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木叶之影流 红叶知玄

第一百八十九章 绝,绝了(12/100)

    转瞬之间,羽生和旗木朔茂就以最快的速度抵达了漩涡水户所指示的位置,那里是一片光秃秃的岩壁,而当他们的身形出现的时候,刚好看到了两个古怪的人形东西正在企图逃离这里一个准备融入地面,另一个准备反身逃向远方。

    只是两人的速度太快了,对方根本没有办法做到先一步撤离。

    而看到那两个东西的时候,羽生有一瞬间愣住了,因为他没想到这玩意真的出现了……看来幕后黑手确实是非常注意忍界的动向的,不管是漩涡水户,还是九尾,毋庸置疑都是他们必须要关注的目标。

    不过,就在羽生愣神的这一刹那,旗木朔茂就已经冲了上去,接着他先是递出一刀,然后是第二刀。

    再然后,整个世界都清净了。

    “羽生,我……一激动好像忘了留活口了,咦,你怎么愣住了?”可能是竞争意识在作祟,旗木朔茂在出手的时候有些情绪化了,他瞬杀了两个敌人,然而却没有留下活口。

    考虑到旗木的年纪,他还不是个成熟的忍者,所以有时冲动也是正常现象。

    其实就是在担心羽生会抢人头而已,所以旗木才直接就把敌人给秒杀了,但等他干完了活,才意识到似乎不应该这么干,他至少应该留下一个活口的。

    只是他回过头来的时候,却发现羽生并没有及时跟上来。而且羽生现在身上正在散发的雷遁强度,是之前的旗木朔茂未曾见到过的……就仿佛在警戒着什么未知的敌人一样。

    “不……我的意思是说没关系,毕竟这东西看起来完全不像人类,你不出手我也会出手的。”

    羽生反应了过来之后,才这样说道。

    他总不能说你其实杀的是我的“熟人”吧?

    有伤风化不穿衣服、没有性别特征、皮肤苍白、身上带着尖刺嘴里长着尖牙,可不就是个熟人么白绝,没想到这东西真的出现了。

    白绝的活口,留不留是没有任何意义的,反正他们什么都不可能说的。

    自己不久前才提出了分割九尾的设想,然而这些东西没过多久就跟着出现,这里面存在着什么联系吗……不,接着羽生就摇了摇头,否定了这种想法,目前这个计划只有少数人知道,泄露出去的可能性是在太低了。

    羽生、漩涡水户、三代火影,以及漩涡一族的族长和几位长老,怎么想这群人都不可能把情报泄露出去。

    所以更大的可能性是这两只白绝只是在监视九尾人柱力而已,毕竟在这群东西看来,每一只尾兽都是至关重要的,是他们的“亲妈复活计划”的关键……或者干脆说尾兽就是他们亲妈的一部分。

    “确实……这是什么东西?”

    这时候旗木朔茂也察觉到有些不对了,他先是轻轻踢了一脚一个被砍下的白绝脑袋,然后伸手把那脑袋提了起来。

    “首先是砍上去的手感有问题,完全不像是砍人的那种先是斩断肌肉组织然后劈开骨头的感觉,手感反而更像是砍到了某种木本组织一样。

    更重要的是,哪怕是砍掉了脑袋,这东西连一滴血都没有流出来,甚至……他们连血管都不存在。”

    说着,旗木朔茂把那个脑袋倒了过来,将脖子的切面展示给了羽生就像是一截木桩一样光滑。

    所以很难说这玩意是生命体,即使刚刚他们做出了逃跑的举动。

    现在的旗木其实是个挺可爱的孩子,然而问题在于他的行为和语言有点太过惊悚了。

    好在羽生是不觉得惊悚的,他觉得旗木的表现挺正常的,而现在他的注意力全都在白绝的“尸体”身上。

    羽生抽出长刀,然后走上前来,同时将自己的感知能力提升到极致,只要周围的空气被轻轻扰动一下,那他就毫不犹豫的出刀捅人。

    “羽生……战斗已经结束了,你能把自己身上的雷遁停一停吗?”旗木朔茂忍不住对着靠过来的羽生说道,他觉得现在的羽生可比刚刚的敌人危险多了。

    毕竟野生的白绝都是菜鸡,如果不耍花招偷点查克拉或者找个会木遁的忍者当南孚电池的话,那他们的战斗能力是很弱的。

    白绝弱,但羽生不一样,现在他身上的雷遁是能直接能电死人的那种。

    “暂时不能,我有点冷,而只有发电才能给我带来温暖。”羽生记得有一部分白绝是有孢子寄生能力的,他可不想自己身上粘上那些东西。

    不过他什么都没有感知到,或许这周围真的只有这两只白绝。

    大致确定了周围的情况之后,接下来就见羽生举起了长刀,开始对白绝进行切片处理。

    “好像真的没有器官,也没有察觉到有查克拉操纵的痕迹,那问题来了,这东西是怎么活动的……它应该是一种傀儡吧?”旗木朔茂见羽生已经快要将一具“尸体”切成饺子馅了也没什么特别的发现,于是忍不住的这样开口说道。

    所以宇智波斑为什么能认为这种东西是被他造出来的呢?奇了怪了。

    羽生摇了摇头,表(装)示(作)不懂,“通知水户大人过来吧,让她看一看究竟是怎么回事。”

    他心说如果漩涡水户能把黑绝白绝的本体揪出来的话,那就再好不过了,干掉他们之后忍界哪还会有那么多破事?虽然有点对不住漩涡水户,但就让宇智波斑胸前纹着千手柱间的脸孤老一生不也很是凄美吗。

    旗木朔茂不懂羽生的想法,他只是点了点头,然后转身去通知漩涡水户去了。

    “还有人在吗,商量个事,要不出来聊聊天?你们要是有什么大计划的话,能让我参加一下吗?”羽生小声的、神秘的嘀咕着,并且还尽量的让自己的声音显得有诚意一些。

    然而没有人鸟他,就算这里真的还有绝存在,也不可能被这么简单、甚至连花言巧语都称不上的鬼话给骗出来。

    没一会的工夫,漩涡水户就带着队伍来到了这里,然后他们当先一眼就看见了被分尸的不行不行的白绝。

    漩涡水户皱了皱眉,切片研究也不能切的这么“细致”吧……好在羽生还留下了一具完整的尸体。

    “先前就是这东西在监视我们?也就是旗木口中所说的‘傀儡’?”

    漩涡水户问道,死了的白绝就像一截木头,她在对方身上什么都没有感受到。

    傀儡就傀儡吧,反正大家也都不认识这东西,所以羽生点了点头,然后问道,“水户大人,能感知到周围还有其他敌人的存在吗?”

    他是满怀期待将黑绝白绝在这里干掉的,所谓善战者无赫赫之功,羽生也不是不能牺牲一下……如果解决了“罪魁祸首”的话,那就算不为人知,他也算解救了世界了。

    毕竟现在的绝有个屁的战斗力。

    退一步讲,就算有战斗力,可这里不是还有漩涡水户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