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我娘子天下第一 小小一蚍蜉

第四百四十章不会太久了

    金国尚书房。

    一袭洁白素衣,明媚皓目的女皇正手持朱笔批阅着奏折。

    每审批一份奏折,女皇便会将自己圈点出来的奏折摆到一边静坐着的小可爱眼前,轻声给其讲解着其中自己为何会如此批注的缘由。

    小可爱不时地点点头示意自己明白,也会适时地问出自己真正疑惑不解的地方。

    “娘亲,国力,民生在对于一个国家来说真的这么重要吗?十几份奏折中,朝臣们全都提到了这两个字词汇。”

    纤纤玉指在奏折上滑动的女皇动作一顿,娥眉颦蹙的放下了手里的奏折,默默的叹息了一声。

    “娘亲先前也以为国力并不是很重要,差距可以用盟友跟手段弥补上来,可是你爹这个没良心的却给娘亲上了最生动的一课。”

    “国力对于一个国家来说真的是至关重要。”

    “咱们大金这一次国战惨败收场,可谓是伤筋动骨,没有二十三十年是缓不过来了,甚至可能需要五十年左右,一代人之久。”

    “娘亲这些天一直给你强调这些问题,就是为了告诉你,如果如果娘亲哪天不在了,你继承大宝之后,一定要忍辱负重,发展民生,壮大国力,将娘亲昔日遭受的屈辱,与今夕遭遇的耻辱通通奉还回去。”

    “娘亲,我”

    “你什么?月儿,永远不要忘了,你先是大金的公主,大金国皇位的继承人,再是他柳明志的女儿。”

    “你跟娘亲一样,注定不能想过自己想过的生活,你身上背负着千万大金百姓的重担。”

    “当你从娘亲手里将这副重担接过去之后,你就要倾尽毕生之力去努力。”

    “这是你的宿命,生在皇家的宿命,谁都改变不了。”

    “你这辈子注定不可能为自己而活,只能为了天下而活,你与娘亲一样,都将被禁锢在这人人想要的龙椅之上身不由己。”

    小可爱望着娘亲盛世容颜之上满是憔悴之意的神色,白嫩的手指紧紧地纠缠在一起,脑海中不由得回想起十日前那个偷偷摸进自己宫殿中的那个蒙面人。

    那个自己觉得是爹爹,他却不承认自己是月儿爹爹,说是偶然路过,不过是一个路人的蒙面人。

    脑海中浮现起那天夜里蒙面人对自己说的一番话,小可爱绝美的小脸纠结起来。

    蒙面人再三告诉自己,不要将自己与他的对话说给任何人听,哪怕是他的娘亲也不可以,这是属于自己与他两个人之间的秘密。

    “娘亲!”

    “怎么了?还有什么问题?”

    “我我我十天”

    “陛下,慧儿求见陛下,弟兄们传来了十万火急的文书!”

    小可爱犹豫不决的话语还没有说出来,殿外传来了慧儿焦急的声音,阻断了小可爱的话语。

    女皇蛾眉紧蹙,皓目之中闪现着惊疑不定的神采,也顾不得女儿想问什么问题,蹭的一下站了起来,赤足朝着殿前疾步走去。

    “进来!”

    “是,陛下请过目。”

    女皇急忙接过书信,对着殿中的灯火翻看了起来。

    片刻之后,女皇皓目之中闪露出一抹惊惧,柔嫩的手掌猛然攥在一起,将手中的书信揉了一团。

    望着慧儿惊疑的神情,女皇神色悲痛的苦笑了一声,娇躯一颤,趔趄了两步。

    “陛下!”

    “朕没事!”

    女皇缓缓将书信塞进袖口之中,目光惆怅的盯着殿外皎洁的月色叹息了几声。

    慧儿虽然不知道信中的内容,但是从女皇幽幽的叹息声中,以及女皇微微颤抖娇躯便可以猜测出,书信中的内容一定非同寻常。

    “陛下,您没事吧?”

    “朕没事,急召文武百官连夜入宫,十万火急。”

    慧儿眉头一惊,急忙颔首。

    “慧儿明白,慧儿告退。”

    慧儿飞退尚书房女皇藕臂颤动着取出袖口中的信纸复看了一眼,神情沉痛的转身朝着小可爱的位置走去。

    步伐何等的艰难。

    柳明志,你好狠的心呢。

    常言道,虎毒不食子,虎毒都不食子!

    你挥师百万,北出边关,这是要铁了心要将金国覆灭在战火之中啊。

    大龙到底给了你什么,李政到底给了你什么?

    李白羽给你了什么?李晔又给你了什么?

    令你如此狠心,竟然想方设法,竭尽全力要将你心爱之人的疆土覆灭在你的手中,要将你自己亲生女儿将来要继承的天下消灭在你的百万大军之下。

    这到底是为什么?

    这可是你的亲生骨血啊。

    你留给朕的书信不是这样说的,你告诉月儿的话也不是这样说的。

    你骗了婉言!

    小可爱望着皓目无神,呆呆的跪坐在龙案前的娘亲,俏脸上的担忧之情不言而喻。

    “娘亲。娘亲。”

    “你怎么了?”

    女皇娇躯一颤,回过神来望着不停的在自己眼前挥着娇嫩小手女儿,凄然的笑了一声。

    “月儿,娘亲没事。”

    “娘亲没事。”

    “可是大金”

    “大金这万里山河,完颜家的基业怕是不会长久了。”

    “什么?娘亲你说的是什么意思啊?你别吓月儿。”

    女皇凄然的神情令小可爱心头一紧,小手本能的抓住了女皇的皓腕。

    “娘亲,你真的没事吗?”

    “娘亲真的没事,你爹算了你慧儿姨娘来之前,你想说什么来着?先把你想说的事情说了吧!”

    “娘亲很久没有跟你好好的说过话了,咱们娘俩今天好好的聊一聊。”

    “娘亲,我十日之前的一个晚上,月儿刚刚回到自己的寝宫”

    小可爱言词清晰的讲述着十日前那天晚上发生的事情,讲述故事的小可爱,并没有发现娘亲悲痛的神色变化多端,犹如耍弄脸谱的大师一般厉害。

    殿中灯火通明,小可爱细细的讲述着自己经历的一切。

    直至殿外传来脚步声,小可爱的话音这才落了下去,端起面前的茶杯大喝一口,润了润发干的嗓子,小可爱乖巧的看着娥眉微蹙的娘亲。 : :

    “那天的事情就是这样,月儿一点都不敢瞒着娘亲。”

    女皇竖起玉指,示意走进殿中的慧儿噤声,皓目转向了抱着茶杯静坐的小可爱。

    “你说那个蒙面人是你爹爹?”

    小可爱神情纠结的挠了挠头,犹豫着点点头又摇摇头。

    “月儿觉得是爹爹,那双眼睛跟爹爹一模一样,可是他一直否认,加上说话的声音跟爹爹一点都不一样,月儿也不知道他到底是不是爹爹。”

    女皇皓目中,闪露一抹疑色,最终还是无奈的摇摇头。

    “月儿,你先回寝宫休息吧,娘亲还要接见百官,不能陪你了。”

    “嗯嗯嗯,月儿知道了,娘亲也早点休息,月儿告退了。”

    小可爱走后,女皇提起朱笔在宣纸上写下几个字,静静地观看了起来。

    良久之后,女皇将宣纸对着烛火点燃烧了起来,皓目之中疑惑丝毫不退,反而增加了些许。

    “慧儿,百官到了吗?”

    “回禀陛下,已经到了尽半了。”

    “嗯,服侍朕更衣。”

    “得令!”

    女皇任由慧儿给自己穿戴者龙袍,皓目怔怔的望着窗外的月儿,目光中流露着思索的神采。

    没良蒙面人跟月儿说的那番话到底是什么意思?

    难道朕真的老了,否则为何这么多事都想不通缘由了呢?

    没良心的,蒙面人会是你吗?

    PS:临时接到任务外出,今天无法回来,明天六更补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