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霍格沃茨之血脉巫师 纯洁小天使

第六百零六章 夸自己我总是很擅长的!

    拍完合照,科林带着伊凡和哈利来到了楼上的一间教室前。

    “就是这了!你们快些进去吧!”科林说道。

    伊凡点了点头,推开门走了进去,里面是一间教室,看起来还算宽敞,桌椅讲台都被推到了教室的后面,留出中间的一大块空地。

    芙蓉和克鲁姆早早就到了,他们正在和卢多·巴格曼交谈着什么,多日不见的丽塔·斯基特也坐在这里,打扮还是如之前一般的花哨。

    或许是听到了推门的声音,几人都转过了头,巴格曼更是凑上前将伊凡和哈利给拉了进来。

    “你们总算来了!快进来吧,放轻松点,没那么快开始比赛呢,这次找你们来为了检测魔杖是否能够正常使用,避免到时候出现不必要的意外……”巴格曼拍了拍两人的肩膀,和煦的说着,而后又指了指旁边的丽塔·斯基特,再度开口道。

    “还有,差点忘了给你们介绍。这位是丽塔·斯基特,她是《预言家日报》的专栏编辑,正在写一篇争霸赛的小文章……”

    “这可不是一篇小文章,巴格曼先生,我相信这会是明天的新闻头条!”丽塔·斯基特迅速的从座位上站了起来,迈着步子走到了伊凡的身前,脸上挂着不自然的笑容。

    “我们又见面了哈尔斯先生!”丽塔·斯基特的语调听起来有些怪,就像是在强忍着怒火一样。

    “你们认识?”巴格曼好奇的看了看丽塔·斯基特和伊凡。

    “因为前些年获得梅林勋章的缘故,斯基特女士曾经为我做过专题报道。”伊凡神色自如的解释了一句。

    丽塔·斯基特的脸色变得有些难看,伊凡的话语让她想起了那次被伊凡抓着把柄一通威胁时的场景。

    不过很快的,丽塔·斯基特就调整好了脸上的表情,免得被其他人察觉到异样,她清了清嗓子,看向卢多·巴格曼,出言问道。

    “巴格曼先生,我要单独采访哈尔斯,不知道哪里有安静点,能不受打扰的地方?”

    “你们可以到隔间去,那里比较安静。”卢多·巴格曼指了指右边的方向。

    “那我们赶紧走吧,哈尔斯先生!”丽塔·斯基特的脸上带着虚假的笑,用手拽着伊凡的胳膊,拉着他就往那边走。

    伊凡很是不满的皱了皱眉头,他觉得这样拉拉扯扯的实在有伤风化。

    丽塔·斯基特强拉着伊凡走进了隔间之后,一把将门给锁了起来,然后脸上的笑容瞬间消失,取而代之的是浓浓的愤怒之色。

    “你是不是应该给我一个解释,哈尔斯!”丽塔·斯基特压低了声音,咬牙切齿的说道。

    “解释?解释什么?”伊凡一脸疑惑不解的表情。

    “当然是那件事,需要我帮你回忆一下吗?关于魔法部的!”丽塔·斯基特的嘴角抽动着,整个人愤怒到了极点。

    上次她被忽悠着写了很多抹黑福吉的新闻,结果预想中邓布利多站出来抵制福吉,宣布竞选魔法部长的事情根本就没有发生,坑的她差点被《预言家日报》开除!

    “你应该去找邓布利多,找我干嘛?我也只是负责传达指令而已!你想想吧,作为一个学生,面对校长的命令,我又能怎么办呢?”伊凡很是无辜的摊了摊手,他可不背这个锅。

    谁让邓布利多当初把一大堆烂摊子事丢给自己,最后事情能圆满解决就已经是万幸了,这点小小的后遗症老教授应该自行解决才对。

    “我会去找他的!”丽塔·斯基特的话语很是生硬,接着她又黑着一张脸质问起伊凡为何要将她是阿尼玛格斯的事情告诉邓布利多。

    “你以为我是怎么知道你的身份的?甲壳虫女士!”伊凡玩味的看着丽塔·斯基特。

    “不是你告诉他的,而是邓布利多告诉你的?”丽塔·斯基特先是一愣,而后很快就反应了过来,脸上满是不可置信之色。

    但仔细的想想又觉得的确有这个可能,甚至还解开了她的一些疑惑。

    在那次梅林勋章的专访之前,她和伊凡根本就不认识,之前也没有任何的矛盾,对方没有道理会调查自己。

    邓布利多则是不同,她早些年写过几篇关于对方的报道,挖出了一些猛料,对方记恨自己也是有可能的,最重要的是对方有这个能力调查自己……

    不过其中的疑点也不是没有,比如邓布利多为什么要将自己阿尼玛格斯的身份告诉一个小鬼。

    丽塔·斯基特一直怀疑伊凡从头到尾都在糊弄自己,其实是不知道从哪里听到了一些风言风语,手里头根本没有能够证明自己是阿尼玛格斯的证据,所以不断旁敲侧击的的询问着。

    然而伊凡回答的滴水不漏,让丽塔·斯基特很是憋屈。

    伊凡故意这么说,将发现丽塔·斯基特身份的事情推给邓布利多,当然是想要帮老教授减轻一些压力。

    以邓布利多的精明程度,伊凡也不担心会穿帮。

    要是这样老教授还搞不定这个八卦编辑,那他就别当这个校长了……

    “好了,你不是要给我做专访吗?我们该说点正事了吧?”伊凡被丽塔·斯基特问的有些烦了,直接出言打断了对方询问的话语。

    丽塔·斯基特虽然还有些不忿,但还是搬过了一张椅子,拿起笔就准备提问。

    “等等…这次专访的形式得要换一换!”伊凡突然想到了什么,出言打断了丽塔·斯基特的动作。

    “什么?”丽塔·斯基特疑惑的看着他。

    “由我来说,你来写!”伊凡对这个八卦编辑很不放心,考虑到上一次采访时,丽塔·斯基特各种添油加醋,便强调着说道。“这次一个字都不许给我改,明白了吗?”

    丽塔·斯基特气得差点将手里的羽毛笔捏断,那还叫什么专访?

    这是对她记者与撰稿编辑身份的亵渎!

    “哈尔斯,我必须提醒你,写一篇合格的稿子不是那么容易的……”丽塔·斯基特强忍着怒火,劝慰着说道。

    “那可不一定!”伊凡挑了挑眉,夸自己他总是很擅长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