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崇祯窃听系统 叫天

721 再战

    听到这话,说实话,豪格也相当头疼。

    对他来说,如今的倭国,不管那个大名,他其实都没放在眼里,一群矮子而已!

    他最为忌惮的,就是朝鲜那边的明军。

    之前的时候,豪格其实一直有担心明军会打过来,可是,左等右等,明军就是没有动静。最大的动作,也只是占据了对马藩而已。

    可谁知,他才混出了一点名堂,形势越来越好的时候,就突然听到了明军的消息,这真是天大的噩耗。

    豪格没有立刻回答,而是粗暴地把身边的两个倭女推开,拎起一坛子酒就“咕咚咕咚”地喝了起来。

    明军为什么绕道去攻打萨摩藩呢?按理来说,明军要是攻打倭国的话,从对马藩过来最近了。可是,那边却没什么动静啊!

    想到这里,豪格忽然心中一动,立刻放下手中那坛酒,也不去擦下嘴巴,任凭酒水沿着他的胡子往下滴,带着一点兴奋之意对他的手下大声说道:“明军应该还没想着要打倭国。要不然,就不会绕道先去攻打萨摩藩了!如果本王所料不错的话,明军去攻打萨摩藩,也是因为那琉球国的请求!”

    听到这话,他的手下都是精神一振。明军要是不来,那就太好了!

    “咯”豪格打了个酒咯,不知道是觉得是好消息呢,还是在酒精的刺激下,就听他更兴奋地说道:“如果本王所料不错的话,明军肯定没有足够的粮草物资支撑他们跨海作战。要不然,被倭国跨海攻打,就明国狗皇帝的那要面子的德行,肯定会跨海继续攻打倭国。他们不是在喊那什么话么,什么犯明国的,就是再远都要灭了的……”

    “是犯大明者,虽远必诛!”一名白甲兵的记性不错,连忙补充了一句道。

    豪格听了,点点头,肯定地说道:“对,就是这句话。可是,明军却一直没有来打,这肯定是他们的粮草物资跟不上。没有粮草物资,这仗根本没法打的……”

    这一点,这些建虏的体会是最深刻了,或者完全可以说,这是刻骨铭心的记忆!因此,听到豪格所说,他们一个个都在连连点头。

    豪格打了一辈子的仗,脾气是暴躁了一些,可战事经验却是有的。以前的时候,他还有人依靠,如今是要完全靠他自己。又被明军连续教训过,多少比以前成熟了一些,说起话来,也是头头是道。

    “如今辽东被明国占了去,朝鲜也被明国占了去。这些地方,都被刮干刮净了,根本就找不到吃的。明国肯定是被这两地拖累,才没法立刻攻打倭国。”豪格越说越顺,“不过,这两年,明国肯定会攻打倭国!”

    说到这里,他忽然又拎起酒坛子“咕咚咕咚”地喝了起来。就一口气,又灌了好多。

    而后,就见他举起那坛子,就想往地上摔去。可刚要放手之时,忽然又想起了穷得吃草的那段往事,结果,这坛子硬是没摔下去,只是重重地一放,而后恨声说道:“可惜我大清败得太冤了,没有吃的,就一直掐着大清的喉咙。要不然,谁胜谁负都未知!”

    听到这话,其他建虏纷纷附和起来。

    “殿下说得对,要不是我们大清没有粮食,早把明狗都杀了!”

    “可不是,没有一点吃的,压根就没法打仗!”

    “明狗就欺负他们的富有,早知道如此,当初打进关内的时候,就应该一直杀去江南,把那里都一把火烧了……”

    “……”

    这些建虏,提起自己的往事时,都是一脸痛苦的表情;提起明国明军的时候,都是咬牙切齿的样子。

    身为大清白甲兵,过往的事情,对他们来说,真得有太多不甘心了。

    只不过他们却跳不出来,没有去想,为什么他们会最终缺粮呢?这还不是大明揪着他们的这个软肋打。不管如何,这都是一种战法,输了就输了,根本就是实力不济!

    豪格听他们说了一会,忽然猛地一拍那酒坛子,差点没把这酒坛给拍碎了,那手估计也不少受。不过他此时酒精上头,却是没有任何感觉,而是大声说道:“本王有意再和明军一战,如何?”

    听到这话,哪怕刚才这些建虏都在痛骂明军,也是忍不住一愣,怀疑自己听错了。

    和明军再战?疯了么,这个时候,哪有这个本钱!

    于是,一名白甲兵小心地提醒豪格道:“主子,我们就不到三千人马,而且那些倭人都是打顺风仗的,怎么和明军打?”

    “是啊,主子!”另外也有白甲兵劝谏道,“不是奴才怕死,而是我们好不容易有了这点家当,可以延续我们大清,如果和明军开战的话,那大清就真得会亡国灭种的啊!”

    其他白甲兵也想劝,但是,豪格没给他们机会,而是厉声喝道:“怕什么,且听本王说。”

    他都这么说了,其他白甲兵就纷纷闭嘴看着他。不过从他们的脸色上能看出来,都是在担忧的。

    豪格也不管,直接大声说道:“明军要想来打倭国,兵力必定不会太多。这和在辽东那时候,绝对不一样。我们虽然兵力也不多,可只要趁着明军来打之前,尽量吞并别的大名势力,就能有兵力和明军再打一次。这一次,我们不再受制于粮草,本王就不信了,还会打打不赢明狗?你们难道忘记了么,以前我们大金是如何打那些明狗的?”

    听到这话,这些白甲兵不由得想起了当年杀明狗,如同杀鸡屠羊一般轻松的过往。一时之间,他们都没有说话,显然是有点沉迷在那段美好的回忆中了。

    见他们如此,豪格也没再说,又拎起差点被他砸了得酒坛子喝了起来。幸亏是没砸,要不就要少喝了!

    过了一会之后,有一名白甲兵回过神来,神色激动地说道:“主子,干了,就和明狗再拼了!”

    被他这么一喊,其他白甲兵也回过神来了。大部分人,都是满脸通红,也不知道是激动的原因,还是酒精刺激的原因,跟着表态,就是要和明军再分个胜负,要不然,这辈子都是遗憾!

    但是,谁也没料到,这一回,却是豪格更为理智了。

    拍拍被他喝完了的酒坛子,豪格皱了眉头说道:“我们不知道明军什么时候会攻打倭国,因此,就必须尽快地吞并其他大名才行。而且本王想过,这九洲岛是不能再待的,离明军太近了。把这里搜刮赶紧去北方那边。但本王还有一个顾虑……”

    说到这里,他停了下来,扫视了下在场的这些白甲兵之后,才有点遗憾地说道:“只是我们女真好汉还是太少了。那些倭人打不来硬仗,最多只能跟在我们身后冲锋而已。这战事打快了,打急了,本王可不想你们有损失啊!”

    如今他们在这倭国吞并其他势力扩张的过程中,都是他们这些白甲兵当尖刀来厮杀的。他们三层护甲,人高马大的,就犹如人形坦克一般能在倭军之中横冲直撞,杀败了对方的首脑,基本上战事就赢了。

    之前的时候,豪格带着这些白甲兵都是小心地冲入敌阵,没有好的机会,可不敢随便死他们自己人。但要是在短时间内不断吞并别的势力来壮大,那就不可避免地会出现损伤。

    而白甲兵就当初出使倭国的那一点,死一个少一个。这就是豪格担心的地方。

    听到他这话,这些白甲兵不由得又沉默了下来。

    虽然他们这些白甲兵并不怕死,可就怕他们死了之后,没有了他们作为尖刀,那他们这股势力最终就会和其他倭国势力差不多,甚至底蕴上都赶不上别的势力,就很可能会被别人给吞并了。

    可是,这个事情,其实又是无解的,总不可能无中生有,召唤出一些白甲兵来吧?

    豪格经过这么一会的沉默,火热的脑子终于冷静了一点。想起要和明军再打,哪怕是在倭国这边,远离明国本土,想要打赢的可能性,也还是很小的。

    想到这里,他不由得在心中叹了口气。想了想,就想换个想法算了。

    可就在这个时候,忽然外面传来了嘈杂声。

    这个情况,惊动了安静的大堂内的其他人。

    豪格的心情有点不好,不由得厉声呵斥道:“何事喧哗,莫非嫌本王的刀不利否?”

    门口的亲卫听到,真要转身出去瞧瞧情况,却见外面冲进来了一个人,差点就撞了满怀。

    豪格见此,不由得大怒,竟然敢在他面前如此没有规矩,难道是因为他是外来人?

    这么想着,他真要喝令时,却已是看清楚,如此急切地闯进来的这个人,不是倭人,而是他手下的一名白甲兵,是在外轮值,巡视地方的。

    说真的,看清之后,他先是吓了一跳。因为这种急忙闯来的事情,都是不好的回忆。

    然而,这一回,他也看清了,这人的脸上,却是满脸惊喜之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