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 言归正传

第二百一十九章 谁还没骂过玉帝?

    夭寿啊……

    大法师刚走,又来了个玉帝陛下。

    老龙王明显还认出了这位陛下,想过来结交一番;

    从老龙王亲手端着那金樽玉杯的细节就可看出,龙们并无恶意。

    估计,老龙王也是没想到,玉帝陛下能把一个化身玩成臣子,还一玩就是几万年!

    玉帝在线求援,自己还能怎么办?

    以后毕竟是要上天跟着玉帝混功德的;

    而且,想搞个功德金身须得漫长岁月慢慢来,跟玉帝关系越熟,混功德的效率也就越高。

    面对玉帝求援,李长寿总不能视而不见、撒手不管。

    李长寿拉了下月老老铁,笑着传声:“龙王来了,月老不要慌,一切听我安排。”

    月老不由有些疑惑……

    他看着,像是要慌的样子吗?

    当下,李长寿与月老站起身来,主动向前迎了两步。

    天庭这一桌,众天将也跟着起身,熟练地拿起了酒杯。

    老龙王身材魁梧高大,比李长寿的这具纸道人化身,还要高了半个头。

    此刻老龙王端着酒杯前来,见李长寿与月老出迎,龙王先是皱眉,随即明白了玉帝不愿暴露身份。

    但老龙王依然向前迈步,并未停下身形,那龙须飘舞的龙嘴带着几分笑意。

    此时,龙宫主殿内,道道目光尽皆汇聚于此处。

    人人都知东海龙王深藏不露,此刻都好奇,这位龙族族长要搞什么大事。

    李长寿与老龙王对视一眼,并未与老龙王传声,已是明白龙王已明白了玉帝不愿暴露;

    而现在,已明白了玉帝不愿暴露的老龙王,却又想要让玉帝明白,他们龙宫对玉帝与天庭的尊敬……

    绕了一圈后,李长寿已大概明白,自己该如何做。

    “龙王陛下,”李长寿笑着做了个道揖,“恭喜恭喜。”

    “嗯,呵呵呵。”

    东海龙王笑起来,给人感觉有些犯迷糊,又带着几分慈祥;他动作自然地,将手中的金樽递给了李长寿。

    龙王背后的几位龙族老者此刻都是含笑点头,不露痕迹地看了眼玉帝的化身,并未多言。

    东海龙王温声道:

    “今日得天庭义助,吾龙族不胜感激。

    两位都是玉帝陛下身前之人,不知玉帝陛下有何喜好?

    吾明日便备一份厚礼,差人送去天庭,算是谢礼。”

    李长寿不动声色地朝着一旁挪了半步,刚好挡住了玉帝化身扮演的将领,笑道:

    “龙王爷,这份厚礼陛下应是不会收的。

    天庭如今虽刚刚起步,百业待兴,但却是秉天道、立秩序之地。

    妖魔祸乱四海,生灵惨遭劫难,故玉帝陛下派来天兵除魔卫道,维护天地清明。”

    龙王爷缓缓点头,却也不多说,只是道:“那,今日吾便以此酒,谢过天庭相助。”

    言罢,龙王双手举樽,李长寿不动声色地侧身,看似是不敢受此礼,实则刚好让龙王的敬酒,落在了玉帝化身处。

    玉帝化身与众天将一同端酒相迎。

    月老笑道:“我等敬龙王爷一杯。”

    一杯饮罢,饮者皆欢,一旁有龙女向前,为东海龙王斟满酒。

    东海龙王笑道:“各位吃好喝好。”

    言罢,便转去了截教仙人的十几桌宴席处。

    李长寿心底略微松了口气,与月老一同回了座位,玉帝的化身已是与其他天将一同说笑。

    等了一阵,玉帝的传声总算来了……

    “海神爱卿,你这具化身不如就与月老一同回返天庭吧。”

    李长寿心底略微思量,表面与月老同饮,暗中用仙识传声回去:

    “陛下,臣也想早日去天庭,在陛下身前效命,只是如今旨意未落,臣也无天庭神位,大法师恐会不喜。”

    玉帝化身传声叹道:

    “唉,吾当真想早日与爱卿促膝长谈,心底有太多郁结之处,无人可抒矣。”

    “陛下,守得云开见月明。”

    “哈哈哈!海神,我来敬你一杯!”

    玉帝突然直接开口,举着酒杯,对李长寿抬了抬。

    “多谢,多谢。”

    李长寿忙端起酒杯,与玉帝陛下遥遥相对。

    李长寿自知,也就在此地,机缘巧合之下,隔着两三道身影,吃着龙族的山珍海味,才能与玉帝如此对饮。

    今后估计是没这般机会了。

    两具化身,将杯中酒一饮而尽;

    又听玉帝化身笑道:“海神是否有道侣呀?

    今日你可是靠着掌管姻缘的神仙而坐,若有心中所想,即可美梦成真哟。”

    李长寿:……

    震惊!天庭玉帝竟主动要求臣属以权谋私!

    这是玉帝节操停机欠费,还是天庭职业道德彻底的沦丧!

    “这个,贫道醉心大道,”李长寿笑着应了句,脸上满是尴尬。

    一旁月老却是略微皱眉,瞪了眼说这话的天将,既玉帝陛下的化身……

    月老低声道:“这可不是随便改的,乱改可是要扣贫道功德的!”

    李长寿:……

    老铁,路走窄了啊。

    月老可能是有些微醉了,又可能是太过紧张,竟小声对玉帝化身数落:

    “红绳乃是天道宝器,岂可乱牵?

    这里是龙宫,什么话该说什么话不该说,心里没点谱吗你!

    你是哪部的天将?”

    “月老、月老,不至于,”李长寿连忙端着酒杯相拦,“这么多人看着,少说两句、少说两句。”

    “他就不能乱说这事!

    这事能说出来吗?贫道背负着多大的压力,也不过只是姻缘殿看殿的。

    他竟!”

    月老还要继续言说,却被李长寿用酒杯将话头摁了回去。

    “对,对,月老说的是,消消气、消消气。”

    李长寿含笑应着,心底却是一阵无奈,又没办法对月老传声解释此事。

    一旁玉帝化身也是连连点头;

    或许是因李长寿知道了他身份,玉帝陛下此刻,略微有那么一丝尴尬。

    这应该就是月老老铁的仙生巅峰了。

    只不过,巅峰之后是低谷,还是刀山火海、无尽深渊,那就……真不一定了。

    还好,不多时敖乙带着姜思儿过来敬酒,将这尴尬的氛围冲淡了些许。

    李长寿起身对敖乙传声叮嘱了几句,敖乙特意为这桌上的每位天将挨个敬了一杯。

    看敖乙喝的耳根泛红,李长寿笑道:

    “二教主,今日是你大喜的日子,可不能只顾着自己喝酒,怠慢了佳人。”

    敖乙那张少年面容更红润了些,支支吾吾两句,又在李长寿那似笑非笑的表情下败下阵来,拉着姜思儿去了侧旁。

    看着这对龙族新人,李长寿心底也是有些感慨。

    其实,生灵怎么活着,都是活着。

    像敖乙这般龙二代,有得天独厚之处,背上也有莫大的责任;

    如姜思儿这般的鲛人族小公主,在背后势力的庇护下无忧无虑的生长到今日,今后也要面对未知的命途。

    李长寿也不知该如何言说,觉得自己还是挺走运的,被师父捡回了度仙门。

    靠着度仙门的人教道承背景,自己也有了在洪荒安身立命的先决条件,其实已比大部分生灵幸运了许多。

    浑浑噩噩却无忧无虑地过一生,还是明明白白、思前想后地过一生,都各有各的好处,这个无法去分个高低上下。

    李长寿给自己斟了一杯酒,看着酒中倒影的这张其实有些陌生的面孔……

    ‘今天这是怎么了?这么多人生感慨。’

    大抵,也是见到敖乙成婚,见到生灵涂炭,略微有些不适。

    仰首将杯中酒一饮而尽。

    这杯,敬自己,感谢自己能在这般凶险的洪荒一路活到了现在。

    清酒入喉,打起精神,继续处理后续之事。

    这次打退了西方教,还要确保西方教继续打压龙族,这才是重中之重,也是难中之难。

    脑壳,甚疼。

    ……

    大婚之后便是大宴,预计龙宫流水席要持续一个月以上。

    这时谁要先走,谁就是跟龙族关系生疏;

    大多数宾客都知龙族规矩,来之前就已明白,要在此地最少呆一两个月。

    大家都是炼气士,谁还能喝到酒精中毒不成?

    呃,莫名想到了小师叔……

    李长寿稍微计算了下,龙宫这一场婚宴的花销,暗自咋舌。

    自己果然是小穷峰出身,面对洪荒龙大户,真的不该心慈手软……

    一边在此地与玉帝化身同宴,一边将自己散布在东海与南海的纸道人军团,藏的更隐蔽了些。

    今日没用上,不代表后面用不上;

    下次若是再遇到这种危情,自己倒是不必多派纸道人过来了,准备工作就会轻松许多。

    大事稍安,李长寿也分心关注了下,穷凶极恶小师祖与忘情上人的感情进展;

    结果,还是老样子,两人虽已是各自明了心意,但就是不踏出那半步……

    完全没有‘不经意间’就迸发出什么火花的冲动。

    【心火烧黄牌警告】,一次。

    李长寿也不明白,如果像他这般,两百多岁的半老腊肉,稍微纯情一点也是可以理解的;

    这两个都几千上万岁的人了,扭捏个什么劲!

    不过话说回来,如果是按身段论,师祖她老人家的少女心,倒是完全可以理解。

    敖乙大婚的第六日,赵公明与黄龙真人结伴来了安水城海神庙。

    李长寿早已恭候多时,用老神仙形象与两位相见,请两位大佬入内喝茶。

    刚入座,黄龙真人就问:“海神道友,当日没人去扰袭海眼呀?”

    一旁赵公明笑道:“这是海神老弟担心,所以做了布置,有备无患罢了。”

    “确实,”黄龙真人叹了口气,“当时听海神老弟一说,有人去东海海眼捣乱,当真是把贫道吓出一身冷汗。

    海眼若开,又是生灵涂炭,数不清多少龙族要填入其中。”

    李长寿道:“前辈不必告诉我海眼真正之所在,但,还请告诉我一声,海眼处的龙族守备,可否保证无患?”

    “可,”黄龙道,“那四处海眼,有远古存留至今的四大龙将镇守,龙族绝不会怠慢此处。”

    “如此就好,”李长寿缓缓点头,笑道:“确实是我多虑了。”

    他并未言说那六翅金蝉之事,毕竟说了也没什么用;

    像文净道人、六翅金蝉这种凶人,若非这般时刻,根本不会在洪荒走动。

    文净道人被搞心态那次,纯粹是凑巧被碰到了。

    赵公明缓缓叹了口气,言道:“此前,我跟黄龙师兄在南海和东海逛了逛,这次劫难,死伤生灵当真不少。”

    “不错,”黄龙真人面露不忍之色,“龙族何时才能安生。

    海神道友,贫道此次前来,是想问一问,龙族上天之事,此时如何了?”

    “已完成了大概三成,”李长寿正色道,“晚辈也不敢多隐瞒,公明前辈出手阻拦那西方六人时,我家大法师也在附近。

    天庭相助龙族退敌,龙族此时对天庭已有了初步的好感。

    接下来如何发展,还要看龙族是否面临困境,是否会对天庭主动求援。”

    黄龙真人缓缓点头,皱眉思索,也明白李长寿话中的意思。

    人教是站在天庭这边收服龙族,并非是单纯为了龙族考虑;但就是这般,黄龙真人看李长寿这具老神仙纸道人的目光,也略带感激。

    “多谢道友搭救龙族。”

    “前辈莫要如此客气。”

    “就是!”赵公明在旁震了震衣袖,“三教一家亲!

    那个,海神老弟,这次在东海出手,我可是全按你所说的在办,这事若是今后我二……咳,有人追究起来,你可要帮我解释一二。”

    “自然,”李长寿笑道,“此次多亏了前辈,才可破掉对方算计。

    前辈往那一躺,当真,绝了!”

    “是吗?哈哈,哈哈哈!”

    赵公明顿时端起架子,扶须大笑两声,“小术矣,何足挂齿!

    对了,玄都师兄在旁所见,可是说什么了?”

    李长寿道:“大法师说最多的,就是一个妙字。”

    “哎,此妙法都是出自海神老弟你手中,怎能归功……嗯?”

    赵公明话语一顿,突然抬头看向屋顶,双眼略微一眯,一抹道韵自他身上掠起。

    “大胆,竟敢窥探此地!”

    言罢屈指一弹,一抹青色光华一闪而没,将高空中的那只血蚊直接……戳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