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霍格沃茨之血脉巫师 纯洁小天使

第五百一十七章 快!都记下来!这都是组织的行动纲领啊!(二合一)

    突然死去的瑞斯·诺特让在场的巫师们震撼不已。

    甚至有人怀疑伊凡是不是偷偷的在瑞斯·诺特的身上动了什么手脚,又或者说之前变成巨人的时候就已经捏碎了某些的重要器官,才使得瑞斯·诺特正好在这个时候死去!

    但这这些猜测明显站不住脚,瑞斯·诺特刚才表现所有人都看在眼里,说话的时候中气十足,也没有丝毫中毒的迹象,死亡时的表情像是看到了什么恐怖的东西!

    以至于有部分巫师认为伊凡刚才动作是某种已经失传的仪式,可以抽取人的灵魂!

    旁边看着这一幕的道格特同样心惊不已,根本无法理解伊凡究竟是如何杀了瑞斯·诺特。

    他原以为自己已经尽可能的高估伊凡了,现在到头来却发现自己了解的不过是冰山一角

    就在众人惊愕、胆寒着的时候,伊凡缓缓的转过了身,目光在会议大厅内环视了一圈。

    在场的所有人都畏惧的低下了头,不敢与伊凡进行对视,就连先前高傲审视着伊凡种种举动的那几名巫师,现在也完全是一副谦卑的模样。

    他们畏惧于伊凡强大的力量以及诡异的杀人手法,无论是谁都不愿意触怒这个神秘的小巫师,成为下一个瑞斯·诺特!

    见此情景伊凡满意的点了点头,看来这次立威还是很有效的,不枉他动用这么多魔力用蛇眼杀人,还装模作样的打了个响指,用魔力扰动火焰来转移众人的注意力。

    不过伊凡也清楚过犹不及的道理,所以没有再敲打他们的意思,将目光转向了瑞斯·诺特的尸体。

    他忘了从哪本书上看到过,在受到了剧烈的冲击之后,演讲往往都能深入人心,所以伊凡顿了顿,等众人的情绪稍微缓和一些后,便再度的高声的说道。

    “诸位,想必你们刚才也看到了,纯血巫师之中也不乏驽钝愚昧之辈!

    他们拘泥于所谓的血脉之别,以一个人的血统纯净与否来判断他的价值!否定我们的努力和付出,认为混血种和麻瓜种天生就该为他们这些纯血巫师而服务”

    “但我认为那些陈旧的观念是时候扭转了!”

    在说话的同时,伊凡已经悄悄给自己加持了一个声音洪亮咒,坚定的声音在封闭的议事大厅里不断回荡。

    越来越多的巫师在深思着找到了共鸣,想起了自己遭受过的不公正待遇,他们鼓起了勇气,重新的看向伊凡,期待着他接下来的话语。

    伊凡也没有让他们失望,他扫过了一张张或激动、或愤怒的脸,再度提高了一个音调。

    “我希望有那么一天所有巫师都能够得到最公正的待遇,无论他是纯血、混血出身,还是麻瓜家庭的孩子,亦或是狼人!

    我们将以一个巫师的魔法水平而不是血统来衡量他的价值!巫师的荣耀应当取决于他研究、改良出了多少种魔法,为当今魔法界做出了多大的贡献!

    从霍格沃茨顺利毕业的巫师也不必走出校门干一份杂活,当一个小小的售货员亦或是成为一个文职工作者那不是巫师该做的事情!

    更多的人应当将自己的精力投入到魔法的研究之中,探究其中的奥秘!

    曾经有人向我讨教魔力的本质是什么,他翻遍了书也没能找到答案,而这正是我们需要追寻的问题!”

    伊凡慷慨激昂的做着演讲,这已经不单单是为了调动众人的情绪,更是将自己内心深处对魔法界的不满与些许期望抒发出来!

    他一向认为掌握魔法界的大部分巫师从事的都是一些毫无意义的工作,他们掌握的魔法力量本该有着更大的作用,也需要有更多的人投身于魔法研究的事业!

    巫师们也不应该缩在狭小的魔法界,这里有限的资源限制了他们的能力和发挥,应当走出去,面对世界,前往更大的空间!

    听着伊凡的话语,树立在两旁的弗伦等人都是有些按奈不住心中的激动之情,不禁沉醉于伊凡描绘出来的美好图景之中。

    不看血统,以魔法和贡献论高低,纵使是普通的巫师只要能力出众也有机会凌驾于那些高贵的纯血巫师之上!

    这是他们原先根本不敢想的

    即便是投降的那四名黑巫师听得也是热血沸腾。

    他们肯为诺特家族效力,为了也不过是钱财罢了,并没有什么忠诚,甚至卖命都还要被那些执法者们指手画脚,内心本就颇有怨言。

    最为重要的是,面前的小巫师用实力证明了他并非是在画大饼!

    作为弱点的年龄在他们的心中统统也转化成了恐怖的潜力!

    要知道伊凡十三四岁就能弹指杀人,实力碾压一群黑巫师,要是再过个几年,又将会成长到怎样恐怖的地步?

    站在人堆里的格里森,心中受到了巨大的震动,他以最快的速度从巫师袍的口袋里拿出了羊皮纸和羽毛笔,手腕颤抖着,刷刷刷的在上面写着什么。

    “你在做什么?”道格特压低了声音,有些奇怪的瞥了眼羊皮纸,察觉到格里森似乎是准备将伊凡的话语都给记录了下来。

    “你难道没发现吗?道格特?”格里森激动的说着,看到道格特一头雾水,又感叹的摇了摇头,郑重的说道。“哈尔斯阁下的话语点明了思想和目标很明显,这就是日后组织的纲领啊!”

    道格特先是愣了愣,随即立刻反应了过来,很是懊恼自己的竟然没有第一时间察觉到这一点,以至于让格里森这个家伙抢了先!

    他不禁有些后悔自己这么早的将格里森给拉了进来,以对方的聪明才智自己日后的地位怕是要不保了!

    道格特暗暗起了警惕,自己一定要更加努力的揣摩伊凡的心思才行,千万不能被别人比下去!

    此时的格里森并没有搭理道格特的意思,他一边聆听着伊凡的演讲,一边努力的羊皮纸上记录着要点,羽毛笔在羊皮纸上飞速的滑动着。

    在见识了伊凡深不可测的战力与远超时代的思想之后,格里森彻底的叹服了,这哪里是潜力股,简直就是一头即将颠覆魔法界的大鳄!

    此时不过是潜伏在暗处等待着时机罢了!

    作为一个识时务的人,格里森当然不会忤逆时代的浪潮,更不会错过这个足以改变人生的重大机遇!

    所以格里森就有了一个想法,准备将伊凡的一言一行都整理到小册子里,作为组织成员的精神纲领,再大量复印,争取人手一本,供大家研读和学习!

    光是想想,格里森就不由的赞叹自己的急智!他觉得这个提议一定能够立下大功,得到哈尔斯阁下的赏识!

    位于议事大厅中央的伊凡并不知道自己随口抒发的一些感想即将被编撰成书,还在做着最后的讲话,他的语调变得越发的高昂。

    “尊贵如布莱克家族,高傲如马尔福家族也曾经跪倒在伏地魔的脚下,血统论不过是无知者的愚见我希望你们谨记一点这里是魔法界,魔法既强权!”

    待伊凡说完最后一句话,场上顿时陷入了一阵诡异的沉默。

    正当伊凡怀疑着自己的演讲是不是出了什么问题的时候,寂静的议事大厅内突然响起了雷鸣般的掌声。

    许多巫师都激动的高呼出声,四周都是歌颂赞扬的声音。

    格里森十分激动的看着这难得的一幕,手里握着的羽毛笔迅速的勾勒着出一副图景。

    他要将这激动人心的场面画下来,施展上魔法,作为宣传册子的封面!

    不过该以什么来作为标题呢?

    新世纪黑魔王宣言?

    格里森缓缓的陷入了沉思之中

    另一边的伊凡享受着众人的欢呼声,心里很是高兴,看起来自己随口瞎扯的一些东西还是能够得到认可的,至少没有把事情给搞砸!

    当然,在高兴的同时,伊凡也没有忘记他还有最后一件事情要做!

    伊凡在众人的欢呼声中抬手向下压了压,做了个熄声的动作。

    喧闹的议事大厅立刻就变得无比安静,所有人都自发的停下了鼓掌,等着聆听伊凡接下来的话语。

    “诸位!现在还不是开心的时候翻倒巷的巫师市场还控制在诺特家族的手中,而通向美好的道路中难免会遭遇一些令人感到悲痛的事情。”

    “比如今天!我们的同伴埃尔弗-格林特,在执行巡查任务的时候遇到了诺特家族精心布置的伏击,不幸的离开了我们!”

    伊凡的话语变得很是沉重,虽然他根本就不认识牺牲的埃尔弗-格林特,但并不妨碍他称赞对方的英勇和果断,并激起在场巫师愤怒的情绪。

    也正如他想象的那般,情绪完全被调动起来的巫师们纷纷叫嚣着杀进巫师市场,覆灭诺特家族,以牙还牙,以血还血!

    “你们说的都不错!埃尔弗-格林特不会白白牺牲,我一定会让诺特家族付出足够的代价!”伊凡认同的点了点头,但随即又话音一转,强调现在更要紧的是为牺牲者举行葬礼!

    时间就定在明天,他会亲自参加!

    “道格特!”伊凡突然转过头开口说道。

    “哈尔斯阁下”道格特从人群中走了出来,表情很是谦卑,和平日里随意的模样截然不同。

    “我们的抚恤金是多少?”伊凡问道。

    你不是知道吗?道格特有些疑惑,但仔细一想,他立马就猜到了伊凡的意思,平静的回答道。

    “是一百加隆!”

    “太少了!从今天开始,抚恤金提高为原来的三倍!另外日后要是有合适的工作,优先给埃尔弗的母亲格林特夫人!”伊凡开口说道。

    “三倍?三百加隆?!”道格特摆出了一副惊愕不已,他急忙的反驳道。“这不符合规矩,即便是魔法部的傲罗抚恤金也没有这么多,另外最近我们的资金已经有些捉襟见肘,给三百加隆是不是太多了”

    “我说过的话就是规矩!我希望你还记得这里是翻倒巷,不是魔法部”伊凡强硬的斥责着道格特,接着便再度的环视着众人。

    “我不希望埃尔弗-格林特在牺牲之后,还需要为自己的家人而担心!至于金加隆,等我们攻下了巫师市场自然而然就会有了!”

    伊凡语重心长的说着,并郑重的表示在场的所有人都是志同道合的同伴,他们的生命无法用金钱来衡量!

    两旁的巫师们都是感动不已,他们大多穷困潦倒,是在魔法界混不下去才来到翻倒巷的,伊凡的话语顿时让他们觉得自己颇受重视

    要知道在翻倒巷这种地方,人命并不怎么值钱,换个雇主别说是这般关怀了,战死后连最基础的抚恤金都没有!

    再想着伊凡之前的豪言壮语,不少巫师一时间都心潮澎湃,竟有了种士为知己死的感觉。

    “好了,要是各位没有其他事情的话,今天的会议就到这里吧!”伊凡的嘴角微微勾起,表面上却装作一副哀伤的模样,挥了挥手示意散会

    三十多名巫师纷纷鞠躬示意,然后带着复杂的情绪离开了议事大厅……

    格里森有些担心道格特会抢了自己的功绩,所以在离开之前特意警告道格特保密宣传册的事情,他更想要等制作完成之后,在自行献上去!

    道格特撇了撇嘴,看着格里森写满整张羊皮纸的笔迹,以及那一副栩栩如生的简笔画,不禁的感叹,自己刚才怎么就偏偏没想到呢?

    短短几分钟的时间,巫师们便在商店外施展幻影移形消失在了原地,议事大厅里就只剩下了伊凡、道格特还有艾西亚三个人。

    一直紧绷着心神的伊凡终于松了口气,再装下去他都要精神衰弱了!

    “妈妈,我刚才表现了怎么样?还行吗?”伊凡将目光转到了艾西亚的身上,出言询问道。

    “出乎了我的预料简直太棒了,无可挑剔!”艾西亚走上前揉了揉他的头发,即是欣慰,又是感慨的说道。

    只是有一点让艾西亚一直想不通的是,伊凡这些笼络人心的技巧究竟是从哪里学会的,怎么这么的熟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