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网游动漫 -> 狩魔猎人和他的小屋 往边

第772章 贵圈真乱

    “可是他已经死了……”

    一个身影从墙壁上挣扎出来,然后掉落在地上。

    他慢慢的抬起头,露出了一张俊秀而充满不甘的面孔。

    “你要记住,帕特里克,有些秘密一定要永远埋藏在心底,不能被任何人知道,你是埃米尔的儿子,而我是你的叔叔。”

    “就算他死了,这一点也不会改变。”埃雷斯慢慢的走到帕特里克身边,伸手轻轻的拍了拍他的肩膀。

    帕特里克身体微微颤抖,他抬起头直视着这个血缘上是自己父亲的男人。

    “我以为有一天我可以在公开场合像现在这样称呼你。”

    “也许会有那么一天吧,但不是现在。”

    “我的孩子,我知道埃米尔不喜欢你,因为你的身份承受了许多责难,但这不是你的错误。”

    “我会帮你重新取得你应有的地位。”

    埃雷斯将帕特里克扶起。

    “这一天已经不远了,只要我可以继承埃米尔的位置成为龙使之一,就可以拥有更改王位继承者的权利。”

    为了整个种族的繁荣,在银龙一族之中,王位的继承者并不是由龙王来认定,而是由于整个种族传承完全无关的龙使。

    在族群里,可以继承龙使身份的被称之为龙之圣者,选拔的条件十分苛刻,力量只是其中一方面,更多的是品性格局。

    因为这代表着银龙一族对外与龙庭联系的枢纽,可以说,龙之圣者的存在才是整个种族繁荣的关键。

    因为这一身份的确认不仅需要得到整个种族的认可和推举,在继承身份时,还要得到其他龙使的认可。

    在许多年以前,埃雷斯击败了所有的竞争者,获得了这唯一的资格。

    很遗憾的是,他在参加第一次龙使会议的时候,却遭受了其他龙使的抵制,错失这个荣誉的身份。

    随后埃米尔顶替他的位置,成为了这一代的龙使,而他则成为了那一代的王。

    因为不涉及整个种族内部的权力争夺,龙之圣者的地位相对超然而独立,所以他有资格指定种族的王位传承者。

    但按照传统,他的子嗣就算再优秀,也无法成为第一位的继承者。

    但若是想要争夺下一任龙之圣者的位置便不再这个限定之中了。

    龙王负责种族内部的发展壮大。

    龙之圣者在外征战,架起与龙庭连接的桥梁,并同时拥有指定继承者的权利。

    在这种良性的发展下,整个银龙一族不知传承了多久,是位面中传承最为久远的几个种族之一。

    “肯尼斯的伴生之血并没有凝固,这意味着他侥幸活了下来,只是漂流在未知的世界之中。”

    “在外人眼中,他可是我的儿子呢?”

    “哪怕身为王,我也应该多少表现出一点悲伤吧。”

    埃雷斯轻笑道。

    “如果他们找到肯尼斯,那么按照银龙一族的传统,当我成为龙使之后,他会自动加冕为王。”

    “我不会允许这一幕发生,放心吧,帕特里克,用不了多久我会成为龙使,到那时便有资格废黜肯尼斯的身份,重新设立你为我的继承者。”

    “毕竟在名义上你是埃米尔的儿子,因为这个原因,那些忠于埃米尔的家伙们一定会乐于见到由你登上王位。”

    “哈哈。”

    埃雷斯阴冷的笑容回荡在大殿之中。

    “可是……父亲大人。”

    帕特里克开口道。

    “毕竟在名义上我是埃米尔的儿子,按照传统,龙之圣者的子嗣没办法成为王位的继承者。”

    “不,你错了。”

    埃雷斯缓缓的开口。

    “按照银龙法典的规定,龙之圣者只是不能指定自己的子嗣成为继承者,是指定而并非完全意义上的限制。”

    “事实上,在族中的历史中,的确可以找到到一些类似的例子。”

    “埃米尔现在死了,而他指定的王位继承者是肯尼斯,并不是你。”

    “当我成为龙之圣者,并接任龙使的位置之后,那时候我便会根据银龙法典,以肯尼斯的身份为借口,废黜他的继承权。”

    “毕竟他是我名义上的儿子,唯一的儿子呢。”

    “到那时,应该会有很多人感慨我的开明和公正,我在发出直接声明,指定你作为王位的继承者。”

    “我想应该没有人会反对。”

    埃雷斯笑了笑。

    “这应该是一个皆大欢喜的局面,上一任的龙之圣者意外死亡,龙使的位置由我接替,身份发生转换,我再指定埃米尔名义上的儿子,也就是你帕特里克来继承王位。”

    “你失去了亲爱的父亲,种族失去了伟大的圣者,但最后荣誉延续,你继承了埃米尔的荣光会在所有人的期望中登基为王!”

    帕特里克听的呼吸急促,脸上闪现出一丝潮红,他的资质并不算太强,比起成为所谓的龙之圣者,他更想在年轻时掌控整个银龙一族。

    毕竟种个种族发展至今所辐射的世界不在少数,他有年轻强壮的体魄,有尊贵的身份,有浩瀚无垠的疆域。

    更重要的是,漫长的寿命让他有资格慢慢享受这一切。

    权力女人!

    这一天他期望的太久,以至于这时候帕特里克已经有些控制不住气血的翻腾。

    “冷静一些,你还不是龙王。”

    埃雷斯轻哼一声。

    “请放心,父亲,我会保持克制的。”

    看到帕特里克恢复冷静,埃雷斯赞赏的点点头。

    “不要灰心,事实上你比肯尼斯更优秀。”

    “记住了,你才是我的儿子,唯一的儿子!”

    “而肯尼斯!”脸上的狰狞一闪而逝,埃雷斯冷声说道:“他只不过是那个肮脏女人和埃米尔苟且生下的杂种!”

    “我的儿子,你要成为王,然后慢慢成长,直到有一天取代我的位置,或许可以达成整个银龙一族从来没有过的荣誉……”

    “集龙之圣者与王冠为一身!”

    “到那时你的子嗣就不会再有今天的烦恼,他们生生世世都是银龙一族的主宰,是永恒的王!”

    “从你戴上王冠的那一刻,就不要想着把它摘下!”

    “努力吧,属于你的时代在等着我们!”

    墙壁上的破损自动修复没,多久便恢复了正常,帕特里克弯腰行礼,然后悄悄的退回角落里消失不见。

    埃雷斯慢慢的踱着脚步,他享受这属于自己的时刻。

    返回到大殿中央,埃雷斯重新坐在了高处的龙座上,他抚摸着椅子上的扶手。

    “快了,下一次的会议,我应该就可以接替埃米尔的位置,到那时,椅子上雕刻的将会是我的生平和战斗荣誉。”

    身上的力量跳动着蔓延到身下的椅子上。

    椅子上的花纹和图案发生变化,但片刻后埃雷斯却慢慢的收回了力量,让一切恢复正常。

    他将身子靠后,一手托着下巴,另一只手取出盛放埃米尔伴生之血的水晶。

    “人人称赞的龙之圣者,我亲爱的哥哥,这就是你辉煌的一生留下的全部吗?

    “还真是讽刺啊。”

    “亲爱的埃米尔,年轻时候的你是那么的争强好胜,可是为什么,为什么你会在和我一起争夺芙蕾雅的最后关头选择退出?”

    “那时候的我是多么天真,我以为是自己的真诚打动了她,在那时,什么王位什么圣者,这一切通通都不重要了。”

    “拥有了那个女人,我便以为自己拥有了全世界!”

    注视着手中的水晶,那感觉就好像面对埃米尔本人。

    “她怀孕的时候我开心的像个孩子,我迫不及待的和你分享喜悦,你也表现的像我一样快乐。”

    “呵呵……我真蠢!”

    埃雷斯脸上的笑容戛然而止,随即转化成刻骨的怨恨。

    “我们翻阅典籍,绞尽脑汁的为这个孩子命名,最后还是由你提议。”

    “肯尼斯,意味着永恒的光辉。”

    “我欣然同意,直到这个这个孩子诞生,那一天,整个世界都沸腾了,而我却需要面对有生以来最沉重的痛!”

    “按照银龙一族的孕育周期来计算,芙蕾雅在与我完婚的时候应该已经怀有身孕了吧,所以肯尼斯并不是我的儿子。”

    “他是你的儿子,对吗?”

    可怕的力量释放出来,埃雷斯恨不得将眼前看到的一切全部摧毁,直到许久过后,他才慢慢的平静下来。

    “从那一天开始,我的世界就失去了颜色。”

    “难怪你会在最后关头退出,难怪你会对这个孩子的诞生无比兴奋,难怪你会在第一时间为他命名。”

    “呵呵……”

    “他是你的儿子啊。”

    “这样的话,你就可以轻而易举的绕开银龙法典的规定,指定他,这个你血脉意义上的子嗣成为王位的继承者!”

    “真是完美的计划。”

    “圣者与王位,尽在你的掌控。”

    “而我,你可怜的弟弟,还要忍受痛苦帮你把孩子养大。”

    “你知道吗?”

    “他每叫我一声父亲都是最痛苦的折磨,我太想杀死他了,每一天都想。”

    “但我不能这样做,这对你的惩罚太轻了,既然你可以这样对我,那我也可以!”

    埃雷斯脸上闪动着报复的快感。

    “我的哥哥,你应该早就知道了吧,呵呵,发现儿子是妻子和别的男人所生是什么样的感受?”

    “所以你才会频频的带着肯尼斯外出,你在害怕什么?”

    “害怕我杀掉他吗?”

    “不,我不会的,既然他是你的骄傲,那我更不能简单的摧毁他,而是让你们感受彻底的绝望!”

    埃雷斯长长的出了一口气,似乎想要将这无数年来积累的怨恨全部吐空。

    “事实证明,我才是最后的胜利者。”

    “现在你死了,而我还活着。”

    “不过你放心,我一定会找到肯尼斯,把一切原原本本的告诉他,然后在那个肮脏的女人面前,慢慢的杀死他!”

    将全部的怨恨吐露出来,埃雷斯整个人轻松了很多,他慢慢的站起身,大步离开了宫殿。

    没多久,关于埃米尔的死讯,便以极快的速度传递出去。

    同一时间,无论是世界的最高峰还是黑暗的深渊,以及遥远的北部冰雪世界,沉重的龙钟被敲响。

    声音汇聚在一起,所有人都转化成巨龙形态,伴随着钟声发出悲鸣。

    一个时代结束了。

    一切活动全部停止,接下来除了正常的龙葬和典礼之外,还有一件重要的事情急需办理。

    帕特里克的表情完美。

    骄傲,悲伤,自强,倔强。

    他的表演赢得了所有人的认同。

    而埃雷斯则在第一时间下达命令,寻找肯尼斯的下落。

    在悲伤情绪的渲染下,几乎所有的族人都被发动,而埃雷斯则在颁布命令之后,第一时间赶回了自己的宫殿。

    他需要亲自安抚龙后的情绪。

    “你要去哪儿?”

    埃雷斯皱着眉看着这个自己曾经无比爱慕的女人。

    “我要亲自去找他!”

    岁月没有在芙蕾雅的脸上留下任何痕迹,身为五阶超凡者,虽然只是最初阶段,但芙蕾雅的实力也不容小觑。

    埃雷斯深吸一口气。

    “我已经派人去寻找了,应该很快就有消息传回。”

    “那怎么能一样,我是他的母亲,我们之间有最直接的血脉联系,通过这种感应,我一定能比其他人更快的找到他。”

    芙蕾雅显然并不认同。

    “你留在这里吧,我亲自去。”

    埃雷斯曼曼的低下头,眼中的屈辱一闪而逝。

    随即他抬起头。

    “毕竟我是他的父亲,我去也一样。”

    “那……那好吧。”

    芙蕾雅迟疑了一下还是点点头,埃雷斯看着她的表情,默默的收回目光。

    他离开宫殿,大步向外走去。

    就在这时,一个身影以极快的速度靠近,看到埃雷斯便第一时间冲了上来。

    “你在这里做什么?!”

    埃雷斯脸色一沉,怒斥道。

    帕特里克眉宇间闪过一丝忧虑。

    “尊敬的王,我有重要的事情需要向你禀报。”

    帕特里克躬身行礼,紧接着一个声音钻入埃雷斯的耳中。

    “我得到消息,在边锤的比萨尔,有人发现了肯尼斯的踪迹。”

    帕特里克抬起头。

    “同行的除了他之外,还有另外一人!”

    埃雷斯脸色猛的一变,他的力量一放即收。

    “这条消息除了你之外,还有谁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