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何日请长缨 齐橙

第五百一十九章 谁还没点民意咋的

    “小唐,你们收购博泰的事情,没准是真的有麻烦了。”

    国资委办公室里,谢天成向前来汇报工作的唐子风说道。谢天成今年已经60出头,很快就要退休了,坊间传说,谢天成退休之后,最有可能接替他职务的就是唐子风。

    在一边作陪的法规局副局长吴均说:“子风,商务部那边传来消息,说欧盟正在制订一个关于中资企业并购欧洲企业的管理规定,拟对涉及到敏感技术的欧洲企业采取限制收购的措施,其中就包括了博泰公司,还有其他一些我们期望并购的装备技术企业。

    “欧洲议会有几位持反华立场的议员,这一段时间活动频繁,针对临机收购博泰一事,在媒体上发表了不少言论,欧盟受到的压力很大。

    “有与中国关系比较好的欧盟官员建议我们,如果对某家欧洲企业感兴趣,最好加快并购的步伐,抢在欧盟的管理规定出台之前完成并购,否则就有可能受到限制了。”

    唐子风不以为然地说道:“吴局,欧盟放这个风也不是一天两天了,我琢磨着,他们也就是虚张声势而已。如果他们真的不想让中国企业收购他们的所谓敏感企业,随时都可以发布禁令,又何必这样不停地放风呢?”

    谢天成说:“你的分析有一定道理,但小吴说的风险,也是可能存在的。这一段,欧洲那边对于中国企业并购欧洲企业的事情的确有不少议论,你们就不担心夜长梦多吗?”

    “的确有一点这样的担心。”唐子风承认道,但随即又说道:“但是,担心归担心,如果因为担心就多花出去几亿欧元,就有些可惜了。其实,我们也不是非要把博泰买过来不可。买下博泰,能够减少我们追赶国际先进水平的时间。如果买不下,我们自己多花点投入,要追赶上去也是办得到的。

    “我相信大势所趋,时间是在我们这边的,博泰也罢,欧盟也罢,想和我们打拖延战、消耗战,我们还真不怕他们。

    “我估摸着,欧盟现在是又想卖那啥,又想立那啥,处于两难境地。他们说的那个什么规定,恐怕也是为了应付舆论,不见得真的会出台。”

    “欧盟那边,也是觉得面子上不好看了。”吴均说,“据一位欧盟官员私下里向商务部那边抱怨的说法,你们向博泰开的收购价,未免太低了。博泰的价值,欧盟官员也是看得到的。你们的出价,是把博泰和其他那些垃圾企业混为一谈了。”

    唐子风眉毛一扬:“吴局,垃圾企业这个说法,也是欧盟的人说的?”

    吴均没想到唐子风会关注这个问题,稍一错愕,便点点头说:“应当是他们自己说的吧,我也是听商务部的同志转述的。这段时间,咱们国内企业在欧洲收购的破产企业不少,大多数企业没有太多的核心技术,连欧盟自己都看不上,估计在他们内部,也是把这些企业称为垃圾企业的。”

    “呵呵,也就是说,如果我们收购的是他们的垃圾企业,他们是不会在乎的。偏偏博泰就不属于垃圾企业,所以他们要横生枝节。”唐子风说。

    吴均说:“这是肯定的。那些没有太多核心技术的企业,欧盟当然不会在乎。对于他们来说,这些企业纯粹就是包袱,我们愿意去并购,他们还求之不得呢。但博泰的情况就不一样了,它手里有很多技术专利,是欧洲的竞争力所在。这样三文不值两文地卖出去,欧盟面子上也下不来啊。”

    “既然我们收的都是欧洲的垃圾企业,那还不如不收呢。谢主任,咱们国资委是不是可以下一个通知,要求各家企业不能收购欧洲的垃圾企业,不能白白便宜了欧洲人。”唐子风说。

    谢天成摇摇头说:“小唐,你这个想法也太偏激了。小吴说的垃圾企业,并不是真的垃圾,只是没有太多关键性的核心技术罢了。有些企业,本身还是有一些技术的,相比国内企业也还算是领先。国内企业如果能够并购这些企业,取长补短,对于我们的企业发展也是有好处的,怎么能说一句不收就不收了呢?”

    唐子风说:“谢主任,这不是偏激,而是涉及到国家尊严的问题。你想想看,欧洲现在深陷债务危机,一大堆企业濒临破产,唯一能够救他们的,只有中国。在这种情况下,他们还牛烘烘地,只允许我们收购他们认为的垃圾企业,稍有一点技术含量的企业,就不允许我们收购,这样的气,你能忍?”

    “这也正常吧,欧盟也有他们的想法……”

    吴均脱口而出。没等他说完,却见谢天成摆摆手,拦住了他,然后看着唐子风,问道:“小唐,你觉得我们该怎么做?”

    唐子风把手一摊:“我刚才不是说了吗,直接由国资委发一个通知,要求国内企业不得收购欧洲的垃圾企业。最好还能联合财政部、发改委、商务部啥的一起发通知,非但国有企业不去欧洲并购,连民营企业也不去,让欧盟把那些垃圾企业留在手上沤肥好了。”

    听到唐子风这样说,吴均下意识地张了张嘴,想说点啥,却发现谢天成皱着眉头,似乎是在思索唐子风的方案,吴均于是也就不敢再说啥了。吴均曾是谢天成的秘书,办事稳重,但要论急智和腹黑,那是远远比不上唐子风的。

    见唐子风胡说八道一通之后,老领导非但没有予以痛斥,反而陷入沉思,吴均才意识到唐子风的话里或许还有其他的玄机。吴均和唐子风也是老熟人了,素知唐子风鬼点子多,看上去像是随便说的一句笑话,其中却往往是有深意的。

    “国资委直接下这样的通知,有些不妥。”

    思虑多时,谢天成对唐子风说道。

    “有什么不妥?”唐子风问道。

    谢天成说:“师出无名。我们直接干预企业的并购行为,没有太充足的理由,很容易引进欧盟方面的不满,说不定反而会促使他们通过那个限制中国企业并购行为的规定。

    “并购欧洲企业,对于咱们的很多企业来说还是有益的,包括你们不也是真心实意想并购博泰的吗?如果国资委下这样一个通知,就相当于把路给堵死了,未来周旋的余地不大。”

    “的确,咱们国家和欧盟之间是有经贸合作协议的,如果国资委发文限制企业到欧洲开展并购,相当于单方面违约,容易招致欧盟的报复。”吴均又找到了自己存在的理由,赶紧附和着谢天成的话。

    “理由不是现成的吗?”唐子风满不在乎地说,“欧盟官员自己都说允许咱们收购的只是垃圾企业,好企业是不会允许咱们收购的,这算不算是歧视性条款?他们不仁,我们不义,这不是很正常的事情吗?”

    谢天成说:“垃圾企业这种话,只是个别欧盟官员私底下说的,不是欧盟的官方态度。咱们以这样一句话来向欧盟发难,份量不够。到时候他们不承认自己说过这样的话,咱们就被动了。”

    “谢主任,我怎么觉得你的官越做越大,胆子却是越来越小了?”

    唐子风笑着调侃道。

    吴均听到这话,嘴角抽了抽,不知道该说什么好。要论起来,他跟谢天成无疑是更亲近的,但要让他指着谢天成的鼻子说谢天成胆子越来越小,他是万万不敢的。

    唐子风一向是个人来疯,哪个领导跟他随便,他就敢和这个领导乱开玩笑,一开始只是和周衡没大没小,后来与谢天成混得熟了,对谢天成也同样口无遮拦。像这种当面呛谢天成的事情,吴均已经见过很多回了。

    可事情就这么奇怪,唐子风越是装傻卖萌,领导还越是欣赏他。唐子风的年龄比吴均小七八岁,级别已经在吴均之上,未来没准还会接替谢天成的职务,成为吴均的顶头上司,这让吴均上哪讲理去?

    “不是胆子小,而是处在这个位子上,做事需要考虑周全。”

    果然,谢天成并没有在意唐子风的不敬,反而乐呵呵地做着解释,似乎是很在意唐子风的批评。见唐子风似乎没有开窍的意思,谢天成又补充道:“小唐,有些事情,由国资委直接出面来做,并不合适。如果能够以民间的声音来推动,效果就更好了。到时候,无论是进是退,国资委都有更多的余地,你说呢?”

    “哈!原来谢主任是打着这个主意呢!”

    唐子风一下子就明白了,不由笑出声来:

    “谢主任,你想拿我当枪使,明着说就是了,何必这样拐弯抹角呢?没错没错,欧盟那边没有直接出手,而是找了几个枪手向咱们隔空喊话。咱们应当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不就是民意吗,谁还没点民意咋的?”

    “既然明白了,那你还呆在我这干嘛?想让我请你吃午饭吗,我告诉你,没门!”

    谢天成挥挥手,做出一个赶苍蝇的样子,似乎是对唐子风嫌弃到极点了,脸上却带着慈爱的笑容。

    吴均的玻璃心又碎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