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 言归正传

第一百四十四章 唯有小师叔才可战胜小师叔!

    听师祖说不会在门内久留,李长寿心底略微有些失望。

    本打算也让师祖参与到阵法建设,为小琼峰多捞些宝材……的说……

    咳,这些其实都不重要。

    师祖若只是回来看看,小住几日,小琼峰今后依然能保持此前的平稳与安定,也未尝不是好事一件。

    李长寿心底早有盘算,待江林儿说完‘托付’之事,就开口道:

    “师祖,有两件事弟子瞒着师父,但须得禀告师祖。”

    “何事需要瞒着你师父,却必须对我禀告?”

    江林儿上下打量了下李长寿,自然看不出什么异常。

    常年在外拼杀的她,养成了敏锐的直觉;

    此刻,直觉告诉江林儿,在自己这三个徒弟、徒孙中,眼前这个初次见面的归道境徒孙,比自己的二徒弟……

    要靠谱很多。

    李长寿故意显露几分无奈的表情,答曰:

    “师父容易情绪化,所以必须瞒着,但师祖心神必然十分坚韧,不会一时冲动做下憾事。”

    江林儿手指轻颤,立刻道:“莫非……你师伯也出事了?”

    果然是聪明人;

    那自己接下来说话,也会省力许多。

    李长寿叹道:“当年师伯去北洲采药,被毒兽所伤,门内执事救援不急,师伯已于八百余年前,投胎转世去了。”

    江林儿闭上双眼,气息颤抖一阵,很快就吐出一口气。

    “此事,也与他仙霖峰有关?”

    “皖江雨师伯,是为师父找寻修补道基之宝药,前因便是仙霖峰蒯思道人见色起意,自然有关。”

    江林儿左手攥拳,那把白虎凶魄刀发出阵阵低吼。

    “你可知那个蒯思道人如何死的!被外敌杀了,当真便宜了他!”

    李长寿心底斟酌一番,注视着江林儿,待江林儿情绪稳定之后,传声道:

    “这是弟子要禀告的第二件事,弟子有日做梦时,凑巧梦到了……

    那似乎是在北俱芦洲边界一处坊镇,蒯思道人发现有人假扮自身,故向前追赶。

    蒯思道人心狠手辣,想将假扮自己的那人截杀,被那人用毒丹弄晕。

    那人将蒯思道人带到了一处峡谷之中,以毒丹毁其道基,并以雷法大阵模拟成仙天劫,轰其身形,令其身死道消,魂飞魄散。

    随后那人以蒯思道人身形,入了北俱芦洲,再无踪迹。

    弟子的梦境,也就随之醒了。”

    “好!”江林儿咬牙骂道,“不如此,难消我心头恨!”

    随后,江林儿闭目凝神,身周气息渐渐归于安宁。

    等江林儿睁开眼时,面容禁不住有些黯淡,坐在圈椅中,静静地出神。

    李长寿在旁不多说话,只是静静等着。

    江林儿调整情绪倒是十分迅速,她低声道:

    “稍后我便是翻遍五部洲与三千世界,穷尽余生,也要找回你师伯的转世身。”

    “师祖,或许以人教弟子的身份,带些礼物,去地府找鬼差问询,是个不错的主意。”

    李长寿摇头叹道:“若非弟子修为太低,无法通过俗世中的城隍庙进入地府,定然就这般去试着问一问了。”

    “对!我怎么没想到此……

    嗯?”

    江林儿目中带着几分狐疑,打量着李长寿。

    李长寿心底暗叹,这位师祖果然不容易忽悠;

    不过也没什么,他此时已经做好了随时出手,放倒这位师祖的准备。

    李长寿目光坦坦荡荡,与江林儿对视着,倒是没有半分亏心。

    江林儿喃喃道:“似乎,老二收了个不得了的弟子。”

    “我师妹灵娥确实资质出众,”李长寿道,“今日得见师祖之英姿,弟子心底钦佩不已。

    只是师祖,弟子梦中所见之事,还是不要外传为好。”

    江林儿淡然道:“我可是那般不知轻重之人?

    你……梦中那人,是如何做到的?”

    “这就是弟子所不知的了。”

    “不知吗?不知也好,”江林儿缓缓点头,“能看出,你对老二已是照顾的十分周到,辛苦你了。”

    李长寿做了个道揖:“弟子刚刚有些失言,师祖勿怪。”

    “怪甚?

    这些年在外闯荡,我见过了不少奇人异士,已是见多不怪。

    老二这事,说到底,终归是我不在山中,没能护得了他们周全,让他们两个受了天大的委屈……”

    江林儿低头看着自己的双手,突然抬手!

    李长寿下意识后退一步,左手掌心已握住一把刻刀;

    与此同时,小琼峰山体内几十处阵基闪烁光亮,而李长寿袖口的纸道人,已经拔开了一只瓷瓶的瓶塞,随时可催动药力!更新最快 手机端::

    但……

    江林儿只是抬手,打了她自己一记耳光。

    李长寿:……

    师祖您这般突然动作,很容易出事。

    随之,江林儿脸颊肿了起来,唇边流下殷红的鲜血,双目之中有泪光闪烁,但很快抽了抽鼻子,忍了回去。

    她起身道:“我这就去地府。”

    “师祖,不急这一时,”李长寿忙道,“您刚回门内,也该多陪陪我师父才对!

    此事弟子一直瞒着师父,还用了些计策蒙骗了师父,说师伯不愿与他相见,师父为此正黯然神伤……”

    “不错,这个已经不用急,是我有些失了方寸,”

    江林儿又坐回了椅子中,抬手将自己脸颊上的红肿抹平;

    她随即又想到了什么,注视着李长寿,挤出来了些许难看的笑容。

    “你是……高人转世?”

    李长寿正色道:“弟子幼年便被师父收入门内,一直追随师父修行,此事师祖可问师父。”

    江林儿又问:“今日,那万林筠长老为何袒护与我?我与这位长老并未有任何交集。”

    “弟子得万林筠长老赐下几篇毒经,与万长老常有走动,万长老对弟子也算器重。”

    滴水不漏。

    江林儿略微思索,已是明白了什么,苦笑道:“有你在老二身旁,我也不多担心什么了。

    你叫长寿是吗?”

    “弟子在。”

    “可有什么想要之物?”

    李长寿摇摇头,反而在怀中取出了一只宝囊,用仙力递了过去。

    这里面放着不少疗伤、固元、恢复仙力的丹药,还有两颗可稳住重伤的灵丹。

    “这是弟子的一点孝敬,都是从万长老那里求来的丹药,还请师祖收下,也请师祖不要声张。”

    江林儿结果宝囊,仙识探查了一番,随后便嘴角一阵抽搐。

    李长寿道:“师祖在外奔波,顾好自身才是。”

    “你……”

    江林儿顿时有些哭笑不得。

    她突然发现,自己刚才送出去的那两只戒指类的储物法宝中,里面灵石、宝材、丹药总价值,远不及这宝囊内仙丹的三成……

    而且,能救命的灵丹,对她这般刚突破、又经常在刀尖舔血的天仙而言,当真无比珍贵。

    江林儿厚着脸皮,将宝囊收了起来,又感觉有些尴尬。

    于是,她站起身来,抬手拍着胸口,将板甲拍的梆梆作响,定声道一句:

    “你这样的朋友,我江林儿交定了!”

    “师祖,我是您徒孙。”

    江林儿幽幽地道了句:“私下论交就是了,莫要让我感觉自己太过没用。”

    李长寿:……

    “您开心就好,还请师祖在峰上时,多多开导我师。”

    “放心,本来我只打算在山中待三天,这次看你面子……呆十天半个月再回去吧。”

    李长寿本想多问些三千世界之事,但想了想,还是闭口不言。

    多问便容易多沾因果。

    很快,江林儿和李长寿谈完话,解开阵法、推开木门,让外面几人一同入内。

    江林儿情绪已是恢复,似乎并未听李长寿提起那两件事,开口数落了几句齐源没用,就开始称赞灵娥的资质。

    其他几人狐疑的看向李长寿,齐源都忍不住将李长寿拉去一旁,问他跟师祖说了什么。

    李长寿早已想好说辞,只是说师祖训诫了他一番,并给了他一些好处,让他今后好好护持小琼峰。

    齐源……信了。

    ……

    仙霖峰上今日见血,似乎充斥着一股不服的气氛;

    而小琼峰,已是热热闹闹开始生火造饭。

    灶台旁,李长寿和蓝灵娥对视一眼,各自露出少许微笑,与有琴玄雅一同忙碌着。

    不过,有琴玄雅专职试菜,其他活却是不敢插手。

    灵娥找了个机会,小声问:“师祖,搞定了吗?”

    李长寿嘴角一撇,传声回道:“还不稳妥,师祖在山上时,你就跟在她身旁侍奉吧。”

    “好,”灵娥答应了声,继续埋头忙碌。

    傍晚时,草屋中起了酒席。

    除却酒字三仙外,今日倒是没有其他客人前来打扰。

    李长寿又传声叮嘱了酒乌一遍,酒乌给了他一个放心的眼神;

    酒乌怕酒后失言,饮酒都是不多。

    江林儿也没少喝酒,三杯酒下肚之后,已是露出了几分炼气士少有的豪迈;

    她把板甲一脱,穿着粗布短衫,其内又裹着紧紧的抹胸布。

    李长寿抱着学术性的心态多看了几眼,似乎真的……没什么弧度……

    于是,灵娥对师祖亲近感倍增,而师祖渐渐开始积累对小酒玖的怒气值,拉着酒玖一阵拼酒。

    但……

    酒玖,破天峰一脉,忘情上人关门弟子,自小在酒缸游过泳,千年修行未曾断过酒,何止海量!

    不多时,江林儿就带了几分醉意,酒玖咂咂嘴,却是还没开始起兴……

    齐源老道问了句:“师父,您在外千年,过的如何?”

    “还凑合。”

    江林儿的表情略微有些复杂,有欣喜,也有苦涩,最多的便是感慨;

    抬手拍了拍齐源的肩头,江林儿淡定的道了句:

    “为师现在也算是狐朋狗友多多,你外面也多了一些大爷、姨娘,不过放心,为师肯定不会让他们来门内占你便宜。”

    齐源顿时一阵苦笑。

    江林儿又幽幽的一叹,伸了个懒腰,言道:

    “今天能见到你,也算为师走了大运,时来运转。

    原本,我对突破天仙已不抱任何希望,大概数年前,我遇袭重伤,垂死之际,心底忽有灵光闪烁,借此有了突破。

    当真,这千年的运道,都用在了这次突破上。

    我有一个好友擅卜算,事后还为我卜了一卦,说我冥冥中得了贵人相助,气运被提了一格……”

    言说中,江林儿看向了李长寿,啧的一笑,意味深长地道了句:

    “现在,我倒是明白了点什么。”

    矮道人酒乌笑道:“气运之说,本就有些缥缈。”

    “那是小五你不会望气之法,”江林儿没好气地呛了声,酒乌连连陪笑。

    江林儿的脸蛋有些泛红,突然道了句:“你们师父,这千年……找道侣没?”

    “那自然不可能,”酒玖接话道,“家师道号忘情,自然不会动情念。”

    “不会动情?”江林儿哼了声,“他这个忘情的道号是当年自己改的,不信你去问问……

    不过,话说回来。”

    江林儿晃晃悠悠地站了起来,身形一晃,已是出现在了酒玖身后,低头看着酒玖。更新最快 电脑端::/

    “道理我都懂,但为什么能这么……嘶……”

    酒玖心底莫名有些发虚,那些被一次次醉酒掩藏的记忆,悄然浮现了出来。

    千年前,她好像,经常被……

    酒玖打了个激灵,立刻就要起身闪躲,却被江林儿一把摁住,酒玖顿时动弹不得。

    “江、江师叔,你不要乱来!我都一千多岁了!”

    “一千多岁很了不起吗,我跟你师父是同时入的山门,小屁孩!

    让本师叔检查检查,你肯定藏了见不得人的罪孽!”

    “啊呀!长寿快管管你师祖!”

    “嘿嘿嘿嘿……现在这里我最大,你师父不来,我怕什么?”

    侧旁,灵娥、李长寿、有琴玄雅突然恍然大悟。

    酒玖小师叔偶尔有些不羁的言行,今天好像,找到了源头……

    然而,玩闹归玩闹,李长寿此刻依然保持着,日常监察仙霖峰的习惯。

    从那边的反应来看,稍后还是会有些麻烦要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