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鉴宝直播间 专门无名之辈

第二百五十章 一万

    崔姓的中年人,当场离开,显然只对那件汝窑挂坠感兴趣。

    接下来的物品有点意思,是一个机关木盒子。底价不高,显然拍卖行也没指望它能拍出什么好价钱。

    虽然对一些人来说,这玩意有点新奇,可艺术成分不高。材料是普通的木材,没有很珍贵。

    如果非要找它的可取之处,就是表面的那些雕刻花纹,还有那机关术。

    盒子两个巴掌大,是关着的,只要解锁机关术,才能打开盒子。

    这个现代的魔方有点像,但也不一样。表面都是分成一块块的,但不能像魔方那样转动,而是可以左右滑动,将左边的一块移到右边去,这样。

    机关术是中国古代科技文明的代表,无论是在生产、生活还是军事乃至一切需要之处,都可以看到它的身影。运用机械力量,巧妙地控制事物,并达到神奇的效果,这是古人对世界的贡献。

    中国古代机关之术,作为中国古代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有些流传至今,成为现代科技的基石。而很多却已经失传,湮没在浩瀚的历史中。

    提到机关术,大家首先想起的,无非就是两个人物:鲁班和墨子。

    鲁班不用说,作为被木工行业奉为祖师爷的人物,曾经发明了很多工具,比如锯子等,一直沿用到今天,所产生的影响,是非常巨大的。

    可能有人要说了,木工跟机关术好像也扯不到一块去吧?

    事实上,鲁班的机关术相当高明。传闻,他曾经做出一个能飞上天的木鸟。如果不假的话,那将是人类历史上最早的飞机。

    至于墨子,墨家机关术,早就如雷贯耳,谁不知道?

    可实际上,历朝历代,都有很牛的机关术传人,远不止大家认识的那两位。就比如说诸葛亮夫妇,都是玩机关术的高手。

    诸葛亮光芒太盛,我们就不说。我们说一说他的妻子,黄氏,据说也是一位发明家。

    民间传说有一个有趣的故事,说她发明了一种可以用来推磨的木头人,只要开动机关,那木头人儿就不知疲倦地推起石磨。如果传说成立,那这个木头人儿便成了人类历史上第一个机器人。

    “我倒是觉得这盒子可以拍下来,要是里面有宝物,那就赚大了。”直播间有人发言道。

    有人哭笑不得:“哪能看到盒子,就以为里面有宝物?”

    “不好说呀!胡哥又不是没有遇到过,前几天在拆迁区,不是见到一个装有金珍珠的盒子吗?”

    ……

    胡杨心里给了否定,他刚才确实用透视眼看了一下,发现就是一个空盒子。所以,哪怕它底价不高,他也懒得出手。

    就在他觉得,那玩意没什么用的时候,无意间用寻宝眼看了眼。

    寻宝眼看到的情况,让他有点意外,机关盒子居然是一件宝物。

    那么,胡杨寻思着,唯一可能造成那盒子是宝物的因素,应该就是盒子表面本身的雕刻花纹。

    其实,要是认真看的话,就会发现,那一块块可以移动的小木块表面,雕刻十分复杂,雕琢的刀功了得。

    可惜,实在是太乱了,让人完全没有头绪去拼凑。

    胡杨发现是件宝物之后,开始仔细观察起来,从哪些琐琐碎碎的雕琢图案,在脑海中不断重组,过了好一阵子,才发现好像有点熟。

    “好!下面我们开始第二件竞拍品的竞拍,底价一万元,加价不设限定。”江小白一通猛介绍,给机关盒子“镀金”后,宣布竞拍开始。

    才一万的底价,大家发现,拍卖会好像也没有传说中那么高端,门槛好像没有特别高。才一万左右的东西,居然也能搬上拍卖会,是不是拉低了档次?

    “很低端吗?就是才一万,我也不舍得。一个月工资四千出头的人,价格过完的物品,对我来说,都是奢侈品。”

    “确实,一些新款手机六七千,我都觉得贵,舍不得换。那只是一块木头做的盒子,都一万起,不能说低档次的。”

    “那得看什么收入水平,月收入没有好几万以上的,估计都说贵。”

    ……

    这次,大家好像都不买账。拍卖师江小白浪费了那么多口水,居然没有一个人响应,难道,这件物品要流拍?

    才第二件,就要流拍,说出去有点难听呀!周兴有点责怪策划的人,怎么把这件玩意放在第二位出场?不是自找不自在吗?

    “看来,大家对这件宝物还不甚了解我再给大家讲一下。尽管制造它的材料一般,可暗含的机关术很复杂,对研究古代机关术有很大帮助,说不准,这是一件墨家的作品……”

    得!连墨家都搬了出来,在场的人很纳闷。

    赵信都忍不住跟周兴说道:“老周,你们这次的策划有点问题呀!看来,这一件是要流拍,收藏这种东西的人实在是太少了。”

    周兴点头,已经不抱什么希望,尽管台上,小江还在卖力给大家“推销”。

    就在大家都认为机关盒子要流拍的时候,胡杨报了个价,直接给底价。既然你们不设加价的限制,那他也就给底价就好。

    “一万!”

    周兴给胡杨一个感激的眼神,在他看来,胡杨这么干,完全就是给个面子,不让拍卖行太难看,才第二件竞拍品,就要闹流拍。

    拍卖行的人赶紧给拍卖师使眼色,江小白也明白,现在只要能脱手,就是好事。

    于是,他赶紧槌子锤了三下,宣布二号拍卖品一万成交。

    “多谢胡兄弟的关照。”周兴开口道。

    胡杨朝他抱了抱拳:“互相关照而已,而且,我觉得那盒子值一万元,并不吃亏。”

    瞧瞧!人家小胡多会说话,这年轻人真不错,值得深交。

    赵信有点疑惑地看了一会胡杨,按照他对小胡的了解,可不是那种随便出手的人。他有爱心、有义气不错,但你们拍卖行很可怜吗?需要他出手解救?

    另外,跟你们拍卖行也不是很熟,同样没有必要照顾你们。

    他总感觉,这里面有阴谋,胡杨不是单纯帮拍卖会解围那么简单,应该还有其他因素吧?说不定,那盒子是个宝物?

    跟老赵有同样想法的,还有直播间的不少观众。他们都是了解胡哥为人的人,知道他的尿性。

    没错!胡哥是帮了不少人,甚至被人喷圣母婊,但也不是随便什么人都帮。像你们拍卖行,明显就不在被可怜同情的名单里面。

    “胡哥是看中机关术吗?”毕竟那复杂的小木块,让人眼花缭乱,感觉在古代算是高科技了吧?

    “应该是,虽然放在今天,那不算什么技术,一个手表的机械构造,可能就比它更有科技含量。但那在古代,妥妥的神奇物件呀!这样的东西,应该还是有收藏价值的吧?”

    在一些观众眼中,那盒子本身的技术含量,就足以让人收藏。

    “要我看,还是那句话,估计里面有宝物。”

    “估计你妹呀!胡哥有没有接触,就这样看几眼,有透视眼吗?还能看到里面有宝物?这不是扯蛋吗?”

    “想太多了,真要有东西,人家拍卖行会不知道吗?摇几下都能感受出来啦!要是有东西,不管是什么,拍卖行也不可能就定了个一万的底价。”

    ……

    直播间的人还在争吵,第三件竞拍品出场。

    这次的物品,大家不陌生,是一幅古字画。

    拍卖师江小白给大家介绍,那是一幅高其佩的指画,画中的人物、山石以指画勾线造型和皴擦点染的,因为不受毛笔的约束,所以线条飞动飘逸,点染松活,饶有意趣。

    “根据我们鉴定师的鉴定,此为高其佩晚年作品,属于精品之作……”江小白说道。

    胡杨见直播间众人不知道什么叫指画,于是给大家普及:“所谓的指画,就是以手指蘸墨代替毛笔作画,用指尖、指甲、指背、掌沿等不同部位着纸,画出不同质感的线条,既保持了毛笔画的传统韵致,又有自己简约、刚健的特殊风味,从而能以得心应手地表现物象。”

    他告诉大家,高其佩就是指画的开山鼻祖,清朝挺名气的一位画家,同时还是一名官员。

    这人年轻时,学习传统绘画,山水、人物受吴伟的影响,中年以后,开始用指头绘画,所画花木、鸟兽、鱼、龙和人物,无不简恬生动,意趣昂然。晚年的时候指画声誉远播朝.鲜等周边国家。

    在古代,当官还真要多才多艺才行。要书法过得去,还要懂吟诗作赋几首,最好还要略懂绘画。有些官员甚至要懂音乐,能弹奏几首。

    所以,古代的科举考试,比现在考公务员要难太多了。

    大家听了胡哥的解释,纷纷吃惊,古代竟然还有不用画笔的画作?那也太另类了,简直就是非主流呀!

    指画的出现,一改刚才冷清的局面,宣布竞拍开始之后,短短几分钟,就从八十万的底价升到三百多万。

    最后,被一位脸上有疤的人以三百六十五万拍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