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何日请长缨 齐橙

第四百八十二章 我们应当认真考虑一下

    “这个唐子风,管得也太宽了吧?他把自己当谁了,难不成觉得自己是原来二局的局长?”

    丹彰机床公司办公会议上,听杨涛介绍完唐子风开出的条件,一干公司领导都炸锅了,以脾气暴躁著称的公司副总经理崔勇超直接就骂开了。

    其实他对唐子风也没多少意见,只是涉及到两家公司之间的事情,每一个人都是要站在自己公司立场上的,骂一骂对方的老总,也是一种政治正确。

    “是啊,小杨,我觉得这个唐子风未免太自以为是了吧。几项技术,他们愿意转让,收点授权费也就罢了,凭什么干涉咱们的发展战略?难不成觉得他们临机规模大,就能够对咱们丹机指手画脚了?”总会计师曹丽娟略带不满地附和道。

    杨涛苦笑道:“曹姐,唐子风跟我说这些的时候,倒也没说是一定要咱们照办,他的话说得挺客气的,就说是想借这个机会,促成一下各家企业之间的合作。”

    “合作可以啊,要咱们在机床上打他们的长缨标志,咱们也认了。可说到这个突破一两项核心技术,还要达到国际一流水平,这算不算是给咱们提要求了?咱们有没有世界一流水平的技术,关他们临机什么事了?”曹丽娟说。

    “就是嘛!”崔勇超说,“临机舍得花钱搞研发,这在行业里都是出了名的。咱们丹机没有他们那么舍得花钱,可也不是成天混吃等死吧?老廖,咱们丹机这几年搞出来的成果,是不是也拿了好几个国家创新奖,他们临机有什么资格对咱们说三道四的?”

    被崔勇超点着名的是丹彰的总工程师廖鹏翔,他摇摇头说道:“老崔,说实在话,咱们丹机这几年搞出来的成果,和临机真的没法比。咱们是光想着填补咱们自己的空白,临机搞出来的技术,可都是填补国内空白的。

    “前年科工委搞备胎计划,临机下面的临一机和滕机是出力最多的,听说他们搞出来十几种机床,都已经达到了进口设备的水平,只是现在还处于保密状态。相比之下,咱们缺的课还挺多呢。”

    “这个……”崔勇超有些语塞了。廖鹏翔说的这个情况,崔勇超也知道一些。临机旗下两家大企业,分别是过去的临一机和滕机,与丹彰机床厂是同一级别的企业,建厂时间差不多,都是老机械部下面的“十八罗汉”系列。

    同样的基础,临机在技术研发方面却走在了前面,把丹机甩出去不止一条街了。崔勇超本有心说丹机不追求这些虚名,转念一想,好像实惠方面丹机也没占到多少。临机靠着技术上的领先,拿到不少大订单,利润水平在行业里也是遥遥领先的,公司里建的职工宿舍也比丹机要漂亮得多,丹机可以说没有任何一个方面是能够与临机相比的。

    “唐子风是个人才。”总经理陈俊宇说话了,“临机这些年的经营思路很明确,那就是技术优先,用技术带业务。像这一次搞多工位机床,他们一口气投入了五个亿,算是一场赌博了。可偏偏他们就赌赢了,光是浦汽的这个订单,起码能够给他们带来两个亿的利润。再接一个同样的订单,当初的研发投入就全收回了,再往下就是净赚钱。

    “咱们丹机也考虑过要搞多工位机床的事情,后来一算投入,就被吓回去了。现在回过头来想,是我这个当一把手的太缺乏魄力了。如果当时我能够下决心,不一定要投五个亿,哪怕是投入两三个亿,现在起码也能分到一口肉吃吧?”

    “陈总你这话说的……”杨涛赶紧给陈俊宇圆场子,说道:“这件事当时也是通过了集团办公会议的,咱们大家都不敢下这个决心。就像你刚才说的,临机这样做,也是一场赌博,赌赢了自然没啥可说的,万一他们赌输了呢,到时候怎么向国资委交代?”

    崔勇超说:“我看,就是这个唐子风太想出政绩了,所以才敢拿着企业的钱来赌博。赌赢了就是他的功劳,赌输了,也是企业吃亏,他找个人来承担责任就行了。

    “对了,我听说他们那个常务副总张建阳就是唐子风的铁杆狗腿子,到时候唐子风让他出来扛雷,估计他也不会拒绝的。”

    陈俊宇摆摆手,说道:“老崔,其他企业的是非,咱们就不要妄加评论了。唐子风其人,本事还是有的。虽说他的很多决策有赌博的成分,但每一次他都赌赢了,这就不能不让人服气了。” :(/

    “赌赢也好,赌输也好,在临机那一亩三分地上,他愿意怎么做都行,但别管到咱们头上来啊。”曹丽娟依然是一脸没好气地说。

    “这件事,我在浦江的时候,和其他几家公司的领导也聊过。听宜洋的陈总说,上头好像有意要调唐子风到国资委去任职呢,唐子风现在这样做,是不是已经在提前进入国资委的角色了。”杨涛向众人曝了一个猛料。

    “唐子风要去国资委,任什么职务?”曹丽娟好奇地问道。

    “应当会升一格吧?”杨涛说道。

    “升一格,那不就是要当副主任了吗?”曹丽娟惊讶地说道。

    唐子风现在的职务是临机集团的总经理,如果是平调到国资委去,职务应当是某个司的司长。不过,如果只是当个司长,那么唐子风估计是不会去的,部委里的司长哪比得上大型国企里的一把手滋润?

    照这个逻辑去推测,如果唐子风真的要去国资委,那么必然是晋升,而晋升上去的职务,就是国资委的副主任了。

    “不会吧,唐子风今年有40岁没有?这个年龄当副主任,太不可思议了吧?”有人开始质疑道。

    陈俊宇说:“杨涛说的事情,我也听人说过。许老一直对唐子风很看好,据说也向上面推荐过唐子风。不过,唐子风的年龄的确是个硬伤,他今年好像才36岁,这个年龄去当副主任,也不符合干部任用的规定,所以是不太可能的。”

    “也就是说,如果唐子风年龄再大一点,一个副主任的职务是跑不了的?”崔勇超听出了另外的意思。

    陈俊宇微微点了点头,说道:“他虽然现在还没当上副主任,但像杨涛说的那样,已经是提前进入角色了。他向我们提出希望各家企业有所分工,各自突破一两项核心技术,这应当是国资委的意思,只是借了他的口说出来而已。”

    “那么,咱们听不听呢?”崔勇超问。

    陈俊宇说:“我琢磨了一下,觉得唐子风的建议还是不错的。前一段,领导同志提出一个概念,说中国要打造一些‘杀手锏’技术,以便在面对国际竞争的时候,不至于完全处于被动挨打的地位,而是有一些反击的能力。

    “唐子风说的事情,应当是在响应领导同志的这个提法。军工方面的杀手锏,是指各种尖端武器装备。咱们机床行业杀手锏,就是拥有自主知识产权同时达到世界领先水平的机床。

    “有了这样的杀手锏,一旦我们遭遇国外的制裁,我们也可以用我们的技术来制裁别人,形成一个互相牵制的格局,迫使对方取消制裁。”

    “陈总,西方制裁这种事情,是不是有点冷战思维了?”曹丽娟提醒道。

    陈俊宇淡淡一笑,说道:“曹姐,我最近几次到京城去开会,听到一种观点,说冷战其实一直都没有结束。前几年,美国被反恐战争缠住了手脚,顾不上和咱们搞名堂,咱们算是获得了一个战略机遇期。现在美国的反恐战争基本趋向尾声,而中国的发展成绩又过于耀眼了,所以美国向中国发难,只是一个时间问题,而且这个时间也不会太远了。”

    “还有这样的说法?”崔勇超咂舌道,“陈总,想不到咱们这么一家小机床厂,还和中美关系扯上了。听你刚才说的意思,唐子风会不会是接受了上级领导的指示,来和咱们谈合作的?以他一个企业领导的身份,应当想不到这么多吧?”

    “这个就不好说了。”陈俊宇说,“唐子风背后还有什么人,咱们也无从了解。不过,唐子风提出的这个建议,我觉得我们还是应当认真考虑一下的。就算不考虑国际关系这样的问题,咱们手里如果有一两项达到国际一流水平的技术,最起码再遇到像这一次这样的合作机会,咱们也有资本去和对方谈判了,不至于被人捏着。”

    廖鹏翔插话说:“陈总说得对,咱们现在也有这个实力,大家努努力,搞出几项过硬的技术,应当是有把握的。如果我们真的有一些过硬的技术,就可以拿出来和临机交换,而不用去看他们的脸色。”

    “哈,如果要搞过硬的技术,那可就全是你们技术部的活了,你老廖能扛得住吗?”崔勇超笑道。

    廖鹏翔拍着瘦弱的胸脯说道:“这个完全没问题。不瞒大家说,我们技术部那些中青年工程师,早就憋着一股劲,想做几项过瘾的技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