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贼人休走 非玩家角色

番外一:江湖里总有许多巧合

    术虎女是在三月份回到金山寺的,但具体是哪一年的三月份,日子太长,却也说不清楚了。

    总之,这一年的闻来山庄,还只是一个小有名气的信庄而已。

    恰是春来花好的时节,林径间草木繁盛,偶尔能看到一两条花枝在其中点缀,当是春山正好处,翘花才露出。

    金山寺的门前,术虎女停下了脚步,她面向着门扉站了一会儿,半响,伸出了一只手来,在那上面轻轻地摸了一下。

    许是昨夜刚下过雨,所以门上还有一些水迹。术虎女搓了搓自己的手指,没有说什么,便自行推门走了进去。

    她已经有二十几年没有回来过了,虽然她的面貌依旧没有多少的改变,但是此地,却早已经是物是人非。

    这些年的朝堂上和江湖里,也有了许多的变化。

    或许是积劳成疾,李世宗得了一场大病,身体一日不如一日,逐渐难理朝政,只得由其最宠爱的皇妹李长安在旁辅佐。

    对于此举,朝堂上的大臣们原本是多有议论的。但是随着李长安接连推出了数条良政,又治理了近些年来江南始终难以治理的水患,同时伴随着一番暗地里的政治较量,朝堂上的议论声,也就逐渐平息了下去。

    于是就有人说李长安久居深宫不出,盖是在通读先贤史说,比之当今,以史明鉴,方才有了治理天下之策。又触类旁通,学四库书,晓天下事,乃有了安坐朝堂之能,着实是为古今第一奇女子。

    对于这些论调,李长安听见了,也只是一笑置之。只有她自己知道,读书这种事,只是她无聊的时候用来打发时间的方式罢了。就和她练武一样,不知不觉,就有了些许成就。而她的皇兄,也是在偶然间与她谈及朝堂之事,才发现了她有这方面的才能,因而叫她多加锻炼的,亦没想到能在这种时候用上。

    建德五十八年,李世宗正式退位,将皇位传于李长安,开创了古来第一位女帝的先例,并行年号:大业。

    另一边,江湖之中。

    最近的十年来,手腕强硬的八苦门不知道从哪里请来了一个神算子,网罗能人异士,一跃成为了天下第一大派,甚至隐隐有了要统领江湖的趋势。却又在只差临门一脚的时候,生生地退了回来。

    他们像是与朝廷达成了什么协议,之后便如同武当和少林一般,隐入了江湖之中,偏居一隅,不再冒进。

    没人知道这其中到底发生了什么,只知道在八苦门退居幕后之前,八苦门的门主白药儿与当今圣上李长安见了一面。

    这两个当今权势最大的女人之间该是谈了一些什么,但是谈了什么呢,这就是江湖人不敢问的事情了。

    总之,现在的朝廷和江湖两相安好,井水不犯河水。国泰民安,江湖人行走江湖的时候也不敢胡乱施为了。对于百姓们来说,这是个少有的安定之年。

    那术虎女自己呢,她最近怎么样了?

    呵呵,说来,应该也算是越来越好了吧。

    她现在是江湖上著名的流沙剑客,因为多年来的行侠仗义,侠名已经传至各地,足以叫得那些江湖匪类闻风丧胆。一手流沙剑术,更是与八苦门的白药儿,和寰青山的独孤不复一起,共称为剑道三足,并肩鼎立。

    这二十余年来,她去过了江湖各地,看过了山河秀丽,听过了世人世语,知晓了百般人心。可到头来,却还是走回了这里。

    金山寺,或许不只是对于李驷,对于她来说,这里也同样承载了太多的记忆。

    “吱呀。”木门被缓缓地推开。

    古寺内的空气带着一些腐朽的气味,院落里到处都是落叶,很显然,这里已经许久没有人来过了。

    术虎女静静地看着眼前的院子,脸上却不知为何,缓缓地浮现了一丝笑意。

    接着,她就深吸了一口气,卷起了自己的袖子,拿起靠在门边的扫帚打扫了起来。

    一切好似当年,屋檐下似乎依旧有一个老和尚在喝茶,房顶上,似乎依旧有一个贼人在打瞌睡。

    日头正好,晒得人身上暖暖的,使人好不慵懒······

    ······

    李驷已经记不清,自己有多久没有回来过了,他只是在送信的时候偶然路过了附近,便想着顺道过来看看。

    金山寺的门前,他默默地站着,脸上说不出是什么样的神色。

    不如,还是回去吧。

    他这样想到,随后就准备转身离开。

    可突然,他却发现金山寺的门扉居然是虚掩着的,就像是不久之前才有人来过一样。

    侧耳一听,还听见有沙沙的声音正从那里面传来,如同是有人正在寺庙里打扫似的。

    李驷愣一下,接着,便鬼使神差地推开门走了进去。

    院子里,术虎女也听到了开门的声音,侧目看了过来。

    两人视线撞在了一起,然后,他们就各自愣在了那里。

    李驷傻傻地站在门边,术虎女还卷着衣袖,头顶的头发盘着,脸上沾着一些灰尘,愣愣地看着李驷。

    直到过了好久,当是又有一片落叶落下,李驷是才回过了神来。

    只见他忽地轻笑了一声,带着似是唏嘘又似是欢喜的神色长出了口气,然后看着术虎女开口说道。

    “好久不见。”

    “嗯。”术虎女也回过了神来,展颜一笑,阳光落在了她脸上,使得她的笑容看起来颇为明媚。

    “好久不见。”

    “那什么······”打过了招呼之后,李驷略显尴尬地四处看了看,对着院子说道。

    “要我帮忙吗?”

    “当然。”术虎女的脸上恢复了正色,随手将把手里的扫帚丢给了李驷,可眉目里却带着怎么也掩饰不去的笑意。

    “院子交给你了,我去把屋堂擦一下。”

    “好嘞。对了阿女,之后怎么样了?”

    “什么怎么样了?”

    “就是我离开江湖之后啊,还发生了什么趣事吗?”

    “你先扫地,扫完地,我再慢慢给你讲。”

    “行,那我可等着听啊。”

    至于术虎女所经历的江湖是什么样子的,那就又是一个很长很长的故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