到其中的倔强,以及对生的渴望!

    它不想就此消亡!

    而自从林蝉把它带下山后,就再也没有听到过它的剑鸣声了,它太虚弱了,似乎发出点声响都费力。

    但在此刻,它的剑鸣声却响了起来!

    渴望!它对木盒子里的东西透露出了无限的渴望!

    这把先生口中的“故人之剑”,迫切的想要得到木盒子内的银色气旋!

    路浔看着【鹧鸪天】,总感觉这架势是那般的眼熟,像极了想要吞珠子与吞剑气时的剑鞘……

    只不过二者的渴望,似乎并不是同一种类型的……

    “闭眼,静心,用【养剑术】进行引导。”先生吩咐道。

    林蝉立马照做,盘膝坐下后,她的双手放在双腿上,而断剑则被托举在掌心内。

    先生一挥衣袖,那木盒子内的银色气旋便飞了出来,然后以一种不快不慢的速度,旋转了起来。

    它在慢慢的扩大,确切地说,也有点像是在稀释。

    它越来越淡,越来越淡。从鹅卵石的大小变为了成年男子两只手掌的大小。

    然后,银色的光芒如同光雨一般,一点一滴地落在了【鹧鸪天】的周身。

    这把一直以为,与小哑巴林蝉一样,安静内敛的断剑,开始抖动震颤了起来。

    它的剑鸣声开始变得越来越嘹亮,越来越嘹亮……就像是垂垂老矣,半只脚踏进棺材里的老人,突然重获新生了。

    等到气旋完全落在了它的剑身上时,它如若被覆盖了一层银色的星月之光!

    而这些光正在渗透着,正在被它吸收着。

    断剑的气势在不断拔高!

    路浔就这样眼睁睁地看着这把断剑从蓝武进阶为了紫武!

    紧接着,他的面前就弹出了一条提示信息。

    “【叮!您已触发[引路人]任务的奖励机制,是否领取任务奖励?】”

    ……

    (ps:抱歉,昨晚牙疼没睡好,又有点小感冒,人晕乎乎的,今天就一章,明天三更补上,也可能会四更,看状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