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网游动漫 -> 狩魔猎人和他的小屋 往边

第805章 初始之龙的秘密

    “离开吧,罗杰。”

    “剩下的交给我。”

    法斯科面沉如水,随后他将一把透明如宝石般的匕首插在脚下的大地上。

    大地震颤很快就恢复了正常,而法斯科插下的匕首也消失无踪。

    哈姆扎的心脏暴露在外面,可罗杰又尝试攻击了几次却都被一股无形的力量弹开。

    “你在做什么?”

    哈姆扎并没有察觉到任何异样的能量,可很快他脸色微变,颤抖不断扩大蔓延到整个空间。甚至层层传递出去,勾连到虚空深处,极远极远的地方。

    一处两处三处……

    “这是什么?”罗杰的声音从法斯科的脑海中想起。

    “这是我最后的手段,是初始之龙的龙牙。”

    “趁现在你赶快逃命吧。”

    法斯科目光坚定,已经将生死抛诸于脑后。

    “原来是这样!”哈姆扎似乎察觉到了什么,“十二龙使,最终的目的就是死在那儿,力量崩溃,灵魂消散!”

    “真是恶毒的女人,为了达成目的,宁愿牺牲掉所有人!”

    轰隆隆,外层空间开始崩溃,而这种破坏还同时在很多地方发生,刚刚恢复一些的规则力量又再次变得紊乱。

    法斯科似乎放弃了抵抗,“知道了又怎么样,这样的毁灭力量就算是你也没办法承受。”

    “我们会一起死在这儿!”

    法斯科看着哈姆扎说道。

    “很好,破坏了这里我还会找到其他地方,而那也只不过是时间的问题,但十二龙使已经死绝,这一次是你们输了。”

    哈姆扎的声音有些奇怪,他身体向后退去,整个人介于虚实之间。

    “他们都死了,你们也例外。”

    哈姆扎冷笑一声,“真可惜,如果你可以再坚持一会儿,也许真能把我困在这里。”

    “不过现在,我要离开了……”

    下一刻周围的空间塌陷,哈姆扎遁入破碎的太阳之中,消失无踪。

    “所以……你从一开始就没打算活着离开,对吗?”沉默许久,罗杰开口道。

    真是讽刺。

    “我,丹妮拉、卡因以及许多未曾谋面的其他超凡者都只不过是棋子,是你的,还是那隐藏在背后的真正主宰?”

    罗杰眼中闪过异样的情绪,“我该怎么称呼你,法斯科或者其他名字?”

    出发前他虽然有种种怀疑,可他无论怎么猜测也不会认为初始之龙会疯狂的将所有人作为诱饵。

    用来她启动某个计划的关键一环。

    很显然初始之龙一开始就知道迷之主躯体所在之处,而那里,也一直在哈姆扎的保护之下。

    更重要的是,外界的许多流传显然只是空穴来风。

    迷雾之主的身体绝不是遭到封印而散落在位面各处,他这么做显然有其他目的。

    初始之龙派遣十二龙使抵达那些地方不是为了摧毁身体而是让他们死在那儿,携带着某样东西,某种力量死在那儿。

    也只有这样,法斯科才能在最后启动整个仪式,摧毁这些地方。

    “逃命吧罗杰,剩下的交给我。”法斯科只是机械的重复着。

    “逃命?!”罗杰低吼一声,随即出现在法斯科身边,他一拳打出,发思科身边的空间屏障层层碎裂,这股力量一直传递将他的半边身子碾碎。

    “看看周围!我还能去哪儿?”

    事实上罗杰已经动用过很多种办法,可这里已经完全异化,那是空间力量没办法影响到的区域。

    就连猎人小屋的能力也失去作用。

    “很抱歉,我欺骗了你。”脸上闪过一刹那的挣扎,可很快法斯科脸上便只剩下了悲哀。

    他伸出一只手,并不是攻击罗杰,而是尝试着感应什么,可半晌之后,却只是无奈的叹了口气。

    “你早就看到了这一切对吗?”

    罗杰声音低沉。

    “我在整个旅途中的作用,以及我们每个人的死法。”

    罗杰握紧法斯科的衣领,而后者不做任何反抗。

    “动手吧,如果可以让你心情好受一些,随便你做什么都可以。”

    罗杰气急反笑,面对这样的人似乎无论做什么都没办法释放心中的压抑。

    “至少让我死的明白一些。”

    就在不久前,他们还是可以托付生死的伙伴,可现在却只剩下背叛。

    “许久以前的那场战争,表面上看失败的是迷雾之主,可实际上遭受重创的却是初始之龙。”

    “迷雾之主想将这个世界阴影化,他那时并不是以迷雾为名,阴影才是他力量的所在。”

    “在战斗之后,他的身体被摧毁,但四分五裂的身体却成了他下一步计划的开端。”

    法斯科道出了一部分事情的真相。

    “没有人可以在魂海之中杀死迷雾之主,无数年以来我们一直在等待,等待一个合适的契机。”

    “初始之龙把实力恢复到一定程度,然后一起摧毁所有身体的藏匿处,计划受到干扰,迷雾之主会暂时将散落的身体融合。”

    “而这时他的灵魂会离开灵魂之海,重新融入他的身体。”

    法斯科眼中闪烁着希冀的光泽。

    “只有在这时才能真正杀死他。”

    “所以我们都不重要,他占据上风而整个龙庭处于危险边缘时,我们才能争取到微弱的一丝机会。”

    “为了这一天,我等待了很多年。”

    “所以乌尔玛尼斯的死……”罗杰突然想起丹妮拉说过的一些话。

    法斯科点点头,“是的,那都是计划的一部分。”

    “所以有人会突然接受到费尔南多传递的信息……”罗杰嘴唇微抿。

    “是的,我看到了,虽然不知因为什么原因,但只要在恰好的时间到达那里,你就一定会改变想法加入我们。”

    “一切都如期发生,所以才有了今天的局面。”

    罗杰深吸一口气,背脊微微发寒。

    “你还看到了什么?”

    比起世界之蛇的眼眸,所谓的破妄之眼,全知之眼以及崔斯特丽米的命运能力都是笑话。

    “这些已经足够了。”法斯科没再说些什么,不过在沉默良久之后,他还是说出了最后一个预示。

    “那眼眸的力量无比强大,我只能看到自己活着时发生的一切。”

    他突然笑了笑,眼中一片坦然。

    “未来告诉我,我会被你杀死,就在这儿,就在不久之后。”

    “呵。”罗杰喉咙里咕哝了一句,那声音说不出的讽刺。

    他不得不承认,如果不是海因里斯的出现,如果不是费尔南多引来了法斯科,而又让他恰好撞到了这一切。

    那他可能依然不会改变自己的初衷。

    也就没有了后来的旅程。

    至于肯尼斯,那并不是因为法斯科的怜悯,而是因为他知道肯尼斯的加入,极有可能让旅途充满未知的变数。

    如同兵器般的卡因。

    与乌尔玛尼斯关系未知的并有着奇特血脉力量的丹妮拉,还有他自己,隐藏着最深的秘密。

    这样的组合看似貌合神离,支离破碎。

    但众人的目的却出奇的凝聚,每人都有不得不前进的理由。

    事实上在旅程中,罗杰曾多次想要离开。

    每一次他刚升起这个念头,便会因为恰到好处的突发状况而打断。

    就这样,在接连不断的变故中他不知不觉的走到了这儿。

    “感谢你的好心,提醒我逃离这里。”想到法斯科之前的警示,罗杰讥讽道。

    “别误会,我并不是真的想要你死,而是想要看到另外一种可能。”

    “看看我的离开会不会让你避免死亡?”罗杰冷笑一声。

    “不,那时候真的是你为数不多离开这里的机会,虽然更多的结果是你在离开的一瞬间被哈姆扎杀死,但这至少比现在的局面强。”

    罗杰知道如果世界之蛇的眼眸真的像法斯科诉说中那么强大,那么每一个使用者都会尽可能的选择百分之百可以实现的那个结果。

    可能意味着意外。

    法斯科也许看到比现在更好的结局,只是他不愿选,不敢试。

    “时间快到了……”法斯科环视四周,周围的黑暗里有许多画面闪过,有荒凉的山谷,腥臭的沼泽,空寂的沙漠还有高耸入云的孤峰。

    那些地方都是藏匿迷雾之主躯体的所在之处。

    而如今也都濒临毁灭。

    “很抱歉,我的朋友,请不要感到悲哀和愤怒,这是我们能为这个位面做的最后一件事情。”

    “三环便是我们的极限,没有例外。”

    “那哈姆扎……”

    “你也看到了,他将迷雾之主的心融于自己的身体,但即便如此,他也没能突破这里的限制,只是一个虚假的四环。”

    “毁灭了这里,迷雾之主的躯体将重新融合,这是哈姆扎无法抗拒的本能,哪怕只有一瞬间可在融合之后,他也将不复存在。”

    “获得了主宰之下的最强力量,但他永远失去了自我。”

    “这么多年以来,你是我见过的最特殊的一个超凡者,但你也不会例外,我曾经对很多人报以希望,但最后都以失败告终。”

    “她是正确的,这是我们唯一的选择。”

    “如果你说的一切都是真的,那迷雾之主与初始之龙呢?”罗杰问道。

    “不一样的,他们是不一样的。”

    “真可惜,如果你见过她,那你一定会明白,这一切都是值得的。”

    说完法斯科张开双手,一脸平静的看着罗杰。

    “时间到了,你可以动手了。”

    罗杰抬起手,可片刻后却猛地放了下来。

    “去你*@的预示!”

    一个人的嘴可以说谎,但灵魂却不会,罗杰知道法斯科的说法并不是所谓的反其道行之。

    借用诡异的预测来激发罗杰的逆反心理,然后让罗杰失去杀死法斯科的兴趣。

    因为这根本没有必要。

    这里的崩塌源自初始之龙的力量,为了让一切显得真实,她绝不会容忍任何人逃脱。

    所以法斯科说的全部是真的。

    而在预示之中,罗杰也一定会在这里杀死他。

    可偏偏,这时的罗杰知道了真相,选择了抵抗预示,不让那所谓的未来发生。

    “没有用的。”

    “我所看到的不是概率,不是可能,而是注定发生的真相。”

    法斯科笑了笑。

    “你会动手,我会死在这里,一切都会如期发生,那么剩下的交给时间就足够了。”

    “而这一次,终于可以消灭迷雾之主了。”

    “毁灭新生……”

    “吾主,您的仆从敬上!”

    周围轰隆作响,法斯科却缓缓的闭上了眼睛。

    而这时,罗杰似乎从沉思中突然回过神来,他目光扫过,看到了不远处卡因迸裂的尸体。

    在震动中他的尸体失去平衡,仅剩的一颗头颅跌落下来,半张脸埋在污秽之中,一只眼似乎注视着罗杰。

    “我知道了!”

    罗杰突然抬起头,手中的长剑没入法斯科的胸膛。

    噗嗤!

    “是了,就是这样。”

    “死亡……”

    法斯科带着诡异的笑容,彻底没了声息。

    罗杰握剑的右手微微抖动,不是因为即将到来的死亡,而是因为内心深处的惊惧。

    就像法斯科说的那样,在最后关头他还是选择了出手。

    不是未知力量的影响,也不是所谓的迷惑心智,而是因为就在刚才的那一刹那。

    罗杰终于找到了唯一的一线生机。

    作为代价。

    法斯科必须死!

    他抽出手中的猎魔人,剑脊上代表着昆恩剑印的标记亮的刺眼,那光芒甚至将其他剑印完全遮盖。

    转过身,罗杰大步走到卡因的头颅旁边。

    将卡因的头颅托起,看着对方死不瞑目的眼神。

    “你们才是最后的希望。”

    “抱歉!”

    说完他一掌拍出,随即一个鲜红色的沙漏从卡因的头颅中跳出。

    长剑轻颤,沙漏片片碎裂缭绕的力量在剑身周围旋转,然后迅速被扯入其中。

    罗杰原以为卡因和丹妮拉的力量已经随着他们的死亡而消散,可最后的匆匆一瞥却又让他心底升起了一丝希望。

    “具现化!”

    在意识深处,猎人小屋疯狂颤抖。

    相近的能量被吸扯入其中,而与此同时,毁灭也迫在眉睫。

    “快,快一点,再快一点!”

    如果只有法斯科的力量是绝对不够的,一个强大的三环还不足以让猎人小屋晋升。

    可是现在,有了卡因和丹妮拉的加持,如果一切顺利,这些也许可以让他突破那存在于整个位面的禁锢。

    成为两位主宰之下唯一的四环!

    真正的最强!

    …………

    “该死的,那些家伙果然不是平白无故的前来送死,可到底是哪里出了错?”

    “是他们的身体还是他们的灵魂?”

    哈姆扎飘浮在半空中满脸阴沉,他已经感受到诸多世界的毁灭,用不了多久,那些躯体将会自发的聚集在一起。

    那时作为除了头颅之外最重要的身体部位

    心脏。

    哈姆扎只能接受这种融合。

    这是他的结局,无法反抗。

    可就在这时,空中突然传来一声震耳欲聋的轰鸣声。

    轰轰轰!

    那似乎是一只困兽最后的挣扎。

    可声音传入耳中,哈姆扎感受到的却是蜕变的力量。

    微不可查的,抖动了一下,他第一次明白了什么是恐惧。

    嗤!

    一条手臂碎虚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