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一不小心就无敌啦 新丰

第0150章 道友,她们是妖魔啊

    林凡现在还在昆玉山范围内。

    他不确定如今到底在哪里。

    周围的环境实在是太陌生,只能走一步是一步。

    回头看着路口。

    这里面的妖魔有点凶残,除了他能活蹦乱跳的出来,其余人进去绝对死翘翘,身为一位喜欢多管闲事,又为他人着想的老好人来说,绝对不允许别人进去送死的行为。

    随后他找到一块石碑,立在入口处。

    ‘凶,大凶,特凶’

    ‘九死一生’

    字字凶残,诛心,如果还有人进去,那就跟他没一点关系,都已经如此直白的提醒你,还要自己找死能怨谁。

    很快,林凡离开了这里,又朝着变强之路而出发。

    数日后。

    “这地方不太适合修炼啊。”

    林凡在昆玉山徒步前行许久,没有遇到任何一头要为非作歹的妖魔,空旷的群山里,竟然连妖魔都看不到,谁能相信这种事情。

    “妖魔,你们都在那里,给我出来。”

    他怒吼一声,浑厚法力倾泻,惊动山林,哗啦啦一声,无数受惊的飞鸟腾飞而起,也许都在怒骂这在山林里大呼小叫的家伙,没一点素质。

    声音在山林传递着。

    “看来又白叫了。”

    林凡颇为无奈,没有妖魔出现,让他都找不到努力的方向,坟地内的那头妖魔颇有意思,只是双方都奈何不了对方,只能干瞪着眼。

    跟他耗着也只是浪费时间。

    他不想进去,万圣妖王也不敢出来,他一出来撼动天地的妖力自然无法隐藏,在修士地盘,也许几息的时间,就会有真仙降临,将万圣妖王轰杀致死。

    夜晚。

    林凡很想尴尬的告诉别人,他在昆玉山里迷路了,竟然找不到出去的方向,要是早知道会这样,一开始就该跟吴计一起离开。

    也不至于变成现在这模样。

    此时。

    他看到远方有灯火,顿时仿佛看到了让人兴奋的事情似的,立马上前靠近,仔细一看原来是一处老宅。

    “这些套路都是跟谁学的”

    林凡一眼就能看出此地有问题,而且还有极大的问题。

    目光看去。

    老宅上空很干净,没有笼罩妖气,按常理来说,妖魔幻化后,哪怕看起来跟真人无恙,但是他们很难掩盖妖气。

    如今这处老宅并无妖气。

    警惕心稍弱的人,也许就会大意,从而放下警惕心,最终惨死在狡诈的妖魔手中。

    没过多久。

    林凡来到这处老宅前,抬手敲门,“有人吗我路过此地,能否借宿一宿。”

    咚咚!

    轻轻敲着门,显的有些礼貌。

    咯吱!

    老宅大门慢慢开启。

    一位满头白发的老妪拎着灯开了门,声音苍老道:“这位公子,你是要借宿嘛”

    林凡看着对方,脸上带着笑,“是的,不知是否可以”

    “如今夜深人静,在这深山野林里,野兽很多,公子一人倒是危险,如不嫌弃那就请进吧。”老妪缓缓道。

    林凡笑道:“怎么会嫌弃呢,老人家愿意借宿,感激不尽。”

    老妪走在前面领路,慈祥的面容让人安心,只是时不时露出的笑容,却让人不寒而栗,只是林凡并没有注意到这笑容。

    如果看到这笑容,绝对会大喊一声,老人家,你笑的好猥琐。

    大厅内。

    “公子请坐。”老妪说道。

    此时。

    在侧方的帘子后面,有动听的声音传来,声音很小,好像是在讨论什么似的。

    林凡神情诧异,好像是没想到还有人在。

    老妪道:“春梅,秋冬,你们躲在后面干什么,还不出来见过公子。”

    很快,有两位美艳动人的姑娘徐徐的走了出来,长发披肩,一位成熟性感,另一位清纯乖巧,白裙飘飘,两种不同的风格,至少有你喜欢的一种。

    “这两位是”林凡假装好奇的问道,他也是真的很无聊,而且也喜欢演戏,同时更喜欢拿对方开刷。

    老妪道:“公子,这两位是我的大女儿,小女儿,春梅,秋冬,你们还不赶紧来见过公子。”

    “公子,好。”

    “公子,好。”

    声音各异,让人听了就感觉有点幸福。

    寻常人要是遇到,那还能淡定吗

    肯定是微微一硬,表示敬意。

    “老人家,看你两位女儿的模样,年龄不大,可是老人家看有七老八十了,六十来岁还能生两位女儿,还生的如此亭亭玉立,不简单啊。”林凡说道。

    他就在想一个问题。

    往常一些鬼片里,都会有这种场景,你说你扮演当娘的,也扮演年轻点的,每次扮演的娘都七老八十,半个身体都快躺倒棺材里,还有两位貌美如花的女儿。

    最为相似的就是绝对没有爹,爹死的早。

    脑子稍微正常的也能发现其中的问题啊,可是就经常有人上当。

    初步思考一下,也许这就是传说中的精虫上脑,智商降低成为负数,除了这个,别的也就说不通了。

    老妪愣神,显然是没想到对方会这样问,以往路过的人,可都没有问过这些。

    因此,她也没有在这问题上解释什么。

    “快快去给公子准备点酒菜。”老妪说道。

    林凡笑道:“那多不好意思啊,就劳烦两位姑娘,我这人喜欢喝鸡汤,如果有鸡的话,麻烦杀一只。”

    老妪盯着林凡,从未见过有如此主动提要求的人,罢了,罢了,满足你的要求,等会莫要后悔就好。

    “不知公子是何处人,又是从哪里来”老妪问道,问一些关心对方的话,从而拉近一下关系,让对方放松警惕。

    林凡道:“四海为家,从远方而来。”

    老妪有些不太想跟对方继续交流下去,总感觉此人有点怪,但又说不上是哪里怪。

    没过多久。

    两位姑娘端着酒菜来了。

    “公子,请用膳,深山老林里食材不多,还请不要嫌弃。”老妪说道。

    林凡道:“哪里,哪里,我看就很好,无需那么麻烦。”

    性感的春梅端起酒壶,“公子,我来给你斟酒。”

    “公子,我来给你夹菜。”秋冬靠近林凡身边,就好像是随身贴着似的。

    “好,好,一起喝点,吃点,我一人独食多不好。”林凡笑着说道。

    秋冬的手放在林凡后背,五根指头很是灵活,指甲慢慢细长,那是本体的指甲,锋利的很,就算是精钢都能被抓破。

    只是老妪对秋冬来了眼神警告,让她老实点,如今还不是动手的时候,以防打草惊蛇,需要慢慢来,直到确保万无一失时,才会出手。

    “你们怎么会生活在昆玉山,我听说昆玉山里有许多妖魔,你们住在这里就不害怕嘛老人家你倒是可以放心,你肉老了,对妖魔没有太大的吸引力,可是这两位娇滴滴的姑娘,遇到妖魔可就不妙了。”林凡说道。

    老妪有些尴尬。

    玛德。

    这小子说谁老了,对妖魔吸引力不大

    可真是会说话啊。

    春梅害怕的往林凡身边靠了靠,装作很害怕似的,“公子,我好怕,如果我们真被妖魔给抓住了,他们会怎么对我们啊。”

    林凡顺势搭在春梅的肩膀上道:“他们啊,会将你们扒的一丝不挂,狠狠的蹂躏你们,然后用铁刷刷掉你们身上的皮肤了,最后放到锅里煮熟,如果你们运气好点,那就会被妖魔囚禁,给妖魔生妖魔孩子,一个还不够,至少得几十个,到最后等你们老的时候,还是将你们给煮了。”

    春梅听闻此话,心里吐槽着。

    你这人族生灵明明不是妖魔,就好像对妖魔很理解似的。

    至于说的这些办法,她们仔细一想,发现好像有点意思。

    “来,我们只谈风月,不谈这些调调,喝酒。”林凡让他们三人也陪着喝酒。

    老妪道:“公子,我年龄大了,喝不动,不如就让我这两个女儿陪你吧。”

    “你这是不给面子了既然如此,那我还是离开好了,实在是太没意思了。”林凡说道,他知道要到翻脸的时候了。

    可是让他没想到的就是,这老妪竟然没有翻脸,还答应了,端起酒杯喝了起来。

    “既然如此,那只能舍命陪公子了,希望我这身老骨头还能支撑的住。”老妪没有冲动,主要是她还不确定对方到底是不是修士,如果实力强悍的话,那该如何。

    况且这酒里可是有问题的。

    对她们来说不会有任何问题,但是对人族来说,却是致命的,也许会全身无力,瘫倒在桌上,最后任由她们胡作非为,想怎么做就怎么做。

    “来,干一杯。”

    林凡化身为酒神,直接将三人全包了,好不容易有混吃混喝的地方,自然得珍惜,而且对方也没有跟他撕破脸皮。

    与她们一起演演戏不是很好吗

    过了许久。

    秋冬微微醉,“公子,我不行了,真不能喝了。”

    林凡瞧了一眼,什么都不用说。

    备注已经说明一切。

    备注:凭什么大姐比我强,我不服。

    “哎,既然如此那就罢了,春梅酒量可比你厉害多了,你喝不过春梅也是情有可原。”林凡说道。

    秋冬仿佛是受到刺激似的,端起酒杯道:“我是可以的,公子我陪你喝。”

    春梅看了一眼秋冬,嘴角露出一丝冷笑。

    备注:什么都想跟我争,你争的过我吗

    “公子,我也陪你。”

    春梅依偎在林凡身边,靠的很近,都快将身体缩到林凡的怀里似的。

    对于此时的情况,林凡倒是无所谓,兵来将挡,水来土掩,你们开心就好。

    渐渐的。

    随着时间过去。

    现场的情况稍微有那么一点点的不对劲。

    老妪也发现情况有些不对,她这两个女儿到底是怎么回事,怎么感觉好像是真的要将自己给赔进去似的。

    备注:人族修士真好骗,只要感受不到妖气就会放下警惕。

    “咳咳,公子,天色已晚,不如就让我这两位女儿服侍你去休息吧。”老妪说道。

    林凡摆手道:“不急,还有好几坛酒在那里,将这些酒给喝完了,再说不迟。”

    “娘,公子难得有如此雅兴,就再喝一会吧。”秋冬娇滴滴说道,只是看向春梅的眼神充满挑衅的意思,仿佛是说,今晚看谁喝的过谁。

    春梅也不甘示弱,对妹妹的挑衅,也是毫不放在心里,“娘,妹妹说的对,我们再陪公子喝一会。”

    老妪有些懵神,两位女儿到底是怎么回事,该收网了,怎么还一点数都没有,还在这里继续喝。

    这种情况对老妪来说,以往从未出现过。

    林凡早就将两位小姑娘的情况摸的清清楚楚,相互暗斗,谁也不服谁,就要看看谁厉害。

    而林凡也是抓住这种情况,夸夸这一位,让她飘飘然,然后再夸夸另一位,让她也飘飘然。

    最后自然是谁也不服谁,就是要相互攀比下去。

    老妪喝了不少酒,哪怕酒里的药效对她无用,可是酒精也是醉人,在没有摸清楚对方的来路时,她不敢随意运转妖力。

    只能凭借自身的酒量硬撑着。

    “公子,我给你揉揉肩,奴家绝对会让你舒服的。”春梅成熟妩媚的声音,就是那么的赏心悦耳,舒服的很。

    林凡轻抚春梅柔软细滑的手,“好,辛苦了。”

    秋冬见姐姐如此骚里骚气,也是不甘示弱,“公子,我喂你吃菜。”

    林凡很是满意的点头,“嗯,那也辛苦你了。”

    此时的老妪有很多话想说,却不知该说些什么才好。

    总感觉对方好像是在享齐人之福。

    这跟她想的有些不一样。

    就在此刻。

    门外传来咚咚的敲门声。

    老妪面色微变,如今半夜三更,怎么还会有人前来,这里是昆玉山,遇到一位看似傻愣的小子已经很不错。

    可不代表昆玉山里全是傻愣小子。

    老妪坐在那里沉思着,倒是忘记那还在传来咚咚的敲门声。

    “老人家,如果你没什么事情,不如去开一下门,我跟你两位闺女玩的正开心,不想去。”林凡说道。

    “好,好,那请公子稍等。”老妪急忙回过神,前去开门,她不知道又是谁来了,这是半路杀出个程咬金,坏了她们的好事。

    没过多久。

    老妪带着一位中年男子走来,这位男子身后背着一把长剑,穿着黄色的道袍,留着八撇胡子,进入屋内就开始嗅着,仿佛是在寻找什么。

    他闻到淡淡的妖味。

    虽然很淡,可是他依旧嗅出来了。

    只是当到达屋内的时候,却看到林凡竟然坐在那里吃香的喝辣的,而且还有两位姑娘服侍着。

    他一眼就看出林凡是人类。

    而这两位姑娘身上散发着淡淡的妖气,也许是靠某种办法压制了下去,但是他的天赋就是鼻子对妖气特别的敏感,哪怕隐藏的再深也能被他嗅到。

    “这位仙长还请坐。”老妪招待着,感觉此事有点麻烦,没想到来了一位修士,看他的装扮造型就能看出。

    男子坐下来道:“这位道友面生的很,半夜三更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昆玉山里妖魔横行,还需道友擦亮眼睛,别被蒙骗了。”

    他这话就是说给这三头妖魔听的,就是告诉她们,我已经知道你们是谁了,你们别装了,我早就将你们看的透透。

    想要在我面前伪装,告诉你们,那是不可能的事情。

    林凡道:”昆玉山怎么会有妖魔,我走了这么多天都没有遇到,还是吃点吧,这位老人家很好,将我迎进家门,给吃给喝,还让两位貌美如花的闺女陪着我,这样的好人去哪里找。”

    这位道家修士听闻林凡这番话,心里也是颇为无奈。

    生有一双明眼,却看不穿虚妄,实在是可惜。

    “秋冬,还不赶紧给仙长倒酒。”老妪说道,只要对方喝了酒,那后面的事情,到底谁说了算,可就真的不好说了。

    秋冬正要起身,却被林凡一把抓住手腕,“她们服侍我好好的,怎么能照顾别人,老人家,还是辛苦你给这位仙长倒酒吧。”

    “公子,你就真的这么喜欢我吗”秋冬娇滴滴道。

    “喜欢,都喜欢。”林凡笑道。

    八撇男子看到这一幕,暗自摇头,这位道友被美色所迷,实在是道心不稳,容易遭受迷惑。

    老妪都想一巴掌将林凡扇死,如此贪心,竟然让她倒酒,罢了,为了能够拿下这两人,有的事情还是要干的。

    “仙长,老身为你斟酒。”老妪缓缓慢慢的倒着酒。

    中年男子坐的纹丝不动,一句话未说,摸着八撇胡子道:“此酒虽香,可我却不敢喝,只怕这一喝就是断魂酒。”

    老妪道:“仙长说笑了,这怎么能是断魂酒,这些都是老身亲自酿造的,虽然不能跟仙长平常喝的相比,但是此酒的味道还是很好的。”

    “呵呵。”男子笑笑不说话,而是盯着老妪,他的眼里闪烁着阵阵光芒,老妪看到这眼神光芒时,有闪躲之意。

    林凡端起酒碗,一口饮尽,“喝啊,此酒不错的,入口辣,入喉甜,上品。”

    “道友,不能喝。”中年男子见林凡大口大口的喝酒,大口大口的吃肉,心里急的很,这位道友到底是什么来路,怎么会如此蠢笨,连这点问题都看不出来吗

    这三位都是妖魔所变,借助某种东西遮掩妖气。

    老妪低眉,眼里有怒意,看来是隐藏不了,只能直接动手,这修士不是太好对付,也许早已经看穿她们的身份。

    可就在这时。

    林凡怒呵道:“我说你这人什么情况,半夜三更是你主动敲门,人家又主动请你进来坐一坐,你非不感谢,还说出这些话来,未免有些过分了吧。”

    “公子息怒,这位仙长肯定是有误会,误会啊。”老妪将动手的心暗藏下去,没想到这位人族生灵,到现在还没有相信这修士的话,对她们来说这可是天大的好机会。

    只要有人信,那就好办。

    春梅跟秋冬已经有些醉醺醺,可是她们知道后面来的这位修士,的确不好对付,随后安抚着林凡暴躁的内心,“公子,莫气,莫气。”

    “哼,不喜欢这里就赶紧走,没人挽留,大半夜的人家做一桌菜容易嘛”

    “白吃白喝,还有人服侍,这样的日子去哪找,还挑三拣四,哎……都不想说你什么。”

    林凡摇头,对这位道友的行为很是不满。

    中年男子道:“道友,我是在救你,她们不是好人,你已经入魔障了,被她们蒙蔽双眼。”

    “仙长,你此话何意,老身带着两位女儿生活在这里数十年,从未干过伤天害理的事情,你却说我们不是好人,怎能如此羞辱我们。”老妪说着说着,就低头在那干哭,只是眼泪比较少,倒是没几滴,颇为可惜,否则就这一番演技,绝对能得奖。

    “呵呵,你骗的了别人,却骗不了我。”中年男子道。

    林凡道:“你要是不想待呢,麻烦你离开,这里很好,我很喜欢,这位老人家辛辛苦苦养大的两位闺女,如今都愿意让她们来陪我,你非要胡搅蛮缠干什么。”

    中年男子摇头,对林凡很是失望,这位道友已经彻底魔障,想要这位道友相信他说的话,只能让他看到这些妖魔的真面目。

    “好,既然道友不信,那我也话可说,各人有各自的命运,命运如此不可阻挡,那我就告辞了。”

    他起身就要离开这里。

    老妪没有阻拦,既然无法保证拿下这修士,倒不如让他离开,留下一人就已经足够。

    而就在此时。

    已经走到门槛处的中年男子猛的转身,手里拿着一块金黄镜子,对着妖魔就是一照,“道友,睁大眼睛看看,这些是妖魔。”

    这镜子上绘制着简单的符号,看似平常,可是在对方灌入法力时,顿时爆发出耀眼的金光,金光照射到老妪与两位女子的时候,只见她们三人顿时发出尖锐的叫声。

    显然是这金光让她们很是不舒服。

    “道友,且看。”中年男子吼道。

    老妪现出原形,妖魔特征明显,而另外两位女子也是,无法维持人形,黑白的羽翼浮现身上,五指的指甲也细长锋利。

    “原来是鹤妖,我说你们妖气怎么如此微弱,仙家仙禽,却堕落成妖魔,实在是可惜,不过除魔卫道乃是我的原则,既然被我遇到,那只能算你们倒霉。”中年男子指捏法诀,背在身后的长剑咻的一声,直接出鞘。

    “可恶,没想到被你发现了。”老妪怒声道,也不再隐藏,本来已经上钩一人,却被这修士给破坏了,实在是可恶。

    林凡端着酒杯,气定神闲的喝着酒。

    他现在很愤怒。

    啪!

    林凡怒拍桌子,吼道:“都特么的给我闭嘴。”

    他现在很生气。

    后果很严重。

    ps:混合一下大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