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我娘子天下第一 小小一蚍蜉

第六百一十七章这不好吧

    柳明志听着酒井星野那似乎有些不太确定的语气,顿时皱起了眉头。

    “什么叫做不怪了吧?是根本就不怪我好不好?你说的那些话,完全就是在冤枉我。”

    酒井星野现在脑子里全部都是柳大少的辩解之词,根本没有时间去仔细的思考其它的事情。

    想来就是她仔细的去思考柳大少先前的话语,也挑不出什么毛病来,因为柳明志先前说的那些话完全就是有理有据。

    看着柳大少似乎有些不高兴的表情,酒井星野忙不吝的点了点臻首:“是是是,星野知道错了,柳君,真的是对不起,是星野错怪你了,你不要生星野的气好不好?

    星野真的不是有意的,只是星野也不知道当时具体发生了什么样的情况,在倭国的时候星野只是听哥哥说,是柳君你把武器卖给了王室的使团,所以哥哥才会遇到了这次前所未有的难关。

    柳君星野真的知道错了,你大人有大量,别跟星野这个小女子一般见识好不好?”

    柳大少听着酒井星野满怀歉意的语气,抬眸瞄了一眼她楚楚可怜的娇俏容颜苦笑着叹了口气。

    “行行行,既然星野你都这么说了,我还能再说什么呀!

    咱们终究相识一场,而且还是关系不错的朋友,看在你也不是有心这么说的份上,这一次我原谅你了。”

    “谢谢柳君,谢谢柳君,星野就知道柳君你最好了。”

    柳明志正待说什么之时,一道娇小的身影急匆匆的朝着凉亭的方向奔跑了过来。

    “娘亲,娘亲,酒井贺哥哥来了,他说有事情想要跟娘亲商议一下。”

    小丫头花绮樱织给自己的娘亲说出来自己的来意后,转身对着柳大少福了一礼。

    “樱织再次见过先生,先生安好。”

    “呵呵,免礼吧。”

    “樱织多谢先生。”

    酒井星野稍加思索了一下,神色有些为难的看向正望着自己女儿乐呵呵轻笑的柳明志。

    “柳君,你看?”

    柳明志随意的看了一眼庭院拱门的方向,淡笑的摆了摆手。

    “你的侄子酒井贺找你可能是有什么重要的事情,至于见不见星野你自己决定就行了,我这边是无所谓的。”

    酒井星野神色迟疑的想了一会儿,对着自己女儿花绮樱织颔首示意了一下。

    “樱织,让你哥哥过来吧。”

    “哎,樱织知道了,樱织先去喊酒井贺哥哥了。”

    小丫头小跑着离开凉亭后,酒井星野有些不好意的对着柳大少笑了笑。

    “柳君,在星野的心目中你就是最尊贵的客人,无论什么事情都比不上陪着柳君你聊天更为重要。

    如果星野把你丢下去见自己的侄儿,那就是对柳君最大的不尊重了。

    如此一来,星野只能做出一个折中的办法,那就是把酒井贺喊来见星野,等到他把事情告诉了我之后,星野马上让他离去。

    这也是星野的无奈之举,还望柳君不要介意。”

    “无妨无妨,本少爷也几年没有见过酒井贺了,今日适逢其会,说不定能借着星野你的面子与他叙叙旧呢!”

    酒井星野俏目忽的一亮,忙不吝的点了点头。

    “柳君你客气了,只要柳君你想要见他的话,星野可以让他随时去拜见柳君。”

    酒井星野的心弦现在可谓是提到了嗓子眼里,她跟酒井贺正想方设法的思考着怎么才能提前见到柳大少一面。

    如今柳君这么一说,岂不是说自己很快就能如愿以偿了。

    柳明志脸色微微一僵,他也没想到酒井星野竟然顺着自己的话给自己来了这么一出。

    正在思索着怎么才能巧妙的化解酒井星野言辞中的深意,庭院中忽然想起了叽里呱啦的倭国话语。

    “星野姑姑,今天高句丽国的正使金泰恩又来咱们居住的庭院里找茬了,咱们必须想办法尽快见到大龙的皇帝陛下。

    咱们在大龙这里多耽搁一天的时间,三叔他那边的局势便会严峻一分,我们的时间不多……皇帝陛下?”

    酒井贺人未到声先至,当他走进了庭院里后,才看到了正坐在自己姑姑对面轻然淡笑的柳大少。

    一开始酒井贺似乎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还以为自己是看花了眼了呢。

    用力的眨巴了几下眼睛,酒井贺再次朝着坐在石凳上的柳明志看去,终于确定了自己没有眼花。

    坐在自己姑姑对面的那个人,不是自己日思夜想着想要见到的大龙皇帝柳明志,又是何人?

    “皇帝陛下?真的是大龙的皇帝陛下。”

    酒井贺用倭国的话语惊呼了一声,三步并做两步走到柳大少面前神色恭敬万分的行了一个大礼,口中说着不太流畅的大龙话语。

    “邦臣酒井贺参见大龙皇帝陛下,万岁万岁万万岁。”

    柳明志微微侧头打量了片刻比起三年前成熟了不少的酒井贺,淡笑着虚托了一下双手。

    “免礼吧。”

    “谢大龙皇帝陛下。”

    酒井贺骑起身之后神色激动的看着柳大少:“皇帝陛下,一别三年有余,邦臣终于又见到皇帝陛下您了。

    您还是像三年前一样的气质不凡,英明神武。”

    柳明志对于酒井贺的赞美之词有些不以为意,这种话自己这些年来已经听得太多太多了。

    自己若是想听的话,朝中的文武官员能每次朝会的时候能换着法的长篇大论的称赞自己一回。

    那些老狐狸拍马屁的本事,可不是区区一个酒井贺能够比拟的。

    “酒井贺。”

    “邦臣在。”

    “你不是找你的姑姑有事情要商议吗?用不用朕回避一下啊?”

    酒井贺尚未开口,酒井星野却先一步接过了柳大少的话茬:“贺儿,柳君是我的朋友,你有什么事情直接当着柳君的面直说就行了。

    在柳君的面前,不管你有什么事情都可以直言不讳。”

    酒井贺听到自己姑姑的话语,目光隐晦的瞥了一眼柳大少,立即对着酒井星野摇了摇头。

    “姑姑,我来找你没有什么重要的事情呀,这不是天色已经不早了嘛,我就是想来问问姑姑你晚饭要吃些什么。

    姑姑若是有什么特别想吃的菜肴,我马上让人去跟陆大人他们报备,别到时候耽搁了姑姑用饭。”

    酒井贺说的这些话自然不是真话,原本他急匆匆的来找自己的姑姑酒井星野,是为了与她商议怎么才能够尽快见到柳明志这位大龙皇帝。

    然而现在柳明志这位大龙皇帝都已经与姑姑坐在一起了,自己还有什么好与姑姑她再商议的。

    而且自己刚刚也亲眼目睹了姑姑与柳明志说话之时的模样,明显是相谈甚欢。

    既然如此,自己还有什么好说的,完全不需要再跟姑姑她商议什么了。

    自己非但不用再与姑姑说什么了,而且还要马上退去,万万不能打扰姑姑她与大龙皇帝陛下聊天。

    酒井星野听到侄儿的话语,眼底不由得露出了一抹怪异之色。

    “贺儿,你找姑姑就是为了问姑姑想要吃些什么吗?”

    “对,孩儿知道这几日姑姑一直在奔波劳苦,肯定是吃不好休息不好,于是便想着让姑姑吃些好的菜肴养养身体。

    姑姑,你想吃什么直接跟海尔说,我马上去跟鸿胪寺的陆大人报备一下。”

    酒井星野看着酒井贺煞有介事的模样,犹豫了片刻浅笑着摆了摆手。

    “贺儿,姑姑吃什么都行,你看着去安排吧。”

    “是,那我就打扰姑姑与皇帝陛下叙旧了,孩儿告退。”

    “皇帝陛下,邦臣先前不知道您也在这里,打扰了陛下您与姑姑闲聊,还望陛下莫要介意。

    邦臣找姑姑要说的事情已经说完了,我就不耽搁您与姑姑她叙旧了。

    邦臣告退。”

    柳明志看着酒井贺恭敬无比的模样,似笑非笑的点了点头。

    “也好,既然你找星野她没什么重要的事情,那你就先去忙自己的事情吧。”

    “是,邦臣告退。”

    酒井贺对着柳大少行了一个大礼,转身直接走出了凉亭。

    强行按捺着心底的激动之色,酒井贺伸手扯着花绮樱织的小手朝着凉亭外走去。

    “樱织,哥哥从京城里的坊市里给你买了几个好玩物,你跟哥哥来,我带着你去看一看。”

    小丫头花绮樱织可没有那么多的心思,听到酒井贺给自己买了玩物,不假思索的就跟着他走出了庭院。

    柳大少看着酒井贺两人走出拱门的背影,嘴角不由得扬起了一抹笑意。

    这个酒井贺倒是一个八面玲珑的人物啊!

    “柳君,真的是抱歉了,星野也没有想到贺儿他打断了咱们竟然是为了如此无足轻重的事情。”

    柳明志摇动着折扇起身伸了个懒腰:“嗨,什么抱歉不抱歉的,本少爷看这个酒井贺倒是孝心有加嘛。

    说了那么久了,咱们说了那么久的话了,我有些口渴了,咱们接着回去喝茶吧。”

    “好的,星野听柳君的。”

    酒井星野看着柳大少走向房间的背影,起身跟在他的身后,目光有意无意的朝着酒井贺他们离开的宫门望去。

    虽然她知道柳明志根本听不懂倭国话,但是她总觉得柳君似乎已经看透了一切。

    二人联袂回到了房间后,酒井星野提壶给柳大少倒了一杯已经变得温热的茶水。

    “柳君,请。”

    “客气,你若是也口渴了,自便就行了。”

    “柳君,你解渴了之后,就先把衣服脱了吧,星野有一件礼物要送给你。”

    “吭哧。”

    正欲喝茶的柳大少听到酒井星野的话语,顿时闷哼了一声,放下已经送到嘴边的茶杯朝着酒井星野望了过去。

    然而酒井星野说完这番话后,已经直接朝着屏风后走了过去。

    柳明志看着佳人走进屏风后的倩影,脸色顿时变得有些怪异了起来。

    这么直接的吗?

    虽说自己对酒井星野这女人多少有点哪方面的心思,可是也没想过速度如此之快呀!

    将茶杯送到口中一饮而尽,柳大少将茶杯放到桌案上看向了屏风后影影绰绰的身影。

    “星野,这不好吧。”

    柳明志嘴里说着似乎是在拒绝的话语,身影倏忽一闪却已经出现在了床榻上的锦被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