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 言归正传

第一百零八章 功德我拿,锅你们背

    “谢长寿兄提点!”

    山林边缘,头顶犄角、少年身形的敖乙,对李长寿深深地做了一个道揖。

    他刚刚,违背了自己做龙的原则,对长寿兄提出了如此过分的请求……

    这虽是‘合则两利’之事,但确实是自己有非分之想,让长寿兄为了难。

    长寿兄苦于人教道承太少,且追求清静无为的名声,南海神教之事,只能秘密进行,还要严守秘密。

    虽然长寿兄没直接明说,但这么明显的事,他敖乙又不是愚笨之龙,如何猜测不到?

    如今南海海神教已经开始起势,有巫人作为神使,有宣扬教化、意义深刻的教义,也有人教高手作为后盾!

    那充沛的香火功德,是敖乙亲眼所见,绝对做不得假。

    龙族现在最缺的是什么?

    功德!

    那遥远的远古时代,龙凤两族因为打碎了洪荒,惹来无边业障;

    凤族直接凋零,镇压不死火山;

    龙族繁衍能力较强,用了无数宝物镇压族运,用无数族人身躯去填补当时暴动的天地九污泉,这才勉强得存……

    上古时期,龙族暗中与尚未壮大的人族结下善缘,成为了一些部族的图腾,由此偷偷摸摸积攒了一些功德,这才让龙族的境况缓解了许多。

    所以,功德有多重要、业障有多可怕,龙族的领悟无比深刻。

    稍前的时候,虽然很难启齿,但敖乙还是说出了那句:

    【长寿兄,我可否来南海神教帮些忙,做个护法,也赚些功德护身?】

    实际上,敖乙是想凭自己,给龙族拉些许功德罢了。

    让敖乙有些意外的是……

    李长寿很快答应了。

    但能看出,李长寿答应的有些勉强;

    敖乙心里也理解,毕竟李长寿不是真正的主事者,只是被推出来的代理人;

    李长寿应当是看重两人的交情,才会勉强答应自己,让自己半个月后来安水城……听信。

    刚好,自己这半个月,回东海龙宫去寻自己父王,与父王好生交流一番。

    谋事在龙,成事在天!

    敖乙现在心底充满了干劲,说了句感谢的话语,又对李长寿再三做道揖。

    李长寿连连回礼,又沉吟几声,委婉表达了自己的少许担忧……

    很快,敖乙当面立下大道誓言,念感念咒,发誓绝不将李长寿和南海海神教的联系,告诉第三灵知晓。

    如此,李长寿心底也算稍微松了口气。

    而敖乙心底一阵感慨……

    这朋友,他敖乙交定了!

    ……

    目送这小龙驾云飞速离开,李长寿轻轻摇头。

    以后,对这个二教主好点吧。

    既然入了咱南海神教,岂能让你只是单单做个护法?

    李长寿早已安排的差不多了,直接将敖乙立为南海神教二教主,兼护教青龙大护法!

    稍后整顿好教务,收拾好那些神使,他会在每尊自己的神像旁边,再加一座二教主的神像,将南海神教的香火功德,直接分两成给龙族!

    如果不是天道已经认下了他这个南海海神,除非毁教,否则无法更换教主。

    李长寿都想效仿古时人族先贤,将南海神教的教主之位,让给自家人教的哪位高人。

    这些香火功德,还是不能平白便宜龙族。

    施展土遁,李长寿开始继续忙碌了起来。

    最关键的一步已经迈出去了,接下来就看龙族那边的反应。

    这次事件,算什么?

    本是前来毁掉海神教的海神本尊,计划被接二连三打断,自身也因多方势力的掺和,陷入了曝光的危机中……

    李长寿不是没考虑过,自己南海海神的身份一旦暴露,度仙门、人教会有哪般反应,自己能否抱紧人教高手的大腿,借此抵御西方教高手的算计。

    但他不断推演,最后的结果,都是死路一条。

    莫说圣人之威,比如那‘钉头七箭书’,开坛做法就能将大罗金仙隔空咒死!

    关键时刻,李长寿直接逆转思维,寻求绝处逢生,将本来是对自己有害的因素,转化为对自己有利的条件!

    主动接受南海海神,利用自己人教弟子的身份,以及对敖乙的了解,拉龙族下水;

    而后将龙族当做挡箭牌,承受今后西方教施加的压力,吸引各方的注意力;

    且李长寿接下来,会整顿海神教内务,修补教义细节,完善神使管理结构,加强教内自我监察……

    同时,让龙族成为最好的显圣工具,也让龙族出面护卫教众,避免教众之间的流血斗争。

    这样就解决了自己这次南海之行的根本目的避免招惹业障。

    他给龙族的报酬,就是敖乙拿走的两成香火功德。

    李长寿怎么算,都是不亏。

    龙族现在最缺的就是功德与气运;

    李长寿料定,敖乙这次回东海龙宫后,虽会有些波折,但还是会按时回返。

    而且有很大概率,敖乙会带来龙族高手,驻扎在南海边缘。

    自己只需再做三件事,就可抽身而回,让南海神教自行运转

    用迷药收拾服帖熊寨的神使;

    想办法给自己的众多神像遮掩面容;

    限制南海海神教发展,让他们只能沿海一定范围内传道,不去触碰道门的利益。

    这算是李长寿主动谋划的第一件大事……

    也说不上主动,实在是被这些家伙逼到了悬崖边上,一发狠只能冒险反击。

    做最坏的打算,修最多的细节!

    李长寿的纸道人直接赶往熊寨,利用自己此时能通过神像唯一做到的事托梦。

    再配合迷药,在熊寨之中不断显圣,把这些八成都是近亲婚配的铁憨憨,彻底变成海神的信徒。

    巫族有高手会追究?

    又如何追究?

    海神教神使改善了这些巫人的生活,让他们也得了好处。

    更何况,这个海神教本来就是这些这些巫人立的,李长寿本来就是‘受害者’。

    半个月的时间匆匆而过。

    李长寿在南海边陲可劲了折腾,甚至因为纸道人仙力消耗太多,又暗中送了一批纸道人过来。

    他费尽心力,全局谋划,力图消灭任何疏漏。

    功夫不负有心人;

    半个月的时间,一千七百座神像,已大半已经被遮掩起了面容,新的神像会将面容故意模糊一些。

    神教最初时,确实需要清晰的面容,如此才定下香火功德的去向。

    但南海神教发展到此时,已是不必再显露真容。

    敖乙也没让李长寿失望。

    最初敖乙是带了三百仙蛟兵回来的,还有几位天仙境高手。

    但李长寿暗中命熊寨神使聚集教众,再次显圣,宣布敖乙为二教主、兼青龙大护法,敖乙也是有些发懵。

    事后,李长寿与敖乙言说了早已准备好的理由:

    南海偏远,李长寿平日顾及不到,龙族可能要多费心,所以给敖乙多分些功德也是合情合理。

    敖乙也不好推辞,用传信符再次喊人。

    龙族对此事也是有所怀疑,但他们族内高手轮流出手,推算有关南海海神教教主的跟脚,得出来的,都是……

    查无此人。

    而偏偏,敖乙立誓言说,他与南海神教教主直接交流。

    这必然是某位高人,顺便坐实了南海海神教的人教‘底细’……

    于是,东海龙宫派来了六名高手、一千仙蛟兵,常驻南海边缘,南海龙宫的兵力也可随时调派。

    因敖乙要回金鳌岛修行,不能在俗世停留太久;

    敖乙得了李长寿允许,将几位龙族高手安排为南海海神教的真龙护法,顺便也能赚少量的香火功德。

    这几个护法,平日里会巡视各处,护卫沿海疆域的海神教教众。

    敖乙则是干劲十足,不断规划海神教接下来的传道步骤,争取三十年发展壮大,三百年遍布南海边缘!

    关于熊寨,李长寿和敖乙也详细谈过,叮嘱过敖乙不必与熊寨牵扯过深。

    敖乙此时对李长寿不能说言听计从,却也是十分感激与信任。

    他也已经不叫‘长寿兄’了,而是改口‘教主哥哥’……

    无他,显得亲近!

    李长寿对此保留随时吐槽权,并庆幸自己只是教主哥哥,而不是‘御弟哥哥’。

    虽说他已能从此地脱身,但李长寿又怎么会真的放心?

    李长寿暗中不断折腾,三个月后,大部分纸道人耗尽仙力,被李长寿就地销毁。

    他留了两只纸道人在南海边缘,以作应变之用。

    至此,李长寿的基本设想,也算圆满达成。

    功德他拿,锅给龙背;

    而且还是龙族主动提出来的加入神教,欠下了他一个因果,日后也是要龙族偿还的。

    当然,李长寿也不会做这种事,合作共赢罢了。

    南海神教也步上了正轨,教内敛财风气被制止,熊寨神使也算有了海神的正名。

    因真龙不断显化,护持教众,教众数量每日都在迅猛激增。

    但李长寿还是不能完全放心,依然细细谋划了几个月,继续推演可能出现的问题,并做好应变的准备……

    半年后。

    李长寿总算从地底密室出来,决定去告诉师父和师妹,问题已经暂时解决,不必太过提心吊胆。

    然而,他刚见到灵娥,就把灵娥吓了一跳。

    “师兄你怎么了!

    怎得憔悴成了这样!”

    草屋中,灵娥连忙放下手中的针线活,起身迎接,忧心忡忡地看着李长寿那有些发虚的面容。

    怎么了?

    忙了半年的大事,推演了这么久的天地大势,心力憔悴罢了。

    毕竟,这些都涉及到了圣人、大罗金仙这般的存在……

    李长寿打了个哈欠,手中捏着两只纸人,飘到了师妹的床边,翻身躺了下去。

    “为兄在这里睡一阵恢复精神,劳烦师妹为我护法,稍后告诉师父一声,就说暂时没事了,让他不必担心……”

    言罢,他闭目休息,依然留了一部分心神活跃,潜意识里也在警惕。

    灵娥轻轻眨眼,师兄他……

    主动上了自己的床榻……

    “事情解决就好啦,师兄,你躺好些。”

    灵娥轻声道了句,慢慢走向前,抬手将师兄悬在床榻外的双腿搬了进去。

    低头注视着李长寿那疲倦的面容,灵娥抿了抿嘴角,眼中带着少许怜惜……

    但,怜惜归怜惜,这种千载难逢的机会,她怎么能放过!

    灵娥的小舌头舔了舔嘴唇,计从心中起、恶向胆边生,蹑手蹑脚去了屏风之后,找出此前那套轻薄的纱裙换上,雪白肌肤若隐若现。

    她当然不敢对师兄直接做什么;

    但趁师兄睡着,在他身旁躲起来,然后暗中提醒师父过来撞破这一幕……

    只要自己求师父做主,自己跟师兄的婚事,那不就成……

    这个计划她早已想好,只是师兄一直没露出破绽。

    今日……

    天赐良机、天作之合、天成姻缘!

    必须一鼓作气,一举拿……

    “小琼峰可有尚未闭关的门人吗?

    我是今日负责守卫山门的弟子,山门之外有人想找小琼峰之人。”

    就听得外传来一声呼喊,有道身影已经闯入了外围隔绝大阵。

    而李长寿,此时已在床上睁开双眼,慢慢坐了起来。

    嗤!

    屏风被一只小拳头锤破。

    “怎么了?”李长寿打着哈欠问了句。

    “没、没什么,打蚊子呢!”

    蚊子?

    李长寿一个激灵,再无困意。

    搜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