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鉴宝直播间 专门无名之辈

第三百章 有问题

    价格都升到了一百万,大家也就谨慎一些,没有随便喊价。毕竟到了这个数,韩国人要是不跟,岂不是搬石头砸自己的脚?

    只见那脸带青春痘的青年,朝胡杨走过来。

    “胡哥,咱终于见面了。”他伸出手来。

    胡杨等人都是一愣,好像不认识呀!

    那青年又笑着自我介绍:“是我,老陈呀!昨天因为老人家住院,没能出来,很抱歉!”

    呃!

    得!直播间几乎所有人都知道是谁了。昨天,本来要接待胡杨的老陈,但人家的家里有事,还给胡哥刷了十万元的盛典礼物。

    大家相当无语,昨天,大家就都知道,这货是个有钱人,毕竟他的那个玩家号都是天君级别了。那是刷了快一百万的账号,而且昨天一出手就是十万人民币。

    今天,大家也终于见识到了。

    刚才,人家那手机银行的余额,七八位数那么多,好几千万。

    不过,看他的穿着,跟普通人也没什么区别。大家不由感叹,真正的有钱人,是不需要炫耀的,像胡哥也一样,那辆一千几百万的跑车天天呆在车库吃灰,也没见胡哥怎么开过。

    而眼前的这位哥们,也是一样,明明是有钱人,还骑着一辆共享单车,是要闹哪样?

    “啊!原来是老陈你呀!幸会!幸会!”胡杨连忙和他握手。

    “你们认识?”老板娘菲姐惊讶。

    老陈笑道:“姐姐,我可是胡哥的粉丝,他的直播,我是有关注的,这几天都有看。本来,到这里,我是答应了做向导的,但昨天没空。”

    得!菲姐才反应过来。

    胡杨问道:“老人家现在好点了?”

    “嗯!没什么大事了,现在就是修养。接下来,胡哥是要去杭城?正好,一起去玩玩吧!”老陈开口道。

    其实,他在杭城也有房产,那边他也熟悉,说是自己的家也行,每个月都会过去住几天。当然,还有个重要原因,就是那边有几个红颜知己。

    胡杨听了,笑道:“嗯!可以呀!那敢情好。”

    他们聊了几句,主持人已经在第二次询问:“一百万第二次!”

    这时候,老陈开口:“一百二十万!”

    呃!

    大家忍不住将目光看向这家伙,忍不住猜疑,不会是跟那韩国佬有过节吧?怎么看,都像是针对人家呀!

    老陈却毫不遮掩自己的目的,对直播间的观众说道:“没事!就算韩国佬不跟,我自己买下来砸了也不心疼,就是不想让那家伙太高兴。”

    众人忍不住翻白眼,心里吐槽:人家好想没有开心吧?

    从胡哥捡了便宜开始,人家一直都是黑着脸,怎么能说人家开心?毕竟损失那么大。好不容易遇到一件能挽回点损失的宝物,又遇到你这样的混蛋。

    得!有钱人就是不一样,为了给别人添堵,宁愿自掏一百多万,真是任性。要是换成他们,怎么也得忍呀!

    胡杨劝道:“要是对方再加,你就别怼了。”

    老陈还以为,胡哥这是怕他白白浪费一百几十万,心疼,所以无所谓地说道:“胡哥放心,一两百万我还是能拿出来的,只要能恶心一下那家伙。”

    胡杨摆摆手:“问题是,恶心不到人家。一会,想办法脱身,那件东西有问题。”

    啊!

    不仅华仔、老板娘、老陈等人吃惊,直播间的观众更是瞪大眼睛:有问题?不是高丽瓷器吗?

    “那不是高丽瓷?”华仔忍不住问出所有人的心声。

    胡杨微微点头:“我们国内搞出来的高仿品,估计搞这件瓷器的人的初衷,就是坑几个韩国人,所以,一会尽量想办法脱身,别跟。”

    他告诉大家,高丽镶嵌青瓷中极少数精品的釉色呈青翠色,多数精品呈淡天青色晚期一些粗品釉色较差,青中泛灰也有一部分粗器放在砂床上直烧,背火的一面釉色较好,着火一面釉色较差或极差但不论是精品还是粗品,其釉面均较肥厚,光润自然,柔和悦目一些大件器皿还会出现釉面不太均匀和积釉的现象。

    然而,台上的那件,釉面非常均匀,没有积釉的现象,这就不对。

    “还有一个漏洞,那就是白色硅石痕迹。

    刚才,我就和大家说过,高丽瓷的技术,是从我们江浙一带泄露出去的。

    在支烧过程中,采用白色的硅石子作支钉,支钉相对较大,器物烧成后,绝大多数在底足上还残留有白色硅石痕迹。”胡杨接着解释。

    那样的烧制方式,器物烧成后,在足部和一部分器物的底部均有粘砂痕,其砂粒较粗,砂质也是白色的硅石砂精品的圈足内多满釉,一些大件物品或时代相对较晚的粗品的底足多有露胎之处,火石红很明显而仿品多数满釉裹足。

    这时候,有人忍不住要问,怎么能说是我们国内造假的呢?为什么不能是他们韩国佬自己搞出来的?

    看到这种质疑,胡杨忍不住摇头道:“不是我看不起他们韩国,以他们现在的烧瓷技术,高仿不出这样的瓷器。

    说到仿古瓷,从来都是中国人称第二,没有人敢称第一的。”

    得!这么一说,直播间大家都高兴起来。感情,你们连仿造的技术都不行。

    大家不由想起青铜器,还记得之前有人和胡哥说过,外国人要弄一些自己国家历史文物的高仿品,都要找中国帮忙。

    看来,在这些方面,中国确实太强大了。

    “偷师也学不到家,我们能说什么?”

    “正常,看他们国旗就知道了。八卦少了四卦,只学到一半。所以,他们总统基本上都是不得善终的,八卦没学好,风水不好。”

    “我勒个去!你不说,我还真没注意,他们国旗真的是八卦少了四卦,牛逼!”

    “你们这也太搞笑了吧?国旗也能扯到风水上去?”

    ……

    见大家这么讨论,胡杨笑道:“好了,大家也别小看人家。瓷器虽然是我们国家的几千年来的闪亮名片,其他国家的烧瓷技术或多或少都受到中国的影响,但要说人家完全山寨,也太绝对。

    比如高丽瓷,他们的镶嵌技术,就算是首创。”

    此种镶嵌工艺,是先在器胎上划出阴纹,再用赭土或白土填平刻纹,最后施釉烧成。烧出的镶嵌填彩呈现出黑色和白色的花纹。与绘画花纹相比,工艺费时费工,但花纹的立体感较强,是高丽陶工在世界瓷器史上的一个贡献。

    老陈听了之后,故意大声说道:“行吧!既然胡哥你这么说,那我就放他一马。”

    直播间的观众们顿时笑喷,什么叫放人家一马?

    分明是你听到是假货,想要脱身,这话说得,好像人家还要感谢你一样。

    不过他这么一说,果然,让脸黑的金圣基好看了些,朝胡杨这边抱拳,表示感谢。虽然,心里还是挺讨厌那两个假货,但表面功夫还是要做一做的。

    既然对方不打算继续找他麻烦,他觉得,再加个一两万也就可以了。

    于是,他喊价:一百二十一万!

    有人忍不住埋汰:这也太小气了吧?知道别人不会跟你竞争了,就死抠死抠的,求你做个人吧!

    只是,这回大家也下意识没有继续跟。

    于是,那件所谓的“高丽瓷”,也就落入金圣基口袋。

    胡杨笑笑没说话,以他们韩国人的鉴定水准,估计也没多少人能看出那是高仿品。刚才,他说的那两三点漏洞,其实在别人眼中并不明显。

    因此,金圣基带回去的话,还真有可能让他混过关,小赚一笔。

    不过,这些都不关他什么事了。人家要是能脱手,赚一笔,也是人家的本事。要是弄回去,被当场识穿,只能说他自己运气不好,怪不得别人。

    大家不知道,几天后,金圣基带着这件所谓的国宝回去,收到了媒体的重点关注,各种报道。然而,就在现场,被一名专家鉴定为赝品,丢了好大的一个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