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我就是卖猪肉的 洞中狐

391 王泉同意,领导才会同意【四千字大章】

    郝金磊打电话时开着免提,窦远洋和老黄竖着耳朵听着。探寻对手底细这种事,郝金磊没少干。

    “张总你好,我看王总发的信息让找你报货,现在方便吗?”

    这两天找张浩明询问进口货的太多了,很自然的回道:“最紧货源紧缺,下一船货已经被预定了,你可以先报计划,合适的时候帮你安排。”

    进口货?

    三人面面相觑,脑子里同时出现这三个字。窦远洋反应最快,示意郝金磊继续打听。

    郝金磊干咳一声,这才说道:“张总能说一下都有什么货吗?”

    电话里,张浩明很是傲气的说道:“你就说你想什么吧,我这边啥货都能发回来,只是时间问题。”

    窦远洋用几不可闻的声音说道:“肉。”

    郝金磊刚想说话,又看到老黄举着手机,上面写着进口猪肉。

    “张总,这几天进口猪肉的销量很不错,只要是肉类产品我这边都能接,不知道价位怎样?”

    张浩明稍微犹豫一下,“价位我现在确定不了,只能等货到之后,根据当时的市场价来定。不过你放心,王泉交代过,老客户肯定能享受优惠,绝对比市场价便宜。”

    窦远洋表情有些复杂,冲着郝金磊摆了摆手,让他挂断电话。

    郝金磊撇了撇,又是道:“张总,我先统计一下都需要什么货,稍后我把单子发给王总。”

    老黄嘴角带着弧度,看了窦远洋一眼,轻声说道:“今年这种情况,发生什么事都不足为奇,这个王泉肯定有咱们不知道的东西。”

    “对了,之前你俩不是有过合作吗?我建议你,如果没必要,尽量不要跟这家伙交恶。”

    “就像你说的那样,王泉这个人身上出现太多的巧合了。偶尔一次两次可以说是巧合,次数多了,还能说是巧合吗?”

    窦远洋皱着眉头,一言不发。郝金磊小心翼翼的看了窦远洋一眼,小声说道:“窦总,这个王泉真的有点不对劲。”

    窦远洋歪头看向郝金磊,眼神里带着疑惑。

    “前段时间我在东北就遇到王泉了,当时我还以为他是过去找副产的,后来才知道他过去囤的货就是猪肉。要知道那个时候,猪肉价格一直在慢涨,早已突破了最高纪录,专业玩猪肉的人都变得犹豫不定,他却敢大肆收购,当时我还想着这家伙赚点钱膨胀了。”

    “前几天价格正处于高峰,他又突然开始抛售库存。就在他抛售之后,三汇就开始搞促销了,时间卡的太准了。”

    郝金磊为难的看了一眼窦远洋,王泉能够那么快的抛售完毕,这中间还有窦远洋的功劳。想了想,又是轻声说道:“咱们在三汇有信息渠道,都不知道三汇啥时候动手,现在看来,王泉的信息渠道肯定比咱们更高一级。”

    “仔细想想,王泉做事好像总能先别人一步,每一次都能实现利润最大化。就像黄总刚才说过的,一两次巧合还可以说得过去,可王泉身上的事已经不算是巧合了。三汇那么牛批,都不敢保证市场按照他们的预期一成不变的发展,就算他有更高一级的信息渠道,也不一定能做到次次利益最大化吧?更让人惊奇的是,他从来没有失误过。”

    如果说老黄的提醒是出于谨慎,那么郝金磊的分析就属于比较客观的了。

    窦远洋对待王泉的主观态度过于浓重,以至于他会被情绪影响。

    “金磊,你安排人去……。不,你自己亲自去一趟中原,详细打探一下王泉的情况。”窦远洋面色凝重,长出一口气之后,又是嘀咕着,“王泉必须得重视起来。”

    整个市场如同雪崩一样,在几家大公司的带领下,降价出货越来越厉害,降价的幅度也是越来越大。

    一开始,还有批发商耍小心思,拿到便宜货之后,只是轻微降低出货价,想要尽可能的利用时间差,多赚一点钱。

    可现实狠狠甩了他们一耳光,价格的差距让老客户也不再讲人情,纷纷选择价位更低的批发商合作。

    相较于随行就市的批发商,养殖户才是真正的欲哭无泪。

    全面掉价的消息刚刚传开,村里的养殖户就找上了刘汉生,十几个人围在刘汉生的办公室。

    “汉生叔,猪价开始掉了,多等一天就少赚多少钱。你身为村主任,总不能眼睁睁的看着我们受损失吧?”

    “就是啊汉生叔,外面都传疯了,说是生猪价格要掉好几块,真要是这样的话,一头猪少赚好几百块啊!”

    “……”

    你一言我一语,目的都是一样的,想让刘汉生跟上面的领导沟通一下,放开禁令,让他们赶紧把圈里的猪卖出去,减少损失。

    刘汉生被这些人吵得头皮发麻,在桌子上重重拍了几下,等他们闭嘴之后,这才说道:“说事就好好说事,别跟吵架似得,你们这么多人一起说,我也听不清说的是啥。”

    养殖户们互相看了一眼,最后把目光聚集在刘大红身上。刘大红是村里的养殖大户,正常情况下,每年能卖将近一千头生猪。

    刘大红一脸苦相,生猪价格上涨让他赚了不少钱,成为别人眼中羡慕的对象。也正是因为今年赚到钱了,之前鼓励补栏时,他又投入资金,加盖了猪圈,买了不少仔猪。要是真要掉价,他立马就变成损失最大的了。

    “汉生爷,我们养猪真的不容易,去年的价格你也知道,咱们村的养殖户有几个不赔钱?今年行情好点了,也只是把去年的损失补了回来。”

    刘大红的辈分比较低,又苦笑着说道:“汉生爷,如果圈里的猪还小,不到正常出栏的标准,咱们爷们儿肯定不能让你为难。可现在哪一家猪圈里没有二百六七十斤的猪,都已经超过正常标准了。”

    “你看,之前你让大家伙兑人严防路口,大家不都挺积极配合的嘛。现在行情变了,你也多少替咱爷们儿考虑一下。”

    刘汉生抬眼扫视一周,看到这些希冀的目光,心里有些不舒服。村主任本该带领大家致富的,可他自己学问不大,本事也不高,村里的老少爷们儿给面子,依旧选他做主任,是对他的信任。

    正如刘大红说的,平时让大家伙儿干点啥事,从来没有掉链子的情况。可越是这样,他现在越是为难。

    “大家伙儿的心情我能理解,这事儿我只能尽量去说,领导同不同意我不敢保证,你们等我消息。我警告你们,没有确切消息之前,千万不能干错事,明白么?”

    愿意去说就好!

    听到刘汉生的话,众人齐齐点头,很是积极的保证绝对不给主任添麻烦。

    看到刘汉生起身,刘大红很有眼色的主动说道:“汉生爷,我开车送你去镇里吧!”

    “就是,让大红开车送你,这两天气温低,骑车多不得劲儿。”

    天气冷是借口,这些人就是想尽快得到消息,刘汉生明白他们的心思,也没拒绝,坐着刘大红的车子来到镇里。

    下车的时候,刘汉生犹豫一下,转头对着刘大红说道:“大红,你也下来,跟我一起去。”

    刘大红愣了一下,随后惊喜点头,赶紧下车,跟着刘汉生来到何耀辉的办公室。

    看到他俩,何耀辉略显诧异,等刘汉生把事情说完,何耀辉脸上的轻松消失了,目光略过刘大红,对着刘汉生说道:“这事不好说呀。”

    听到这句话,刘大红心里咯噔一下,紧张的看着何耀辉。

    “畜牧局的领导陪着王泉出国考察了,他不亲自出面的话,估计上面很难同意你们的请求。”

    何耀辉摇头,他心里清楚的很,如果刘汉生不帮养殖户们说话,就相当于不让他们挣钱,以后在村里的工作肯定不好做。上次偷偷卖猪的事情还没解决,现在又出现这种情况,他也很为难。

    仔细想了想,又是叹道:“你跟王泉不是还沾点亲戚么,要我说,你还不如给王泉打电话,只要他同意,赵局长那里肯定没问题,县里领导也肯定会给王泉面子。”

    刘大红扭头看向刘汉生,眼中带着渴求。他们早就知道封路是为了照顾王泉的养殖场,只是没敢明说。何耀辉的话,虽然没有明说,但也体现出王泉的重要性。村里这些养殖户跟王泉不熟,只能让刘汉生出面了。

    过了好几秒种,刘汉生这才起身,跟何耀辉打了招呼,从办公室里走出来。

    刘大红紧随其后,两人上车之后,刘大红小心翼翼的问道:“汉生爷?”

    “咱们先别回家,去王泉的养殖场。”

    刘汉生吩咐过后,刘大红也没敢多说,脸上浮现出笑意,赶紧开车朝着王泉的养殖场奔去。

    来到养殖场后,隔着大门喊人,王红军打开门,看到刘汉生,笑呵呵主动发烟,让刘汉生进来。

    “进去还得消毒,那股子味道不好闻,我就不进去了。”

    刘汉生摇头拒绝,看了刘大红一眼,说道:“这是王泉的父亲王红军,咱们村的女婿,按辈分你得喊姑爷。”

    “姑爷,我是刘大红。”

    王红军笑着点头,又是问道:“你过来有啥事?”

    刘汉生干笑一声,说道:“你把技术场长喊出来,我们问一点事情。”

    技术场长?

    王红军愣了一下,直接回道:“董鑫跟着王泉出国了,小陈去新养殖场那边了,不在这里啊。”

    看到刘汉生脸上的失望,王红军赶紧补充问道:“技术员行不行?还有几个技术员在这里。”

    刘汉生无奈的摇头,他找技术场长就是想问问,村里现在卖猪影不影响王泉的养殖场,如果不影响,他给王泉打电话就少了很多压力。

    “红军,我也不瞒你。村里好多养殖户找我,想把猪卖了,大红就是村里的养殖户。他们说,猪价开始往下掉了,如果不能尽快把猪卖出去,会有很大损失。”

    刘汉生内心里挣扎了好一会儿,最终决定开诚布公。想让人家帮忙说话,就必须一五一十的说清楚。

    “我们刚才去镇里了,咱们镇里当不了这个家,何老大告诉我,这事必须王泉同意,县里的领导才会答应,这才求到你们这里了。”

    “红军,都是村里的老少爷们儿,挣点钱不容易,能帮的话,就帮一把。我当着你的面给王泉打电话,董场长如果说影响不大,这事儿你还得帮忙说句话,让王泉帮衬一下。你看咋样?”

    王红军不懂刘汉生说的影响是啥,看着刘汉生和刘大红,特别是刘大红,眼神里的神采让他不忍直视。

    “姑爷,我跟你保证,卖猪的时候绝对做好消毒工作,而且不让拉猪车靠近咱们养殖场这里。”

    刘大红适时出声哀求着。

    王红军犹豫之后,点了点头,道:“养猪的事情我也不懂,你打吧,先听听董鑫怎么说。”

    刘汉生猛的松了口气,换上笑脸,掏出电话给王泉打了过去。

    半天的时间根本满足不了这群女人的购物需求,如果不是王泉他们这群老爷们儿实在是太累了,强烈要求先吃饭,这群女人肯本没有吃饭的想法。吃饭的时候,这群女人变得更加亢奋,激烈讨论着还有什么没卖,吃完饭重新杀回商场,王泉再次变身成跟班拎包的。

    接到刘汉生的电话,王泉先是看了一眼正在店里挑选东西的张舒,这才把手里的大包小包放在地上。

    “汉生舅,有事吗?”

    刘汉生把事情说了一遍,不见王泉回话,顿时失望道:“你问问董场长,如果有影响的话,就算了。”

    打心眼里,王泉不想答应,他不希望出现一点不好的意外。

    自己可以拒绝,拒绝之后肯定会引来村里养殖户的不满,谁也不知道会闹出什么风言风语。自己还跟大刘村有亲戚,以后走亲戚的时候,会不会变得难堪?

    最关键的是,就算自己拒绝了,那些养殖户就真的老老实实不卖猪?现在主动找自己,还算是给了尊重,如果闹僵,他们肯定会强行卖猪,说不定引来更多的麻烦。

    转头招呼董鑫过来,把事情说了一遍。

    刘汉生当着王红军的面开的免提,听到王泉把事情转告给董鑫,脸上一喜,变得更加紧张。刘大红死死盯着刘汉生手上的电话,下意识的屏住呼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