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 言归正传

第五百四十五章 灵山一动,八方来信!

    ‘唉,门内有个大神,做掌门当真越来越难了。’

    季无忧站在自己小屋的窗前,眺望着窗外云峰雾海,那枚玉符在他指尖来回翻转,眼底带着几分思虑。

    这是师父给的传信玉符,让他带些高手去驰援同为人教仙宗的逍遥仙宗。

    逍遥仙宗于中神州内开山立派,底蕴远超他们度仙门,他带人过去也只是助助声威。

    但凡是一方势力,自是难免与人结仇结怨,按洪荒的规矩,便是三教仙宗,若因积怨旧仇而爆发仙门大战,圣人弟子不会主动干预。

    在洪荒立道承,本就是为了将自身之道发扬光大;

    若道承本身立不稳、站不住、争不过,那也怨不得别人。

    只有像此前度仙门遭一些傀儡妖魔偷袭,度仙门祖师爷度厄真人出手、玄都大法师现身,才算合情合理。

    三大仙门与逍遥仙宗起了摩擦,有可能爆发仙宗全面大战,度厄真人这般老一辈高手也不好直接出手,所以才将玉符发到了度仙门,派弟子过去意思意思。

    换做此前,这般情形一般都打不起来,双方各自来了援护后,自会有德高望重的前辈‘凑巧路过’,然后‘我来说句公道话’,做个和事佬。

    但现如今……

    “不稳啊。”

    季无忧低头咳嗽了几声,看了眼自己元神,略微叹了口气。

    炼神通都能把自己近乎炼废,这是他真没想到的。

    也是自己底子不够、本源太弱,成金仙已有些勉强,强行修行这般厉害神通,确实有些操之过急了。

    当然,他只是元神虚弱,并不是道躯虚弱。

    之前懂事的小弟子酒乌偷偷拿来的什么毒龙酒和固元灵丹,他用了一点,也没什么明显的效果。

    时至今日,季无忧依然有两个困惑:

    人教道承为何道侣比例总是比其他仙宗高了数倍?

    长寿到底是如何,在自己眼皮底下,成为了天庭第二号实权仙神、人教教主太清老爷的二弟子?

    还与云霄仙子定下了此生之契……

    想不明白,搞不太懂,就很费解。

    长寿的秘密,季无忧一直在全力守护着,以至于数次站出来强行圆谎,为长寿遮掩了一些异象。

    他原本并不理解,为何从前长寿非要闷着此事,但渐渐的,季无忧明白了。

    长寿将度仙门弟子的身份,当做了一层伪装,从而在自己崛起的过程中,躲避西方教的目光。

    而季无忧之所以数次主动现身相护,且极力控制自己的倾诉欲,甚至连自己师父都没说太多,除却是因李长寿有所请,最主要的原因……

    ‘长寿也是度仙门的弟子,自己做掌门的,能帮自是要帮的。’

    季无忧缓缓呼了口气。

    也不知忘情他们在三千世界境遇如何了,能帮长寿做事,其实也是各自机缘,能得天道功德、天庭气运。

    可惜,他是度仙门掌门,物色好下一任掌门之前,也不能提前退休,去三千世界中精彩精彩。

    玄雅在天庭是否如意?

    这傻丫头有时太过正直,而洪荒中人心最是险恶,能去天庭发展也是好事。

    但门人仙人是否去天庭,还是尊重各自的选择。

    修行求的是长生,但在一个中等规模的仙门来看,长生仙少之又少,故大部分炼气士追求的,其实是寿元悠长、无拘无束。

    这点,长寿似是感触不深,自己稍后若有机会,也是要跟长寿说一说……

    咳,进言,进言。

    今非昔比小长寿,一直未动虚掌门。

    指间玉符停下转动,季无忧转过身来,将玉符放于袖中,驾云飞出窗户,隐藏行踪,朝小琼峰飘去。

    抵达小琼峰外围,季无忧稍微等了一阵,待前方出现灵气波动,他便悄然钻入了小琼峰这厚厚的大阵中。

    每次感受小琼峰的大阵,季无忧心底就会泛起两个字……

    浪费。

    一个峰上也就三两个弟子,搞这九重十二阵有什么用?总不可能有大罗金仙会出手轰击小琼峰吧?

    真要如此,那大罗金仙岂不是死定了?

    飞过厚厚的阵法灵力对流层,一座安宁、静谧,又透着几分祥和的灵峰,就展露在眼前。

    看一眼那满是木华之精气的上古灵木林,感受下那灵湖中蕴的上古水元之精,整座山峰在仙识感知中,像是天成的福地……

    但季无忧可是完全清楚,这小琼峰原本只是一个在万年前大战中被削掉了峰头、毁了灵气的小破峰。

    长寿,已是厉害如斯。

    嗯?这湖边怎么多了一座小峰头?

    嘿!会动的!

    那小山一般的巨伶俐站起身来,对季无忧抬头、挥手,动作虽很自然,但因为身形太过庞大,以至于显得十分缓慢。

    “师父”

    “伶、伶俐啊,”季无忧松了口气,感受着熊伶俐那浑身上下酝酿着的恐怖力量,喉结禁不住颤了两下。

    这还是自己的记名弟子?

    这,一拳下来,自己这个本来就有伤在身的金仙恐怕都要重伤吧?

    不愧是跟着长寿混的人教骨干!

    季无忧露出温和的笑意,左掌探出,仙力凝成一只巨大的手掌,在熊伶俐额头轻轻拍了拍,笑道:

    “最近不见,长高了,不错,不错。”

    熊伶俐不好意思地嘿嘿笑着,小琼峰上响起了闷雷声。

    灵湖边,正在熊伶俐带起的大风中凌乱,等待季无忧落下来的李长寿与灵娥,目睹此景也不由露出了淡淡的笑意。

    李长寿自是纸道人在此地,本体已经开始做准备,去南赡部洲阻击那些要狩猎凡尘帝王的邪修。

    这八成又是西方教在搞事,而这个手段,比起之前西方教的行事要高明许多。

    堪称釜底抽薪,专打天庭的软肋,瞄准了李长寿颇为在意、影响最为深远的,天庭、仙契、商部族体系,从而影响天庭对封神大劫的影响……

    盲猜一波西方教大师兄弥勒在操作。

    如今这个时机,确实是西方教该做点什么的时候了,不然就只能束手待毙。

    见季无忧缓缓飞下来,李长寿嘴角露出淡淡笑意,与灵娥一起做道揖行礼。

    “拜见掌门。”

    季无忧连忙降下云头,对着李长寿回了一个道揖,笑道:“拜见星君,是贫道该拜见星君。”

    灵娥禁不住掩口轻笑,道:“师兄,我去为掌门沏茶。”

    “将我从瑶池带回的好茶拿出来,”李长寿如此叮嘱一句,摆了一张矮桌、两只蒲团,请季无忧一同入座。

    灵湖对岸,熊伶俐再次躺了下去,对着天空发了会儿呆,就开始了独特的修行方式。

    借血脉强化自身。

    超舒服的说。

    季无忧笑道:“长寿,最近天庭事务可繁忙?”

    “尚算安静,”李长寿叹道,“只是如今大劫降下,天地间颇为不安生,从中神洲到东胜神洲,再到三千世界,炼气士流血越来越多。

    根据天庭监测,只是最近数年的炼气士死伤,都已超过过往数百年。”

    “唉,多事之秋,”季无忧缓缓叹了口气,“天地无常势,生灵有繁凋,这也是自古而来的道理。

    长寿你所做的,已是绝大多修道之人所不能做的,不必给自己太大压力。”

    李长寿含笑点头,“多谢掌门。”

    “喊贫道道号就是了,你现在可是贫道的长辈。”

    “在度仙门内,长寿自是度仙门弟子,”李长寿笑道,“掌门不必担心,此事我特意对老师请命过,得了老师应允。”

    “哦?”季无忧眼前一亮,小声问,“咱们圣人老爷……可健谈否?”

    李长寿沉吟一阵,一时间竟不知该如何回答才稳妥。

    说老师不健谈吧,老师能拉着自己聊个十年八年,各种话题都有涉及,比如自己第一次去太清观拜见,聊了三年之久。

    可说老师健谈吧,到目前为止,与太清老师独处时,老师的话语平均装填周期是十四点六天……

    李长寿道:“老师说话言简意赅,而且平易近人,清静无为。”

    季无忧顿时有点晕乎。

    真·说了就跟没说一样。

    灵娥端着茶水自侧旁飘来,跪坐在师兄身侧,为掌门和师兄奉了茶水,就抱着托盘飘回草屋。

    李长寿笑道:“掌门可是有事来寻?”

    “也无其他要事,”季无忧将在袖中摸出那枚玉符,递给李长寿,正色道:“家师让贫道带几个高手去一趟逍遥仙宗,帮他们撑撑门面。”

    “哦?”

    李长寿将玉符接过,小心探查了一下,随之面露恍然。

    他问:“据掌门所知,这几家仙宗可有问题?”

    “问题是指他们背后有无大教踪影?”

    季无忧沉吟几声,掐指推算自是毫无所得,便道:“据贫道所知,这三家仙宗与逍遥仙宗积怨已久,此次联手发难,未尝没有借大劫之势的打算。

    这种属于仙门立身之事,按规矩,除却逍遥仙宗的开山祖师,家师和其他人教高手都不可直接出手,不然会被人说以大欺小、说人教输不起云云,会折损咱们人教的名誉。

    故,老师命贫道带人前去助拳,这其实也是一种……惯例。

    只是如今大劫降临,贫道隐隐有些担心,会不会出什么事。”

    李长寿缓缓点头,仔细思索了一阵。

    “掌门还是多加小心,”李长寿在袖中拿出了两瓶丹药、一沓纸人,正色道,“这是我的纸道人化身,若掌门遇到危急,可随时呼唤我。”

    季无忧笑道:“这倒是不必了,在洪荒混了这么久,也有安身立命之手段。”

    “掌门,”李长寿面容颇为严肃,“你这话就有些危险。”

    “嗯?”

    “还是拿着吧,稳一手。”

    李长寿笑道:“就当这是本星君之令,请掌门随时与我联系。

    倘若掌门遇到麻烦,我直接以天庭太白金星的容貌现身,唬一唬对方也是好的。”

    “哈哈哈哈!”

    季无忧抚掌大笑,将纸道人与丹药放入袖中,笑道:“贫道就稳这一次!”

    李长寿仿佛听到了乒的一声,有什么奇奇怪怪‘旗子’碎掉的响动,又叮嘱了掌门几次。

    自己受掌门恩惠也是颇多,如今世道正乱,道门仙宗倾轧之势渐渐浮现,不管其下有没有人暗中搞鬼,这都是大势。

    封神大劫波及的不只是圣人弟子,还有三教仙宗,这一点李长寿在尚未成仙时,就已经有了清晰的推算。

    大势难改,天道碾压。

    欲要均衡,着手微弱。

    季无忧走后,李长寿心底也仔细思索了一阵,心神在度仙门附近埋藏的纸道人军团身上滑过……

    论自己埋藏在度仙门地下的‘仙力总量’,足以把整个度仙门夷为平地……数十次。

    仙力嘛,消耗了就可吸纳灵气转化回来,洪荒天地此时灵气还算充沛,自不会有缺。

    “师兄,”灵娥在旁飘了过来,收拾茶杯茶壶,“怎么回事呀?”

    李长寿笑道:“不是什么大事,掌门要去给逍遥仙宗助拳。”

    “逍遥仙宗?好吧,没什么印象呢。”

    “不必挂念,专心修行,”李长寿笑道,“柯乐儿都已成了金仙,你虽然不能急躁,但也要加把劲才是了。”

    “哎!”

    灵娥甜甜的答应一声,在旁眯眼笑着。

    ‘等本仙子金仙境了,就把师兄你迷倒扔到床上,这样这样、那样那样!’

    李长寿下意识做出侧耳倾听状,这具纸道人顿时化作一缕青烟钻入灵娥袖中,留下了一句:“为兄且忙正事。”

    灵娥吐了下舌尖,端着托盘低头飘走。

    ……

    ‘水神大人~水神、啊不,星君大人,是我,您的崇拜者,小谛谛呀。’

    李长寿刚听到这般呼喊,一口茶就差点喷了出来。

    这呼喊声,自是身在轮回塔中的谛听,在对他藏在酆都城中的纸道人,利用谛听天生神通的逆向神通,直接对李长寿心底传声。

    当然,李长寿可瞬间斩断这份关联,只不过……

    ‘赎罪兽’主动传递风声,虽然不能全信,要提防是否为对方放出的烟雾弹,但自己还是可以听一听的嘛。

    就听谛听传声道:

    “老规矩,您不必回应,别封锁心神,咱就能感应到您的想法。

    那个西方教大师兄又来骚扰我家主人了,他还很得意地说了自己接下来的计划。

    这次他要瞄准南赡部洲俗世的人族王权,好像是要针对那个得了天庭庇护,也是星君大人您一力扶持的商部落。

    只要找些邪修,刺杀了商部落的首领一族,自可扰乱天庭的布置,甚至进一步影响整个封神大劫的走势。

    这次,他这招确实挺厉害,星君大人当早做提防。”

    “此事我已知晓了,他还说什么了?”

    “好像是想劝我家主人支持他,已经说了很多陈年旧事,”谛听话语中颇为不屑,“早先干什么去了?

    我家主人受灾受难的时候,他可是躲在暗处根本不想向前。

    现在看西方教有了主人这个气运支柱,又到了大劫有好处可捞的时候,就出来蹦跶了。

    哼,瞧不起他。”

    谛听抱怨几句,李长寿却一阵思索。

    李长寿在心底又问:“你主人可说了什么?”

    “主人只是说此事与他无干……”

    “多谢提醒,你主人自是与此事无关。”

    李长寿心底如此道了句,就将纸道人的一缕元神之力封锁,断了与谛听的联络。

    这个弥勒,感觉……有点欠了火候。

    还是当年的地藏更为棘手,让他有无可奈何之感。

    智者千虑必有一失,或许弥勒闭关太久,对整个洪荒局势的把控之力虽然还在,这计策也颇为厉害,有点四两拨千斤的味道,但计划还没开始,就去找地藏炫耀……

    嗯?

    若不是炫耀,而是故意给自己下套?

    李长寿仔细思索一阵。

    虽不能排除阐教与西方教暗中联手的可能,但这点可能性十分微弱。

    稳一手,这就去请太极图!

    把金鹏暗中调过去,提前见一见孔萱大姐头,将布置做得周全到不能再周全。

    若这般,自己还护不住商部族……

    那就只能请天罚之雷护持正道沧桑了。

    李长寿轻轻舒了口气,让自己全心投入这场算计,与西方教大师兄好好较量一番。

    ‘嗡’

    得,刚应付了个自我攻略的盗版眼线,又来了个正版眼线。

    也不知,文净带来的消息是否与玉鼎真人、谛听给的消息有所不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