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重生之独步江湖 白驹易逝

第八百七十四章 重创

    余波爆发,伴随着剑光跟棍影的泯灭。

    金色的血液飘洒,两道身影倒飞出去,转瞬间就不见了踪影。

    ……

    通道中,一个人影步履踉跄,手中只余下半截断棍,金色的鲜血不停的从身上流淌滴落。

    “咳咳!”

    皇甫玄猛然间咳嗽两声,脸色罕见的有些许苍白,但更多的是难看以及难以置信。

    在他身上,一道剑痕从他左边肩膀自右边划落,险些将他上半身切开,深可见骨的伤痕鲜血止不住的流淌。

    里面还有不散的剑意萦绕,阻止着他的伤口愈合。

    也正因为这股剑意,让使得他的伤势加重,就算练就了混元不漏身,也不能立即恢复过来,而需要一步步驱逐剑意,之后进行缓慢恢复。

    “那到底是什么剑法,怎么会有如此恐怖的剑意!”

    回忆方才的那一剑,皇甫玄仍然心有余悸。

    那种毁灭性的剑意,就算是他也不曾亲眼目睹过。

    那一剑,不但斩断了他手中的神兵,还直接将他重创。

    那一剑的可怕,就算是拥有混元不漏身,也根本没有办法抵挡。

    如果说练就混元不漏身,是已经属于仙的范畴,那么那一剑就是为了弑仙而来。

    皇甫玄甚至怀疑,如果方休也是宗师绝巅的修为,他是否就会陨落在这惊雁宫中。

    一位真仙,陨落在一位武道宗师的手中。

    而且还是被人正面斩杀的。

    这如果流传了出去,神武的颜面等于是被人踩在脚底下摩擦。

    就算是皇甫玄自己,也不会甘心。

    如若是在外界,以他真仙的修为挡住这一剑问题不大,可在惊雁宫中,这一剑对他而言,有致命的威胁。

    对这一点,他不得不承认。

    皇甫玄突然间停了下来,默默用气血之力对这股剑意进行驱逐。

    说到底他还是真仙境界的存在,哪怕修为暂时被压制,可本质是没有变的。

    在他动用气血之力的时候,这股剑意虽然恐怖,但也只是无根浮萍,没用多少时间就被彻底驱逐了出去。

    没了剑意的阻扰,伤口不过几个呼吸的时间就完全愈合。

    皇甫玄的脸色也红润了一分,但是依旧难看:“方休此人必须要除掉,不然的话,日后于我神武必然是一个大敌。

    这样的实力,若是问鼎真仙……”

    想到这里,他的心情再度沉重起来。

    如果是别人的话,能否问鼎真仙还是一个未知的问题,可如果是方休,那么这个疑问已经可以变成肯定了。

    从对方练就了混元不漏身起,问鼎真仙境界是迟早的事情。

    而以对方的武道天赋来看,这个时间恐怕只会变得很快,而不会拖的太久。

    皇甫玄心中打定了主意,只要出了惊雁宫,方休的事情必然回禀皇甫擎苍,然后想办法将对方扼杀在萌芽之中。

    不然等到对方真正的成长起来,那威胁就太大了。

    皇甫玄此刻连自己都没有察觉到,他的内心深处已然对方休升起了极大的忌惮之心,乃至于一丝微乎其微的畏惧。

    ……

    另一边,方休现在的形势也不太好。

    依仗太阿之利,以及斩仙拔剑术的霸道,一剑重创了皇甫玄。

    可他自身,也受到了皇甫玄的重创。

    对方怎么说都拥有绝巅宗师的实力,又有神兵在手,那倾尽全力的一击足以摧山断岳,分江断海。

    哪怕这股力量被斩仙拔剑术破除了八九成,可剩下的那一两成作用在他的身上,也绝对不容小觑。

    那一棍,直接将他的肉身震裂,骨头都断了不少,已是到了可见內腑的地步。

    这样的伤势,在寻常宗师身上,虽然不致命但也是难以复原。

    可在方休的身上,也只是花费了一些时间,就将表面的伤势给恢复了过来。

    至于更深层次的內腑震动,则是需要一定的时间来调理。

    受到这样的伤势,方休脸上却没有什么气馁。

    “这一战看似是我跟皇甫玄两败俱伤,谁也没有占到便宜,但已是预示着我拥有了堪比绝巅宗师的战力。

    而在惊雁宫中,皇甫玄属于站在最顶级的那一小撮。

    我能跟他战到这种地步,算是跻身于这一行列之中。

    如此一来,这里是我对手的人就不多了,接下寻找天材地宝会顺畅许多!”

    方休没有忘记自己此行的目的。

    现在他拥有绝巅宗师的战力,就等于是惊雁宫对他来说畅通无阻,就算是再遇到真仙压制的绝巅宗师,也能够与之一战。

    这样的话,他收集天材地宝的速度会加快很多。

    眼下没有什么事情,比收集更多的天材地宝,助他开辟穴窍来的重要了。

    “不过,我之所以能跟绝巅宗师一战,斩仙拔剑术这一门武学占据了主要的地位!”

    脑海一转,方休又将注意力落在了斩仙拔剑术上。

    真正使用这一门武学的时候,才能明白这门武学跟系统中抽取到的拔剑术,两者间的差距究竟有多大。

    得到这门武学传承之后,他还是第一次使用出来。

    可结果,却让他很是满意。

    这一门斩仙拔剑术跟其他的武学不同,更像是一个胚胎,落在不同的人手中,那么要走的便是不同的道路。

    在这门武学烙印在武道登仙路上的时候,就已经成为他自己要走的武道中,必经的那一部分。

    这一门武学,也化为了他自身的武学。

    可以唤做斩仙拔剑术,也可以唤做其他名字。

    不过方休没有改名的打算,而是打算沿用斩仙拔剑术这个名字。

    ……

    一个负剑的中年男子踏足于通道之中,来到了两人原先交战的地方。

    这里,气机仍然残留。

    这人感应着周围的气机变化,随后将目光落在了周围的壁画之上。

    当看到那一道不可磨灭的剑痕时,瞳孔也忍不住猛然间收缩了一下。

    “好霸道的剑意!”

    “这股剑意,似乎在哪里听闻过!”

    震惊过后,那人又陷入了短暂的沉思,片刻后才清醒了过后,又扫视了一下其他的痕迹后,便直接离开了这里。

    之后,又有数人陆陆续续过来。

    感受着周围残余的气机以及看到壁画上的痕迹后,都是停留了片刻后,才再度悄然退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