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我娘子天下第一 小小一蚍蜉

第六百一十六章亲征念头

    李晔默然的望着龙台下柳明志恭敬有加的姿态,一时之间不知道该如何应对柳明志的话语。

    只能说柳明志的话说的太过天衣无缝,无懈可击。

    不是臣不愿意为陛下分忧,而是臣目前的身份尴尬至极,必须避嫌才行。

    无论怎么想柳明志的话都没有丝毫的漏洞,金国皇帝,金国将来继承皇位的长公主,突厥可汗,突厥的王爷不是柳明志的亲朋,便是柳明志的好友。

    如此身份之下,柳明志确实不该细看关于朝臣北征的详细计划。

    李晔微微有些出神,眼神中流露着说不清道不明的神色。

    脸色悻悻的放下了手里的奏折:“也罢,既然姑父需要避嫌,朕就不强行将压力赋予姑父的身上了。

    姑父归位吧。”

    “老臣遵旨,谢陛下雅量。”

    柳明志再次恭恭敬敬的退回了自己的位置,跪坐在那里跟个没事人一样扣弄着手中的玉笏,好像在研究玉笏上面的纹路一般。

    百官心思各异的望着柳大少的背影,思绪纷飞。

    柳明志如此平静的模样,他们心里一时也琢磨不透并肩王是因为出征名册上各级将领的缘故,还是真的如他跟陛下说的那样想要避嫌。

    百官跟李晔一样,同样猜不透柳明志目前的真正想法是什么样的。

    不过他们细细思索了柳明志先前的一番话语。

    确实,如果并肩王看了奏折上的出征计划,大龙顺风顺水的一统天下还好,万一出了什么差池,定然会有人将心思引到并肩王的身上。

    其原因不外乎柳明志说的那些。

    关系,处境都太过尴尬了。

    户部尚书姜远明,瞄了一眼柳明志扣弄着玉笏纹路的低沉脸色,苦笑着摇摇头。

    以他跟柳大少打交道多年的了解来看,柳大少现在心底明显因为出征名单上那些将领的排序有了芥蒂。

    “陛下,老臣姜远明有本启奏。”

    “准!”

    “谢陛下!”

    老姜取出袖口的奏折走向了殿中央,缓缓的打开了手中的奏折。

    “回禀陛下,自月前拟定北征计划伊始,老臣以户部之名,向大龙各地州府进行征缴粮草。

    现在,各地州府纷纷响应,皆以备足粮草运往北疆,加上国库粮草储备,现已准备五个月的粮草。

    后续粮草春税之后便会陆陆续续送往北征大军营中,绝对不会耽搁我朝百万雄师的北征大业。”

    李晔默然的神色听了老姜的话终于露出了一些笑容:“好,老爱卿不愧是朝廷栋梁,月余时间便已征缴百万大军将近半年的粮草,可谓是劳苦功高。

    待天下定鼎,大军班师还朝之际,朕定有重赏。”

    “谢陛下,此乃老臣分内之事,老臣不敢居功。各地州府粮草数目皆在奏折之上,请陛下过目!”

    “呈上来!”

    “咱遵旨!”

    小德子接过老姜手里的奏折,老姜这才退了回去。

    李晔接过奏折便放到了一旁,具体内容他无须这个时候便一一过目,只要知道大概有了五个月的粮草便已经知足。

    “列为臣公,还有谁有本要奏?”

    “回禀陛下,老臣宋煜有本要奏。”

    “准!”

    “回禀陛下,为力顶北征大业,兵部将作监,将造监,兵造署便已开始不间断打造北征大军所用兵器,甲胄,箭矢。

    如今朝廷欠缺各地商户提供材料费用合计一百一十二万七万五百一十三两。请陛下下旨户部拨款,将这批欠款及时给各地商户掌柜一一结算。”

    李晔眉头一皱,眉宇间透露着淡淡的纠结之色。

    尚未开战,仅仅三军将士修缮各类兵械的消耗就已经一百万两了,这消耗也太大了吧。

    没办法,打仗自古以来就打的就是金钱,为了天下一统,一百万两的消耗还算可观。

    李晔沉吟了一会看向了老姜:“姜尚书?”

    以往因为几万两银子都要扣扣索索的老姜,此次竟然毫不犹豫的点点头。

    “陛下放心,老臣就是砸锅卖铁也会把朝廷所欠的银两给供应打造器械的商户们一一结清。”

    一直扣扯玉笏的柳明志,听到老姜掷地有声的话语,淡淡的瞄了老姜一眼便收回了目光,继续摆弄着手里的玉笏。

    如他所料。

    现在朝廷上下放弃了彼此的隔阂,万众一心的筹备着大龙一统天下的北征之举。

    如今的户部,兵部就是两个吞钱的无底洞,满朝上下全都齐心协力的填补着这两个销金窟。

    李晔从龙椅上站了起来,目光炯炯的环视着殿中的百官。

    “诸位臣公,还有哪位有本要奏?”

    “臣等无本要奏。”

    如今朝堂都在围着兵部,户部打转,他们两个没事了,其余人自然不会在这个关节口上拿一些鸡毛蒜皮的小事在朝堂之上哗众取宠。

    “列为臣公,朕若是自降身份为北征大军副督军,绝不干涉云老爱卿一切军令,御驾亲征金,突两国。

    列位臣公以为如何?”

    正等着小德子有本启奏,无事退朝喊声的百官听到李晔突然毫无征兆可询的一句话,全都呆住了。

    瞠目结舌的望着站在龙台之上的李晔迟迟没有反应过来。

    就连扣扯着玉笏的柳明志目光都有些愕然了,瞄着龙台上的李晔,目光躲闪了一下,暗自思索了一会,眼中闪过一抹明悟之色。

    他稍加思索便明白李晔此举何为了。

    不外乎立威而已。

    李晔的皇位来的太过突然,也太过轻松。

    在百官中的威信并不算太重。

    他这是想要效仿皇祖父李政,当年身为太子之时便下令北疆三十万兵马大举北出,以军功积累自己在百官心中的威信啊。

    想法固然是好的,可是你也太小看朝堂之上那些酸儒的顽固了。

    果不其然,回过神来的百官对视了几下,纷纷出言劝阻了起来。

    “陛下不可,君子不立危墙之下,何况陛下一国之君乎,岂能轻而易举的御驾亲征。”

    “陛下,自古御驾亲征者,皆是国破山河碎,江山破坏不堪之际,御驾亲征可以鼓舞士气,借此反败为胜。如今我大龙繁荣鼎盛,名将云集,兵强马壮。

    岂可轻而易举御驾亲征,陛下三思。”

    “老臣附议,御驾亲征事关国体,陛下应当以龙体为重,请陛下三思。”

    “回禀陛下,老臣等尚能为陛下效犬马之劳,何须陛下亲征”

    “”

    霎时间,方才还万众一心互亲互爱的朝堂变得犹如东街坊市一样混乱,百官你一言我一语的说着各种各样的谏言。

    内容几近相同,皆是阻止李晔御驾亲征的念头。

    李晔望着下面纷纷反对劝谏的官员,无奈的点点头。

    “列位臣公。”

    “列位臣公。”

    “肃静!吵吵闹闹成何体统。”

    “臣等知罪。”

    李晔目光复杂又窘迫,对于百官万金油的这一套臣等知罪实在不知道该如何应对。

    看来自己想要御驾亲征的想法是不可能了。

    李晔此刻心底充满了憋屈,憋屈至极。

    可是除了御驾亲征之外,还有别的办法能快速积累自己这位当今帝王的威信呢?

    “朕给列位臣公开个无伤大雅的玩笑而已,列位臣公不用当真。”

    “粮草一到大军手中,即刻北征!

    退朝吧!”

    “陛下圣明,臣等恭送陛下,万岁万万岁。”

    李晔环视了一下殿中躬身的百官,轻轻地一甩龙袍,龙行虎步的朝着殿后赶去,小德子喊了一声退朝,急忙跟了上去。

    脚步声渐渐远去,柳明志直起身子,淡淡的扫视了一眼周围的官员,一挥衣袖一马当先的朝着殿外赶去。

    “并肩王留步。”

    柳明志听到魏永的叫喊声,回头给了其一个不爽的眼神,丝毫不停的朝着殿外走去,他不觉得自己跟魏永这个老货有什么好说的。

    取下解兵架上的天剑佩戴腰间之后,谁都没有理会的朝着宫门的方向赶去。

    “王爷等等本官呢!王爷就是这么对待自己的同僚吗?”

    “魏相到底想干什么?不知有何指教?”

    魏永瞄了一眼目光好奇得看向这边的官员:“王爷,边走边聊如何?”

    柳明志无奈的点点头。

    “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