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 言归正传

第三百六十三章 女娲三问

    韩!

    李长寿如何不知,当韩小莹这名字遇到柯镇恶后,背后代表了什么?

    【柯镇恶,上辈子经典武侠故事《射雕英雄传》中的瞎眼大侠,后以‘江南七怪’组合形式出道,在江南一代获得了巨大成功,是典型的‘单飞不如组团’模式大成功;

    韩小莹,‘江南七怪’中的小妹,柯镇恶的义妹。

    这个‘江南七怪’对那个武侠故事中的武林,所做出的最大贡献,就是培养了‘钢铁直男’郭靖,靖哥哥。】

    现在最关键的是,韩小莹这名字,是从女娲娘娘口中蹦出来了!

    李长寿一颗心凉了半截,整个人瞬间紧绷,心底冒出了一个又一个疯狂的想法。

    不对,可能有诈!

    瞬息之间,李长寿强行让自己恢复冷静,心底冒出了一连串的选项:

    女娲娘娘跟他一样是来自于一个美丽的蓝星?

    圣人真的能跨越岁月长河,看透前生后世?

    自己来的地方跟洪荒大世是平行世界?

    女娲娘娘有读心术?

    人族圣母有其他圣人没有的能力?

    总不能,自己跟灵娥讲故事被女娲听……呃,这个绝对不可能。

    莫说是‘对灵娥讲上辈子的故事’这般不稳健之事,李长寿从八岁开始,连在心里回忆上辈子,都是无比小心翼翼,绝对不会在心底呈现出任何要害信息!

    甚至,李长寿在自己诗兴大发又诗力不行时,也丝毫不敢吟什么唐诗三百首。

    洪荒天道无所不在,圣人理论上可借天道推算三界所有事,李长寿如何会犯这种低级错误!

    当然,只是理论上,圣人也有诸多限制。

    这么多年,李长寿睡觉也就几次,更是从未让自己真的喝酒喝醉过……

    “咋了小徒弟?”

    心底感受到了玄黄塔的灵念。

    “圣人娘娘问你话呢,愣着干啥玩意啊!

    麻溜把圣人娘娘哄开心了,让咱见见绣球妹妹!”

    李长寿立刻在心中问道:“塔爷,圣人可有读心之法?”

    玄黄塔笑骂道:“这世上心底诽谤圣人的家伙多了去了,真要有读心之法,那紫霄神雷不忒天天劈啊?

    不过,如果你站在咱们老爷面前,有可能会被咱们老爷直接窥破你元神,看透你部分想法。

    圣人娘娘能否做到,这个就不清楚了。”

    李长寿的元神轻轻震颤了几下,一缕缕仙光流转,将自己元神完全包裹了起来。

    按照塔爷所说这般,圣人也无法直接算人心,那自己心底这几十个选项,大半都能直接排掉。

    这种时候不能急,必须相信万事背后都有完整逻辑,必须相信自己的判断……

    这种危急时刻,不信自己,还能信谁?

    首先,什么是圣人。

    圣人不死不灭、万劫不毁,能重炼风火水土,有能力毁灭洪荒世界。

    但圣人之上还有大道,洪荒天地也有天道维持天地稳定,远古最强的圣人道祖鸿钧,已是放弃了自己成大道圣人的机缘,与天道相合,存在形式已经完全不同。

    现在六圣中最强的便是自家太清圣人,且太清圣人推演第一、至宝数件。

    曾记得,太清圣人对自己展示过推演出的‘原初讯息’。

    收服文净道人时,太清大道感悟直接放了一段画面,预示文净道人是摧毁西方十二品金莲的重中之重。

    太清老爷要李长寿出手,将产生混乱的故事线调拨回去,确保文净道人嘬上那一口……

    那次事件,给了李长寿极大的信心,同时也确定了三件事:

    【如今六圣并非真的全知全能,他们的实力也有上限,只能推算出未来某种可能性;

    未来并非一成不变,存在多种可能性,可随时产生变化;

    圣人老爷也在求变,扭转他们不想看到的事,确保他们想看到之事发生。】

    念及此处,距塔爷催促他开口不过转息,李长寿已是定下了后续该如何应答。

    圣人面前,也唯有一搏!

    他虽然已经得了天道认可,但穿越洪荒这种事,绝对不能被任何人知晓!

    木秀于林而风必摧之的另一解,就是太过稀少的特异性,必招毁灭!

    李长寿保持做道揖的姿势,皱眉、眨眼,用略带疑惑地口吻,缓声道:

    “回禀圣人老爷,柯乐儿是敖乙当年为了应对深海妖族发难时取的化名,当时有深海妖族为了诋毁敖乙名声,假冒敖乙行事,故用此法反制。

    当时我们商量着,给柯乐儿塑造了个莫须有的身份,便是敖乙夫人姜思儿的好友。

    这次为了铲除妖升山山下诸多业障大妖,且为了吸引更多与之同流合污的业障妖族到妖升山,弟子略施小计,让柯乐儿去施美人计,而弟子用柯乐儿兄长的身份去发难,从而达到温水煮妖族的战术目的。

    这柯镇恶,只是弟子随口起的名字,其名预示镇压凶恶、守护郎朗乾坤之意。

    老爷您说的那个……韩小莹?

    弟子……弟子未曾听闻过此人,这绝非您问的不对!”

    “未曾听过?”

    阁楼中的嗓音多了一丝丝疑惑。

    李长寿忙道:“请老爷恕罪!”

    阁楼安静了少顷,李长寿心底也在极快的思索。

    有问题,这里面有问题。

    圣人娘娘当真与他一般跟脚?如果真是这样,为何……为何?

    为何摸不到‘姜思柯乐’的梗?

    还有那‘温水煮妖族’、‘战术目的’的用词,与洪荒惯用语完全不同。

    如果圣人娘娘这次召自己前来,是为了‘对暗号、确定彼此存在’,那后续反应……

    为何完全不对?

    逻辑支点不足,难以形成结论,李长寿此时也需要更多讯息!

    阁楼中传出一声叹息,却听那带着大道之玄的嗓音再次道:

    “未曾听过便未曾听过,不必如此惧怕,或许只是有些巧合。

    且听第二问吧。”

    李长寿松了口气,忙道:“请老爷赐下。”

    “你觉得,君不见,黄河之水天上来,下句该是什么?”

    君!

    啊……毕竟连江南七怪都知道,搞点李太白的诗词,那也没什么值得大惊小怪的嘛。

    桃子个不值得大惊小怪!

    这女娲圣人什么鬼?

    喊他过来,到底是不是为了对暗号?

    已知,凭大法师的本领,就可在身周百丈屏蔽圣人和天道的探查,那圣人老爷与自己的谈话,绝对能被保密。

    在这种前提下,圣人娘娘问的这两个问题,透露出了太多信息,又似乎存在深深地忌惮……

    李长寿的心神,再次掀起一阵狂风暴雨。

    假设法:

    【假如我是女娲圣人,且是一个穿越者,发现了一个疑似穿越者,会如何处理?】

    灭掉,保护自己的跟脚,避免自己的秘密被暴露。

    没有第二个选择。

    反推法:

    【什么样的情况下,会让女娲圣人出声试探?还在试探之前,先解释了圣人自己的跟脚和立场?】

    这个……

    信息不足,无法推出,但已经说明了问题。

    “回圣人老爷……”

    李长寿有些尴尬的笑了笑,面色露出几分为难,再次缓声道:

    “弟子觉得,这句话,他本身是有问题的。

    黄河乃南赡部洲之大河,洪荒相传为祖龙埋骨之所,这个弟子见识浅薄、不知具体。

    但弟子此前清查过南洲水路,黄河之水并非从天上而来,而是起源于南赡部洲中部区域。

    如果是合乎情理,弟子倒是可接……

    君不见,黄河之水天上来,浩瀚奔涌入东海。”

    阁楼中顿时又安静了一阵。

    李长寿心底百般念头流转,这个时候,他决定反被动为主动。

    必须要得到更多讯息,才能验证自己心底剩下的那几种选项!

    喊老爷?不如主动进攻一小步,称师叔!

    “师叔您,偏爱诗词音律吗?”

    圣人娘娘那蕴道的嗓音再起:“偶有所闻,倒无偏爱,你这般接的不甚妥帖,后半句应是‘奔流到海不复回’。”

    李长寿眼前一亮,喃喃道:“君不见,黄河之水天上来,奔流到海不复回?

    虽不合常理,但意境颇高,弟子也觉得这般……甚妙!

    当真不知是哪般才情,才能得这般佳句。”

    李长寿言罢,突听阁楼中传出一声叹息……

    叹息?

    这叹息声中,包含了大道之韵,包含了微弱的情绪,似乎圣人娘娘的心境有了微微起伏。

    李长寿迅速分析,在心底为这一声叹息写下来洋洋洒洒数千字分析论文,又得出了一个大胆的想法!

    莫非……

    又听女娲圣人道:

    “虽已无用,这第三问也与你吧,你可曾听过这段歌谣?”

    一缕道韵自阁楼中飘来,缠绕在了李长寿耳朵上,李长寿听到了一个温柔的女声,在自己耳旁哼出了某段旋律。

    讲真,他差点就在心底跟着唱出来……

    一闪一闪亮晶晶,满天都是小星星?

    挂在天上放光明,好像许多小眼睛?

    啊,只是很普通的一段调子,他还以为会是‘逮虾户’、‘七里香’什么的。

    伴着这段旋律,李长寿心底仿佛出现了一张张画轴,一个又一个选项蹦出来,又被他不断否定掉!

    女娲圣人是穿越者的可能性,虽然已经微乎其微,但此时依然不能排除。

    但女娲圣人必然接触过‘蓝星文化’,接触过自己上辈子经历过的那个世界的‘信息’!

    而且,这对女娲圣人影响颇深!

    其他圣人是否知道此事?

    如果有其他圣人知道这件事,定然瞒不过自家圣人老爷,而自家圣人老爷已传道传经传炼丹法给自己,实际意义上已算收了他做弟子……

    这又有诸多逻辑不通之处。

    一阵微风吹来,李长寿才发现,自己保持这个躬身的姿势已经太久。

    那段旋律刚结束,就听门内传来一声:

    “来人,带水神去前殿,备宴款待玄都与水神。”

    回答问题失败,失去进去阁楼的机会?

    阁楼外围,一缕李长寿此前都未曾察觉到的结界缓缓消散,身着彩裙的仙子在岛边低头走来,恭声应是。

    又听圣人娘娘道:

    “水神且去歇息,吾稍后自会现身,尚有一二小事相询。”

    李长寿朗声道:“弟子遵老爷法旨。”

    过关……

    不只过关,圣人娘娘最后这几句话,已经给了李长寿足够多的逻辑支点!

    跟在那女仙窈窕的身段之后,李长寿拾级而下,从头开始梳理今日这简短的对话……

    虽然只是三问三答,以及两三句闲聊,但从女娲圣人的身份、立场,以及此地种种情形,李长寿已经通过排除法,摸索出了一条还算清晰的脉络。

    今日他之所以被喊来,不是因妖族。

    女娲圣人从开始就摆明了态度妖族是万灵之族,跟女娲圣人有交情的妖族死的差不多了,妖族是死是活与女娲圣人关联不大,但因因果限制,女娲也会护住妖族最后一缕生存之运。

    今日喊他来,是因那个名字‘柯镇恶’。

    女娲圣人,定是关注了妖升山之战,但隔了半个月才喊他过来,可能是因女娲圣人也不确定,也在犹豫、权衡……

    喊他来后,又将大法师直接支开,问他第一个问题,女娲圣人甚至还故意用‘平常且带着几分玩弄’的口吻,意图观察他反应。

    李长寿自觉,自己当时的微小表情管理应该没有出错,一愣后就是疑惑不解。

    从圣人娘娘在第一问后的反应,以及李长寿扔出去的‘谐音梗’没有得到回应,再有圣人娘娘后续依然问出的两个问题,其实已经足以证明,圣人娘娘并非穿越者!

    此时若是大胆假设、小心求证,那有没有可能……

    【曾经有个穿越者出现在远古或者上古时期,抄故事、抄诗词、抄歌谣,而且已经搭上了当时没有成圣的圣人娘娘这条线?】

    如果是这般情形,那就能解释清楚,为何圣人娘娘像是在‘寻找’,而非是在‘印证’!

    顺着这个思路想下去,那个‘前辈’又去了何处?

    因为太浪、行事肆无忌惮,或者被人发现了身份,直接板砖毁灭或者天道毁灭了?

    当排除所有可能,哪怕再不可能,那也是真相。

    从这个猜想中的‘前辈’,肆无忌惮抄蓝星文化的角度可判断,这‘前辈’有可能是浪到飞起,最后把他自己搞裂开了!

    想要印章自己这个假设,只需完全排除‘圣人娘娘是穿越者、圣人娘娘曾接触蓝星世界、圣人娘娘推算到了后世’等等选项……

    如何排除?

    还是需要更多有限讯息……

    “怎么了?在想什么?”

    大法师的嗓音传来,李长寿抬头看去。

    此时他已是到了主殿,看到了在主殿中坐着吃仙果的大法师。

    李长寿叹了口气,低声道:“师兄,咱们又来了这主殿,岂不是会被圣人老爷责罚?”

    玄都大法师摇头轻笑,对李长寿眨眨眼,似乎在问李长寿刚才发生了什么。

    李长寿故意露出几分苦笑,刚想与大法师商谈,看大法师能否提供一些情报,耳旁就听到了一句:

    “吾所说话语,勿要对旁人提起。”

    这话音刚落,主殿各处金光闪耀,一道身影自金光之中漫步而来,那种圣人独有的大道威压,充斥在这座宏伟的巨殿之中。

    李长寿心底一震。

    这位刚把他吓个半死的圣人娘娘,已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