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通幽大圣 封七月

第四百七十七章 我还有机会吗?

    顾诚表现的越是强硬急躁乌家便越是得意。

    在他们看来,这是顾诚已经没办法的表现。

    此时林腾云开口说和,乌云宵这才淡淡道:“既然林将军开口,那我便给林将军这个面子。

    其实我乌家要的很简单,就是一个说法公道而已。

    顾大人对鬼王宗不教而诛,我炼鬼一脉不服,只要顾大人肯当着西南之地一众江湖同道的面公然道歉,那这件事情便算了。

    还有鬼王宗被灭,我乌家便是炼鬼一脉的魁首,鬼王宗的地盘在广南郡,我乌家入主广南郡也还请顾大人不要阻拦。

    最后一个嘛,便是要顾大人代表朝廷承认我乌家炼鬼一脉魁首的身份。”

    乌云宵提出三点,第一点是为名,他要让整个西南之地的修行者都知道是他乌家逼迫顾诚低头的。

    第二点是为利,鬼王宗那地盘其他人不要,他们乌家却是渴望的很。

    至于第三点,那是留给顾诚讨价还价用的。

    大乾朝廷早就把炼鬼一脉视作为下九流的左道路数了,要不是他们的威势不如三大邪教那么强盛,他们也定然是邪教之一,顾诚又哪里有资格,又怎么敢代表朝廷承认呢?

    所以这点顾诚不答应也无所谓,他们乌家也没想着要顾诚答应。

    听完乌云宵的话后,顾诚顿时冷笑了一声,这乌家的人还真是不知死活。

    湘西之地不够他施展,他竟然还想要广南郡的地盘。

    实际上顾诚若是西南之地的镇抚使,他完全可以慢慢跟西南之地左道势力玩下去,条件都先行答应他们,捧一个打压其他,足以让他们之间开始产生嫌隙。

    但现在顾诚暗中能掌控这么强的力量,他又何必玩这种手段?

    冷眼看着那乌云宵,顾诚冷声:“乌家主要的还是太少了,不如这样如何,我上表朝堂,封乌家主为国师,让炼鬼一脉成为大乾国教。”

    乌云宵皱眉道:“顾大人这是在跟我开玩笑吗?”

    顾诚淡淡道:“是乌家主你先跟我开玩笑的。”

    闻言乌云宵顿时一甩手,冷声道:“既然是这样,那就没得谈了,只要有我乌家在一天,湘西之地便不得安宁!

    最后我倒是要看看,究竟是我乌家撑的时间长,还是你顾诚能担得起这么大的风险责难!”

    说着,乌云宵直接便拂袖而去。

    不过在他快要走出营帐的时候,顾诚忽然在他身后道:“乌家主,真没有机会了吗?”

    乌云宵冷笑道:“机会不是人给的,是自己挣来的。

    不是我不给顾大人你机会,而是顾大人你自己不给自己机会。”

    说完乌云宵便直接走出营帐,林腾云在身后叹息道:“我去劝劝乌家主,希望他别闹的太过分。”

    他们两个人却没注意到,在他们走出营帐的一瞬间,顾诚的眼中可已经布满了杀机。

    走出营帐后,乌云宵顿时换了一副面孔对林腾云道:“林将军,这顾诚会妥协吗?”

    林腾云摇摇头道:“再来几次应该差不多了,不过你提的条件也是太过分了,之前不是说好了嘛,只要顾诚让步,把鬼王宗的地盘给你们就足够了,你竟然还要让他当着整个西南之地武林同道的面道歉?

    年轻气盛,像是顾诚这般年龄便走到这种地位的人,又岂能答应?”

    乌云宵淡淡道:“我就是故意这般做的,我乌家既然要继承鬼王宗在炼鬼一脉的名声,那就不能留下丝毫的污点来。

    不让顾诚低头,我炼鬼一脉的脸面又往哪里放?”

    说完之后乌云宵便径直离去,林腾云看向他的背影则是紧皱着眉头。

    这帮家伙现在是越来越不服管教了,当然他也没办法。

    因为他这个大将军若是不跟这些左道势力合作在西南之地也一样是寸步难行。

    甚至若不是他还有手段,这帮人可就不是合作了,而是直接欺压。

    不过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先行解决顾诚。

    只要把顾诚给赶出西南,那西南之地仍旧是他的天下,到时候他自然是有时间去跟这些家伙继续勾心斗角了。

    但林腾云却是不知道,在他们走后,顾诚便已经开始调兵遣将,准备要彻底覆灭乌家了。

    之前顾诚问乌云宵还有没有机会,他可不是在问自己有没有机会,而是在问乌家有没有机会。

    很可惜,乌家将自己最后一个机会都给扼杀了。

    “红叶军已经到位了?”

    陈当归点点头道:“红叶军的叶明歌已经送来消息,随时准备动手。”

    “怒焰军呢?”

    寇安都在一旁道:“三千怒焰军精锐都已经沿着水路进入南黎府了,秦明老将军已经帮着安排了。”

    顾诚眯着眼睛道:“那好,今晚便正式出手,进军湘西,剿灭乌家!”

    深夜时分,湘西镇抚使许友铭被顾诚从被窝里了拉了出来。

    “顾大人这是准备做什么?”

    许友铭有些奇怪,以为顾诚是找他喝酒谈心的。

    白天的事情他也是听说过了,顾诚跟乌家的人又谈崩了。

    这种事情许友铭倒是没报怨什么,毕竟他是湘西镇抚使,那地方一团糟,这也就是顾诚有资格让乌家的人来跟他谈条件,换成他自己怕是连谈条件的资格都没有。

    “许大人这么多年来在湘西当镇抚使很憋屈?”顾诚问道。

    许友铭的脸上露出了一抹复杂之色:“十分憋屈!

    这次的事情若是朝廷因此责难于我,我便已经做好了辞职的准备。”

    顾诚摇摇头道:“许大人,不是我说话难听,你也是靖夜司的老人了,我靖夜司剿灭妖鬼邪修,镇压江湖宗门,好歹也是大乾最为强大的武力组织,到哪里不是威风八面的。

    而今你却没了斗志,竟然还准备辞职,这不是太过窝囊了一些?”

    许友铭苦笑道:“那还能怎么办?”

    顾诚的眼中露出了一抹冷色道:“五百年前我靖夜司是如何镇压妖鬼,如何镇压邪修的?一个字杀!

    不听话的,杀!

    敢闹事的,杀!

    不顺眼的,杀!

    别看现在西疆之地闹的欢腾,但在五百年前西疆异族却差点被大乾屠戮到灭族灭种。

    那时候西疆异族给大乾的印象是什么?是能歌善舞,不是他们本来就能歌善舞,而是能征善战的都已经被杀光了!

    如今我们只是面对一群下九流的左道邪修而已,竟然还要在他们面前退步吗?”

    许友铭被顾诚说的是热血沸腾,但他毕竟是人到中年了,也是老江湖出身,自然不可能被顾诚几句热血沸腾的话就忽悠的跟着他一起送死的。

    许友铭苦笑道:“我也想杀,也想镇压,但却没实力啊。

    我自己倒是有心赴死,但却也要为自己麾下的兄弟考虑。

    湘西郡靖夜司应该是所有大乾靖夜司中最为穷困潦倒的一个,我麾下所有巡夜使玄甲卫加起来才不到三百人,说不定还不如中原之地一座州府的人数多。

    甚至在苗疆一带,占据整个湘西三分之一的地域竟然连一座靖夜司的分部都没有,何其可悲啊。”

    顾诚拉着许友铭走出去,一挥手道:“力量不够?这些够不够!”

    只见南黎府外,三千身穿赤红色战甲的精锐怒焰军已经排列成了方阵,在那里安静的等候着。

    那位大将军也很给秦明面子,这些怒焰军士卒都是精锐中的精锐,甚至他们中都没有一名普通的士卒,最次也是那些百战悍卒和伍长队长,实力基本上都在八品以上。

    怒焰军做为守卫西南和中原的屏障,所以实力上可没有半分掺假的,偶尔还要被调动到西疆之地练兵一段时间再回来。

    对于这支军队的大名许友铭也是听说过的,他不禁目瞪口呆,不知道顾诚是什么时候把他们调动来的。

    不过许友铭还是有些迟疑道:“但眼下乌家掀起来的动荡太大了,不光是乌家本身,还有其他下九流的左道修行者跟随,这些人怕是也不够。”

    顾诚一挥手道:“这点许大人就不用管了,他们自然有人对付,甚至到了乌家那里,也有人对付。

    我只问许大人一句,忍气吞声憋屈了这么多年,这次许大人可愿意扬眉吐气一次?

    若是许大人愿意,今日便随我一起杀上乌家,等将来回到京城,我为许大人你请功。

    若是许大人不愿意,那抱歉了,就只能让许大人你在南黎府呆那么几天,否则我怕事情败露。”

    许友铭知道顾诚堤防的是谁,无非就是林腾云嘛。

    其实许友铭的身份很尴尬,一方面他不愿意跟林腾云这样的人同流合污,靠着跟那些左道势力联合欺压弱小获利。

    另一方面呢,他也不敢跟对方撕破脸皮,拿自己的性命去挑战整个西南之地的利益集合体,所以只能就这么干看着。

    而今有着这么一个机会,一个距离铲除西南这些左道势力最近的机会,许友铭并没有思考太久,恶狠狠道:“老子忍了这么多年也忍够了!

    这次不论胜败,这个憋屈的镇抚使老子是不想继续当了!”

    顾诚笑了笑道:“放心,许大人你选了一条对的路,你这个镇抚使的位置会坐的无比稳固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