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何日请长缨 齐橙

第五百七十五章 长缨在手(大结局)

    “中国人真是疯了!”

    在浦江举办的“第一届中国航空制造设备展会”上,看着中国厂商展出的各种飞机专用机床,韦尔财团副总裁泰勒斯有一种要晕厥的感觉。

    从浦飞公司向韦尔财团发出最后通牒,声称要自主研发大飞机机床至今,仅仅才过去了一年时间,中国人已经完成了几百种大飞机专用机床的研制工作。从加工飞机总体框架的超大型龙门设备,到切削发动机喷油嘴的微米级五轴精密车铣复合机床,全都有了成品,一台台一件件地摆放在展厅中,焕发着烤蓝的幽光。

    泰勒斯当然看得出,中国机床厂商所推出的大飞机机床之中,有一些还不够成熟,与西方企业的产品相比,性能和品质上都存在着比较明显的劣势。飞机制造对于设备的要求是很高的,飞机制造公司宁可多花钱,也要采购更成熟的设备。从这个意义上说,中国企业目前还无法完全替代西方企业,浦飞要想脱离韦尔财团,还为时过早。

    但泰勒斯丝毫也轻松不起来。西方企业的产品成熟,那是因为它们的产品已经造了几十年,经过了充分的磨合,而中国企业是在一年前才开始启动这类机床研发的。短短一年时间,能够拿出这样水平的产品,泰勒斯岂敢对它们轻视?如果再给这些中国机床企业一两年或者更长一些时间,它们会走到哪一步,泰勒斯完全不敢想象。

    最让泰勒斯觉得恐惧的,是中国人在机床研发上的不计工本。他看到有许多种重要的机床都至少有三家以上的企业在做,每家企业都推出了自己的产品。这些产品有着不同的设计,代表着不同的技术路线。有些设计里包含着非常天才的构思,是西方厂商也未曾想到的。

    负责陪同泰勒斯参观展览的张令伟告诉泰勒斯,中国企业采取了一种被称为“饱和式研发”的方式,保证每个重要的任务节点都有足够的备份。即便某一家企业的研发遇到了障碍,也会有其他家企业能够实现突破。

    “你们为什么要这样做?难道你们不觉得浪费吗?”

    泰勒斯大惑不解地问道。

    “或许是因为我们被卡脖子卡怕了。”张令伟说,“浪费一点投资,对我们来说不算什么。而一旦被人卡住了脖子,那是要命的事情。”

    “我觉得,你们或许太过于担心了。”泰勒斯悻悻然地说。

    张令伟说:“这是血的教训,我们不敢轻信任何人的承诺。”

    “你们是希望用这样的方法来逼迫韦尔低头吗?”泰勒斯问道。

    张令伟摇摇头,说道:“泰勒斯先生,你误会了。我们从来不逼迫任何人低头,我们也不关注谁是不是低了头。我们的目标,只是自己做得更好。一旦我们能够做得更好,就没有任何人能够逼迫我们低头了。”

    “那么,浦飞还愿意和韦尔合作吗?”

    “当然,我们非常依赖韦尔的技术,也一直希望能够与韦尔建立长期、稳定的合作关系。”

    “如果浦飞和韦尔合作,那么这些中国企业怎么办?”

    “我们和韦尔的合作,并不排斥这些中国企业啊。我们会同时使用韦尔的设备和中国自己制造的设备,而且,我们也希望韦尔能够和中国的机床企业建立合作关系,共同研发制造最重要的大飞机机床。”

    “如果我们不接受这种方式呢?”

    “不接受吗?”张令伟笑了笑,用手一指前面,说道:“泰勒斯先生,你应当认识前面那几位吧?没错,他们是波音总部派来的。空客的客人今天也在展厅里,我们一会应当能够碰上他们。

    “天下苦韦尔久矣,波音和空客的朋友,都向我们流露出希望我们能够造出更优秀的大飞机机床的愿望,这样他们未来采购设备时就能够有更多的选择了。市场是需要有选择的,泰勒斯先生以为呢?”

    “我想……”泰勒斯沉默了一会,然后点点头说道:“和中国同行合作,的确是一个很不错的想法。我非常钦佩中国同行们的能力和才华,我们财团的加盟企业应当也会有同样的想法,我想它们是愿意和中国同行合作的。

    “此外,我们也非常支持中国尽快地推出自有品牌的大飞机,并获得美国和欧洲的适航证。事实上,我们的天空已经被波音和空客霸占太久了。市场是需要有选择的,张先生说得非常好。”

    “那么,我现在是不是可以向泰勒斯先生说合作愉快了?”张令伟伸出一只手,笑着问道。

    “合作愉快。”泰勒斯用力握住张令伟的手,意味深长地说道。

    ……

    “这次大飞机机床攻关,对于我们机床行业来说,是一次磨砺,也是一次考验。在我们取得的成就面前,韦尔财团终于低头了,答应未来提供给浦飞的机床将完全符合我们提出的标准。同时,它还将促成加盟企业在若干种最重要的飞机机床方面和中国机床企业开展深度合作,实现技术共享。

    “在这次攻关中,各家机床企业建立了20多个专门的研究中心。据不完全统计,各家企业购置的各种实验设备总值超过50亿元,对车间进行技术改造的投入也在这个数目之上。整个攻关期间,各家企业和各高校、科研院所取得的技术专利超过10000项,还培养了一大批技术人才,大大提高了我国机床行业的整体技术水平。”

    国资委的一间办公室里,段如飞和于晓惠正在向唐子风汇报着工作。

    “你们做得很好啊。”唐子风用老父亲一般的慈爱口吻说道,“这一次大飞机机床攻关,商机集团除自己承担了一部分研发任务之外,还担负了组织、协调整个攻关活动的工作,体现出作为机床业龙头企业的担当。你们的工作做得很好,没有给我们这些老人丢脸。”

    “这都是唐总给我们打下的好基础,还有好的作风传承。”

    已经接替了唐子风职务的段如飞谦虚地说。

    “我听说,这一次的大飞机机床攻关,在社会上也产生了很大的影响。今年高考,有很多高分考生都选择了机械专业,反倒是原来最热闹的金融、经济之类的专业有些冷了。”于晓惠笑嘻嘻地说道。

    唐子风说:“这不奇怪,一个国家的根基还是在制造业上,而制造业的根基,就扎在我们机床行业上。经历过各种思潮的碰撞,最终大家还是认清了什么才是对国家最重要的产业,机械专业升温,也就在所难免了。”

    “是啊,我原来在学校的时候,也觉得机械行业、机床行业是夕阳产业,不吃香了。是到了临机之后,跟着唐总,才逐渐认识到机床在国计民生中的地位。以这一轮国外对咱们的封锁制裁来说,如果没有唐总等前辈给我们留下的机床业的雄厚基础,我们就不可能立于不败之地。”段如飞感慨地说道。

    唐子风笑道:“我算什么前辈?许老,谢老,周老,那才是机床行业的真正的前辈。上世纪50年代,是他们在一片荒芜之中创建了中国的机床工业体系,随后又在遭受国外全面封锁的状态下发展、完善了这个体系。再往后,我们打开国门,面对着国外机床的冲击,是他们坚守住了阵地,才使中国的机床产业没有像前苏联那样全面崩溃。

    “等到我接手的时候,中国机床产业的生存环境已经大为改观。我和你们一样,都是享受红利的一代。”

    “我们可不想躺在前辈创造的红利上睡觉。”于晓惠认真地说。她递上一份资料,说道:

    “唐主任,按照你的要求,我们会同国内其他大型机床企业的技术部门和决策部门,进行充分讨论,制定出了这份《中国机床2035行动纲要》,请唐主任审核。”

    “这么快就拿出来了?”唐子风接过资料,一边翻看着,一边兴奋地说道,“不错,不错,发展网络协同制造技术,基于物联网的智能工厂,制造资源集成管控,全生命周期制造服务,这些概念都非常好。机器人、智能感知、智能控制、微纳制造、复杂制造,还有可靠性技术、制造工艺、关键基础件、工业传感器等共性技术研发,这些点都抓得非常准,的确是一份有雄心壮志的行动方案。”

    “我们的目标就是瞄准国际前沿,力争在2035年实现和国外机床巨头的齐头并进,然后再用10至15年的时间,把它们彻底甩开。”段如飞说。

    “以我的观察,估计用不了那么长的时间。”唐子风笑着说道。

    “我也是这样想的。”段如飞也笑着说,“对了,唐主任,大家在讨论这个行动纲要的时候,都觉得‘中国机床2035’这个说法不够有力,想请唐主任给我们起一个更响亮的名字。”

    “更响亮的名字?”

    唐子风沉吟了片刻,抬起头说道:

    “机床是工业之母,要发展制造业,就离不开机床。伟人说过,今日长缨在手,何时缚住苍龙,正是这个意思。我们要跨上时代的巨龙,实现民族的腾飞,就不能没有这根长缨。

    “因此,我们这个方案,就叫做长缨二零三五。”

    (全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