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我就是卖猪肉的 洞中狐

628 适当的夸大是为了大家好

    “这两者冲突吗?”

    王泉的反问让林东不禁皱眉,心里暗道,有没有冲突现在看不出来,但有一点可以肯定,如果现在不能明确对待,以后肯定会出现纠缠不清的烦心事。

    林东之所以这么问,就是因为昨天晚上看到客户的转账行为。那些客户居然直接把货款转到了屠宰场的账户上,这才让他心生疑惑,王泉到底准备怎么安排王富强?

    如果是直营渠道的话,所有货款确实应该归属屠宰场所有,最终产生的利润肯定要给屠宰场的股东分,王富强在这里面最多也就是拿份直营渠道负责人的工资。可如果把王富强当成一个披着直营渠道外衣的批发商,目前产生的货款就应该让王富强一个人掌握,然后再由他给屠宰场结算货款。

    既然支持王富强做批发商了,那就拿出真正的态度,价格给多便宜都无所谓,但账目方面必须公事公办,不要纠缠不清。

    或许不见林东说话,王泉这才解释道“白条业务不管对咱们,还是对富强都是第一次尝试。能不能做好,最终能做成啥样谁都不清楚,我觉得现在没必要分的太清楚。咱们共同努力先把白条业务打开一个口子,等步入正轨之后,再进行细化分割。到时候充分尊重富强的意愿,如果他想做批发商,那就按批发商的流程走。如果他没想法,那就给他一份高工资,让他负责金陵那边的白条直营渠道。”

    “这段时间先让他充分体会白条业务的经营状态,咱们也能趁机看清楚白条业务里面的水有多深,这样不是挺好的嘛!”

    林东想了一会儿,突然叹气说道“老张和老李可是一直等着投建新屠宰场呢,现在富强顶着九鼎商贸的名头做事,他们知道后会不会更加急切?”

    “急也没用啊!”

    王泉笑了一声,“前几天张浩明还跟我提过投建新屠宰场的事情,我给他的回复是等副产品这一块彻底稳定下来之后再讲,现在不管是精力还是财力都不足以支撑咱们考虑新屠宰厂的事情。”

    七点五十多分,林东来到市场。王富强看到林东过来,急忙说道“东哥你先看一会儿店,我去买点东西吃。”

    从六点半开门到现在,陆陆续续的卖出去十几扇白条,这会儿的王富强早已饿的前胸贴后背了。拎着包子边走边吃,回到店里后把早上的营业情况跟林东说了一遍。

    “你这几天拜访的客户有多少还没有接货?”

    林东放下出货记录问道。

    王富强咽下嘴里的包子,仔细想了想,“拜访的客户比较多,现在接过货的客户连一半都没到。”

    一半都不到?

    林东诧异的看了王富强一眼,随后重新翻看出货记录,连带着昨天晚上的一起翻了一遍。许久之后,抬头惊讶道“你确定一半都不到?”

    王富强快速点头,走到林东身边指着出货记录说道“今天早上这些客户中有两个是没有拜访过的,剩余的都是拜访过的客户。你没过来之前我数了数,总共有二十七个。其中一次性接货超过一吨的有十一家,剩余的都是几百公斤几百公斤的接货量。”

    怪不得!

    林东暗暗释然,从零点到现在,这一批白条居然已经卖出去一半了。想到王富强说的接货客户还不足一半,林东笑着说道“你觉得那些到现在还没有过来接货的客户是什么情况?”

    王富强咽下最后一个包子,喝了半瓶矿泉水后,满足的打了个嗝,这才说道“有一部分是因为还有库存,需要消耗完才能进货。有的客户距离咱们这边比较远,需要咱们配送过去。”

    林东轻轻点头,朝着店铺外面看了一眼,此时市场内的人流量越来越少。“你跟那些需要配送的客户打电话,告诉他们咱们现在就开始配送。”

    看到王富强掏电话,林东赶紧叮嘱道“一定要规划好路线,配送的时候别绕路。”

    半个小时后,王富强终于打完电话,他面前的笔记本上记录着七家相距不是很远的客户。

    “东哥,你先坐着,我去开杨叔的车子。”

    王富强出去之后,林东才仔细看他刚刚记录的信息。

    “苏州路社区菜市场,王伟光,六扇白条。”

    “戴家巷社区菜市场,秦明,四扇白条。”

    “……”

    几分钟后,王富强开着杨德军的面包车回来,停下之后立刻奔向冷库。林东想要上前帮忙,被王富强以油渍太多为由拒绝了。

    王富强一个人把这七家客户的货全部装车后,两人一同出发。

    “等会到客户店里后,你要装出一副很自豪的模样,说出咱们从昨天夜里到现在的出货量,出货量的数字可以夸大一点。”

    王富强指路,林东开车的时候不忘交代着,注意到王富强点头,眼里却是带着疑惑,这才笑着解释道“咱告诉他们出货量有多大,他们还能一家一家去问吗?还有,这么大的出货量,而且还都是便宜货,你要是他们,会不会暗暗猜忌附近有没有竞争对手从咱这里接货了?会不会拉低价格让自己陷入被动?”

    听林东这么一说,王富强恍然大悟,快速点头笑着说道“行,那些还有库存的老板,是不是更要这么做?”

    林东点头,“必须得,不从咱们这里接货的人,必须让他们寝食难安。对了,到客户门店之后,就把我当成司机,不要介绍其他身份。”

    到达苏州路社区菜市场客户门店,王富强快速下车给老板打招呼,而后打开后面的车门让王伟光看货。

    “装这么多,也不怕交警查到你!”

    王伟光看到车厢内这么多白条猪肉,眼底闪过一丝复杂的神色,故作玩笑的跟王富强说道。

    王富强嘿嘿一笑,满不在乎的说道“没办法,客户急着要货。从昨天夜里到现在,我就没怎么休息过,光顾着出货了。好在老板们都很支持,这一车送完,就够二十五吨了。”

    如果没有林东的指点,王富强万万不敢在客户面前吹牛,即便是林东说过可以夸大,他也不过在实际出货量基础上增加了五吨。

    憨厚的笑容是王富强惯用的表情,看着王伟光脸上出现明显的惊讶表情,王富强暗暗满意,又是说道“来吧,卸货。”

    王伟光的媳妇儿早早准备好电子磅,王伟光和王富强两人三下五除二就把六扇白条摆在了电子磅上面,最终得出的数字比王富强在家称量的少了一些,只不过数额不大可以忽略不计,主要原因还是因为从冷库里出来之后水分的流失造成的。

    结账的时候,王伟光主动递给王富强一瓶饮料,笑眯眯的指着子自己那间二十多平米的店铺说道“王老板,我这个店铺只有这么大,冷库空间也很小。能不能我给你交一吨的货款,分两次给我送过来?”

    王伟光的说法对王富强来讲完全属于意外之喜,下意识的就想答应,却是装作不经意的看向面包车,看到林东拿着手机不停点头,这才笑着对王伟光说道“你都说出来了,我还能让你面子掉地上吗?”

    王伟光听后一喜,赶紧对自己媳妇儿说道“给富强按一吨的货款转账。”

    说着,又故意扭头看着王富强问道“一吨的价格是不是比现在的价格再便宜五毛?”

    王富强点头,王伟光的媳妇儿快速转过账后,把转账截图发给王富强,娇媚的笑着说道“富强做生意就是敞亮,以后咱们家的货就全部从你这里拿了。”

    上车离开之后,王富强哈哈大笑一声,对林东说道“东哥,你这个办法真管用。”

    林东淡淡笑着,“适当的夸大并没有坏处,反而还能让大家共同达到满意。”

    “销量都是逼出来的,以前我在三汇的时候,领导逼业务员,业务员没办法,只能逼代理商,一级一级往下压任务,代理商只能想各种小技巧诱导下面的门店客户多进货。白条业务中,还有很多有效的促销方式,只不过这里现在用不上,咱们现在最大的优势就是价格,只要把这个优势用好,就不怕没有销量。”

    ……

    北湖大区办事处。

    “涨了!所有产品都开始涨价了!”

    万主管挂断电话后,眼神复杂的看着瘫在沙发上看电视的老胡,之前宜唱加工厂出货的时候,老胡坚持不让江城加工厂出货,还骂宜唱加工厂那边的人是猪,现在看来老胡果然是对的。相比起宜唱加工厂,江城加工厂这边利润就大了许多,对于大区办事处来讲,这是好事。

    “除了个别不值钱的产品,大部分产品每吨涨了一千。赵林刚才说,白沙市场已经变得很活跃了,交易量在上升。”

    老胡紧盯着客厅的电视屏幕,似乎是怕错过了精彩剧情,头也不抬的说道“嗯,让赵林他们继续蹲守白沙市场,留意市场动态。”

    对于老胡的‘不务正业’,万主管已经习惯了。别的大区主管只是简单的辅助大区经理,说白了就是一个看似风光实则无权的秘书,到自己这里就变味道了。很多日常工作老胡都不管不问,全部交给自己来安排的。遇到重大事情的时候,老胡最多给出自己的态度,剩下的工作还是自己来做,以至于自己连一点放松的机会都没有。

    不过,万主管很享受这种工作状态!

    “按现在的价位来看,咱们能够很轻松的出货,而且还能保证利润。”

    万主管小声提醒了一句,老胡回头看了万主管一眼,又快速扭头看向电视屏幕,“急个啥,现在出货也出不多,没必要折腾……”

    话没说话,电视屏幕陡然一变,广告时间到了。

    老胡懊恼骂了一声,这才重新回头看着万主管,又是说道“昨天不是说九鼎商贸又开始承包屠宰场了吗?等九鼎商贸包场的最新消息传出来之后再决定怎么出货也不耽误。”

    万主管心里一咯噔,下意识说道“这一次涨价是因为九鼎商贸包场的消息造成的?”

    老胡撕开一个槟榔,然后又点上一支烟,惬意的吐出烟雾,腮帮子翻动着说道“不一定全部是,但肯定有影响。再加上那些有所图的人鼓动,涨价肯定不会止步于此。”

    “噗!”

    吐出咀嚼出来的槟榔残渣,老胡突然哼道“再说了,谁把涨价的主导权交给他们了?真以为咱们不说话就是默许他们的行为了?”

    万主管神色一怔,嘴角微微上扬。不管在哪,三汇人的傲气一直都在。

    ……

    新招聘的财务入职了,是一个四十多岁的富态大姐,名叫于红莲,洛河本地人,之前在工业区一家大型食品公司做财务。丈夫是普通公务人员,家里一儿一女,女儿刚刚大学毕业,正在找工作。儿子在读高中,因为经济压力才跳槽到九鼎商贸的。

    上午苗苗带着于大姐熟悉业务,中午下班的时候,苗苗跟着张舒和王泉回家蹭饭。吃过饭,张舒拉着苗苗进入另外一间客卧。

    张舒扶着腰,一副审问姿态笑着,“老实交代,跟你一起旅游的到底是谁?哪里人?长啥样?干什么工作的?”

    苗苗没好气白了张舒一眼,随后不自觉的笑了,“你怎么比查户口的还碎叨?”

    “我碎叨?我没结婚的时候你不也这样问的我吗?还美其名曰帮我把关,你怎么这么双标?”鄙视之后,张舒又是催促道“快说。”

    苗苗抿着嘴不停的笑,过了好大一会儿,这才收起笑声,一本正经的说道“就是路上遇到了,根本不是你想象的那种关系。”

    路上遇到了?

    张舒一下子就抓住了重点,赶紧坐到苗苗身边,追问道“听你的口气,这人之前就认识?别卖关子,赶紧说是谁!”

    “上次跟你男人一起钓鱼那个。”

    钓鱼那个?

    张舒仔细回想,上次钓鱼可是有两个男人呢,纳闷问道“年纪大的还是年轻的?”

    “哎呀,我都说不是你想象的那种关系了,你问那么多干啥。”苗苗轻轻推了张舒一下,催促道,“你还不赶紧睡觉去,宝宝都累了。”

    看苗苗不想多说,张舒也不再继续追问,回到卧室坐在王泉身边,盯着王泉看个不停。王泉被她看得心里发毛,赶紧陪着笑说道“咋了?”

    “上次跟你一起钓鱼那两个男人都是啥情况?”

    王泉虽然不知道张舒为什么突然问他们,但还是老老实实的回答道“年轻的那个叫裴清,家在沙北,父母做的粮油生意。另外一个是三汇之前的市场部长宋鹏飞,咋突然问起他们了?”

    张舒把刚才审问苗苗的情况说了一遍,还没等她问到底谁有可能,就听到王泉说道“那就是宋鹏飞了,裴清前几天还约我一起钓鱼呢。”

    听王泉这么说,张舒下意识的皱眉,如果自己没记错的话,那个男人相貌有些……。很快,摇头甩掉脑子里的看法,相比起相貌,人品才是最重要的。自己男人长得就很一般,自己有啥资格替别人担心,又是问道“那个宋鹏飞是个啥样的人?”

    让王泉评价宋鹏飞?

    王泉没有急着回答,仔细想了一会儿后,这才定声说道“生活中什么状态我不清楚,但我知道工作中的他很厉害!”

    “那就是很聪明咯?”

    聪明?

    王泉点头,“苗苗让你问的?还是你瞎操心?”

    张舒有些不满的拍了王泉一下,“啥叫瞎操心?苗苗是我喊到洛河的,她父母不在这里,我不得替她好好把把关。”

    说着,推着王泉示意他往里面躺,脱鞋上床的时候不往嘱咐道“你有空的时候问问那个宋鹏飞,看他是什么态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