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霍格沃茨之血脉巫师 纯洁小天使

第九百七十二章 我已经迫不及待的想要看到你那张失望的脸了!

    伴随着咒语被念出,丝丝缕缕的白雾迅速的扩散了开来,周围的一切渐渐淹没在了雾气之中,等白雾消散后,一个熟悉的场景出现在了伊凡的面前。

    这里是纽蒙迦德!

    伊凡环视了一眼,很快就认了出来,并在房间的角落里找到了被关押的格林德沃。

    不同于上次见面,这位黑魔头的双手上带着一幅魔法镣铐,虽然并不影响行动,但从样式来上看,这应该是专门用来抑制体内魔力的魔法物品。

    果然,他就知道对于格林德沃的管理不可能像他原本看到的那么松懈。

    正当伊凡想着的时候,一阵轻微脚步声突然从门外传了过来。

    伊凡转过头望向大门处,进来的正是邓布利多。

    从对方略显糟糕的身体状况来判断,伊凡猜测这个记忆的时间点应该是第四学年的暑假,他和邓布利多联手击败伏地魔之后的事情。

    记忆场景中的格林德沃也抬起了头,用那暮气沉沉的双眸扫向来者,邓布利多倒是没有在意对方冷淡的态度,将餐点放置在对方面前后,便温和的开口说道。

    “算起来我们应当有一段时间没见面了吧?盖勒特?”

    “一共一百三十七天……”格林德沃沙哑的声音在屋子里响了起来,随后不待邓布利多开口,便讥讽的继续说道。“你这次又准备来问什么?还是说,你打算向我炫耀自己终于凑齐了三件圣器,彻底征服了死亡?”

    “没有人能真正征服死亡,盖勒特!另外不巧的是,三圣器中的复活石多半是被我弄坏……想要修好它,至少需要两年的时间,而我恐怕等不到那个时候。”邓布利多挑着眉头开口说道。

    “所以你要死了?!真是可笑,这一定今年我听到的最棒的消息……”格林德沃的话语中带着几分嘲弄的意味。

    “是的,算起来,大概还剩下两到三个月的时间,不过这并没有什么可笑的,任何人都会有这么一天。”邓布利多谦和的说着。“死亡也并不可怕,这仅取决于你如何看待它……”

    “停止你的说教吧,阿不思!”邓布利多的平淡的反应让格林德沃有些兴趣缺缺,他顿了一会后,目光在对方那焦黑的右手上扫了一眼,不紧不慢的说道。“直接说吧,你这次来找我是想要做什么,仅仅宣读你的死期?你不会指望让我参加你的葬礼吧?”

    “当然不,要是你出现在我的葬礼上,一定会引起其他人的恐慌……那葬礼就没法在进行下去了。”邓布利多十分认真的出言解释了一句,随后在格林德沃恼怒之前,又再度开口说道。“我这次来是准备寻求你的帮助,盖勒特。”

    “遗憾的是,我手中拥有的筹码并不多,所以你也可以将它当成一个请求……”邓布利多想了想,又补充着说道。

    “是我听错了吗?阿不思?你需要我的帮助?”格林德沃不免有些惊讶,忍不住的嗤笑了起来。“一个被击败的囚徒,人人厌恶的黑魔头的帮助?如果这是个笑话的话,那我承认的确挺有趣的。”

    “这不是个笑话,盖勒特!不过如果你想听的话,我倒是可以给你讲一个其他笑话,是关于麻瓜和巫师的……”邓布利多清了清嗓子,就准备开口,但看到格林德沃阴狠的目光和黑下来的脸色后,还是十分识趣的中止了故事时间。

    “好吧,现在让我们说说正事,就如同你看到的那样,最多三个月我就要死了,可惜不巧的是,还有一些重要事情需要我完成。”邓布利多解释着说道。

    “所以你打算破解那个黑魔法?记得上一次你来的时候,我就已经给过你最简单的办法不是吗?”格林德沃露出了一个不怀好意的笑容。“你只需要杀一个人,制作一件魂器,再自杀复活一次,多么妙的办法……你不仅可以摆脱那个黑魔法的困扰,还能够获得一具年轻有活力的身体。”

    “你知道我不会做这样的事情,盖勒特……”邓布利多加重了几分语调。

    “当然。”格林德沃点了点头。“我看过报纸……那上面说你是英伦伟大的巫师,黑魔法的克星,你一定是指望做个毫无污点的圣人,并名留史册对不对?”

    “啊,我差点忘了,你大概是当不成了。最近你得罪了那位亲手扶持上去的魔法部长,所以预言家日报推翻了之前的判断,说你是一个笃信孩童梦境,成天的胡思乱想老疯子,现在看来这个评价倒也算得上中肯……”格林德沃讥笑的说。

    “你应该清楚我并不在意这些东西。”邓布利多轻声的说道。

    格林德沃沉默了一会,随后摇着头说道。“那很遗憾,除此之外,我没有任何的办法!”

    “我的要求没有你想的那么高,只需要多活一些时日,把需要做的事情做完就够了,一年或是半年……”邓布利多慢条斯理的说。“恰巧我知道一个魔法契约,能够将这种难缠的黑魔法削弱,又或者说,把其中一部分伤害转移到另一个人的身上。”

    “所以你打算让我代替你承担那个黑魔法的影响,陪你一同去死?”格林德沃的双眸变得很是锐利,内心的怒意几乎要压制不住。

    “不准备听听我给出的筹码吗?”邓布利多神色自如的说道。

    “不必了,我已经失去的一切,也没有任何想要的……”格林德沃冰冷冷的说道。

    “即使有可能是自由?”邓布利多随意的说。

    “我拒绝……”格林德沃冷笑着打断了邓布利多的话语。

    格林德沃生硬的回绝,让邓布利多感到意外,但更多的还是欣慰。“看来这五十多年的囚禁,让你明白了很多东西……这么说来我们会有很多共同的话题。”

    “很遗憾,我想你可能是误会了什么。”格林德沃眯了眯眼,怒火压制不足的升腾了起来。“你该不会是指望我这些年在这里面壁忏悔,然后大彻大悟,信奉你说的那一套吧?”

    “这绝不可能!”格林德沃一字一句的说道。“不管什么筹码,都一定比不上你那张失望的脸,我已经迫不及待的想要看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