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我娘子天下第一 小小一蚍蜉

第九百六十七章讲道理

    山本依次司正在率领山本家族的麾下的家臣兴高采烈的在海船之上庆贺战功。

    比自己打渔船只还要大上数倍的海船被自己以及麾下的将士成功的驱逐出了山本家族的领土。

    “山本君,你实在太威武了,竟然还带领上百人将这么一艘强大的海船驱逐了。”

    山本依次司的家臣山本田中敬佩的望着山本依次司。

    小日本的天性导致他们永远只会臣服于强者。

    对比自己强大存在卑躬屈膝摇尾乞怜。

    这是经过历史一次次的验证。

    对于山本依次司竟然敢对郭洋,方路二人的护卫舰勇敢进攻,赢得了这些家臣一致的尊重。

    山本依次司摇着手中的酒杯带着醉醺醺的模样张狂的笑了说了。

    “若非为了给父上捕捞他最喜欢吃的鱼翅,本将军就不是驱逐这艘来历不明的海船了,而是将他们一举擒获献到父上面前,到时候家主的位子就是我山本依次司的了。”

    船舱内一个稍微年长留着八字胡头顶发髻稀疏的中年人贼眉鼠眼三角眼透露着阴森的光芒。

    “少主,那艘船上的人喊话时好像说他们是大龙朝的人,还记得咱们去朝见天皇之时井上家族跟渡边家族的人谈论的那件事吗?”

    山本依次司稍微愣神了片刻似乎想起什么!

    猛然山本依次司瞪大了眼睛:“那个有些几千艘海大龙贸易船队?”

    三角眼郑重的点点头:“属下所料不错的话应该就是那个庞大的舰队,咱们可能惹了大麻烦了。”

    山本田中不愉的看着三角眼:“山本武你个懦夫,有什么好害怕的,这是在咱们长崎,咱们山本家族的地盘,他们再厉害又能怎么样,咱们船只虽然比不上他们的海船,但是在陆地上还是咱们山本家族强大武士的天下。”

    山本依次司本来还有些担忧的神色听了山本田中话以后也变得狠厉起来。

    “山本武,田中君说的不错,咱们山本家族可是有一万多的强大武士家臣,只要他们敢来一定让他们统统留下来,将他们的头颅挂在旗杆之上。”

    三角眼山本武脸色一急:“少主,切莫大意,井上家族他们不是傻子,你何曾见过他们对什么人如此推崇备至,他们几个家族可是比咱们的家族要大的多。”

    “山本武,你不要被那些传闻给下破了胆子,几千艘海船也许只是传言而已,咱们谁都没有亲眼见过,有什么可以担忧的?”

    山本依次司脸色有些阴沉:“不要再做这些无谓的争吵了,先回去再想……”

    “报……报……少少主……船……”

    “八格,不好好的替家主打渔慌乱什么?”

    “船……数不清的船朝咱们进攻了过来,最大的比山还要大!”

    山本武脸色一僵,三角眼闪烁不已带着一丝退却之意。

    望着同样有些惊慌的山本依次司山本武悄悄的朝着后面退去。

    遵循武士道信念不代表是傻子,明知不敌还要硬上无异于白白送死。

    山本依次司急匆匆的朝着甲板上走去。

    入目的那一艘艘接连天边的海船将方圆几十里海面全部占据,呈现泰山压顶之势朝着长崎的海岸压迫过来。

    “天照大神,这是你对我的惩罚吗?”

    所有人都目瞪口呆的望着朝着自己乘风破浪而来的大龙船队,没有一个人注意到三角眼从船边跳入海洋之中消失了踪影!

    “快,快划船,回土地上去。”

    “是是是!”

    一群山本家族的家臣武士使出了平生仅见的吃奶了力气朝着海岸划船过去。

    己方只有三艘打渔所用半大不小的海船,对方呢,根本说不清有多少船只,再不逃命就来不及了。

    安狗儿望着千里镜中三艘仓惶逃窜的小船嘴角挂着一抹笑意。

    “谭海清!”

    “末将在!”

    “传令三军将士,除了留下三千人保护那些跟随船队而来的番邦友人之外,所有将士全部下船跟山本家族的武士讲道理!”

    “得令!”

    “总兵,要不要末将去将那些学会倭国话的弟兄敢来充当翻译,以免因为交流不当造成了什么不必要问题!”

    安狗儿思索了一会淡淡的点点头:“带一个人过来就行了。”

    “一个人是不是太少了,一旦大面积登录一个人根本忙不过来。”

    “嗯?”

    安狗儿眉头威皱扫视着身边的将领。

    安狗儿师从柳一,柳一这家伙就是一个狠辣的家伙,纯朴的安狗儿自从跟了他之后变得越发的寡言少语!

    只有眼眸中不时地闪烁的阴森光芒代表着自己的心情跟言行!

    这些将领跟在安狗儿身边一年时间深知总兵的习惯,知道总兵人不坏,对弟兄照顾的是无微不至!

    就是这个跟冰块的性格让弟兄们无可奈何,不熟悉安狗儿的人还以为他是多么的生人勿近。

    “末将领命,马上拉回来。”

    将领毫不犹豫的靠着连接船只的船板飞跃过去传令。

    安狗儿望着已经靠近海岸的舰队冷冷一笑,两万多将士早已经放下小船朝着海岸边划去。

    “总兵,弟兄带来了,他倭国话说的最好。”

    安狗儿审视了一下站在自己面前略显拘谨的将士淡笑了起来。

    “不用紧张,本总兵问你用倭国话骂人怎么说?”

    “啊?骂人的话?”

    “没错,比如睡你老母,彼其娘之都行!”

    “八嘎牙路。”

    “八嘎牙路,本总兵记住了,还有什么吗?”

    “属下也没想到友好贸易还会用到骂人的话,就学了一句。”

    安狗儿失望的点点头:“好吧,一个就一个吧,凑活用就行了,你先回去吧!”

    “回去,总兵,卑职回去了谁来翻译啊?”

    安狗儿对着将士耸耸肩:“本总兵自己翻译啊,我刚才不是学了一句话吗?”

    “啊?”

    安狗儿轻轻的拍了拍将士的肩膀:“别惊讶了,放心回去吧,咱们去讲道理,去那么多人没用,你回去休息吧。”

    “得令!”

    周围的一干将领面色窘迫的望着安狗儿,总兵你确定你是去讲道理而不是去找刺激?

    用问候别人老母的话讲道理还讲的了吗?

    不打起来都不可能!

    想到这些一群将领古怪的望着自己的总兵,他们都不是傻子。

    只怕自己的总兵压根就没打算给山本家族的人讲道理。

    谁家带两万人去讲道理,破天荒的第一次见到。

    “传令三军,大龙是礼仪之邦,绝对不能先动手,要讲道理,下船吧!”

    “得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