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木叶之影流 红叶知玄

第五百二十五章 宇智波,妈见打,妈打了

    哒,哒,哒。

    周围的环境过于空旷寂寥,因而一切的声音都被放大开来。羽生的鞋子踩在泥土台阶上的声音,好似穿着一双木屐踩在了大理石地板上发出的声音一样。

    沿着这些粗犷的台阶一路往下,用比较“礼貌”的方式破开一个被原石封死的洞口,再往里行走了很长的一段距离之后,阴暗的空间之中终于燃起了一朵微不足道的灯火。

    一个形容枯槁、仿佛一碰就碎的老人坐在了一个圆木墩上,他的身前是一块两米见方的巨大实心青石,青石大半的高度都沉入了地下,因此这得算是一个“桌子”了。

    只有这一个人,黑绝白绝之流全都隐匿不见了。

    当看到这个白发老人的时候,羽生这才算是松了口气这是宇智波斑。

    有些人是这样的,年轻的时候是杀马特,等老了之后呢,是白发杀马特。

    紧接着,羽生的视线越过宇智波斑,转向了他的身后,空洞的地下空间之中果然半蹲着一个干枯的“巨人”。

    有一条白色的、如同植物根茎一样的管子正连接着宇智波斑与那个“巨人”也就是“外道魔像”。

    哪怕已经是一具失去了绝大部分力量的躯壳,“外道魔像”也能给人一强大的压迫力,尤其是初见的时候。

    推而论之,完全体的十尾肯定更为骇人。

    这样想来,外道魔像应该是就是“神树”,至少应该算是神树的一部分。

    所以它其实是个木偶,就是造型干干巴巴、麻麻咧咧的,不怎么可爱。

    “感到好奇吗,那确实是比较罕见的东西。”

    正当羽生有些出神的看着“外道魔像”的时候,宇智波斑突然开口说话了。他的声音就像他现在的形象一样干涩,但吐字却异常的清晰……更重要的是,这人思路完全没有任何问题,脑子也很好使,没有半点老年痴呆的征兆。

    “也不是特别的好奇,不过是一个有些不同寻常的召唤物而已。”羽生有些含糊的说道,并没有暴露出自己对于“外道魔像”的了解。

    不过羽生的说法也没错,“外道魔像”确实能算作一种特殊召唤物。

    说完了,羽生自顾自的坐在了宇智波斑的对面,看起来没有半分的敌意,甚至还有点自来熟的意思。

    “要下一局棋吗?”

    宇智波斑的右手离开了原本两手扶着的拐杖,然后伸出干枯的手指指了指身前的青石桌面。

    “可以。”

    桌面上是刻着一种羽生从未见过的棋盘,上面摆放着一些他根本不认识的棋子,宇智波斑好像也没有介绍游戏规则的意思这可能是他长期枯燥生活之中自己发明的一种游戏。

    本着“真男人从不看说明书”的原则,羽生跟着宇智波斑前后手的挪动落子……反正他只是随便玩,玩五子棋还是跳棋,只要不是玩昆特牌,输或者赢都无所谓。

    “你得感谢我,如果不是我追击的时候稍稍放了一点水,这双眼睛肯定没机会回到你手中的。”

    那双轮回眼现在已经安置在了宇智波斑的眼眶之中,就算这东西是即插即用的,那最起码也得有能插的机会才行。

    “年轻人,不要把做不到的事情说成刻意不去做的事情,这样只会让你显得很幼稚,把眼睛放还给我?这难道不是本末倒置么。”说着,宇智波斑甚至还很缓缓地摇了摇头。

    仅仅从目前的表现来看,宇智波斑倒像是那种隐世不出、修身养性的世外高人一样了。

    羽生心说我已经活了大半辈子了,怎么还算年轻人?

    “你如果觉得我是在吹嘘的话,那就当我在吹嘘好了。”

    “所以,关键的问题是……为什么你会知道这双眼睛是我的眼睛。”

    羽生这种突然出现,然后把人家的老底揭开的人,如果有可能的话,宇智波斑当然要搞清楚他的“情报来源”……这样的变数,可不应该出现在宇智波斑的计划之中。

    羽生已经造成了极大的破坏,现在等于说宇智波斑埋下的长门这条线,不管是前期的准备,还是后期的企图都已经全部作废了。

    “如果我说这一切都是我猜的,你信吗……好吧,你肯定不信。

    但有一件事你应该是明白的。首先,漩涡水户,最起码也是跟千手柱间、宇智波斑处于同一层次的忍者,她同样寿命绵长,尽管远不如你。

    一个强大的漩涡忍者,自然能够察觉到某些异常现象。

    其次,那块石板不是还留在宇智波、留在木叶吗?

    所以当木叶的忍者发现了轮回眼之后,我们在第一时间就确认了是你的眼睛了。”

    “石板?那确实是我的疏忽,但这只有理论上的可能性。

    最高等的秘闻是只有永恒万花筒写轮眼才能解读出来的,我不觉得现在的宇智波能够诞生这样的眼睛,而且解读出这种隐秘的宇智波……不可能把它告诉木叶。”

    宇智波斑一边下棋,一边观察着羽生的表情。他发现羽生尽管非常笃定这双眼睛是来自于他,但却对月之眼、无限月读一点都不知晓,因此他压根也不相信这样的情报来自于那块石板。

    “只要是密文,总有别的办法能解读出来的。”

    这句话之后,宇智波斑已经确定羽生根本没有看过那块石板了石板上的内容只有高等写轮眼才看得到,只有。

    这话幸亏宇智波斑没有说出口,否则的话羽生指不定都要开口反驳了……难不成黑绝也看不到?黑绝难道也有写轮眼?

    “所以呢,你一路追逐、找到我之后呢,究竟想要做什么?如你所见,我不过是个正在等死的老人而已,就连那双眼睛也托付给了其他人,并期待着世界出现新的希望。”

    羽生将手中的棋子随手一扔,然后笑了起来。

    “如果真的是这样的话,那为什么最后的关头你要把眼睛回收呢?高傲的宇智波斑,也被岁月摧残的失去了本心,然后开始说一些原本的自己根本不屑于说的谎言?”

    这话说的就离谱,忍者说谎那能叫说谎吗,这分明就是“情报干扰”,宇智波斑也是忍者,凭什么他就不能说谎。

    “你在执行某种计划,而你是木叶的‘叛忍’,初代火影的敌人,所以不管你的计划是什么,将其破坏就是我应该做的事情。”

    “也就是说,你选择与我为敌了?”

    “倒不能这么说,本心来说,我觉得这样下下棋聊聊天就挺好的,就算你的计划是毁灭世界,那与我有什么关系呢,大不了我往月球上跑不就行了。

    但是很久之前,有人告诉过我人活着终究是要做大事、成就伟业的,她没有告诉过我应该怎么做,但是……她是如此期待着的。”

    “自身无力的人,特别喜欢把多余的期待赋予在别人身上。”

    “你要这么指责的话,我也倒是不觉得有反驳的必要。

    除去你表达出的负面情绪,我觉得我的态度跟你也是一致的,它……确实是多余的期待。

    本身我是一个有些懒散的人,过过单纯的生活就是我的理想,然而……我实在不愿意承受别人的恩惠而故作不知。

    其他人的期待对我来说其实是一种负担。

    比较来说,如果我欠人五块钱的话,那我是必定要还回去的,不然心里会一直不舒服。这跟很多心安理得欠钱不还甚至赖账的人是不一样的。”

    不说别人,纲手就特别习惯且擅长欠赌场的钱,这里有暗指(责)。

    “所以当抛弃这样的负担之后,我才能回归我的本真。

    有些事情,不得不做。

    相比于崇高的理想,我更看重的是实现目标之后的回归自我。

    谈及‘意义’的话,大概就在于此。

    而要谈人生成就的话,这个世界上没有人比你更合适了,威名赫赫,但是快要老死……说白了还是欺负人,拳打南山敬老院,就是我的人生终极成就。”

    “也就是说,你不过只是个被洗脑的人?

    像你这样的人,居然是木叶的火影么,真是一代不如一代了。”

    听到这话,羽生终于忍不住的拍手鼓掌起来。

    宇智波斑怎么可能一直维持一副世外高人的形象?

    不过……人家宇智波斑肯定是有资格给出这种评价的。

    尽管这个人对木叶弃之如敝履,但“木叶隐村”这个名字,就是他取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