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我娘子天下第一 小小一蚍蜉

第七百六十章一直等下去

    柳明志虎躯一震,虚托着的双手似是无力的渐渐垂落了下去。

    目光复杂的看着薛凝儿一双灵泛的俏目中那清晰可见的期许之意,柳明志脚步沉重的向后退去。

    柳大少缓缓地停在了身后的石凳前,一手持着万里江山镂玉扇,一手撑在石桌的上面,默默的在石凳上坐了下来。

    ‘夫君她自从承平三年三月二十八日起开始西征,距今已经三年多的时间了。

    臣妾……臣妾就是想知道, 夫君以及西征的将士们。

    何时才能回来家乡?

    臣妾想他了,家中的父母想他了。

    孩子们,也想他了!

    臣妾就是想问一问,我大龙天朝的西征将士们。

    何日才能归来呀?’

    一句句话语,不停的在脑中中回荡着。

    柳明志想控制自己不去回想,去怎么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想法。

    薛凝儿询问的语气从始至终, 一直都是轻声细语的。

    听到耳中, 给人一种如沐春风的感觉。

    然而这番对于寻常人来说是轻声细语, 如沐春风的娇柔语气。

    在柳大少的耳中却是宛若惊雷,犹如铜钟大吕一般振聋发聩。

    任清蕊见到柳大少重新坐下来后,那似乎有些失神的反应,灵动的皓目之中露出几分担忧之意。

    “大……大果果,你没得啥子事吧?”

    柳明志回过神来,侧身看向任清蕊淡笑着摆了摆手。

    “啊?啊!没事,为兄没事。”

    柳明志轻轻地吁了口气,俯身在石凳上磕出了烟锅里的灰烬,扯开烟袋再次装好了一锅烟丝。

    “薛姑娘,你先起来坐下吧。”

    “臣妾谢陛下。”

    柳明志掏出火折子点燃烟丝用力的抽了一口,目光穿过面前有些缭绕的烟雾,径直看向了已经坐定下来的薛凝儿。

    “薛姑娘,朝廷的两路兵马自从西征之后,每间隔三个月左右的时间,两路兵马的大元帅便会将两路西征将士们的家书用金雕传回京城。

    将士们的家书到了京城,经过朝廷兵部的整理,然后便会派遣快马下发各地的州府衙署。

    最后再经过各地州府衙署的核定,以最快的速度调派信使一一发放到每一位西征将士们的家眷手上。

    除此之外, 每半年左右,从西夷之地运往一些重要辎重回归京城的西征将士们,还会顺便捎带回来几大箱子,几大箱子的家书。

    除了家书,其中还有西征将士们给他们的家眷们,带回来的各种来自西夷之地的特产。

    将士们托袍泽们带回来的番邦特产等各种东西,朝廷全部都是完完整整的派遣信使一一的转交到了将士们的家眷手里。

    朕之所以会跟薛姑娘说这些,就是想问一问薛姑娘。

    莫非这三年多的岁月里,薛姑娘你就没有收到一封邓志云这小子的家书吗?”

    “回陛下,收到了,臣妾收到了。

    正如陛下方才所说的那样,每隔三个月左右的时间,臣妾便会收到一封夫君从万里之外寄来的家书。

    每半年左右,臣妾便会收到夫君托袍泽们捎带回来的家书与各种西夷特产。

    可是……可是……”

    薛凝儿磕磕巴巴的说了半天,也没有将后面的话语说出来,似乎有什么难言之隐。

    柳明志默默的吐出了口里的烟雾,神色唏嘘的叹了口气。

    从薛凝儿那闪露着迟疑之色的目光中,柳明志已经明白她想要说些什么了。

    “薛姑娘,你无须担心你的话会令朕不高兴。

    无论你说出什么样的话来, 朕都会恕你无罪。

    想说什么,但说无妨。”

    任清蕊似乎想明白了什么了,附和着点了点臻首,起身走到薛凝儿的旁边坐了下来。

    伸出手抓起薛凝儿白嫩的手掌放在手心里拍了拍,任清蕊檀口微启的轻声说道:“凝儿姐姐,妹儿我知道大果果的为人。

    他向来是那种说一不二的人,因此,你想要说什么的话,直接说出来便是了。”

    薛凝儿轻轻地点了点头,抬眸看向了正在捧着旱烟袋吞云吐雾的柳大少。

    “陛下,臣妾若是说了什么不中听的话语,还望陛下莫要见怪。”

    “自然不会,薛姑娘但说无妨。”

    “陛下,常言道,家书抵万金。

    可是家书再是珍贵,终究不是人呢!

    臣妾的夫君已经远征三年多了,不知道还要等到多少年才能大胜凯旋。

    三年?五年?十年?

    臣妾已经等了他三年多了,不怕再等上他三年。

    别说三年了,五年,十年,乃至更久,臣妾都可以等。

    直至等到西征大军大胜凯旋,等到夫君衣锦还乡,荣归故里。

    只要能等到,等再久,臣妾都不怕。

    臣妾……臣妾就怕……就怕再也等不到夫君他回来了呀。

    陛下!臣妾说这些,绝对没有对陛下,对朝廷有什么不满之意。

    臣妾今日乃是三生有幸,竟然可以得见陛下天颜。

    因此,臣妾的心里一时有些激动,便斗胆想从陛下这里询问一下。

    询问一下自己男人的归期。

    臣妾的小民之见,远不如陛下的高瞻远瞩。

    还望陛下,莫要将臣妾一介女流之辈的荒唐之言,放在心里。

    臣妾……臣妾请陛下恕罪。

    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柳明志看到薛凝儿又要起身给自己行礼,立即起身阻拦了起来。

    “任丫头。”

    仅仅一个称呼,任清蕊便明白了柳大少意思,她立即站起来将薛凝儿重新按坐在了石凳上面。

    “凝儿姐姐,大果果他乃是微服来带蜀地,你用不到这么多礼的撒。”

    薛凝儿刚要说什么的时候,柳明志却先一步开口了。

    “薛姑娘。”

    “臣妾在。”

    “朕与任丫头来你家里是来喝茶来了,你这动不动就起身行礼,朕实在是不习惯。

    你无须那么客气,也无须如此的拘谨,更不用那么的多礼。

    不然的话,朕会感觉不自在的。”

    “是,臣妾遵命。”

    柳明志看了看手里已经化作灰烬的旱烟,磕出了烟灰后,随后将旱烟放到了石桌上面。

    “薛姑娘。”

    “陛下?”

    “薛姑娘,今夕八月十八日那天,朝廷的二路西征大军已经踏上征程,万里远征了。

    此次二路大军的西征将士,除去辅兵之外,整整十万铁骑。

    按照时间来算,十万西征将士们此时应该已经出了玉门关了。

    等到二路西征大军奔赴到了大食,天竺两国境内驻守之后,届时将会有十万年岁较高,精力衰弱,体力不足,等等情况的精锐老卒班师撤离出两国境内。

    这十万为国万里远征的精锐老卒,大龙的天兵雄师。

    将会在一路西征大军,左右两路兵马大元帅的妥善安排下,西域诸国王上的配合下,朝廷的处理下,陆陆续续的班师回到我大龙的本土境内。

    最终,十万精锐老卒会在朝廷兵部的妥当安排下,相继返回家乡安居乐业,安享晚年。

    当然了,朕说的情况,只是其中的一种情况而已。

    朕,朝廷,兵部,会最大程度的接纳十万精锐老卒自己的想法。

    他们是选择返回家乡安居乐业,颐养天年,还是会选择去驻守我大龙天朝的各处边关。

    关于这一点,朕完全尊重他们自己的想法。

    朝廷,兵部那边,自有朕会去妥当处理的。

    一句话,不管他们最终做出了什么样的选择。

    朝廷,朕都会妥当的处理后续之事。

    我柳明志,大龙的一国之君,当今天子。

    绝对不会辜负了任何一个为朕,为朝廷抛头颅,洒热血的将士们。”

    任清蕊看着一脸郑重的柳大少,灵动的皓目之中闪烁着毫不掩饰的爱慕之意。

    “大果果。”

    “薛姑娘。”

    “啊?啊!臣妾在。”

    “有有些事情,朕要跟伱说清楚。”

    “陛下?”

    “这十万从大食,天竺两国境内陆续撤回来的精锐老卒之中,是不是会有你的夫君邓志云,关于这一点,朕不敢给你保证。

    也没有办法给你保证。

    也许会有吧,也许不会有。

    一切,只能看天意了。

    但是,朕希望你不要抱太大的希望。”

    “臣妾明白。”

    “邓志云这小子,是新军六卫里面第二批补充到破虏军,虎啸营里的新兵。

    当年朕率兵北征之时,这小子从小小的一个新兵,硬是一路杀到了虎啸营前锋中郎将的位置。

    百万大军北征期间,这小子作战勇猛,每每出战必立功勋。

    在新军六卫的几十万将士之中,这小子也是一号响当当的人物啊。

    也正是因为有着这一份战功赫赫的资历,他才会成为西征大军中的将领之一。

    大军西征期间,邓志云这小子一如既往的战功卓著,在疆场之上可谓是屡立奇功。

    朕大致记得,他现在好像从六品上的前锋郎将,一路晋升到了从四品下的宣威将军了吧。

    西征大军班师回朝以后,可以加官进爵的将领名单之中,好像就有他的名字。

    大概是这样的,具体的情况朕也记不太清楚了。”

    “回陛下,确实如此。

    臣妾在家夫的上一封家书之中,已经告诉了臣妾,他已经晋升为从四品下宣威将军的事情了。”

    柳明志神色了然的点了点头,端起茶水漱了漱口,双眸微眯的朝着薛凝儿望去。

    “薛姑娘,邓志云这小子今天二十几了?二十七了,还是二十八了?”

    “回陛下,臣妾的夫君他今年已经二十八岁了。”

    “真快呀,当年他刚进入破虏军虎啸营之时,还只不过是一個正值当年的小伙子。

    一眨眼的功夫,他都已经二十八了。”

    “陛下,正是因为如此,所以臣妾才斗胆问你,西征的将士们何时……何时……”

    “薛姑娘。”

    “陛下。”

    “朕还是先前的那句话,将来班师回朝的十万精锐老卒之中,是否会有你的夫君邓志云这小子,朕不敢给你保证。

    邓志云这小子现在才二十八岁的年纪,在军伍之中可谓是正值当年。

    以他的资历跟年龄,他在军中的前景,他在军中的前程还长远的很呢!

    因此,他能够班师回朝的几率可谓是少之又少。

    甚至可以说微乎其微,乃至十分的渺茫。”

    薛凝儿俏脸一愣,神色复杂的沉默了良久,嘴角扬起一抹苦涩的笑意。

    “陛下,臣妾……臣妾明白了。”

    柳明志放下了手里的茶杯,起身走到了凉亭边缘,甩开了手里的镂玉扇轻摇着,目光幽幽的望向了前方的箭靶。

    目不转睛的盯着那个插满了箭矢的箭靶默然了半天,柳大少微微侧目朝着薛凝儿看去。

    “薛姑娘。”

    “臣妾在。”

    “如果你真的特别希望邓志云这小子归还故里,朕回京了以后。

    可以在去往西征大军的金雕传书之中,特旨一封给左路兵马大元帅,令邓志云这小子归还我大龙本土。

    朕对于每一位有功于朝廷的将士,以及他们的家眷,永远都会尽力的去满足他们的心愿。

    不过此时非同小可,朕还是希望你能够慎重考虑的为好。

    毕竟,你的想法,代表不了邓志云那小子的想法。

    朕可能会圆了你们夫妻团聚的美梦,亦有可能会好心办坏事。”

    薛凝儿娇躯一颤,神色变得踌躇了起来。

    她不是傻子,自然明白柳明志的这番话是为了自己着想。

    好男儿志在四方。

    自己的想法,未必会是夫君的想法。

    自家夫君对自己的爱意,自己从来不会怀疑。

    可是,自家夫君对于建功立业的雄心壮志,自己也是非常清楚的。

    如果因为自己的请求,陛下一书特旨,从而耽误了……

    薛凝儿稍加思索了一番,心里便已经拿定了主意。

    “陛下。”

    “薛姑娘请说。”

    “臣妾,臣妾选择顺其自然。”

    柳明志轻轻地合起了手里的折扇,目光复杂的朝着薛凝儿看去。

    “唉,你就不再考虑考虑了吗?”

    “陛下,臣妾从始至终都没有让夫君他马上回来团聚的意思。

    臣妾一开始的目的,便是想问一问陛下,臣妾的夫君与西征将士们,何日才能回来。”

    柳明志默默的点点头,轻轻地吁了口气。

    “所以?”

    “不管夫君他何日归来,臣妾都会一直等下去的。

    直至等到夫君他大胜凯旋,荣归故里的那一天。

    臣妾说句不太中听话,哪怕是等到夫君他魂归故里。

    臣妾也会一直等下去的。”

    柳明志握着折扇的右手猛然一紧,仰起头朝着天际的万里无云的鼻孔望去。

    良久之后,柳大少收回目光,重重的点了点头。

    “薛姑娘。”

    “臣在在。”

    “多谢你今日的款待,朕与任丫头就先行告辞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