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我娘子天下第一 小小一蚍蜉

第七百二十九章情感专家

    “夫君!”

    齐韵急忙将孩子放在身边的摇篮里迎了出来。

    “娘子,你怎么坐在凉亭里了?天气这么冷别冻着夭夭了!”

    “夭夭早睡着了,这是承志好不好,一回来你的眼里全是夭夭,承志就是捡来的啊!”

    齐韵实在是无语了柳大少的偏心了,凭什么第一个想到的全是女儿!

    “承志啊,那就没事了,男孩子火力旺,吹吹冷风有助于健康成长,多吹一会也没问题!”

    齐韵无奈的翻了个白眼,这要不是自己的夫君保准一句话不搭理他,偏心偏到这个地步试问大龙还有几人。

    女儿吹了一点冷风就怕冻着了,儿子就有助于健康成长了,这都是哪里来的歪理邪说。

    三公主站在一旁同样愕然的看着柳明志,在大家族之中不是更该看重香火延续的问题吗?

    完全没有想到柳明志竟然会颠倒过来对待儿子跟女儿的身份。

    齐韵望着柳大少消瘦的脸色有些心疼,悔教夫婿觅封侯的念头再次显现在脑海之中。

    若非自己当初逼着夫君科举,抱着望夫成龙的想法去强迫夫君读书或许就不会进京遇到云清诗,更不可能会下江南剿匪跟慕容珊扯上关系。

    只有青莲跟自己陪着夫君相夫教子,或许也没有这些事情了。

    齐韵这样想却忽视了一件事情,柳大少到了这种地步其实真正的‘罪魁祸首’还是老头子柳之安强迫的。

    青莲站在一旁轻轻地咳嗽了两声,齐韵这才发现站在了一旁的三公主,正应了一句话,我的眼里都是你,再也容不下别人。

    虽然三公主穿着太监服饰齐韵还是一眼认出了这是一位姑娘,心里情不自禁的一突,夫君不会又给自己找了一个姐妹吧!

    这才多少天啊!

    难道自己宽容反而纵容了夫君的为所欲为不成?

    “夫君,这位是?”

    柳明志淡笑着抓起齐韵的手腕:“韵儿,这位是来江南散心的三公公,暂时找不到居住的地方想要在咱家借住一些日子,为夫还有点公事处置,你跟小青给三公公安排一间最好的厢房住下!”

    “妾身知道了,夫君你有事先忙!”

    听到了柳明志的话齐韵心里一松知道这个穿着太监服饰的姑娘跟夫君没有任何关系。

    “三公公好,妾身有礼了!”

    方才还跟青莲针锋相对抖得不亦乐乎的三公主听到了齐韵的话变得拘谨起来,真正的像了一个女儿家的模样。

    羞涩,细声细语起来。

    齐韵见状心里再次一咯噔。

    三公主的神态她太熟悉了,这不就是少女怀春见到长妇的模样吗?

    青莲,云清诗,慕容珊在自己面前的神色跟三公主没有丝毫的区别。

    初见之时都是这样的拘谨加不知所措!

    “韵儿,韵儿”

    柳明志一连叫了四声齐韵才回过神来:“夫君,妾身走神了,你有什么事情吩咐妾身吗?”

    “老头子在哪里?为夫找他有些事情商量一下!”

    “爹爹应该在书房算账哪,你去看看吧!”

    “好,安排好三公公再给为夫熬一碗莲子羹,这两天身体有些不舒服,养养胃!”

    “妾身知道了!”

    柳明志直接朝着内院走去去找柳之安。

    到了内院之后看着柳之安敞开的书房门柳明志也没有敲门径直喊道:“老头子,在不在?”

    “没死哪,嚎什么嚎?滚进来吧!”

    柳大少跨进书房的大门却没有发现柳之安的身影,有些迷惑不解:“老头子,你在哪?”

    “等一会能死啊!”

    “咦,你钻桌子底下干什么去了?”

    柳之安撅着屁股从桌案下钻了出来手里抓着一个粗布麻袋扶正了自己的员外帽:“你不去剿匪怎么回来了?想家了?”

    柳大少愕然的指了指柳之安手中的麻袋:“老头子,你这是?”

    “啊,你说麻袋啊,院子里的树叶落得多了,准备找麻袋清扫一下,不行吗?”

    柳大少一脸怀疑的看着老头子:“扫落叶不是有篮筐吗?”

    “篮筐多沉啊!还是麻袋轻便扛起来直接就走了!这不是最近吃胖了不少吗?活动活动减减肥,有什么大惊小怪的?”

    “打算埋几个?”

    “三个叛徒土里种的是什么?小麦还是甘蔗?儿子,你方才问的什么?年龄大了老爹我听不清楚了!”

    “慕容珊哪?柳叶也太让人失望了吧,这都能让人跑了?这还是在咱自己的家,是不是本少爷哪天失踪了你都不知道怎么回事?”

    柳之安脸上一囧急忙将麻袋放到了桌子上用账本压了起来:“压麻袋,还是账本多了好用!”

    柳大少脸色一怔:“啥啥啥?你刚刚说的啥?”

    柳之安指了指桌案上被账本压着的麻袋:“压麻袋,有什么问题吗?”

    “压麻袋?”

    “你不喜欢说压麻包也行啊,北地的人都是叫麻包的!”

    “额,没事了,可能我想多了,压麻袋就压麻袋吧!”

    “脑子有问题,对了咱们爷俩刚刚说到了哪里了?”

    “压麻慕容珊的问题!”

    “对对对,儿媳妇的问题,乖儿子啊,你听老爹说,这个女人啊不能一味的宠爱,要知道持宠而娇这句话可不是随意说说的,你也不想韵儿这孩子将来心里多想吧,对付女人就得跟放风筝一样,太紧了不行,太松了也不好你晓得不!”

    柳大少茫然的看着柳之安怎么好好的还客串其恋爱专家了哪?

    “所以啊,对于小儿媳你的抻着她一段时间,到时候她心里自己就该胡思乱想了你晓不晓得,其实你完全不用担心,生米都煮成熟饭了,到嘴的鸭子怎么也不可能让她跑了不是!”

    柳大少茫然的看着柳之安:“所以嘞?”

    柳之安抿了抿嘴轻轻地拍了拍柳大少的肩膀:“还用所以什么啊?女人嘛!你越是上赶着就越让她有恃无恐,逃一回,抓一回,睡一回,撑不了三次你让她跑她都不跑了!”

    “为什么啊?”

    柳大少一愣一愣的看着柳之安,想不到老头子就娶了老娘一个人竟然如此精通这些事情!

    “笨,活该你拿捏不住小儿媳,连这都不懂吗?”

    “我真不懂!老头子请赐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