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我就是卖猪肉的 洞中狐

780 做好跟九鼎商贸为敌的准备了吗?

    “承包权拿回来了?啥情况啊?”

    “就是啊,也没听见风声啊,怎么就把承包权拿回来了呢?”

    “听你们的意思,难道你们不希望九鼎商贸赢?已截图,红包可封口!”

    “确实很让人惊讶,不声不响的就拿回了承包权,这中间是不是发生了什么咱们不知道的事情?”

    “管那么多干啥?既然承包权拿回来了,那就意味着咱们又能多分几个场子了,抓紧时间找工人就完了。”

    “……”

    李宏没有食言,专门从商山赶到洛河陪张浩明和宋鹏飞喝酒,借着酒劲儿李宏把屠宰场承包权收回来的消息放了出去。

    看到这条消息的分包商群瞬间就炸了!

    然后,罪魁祸首再无半点动静。

    张浩明心劲儿最高,此时已经有些醉眼惺忪,行为举止也变得随意起来。一只手搭在宋鹏飞的肩膀上,就像是社会好大哥一样冲着宋鹏飞笑道:“宋总,啥时候能喝上你的喜酒?”

    宋鹏飞很不自在,想要抖肩把张浩明的胳膊抖下去,又害怕张浩明多想,强忍着不适摇头说道:“早着呢。”

    “啪。”

    李宏突然在桌子上拍了一巴掌,看着宋鹏飞说道:“你这样不行啊,你看看人家王泉效率多高。”

    说着,又是贼笑两声问道:“苗苗不同意?还是你根本没跟人家提过这茬?”

    宋鹏飞笑着不说话,王泉跟自己能比吗?找个媳妇儿还得靠别人说媒,自己可是自谈,差着级别呢。

    可是,李宏的话又让他心中一动。

    自己加入九鼎商贸将近三个月了,除了一开始的时候放不开,近两个月跟苗苗相处的时候越来越自然,虽然没有什么亲密行为,但自己更是能感觉到两人之间的关系愈发的亲近了。

    要不要听李宏的,趁热打铁?

    想到这里,宋鹏飞心中生出一团火苗,以超快的速度膨胀炸裂,整个人都变得轻飘飘的。

    “宋总,我承认在生意方面我们都不如你,但你也得承认,在男女方面你还不够老练。”张浩明嘴角带着贱笑,说话的时候还冲着宋鹏飞眨眼睛,紧接着又是说道,“男人跟女人在一起就得不要脸,正人君子不适合谈恋爱,宋总,这一点你得跟王泉多学学。”

    “王泉?”

    宋鹏飞眼中一亮,也不嫌弃张浩明搭在自己肩膀上的胳膊了,反而主动靠近张浩明,追问道:“王泉怎么个不要脸法?”

    张浩明脸色一顿,他就是随口一说把锅丢给王泉,总不能让宋鹏飞跟自己学不要脸吧?宋鹏飞怎么就当真了呢?

    好在,他反应快。

    “我不能说,除非王泉自己告诉你。”

    说完,赶紧端起酒杯招呼宋鹏飞喝酒。

    放下酒杯,李宏给宋鹏飞和张浩明发烟,而后问道:“接下来咱们是不是能轻松一段时间了?”

    “当然了,唐人集团支持的贺鹏举都被咱们干趴下了,还有谁敢不识趣的上来找事?是吧,宋总。”张浩明一副傲然模样。

    宋鹏飞连连摇头,否定道:“还没结束呢。”

    ……

    “你说啥?贺鹏举认输了?”

    大清早接到王泉打来的电话,听到王泉通知的消息,窦远洋直接愣住了。“不是,啥意思啊?他怎么就认输了呢?”

    等王泉把自己的猜想说了一遍,窦远洋眼前突然一亮。

    被唐人集团放弃了?

    这样的话,南湖市场算不算彻底没有阻碍了?

    “现在的贺鹏举已经没有威胁了,不,准确来讲应该是对南湖之外的市场没有了威胁。贺鹏举现在只剩下唐人的产品,他很有可能重新捡起南湖市场,你跟吴麒麟最近多留意,千万别被他搞了偷袭。”

    听着王泉的提醒,窦远洋却不以为意,南湖大部分销售渠道都厌恶了贺鹏举,除非他舍得对南湖大放血,只有这样或许有可能重新拉拢那些批发商。

    但他有这种魄力吗?

    窦远洋眼底闪过一丝不屑,贺鹏举如果有这种魄力,南湖市场也不至于发展成现在这样。

    再说了,九鼎商贸能放任贺鹏举吗?

    ……

    两天的时间,九鼎商贸成功接收贺鹏举抢走的屠宰场,贺鹏举失败的消息正式传出。

    “草特么的……”

    “完了,完了……”

    “贺鹏举是真鳖孙啊,你撤就撤吧,好歹提前给个消息,让我们有个思想准备啊。现在怎么办?九鼎商贸肯定不会再跟咱们合作,这么短的时间上哪找屠宰场去?”

    钱德明看着一条条痛骂贺鹏举的信息,眼神极其复杂,他想到了那天晚上老白说的那些话。

    现在再看,老白才是真正聪明的那个,早有准备的他可以快速抽身离开,还不耽误正常生意。

    可自己怎么办?

    钱德明茫然了,为了投向鹏举商贸,他还特别发过对九鼎商贸不好的言论,想都不用想九鼎商贸绝对不会原谅他。

    跟老白一样果断离开,找个小屠宰场?

    知道贺鹏举失败的不单单是跟他合作的分包商,还有那些曾经看好过贺鹏举,或者是一直保持吃瓜热情的同行。

    金顺得知消息后,久久沉默。

    至于其他人,除了震惊,再无其他表现,他们根本想不明白,怎么突然间贺鹏举就失败了。

    直到几天之后唐人集团突然发出公告,公开对外招标,招标的对象是副产品,疑惑的人才渐渐明悟其中原由。

    ……

    “江总的意思是找远洋商贸和天麟商贸,只要这两家有野心,他们很难拒绝这样诱人的邀请。这样的话,既能解决公司副产品销售问题,还能趁机分化九鼎商贸的合作团队。”

    雨势越来越大,窗户上已经蒙上一层水气。雨滴敲打窗子的声音声声入耳,李军稍稍停顿之后又是补充道:“也算是给贺总留下一个东山再起的机会,时机到了,随时可以踢开这两家公司。”

    前几天开会的时候,江总带头反对取消贺鹏举的副产品销售资格。这才过去几天,他又私底下找到自己,同样是为集团公司利益考虑的言辞,建议更换更有实力的副产品销售渠道。

    当然,这跟集团公司最近几天的遭遇有着密切的关系。

    副产品的积压数量越来越大,贺鹏举虽然从九鼎商贸哪里收回了一部分资金,但对于整个集团公司来讲,无异于杯水车薪。

    眼看着贺鹏举越来越无力,江总适时站出来也是预料之中的事情。

    陶董事长给李军添上一杯热茶,反问道:“你的意思呢?”

    李军端起茶盏抿了一口,胃里暖和一些之后开口说道:“从这几天的情况来看,远洋商贸和天麟商贸已经在南湖市场站稳了脚,贺总也表示努力过了,但结果却不理想。”

    陶董事长淡淡一笑,对着李军说道:“都这个时候了,你还有那么多小心思。鹏举的情况我比你更清楚,你不用考虑我的想法,秉公处理就行了。”

    上次开会时,陶董事长跟李军配合的天衣无缝,双簧唱罢都没人发觉。

    所谓的双簧,其实就是一场苦肉计。

    李军唱黑脸当恶人,利用唇亡齿寒的心理逼着那些人主动替贺鹏举求情。既能给贺鹏举争取最后的机会,同时也给那些人提个醒,公司随时都有对他们利益关系网下手的可能。

    可惜,丢失了南湖的根基,再想回过头重新捡起的时候,贺鹏举已然回天乏力,最终还是走到了最坏的一步。

    事实已成定局,那就不能优柔寡断了,顺便还能为接下来的动作做铺垫。

    李军尴尬的笑了笑,随后换上认真模样,“我跟江总的想法不一样。”

    “怎么个不一样?”

    李军犹豫了一下,看着陶董事长的眼睛说道:“我觉得远洋商贸和天麟商贸不是最好的合作对象,最好的合作对象应该是九鼎商贸。”

    陶董事长微微一怔,原本平淡的眼神里突然爆发出精光,玩味的看着李军,“继续说。”

    “江总说的不错,拉拢远洋商贸和天麟商贸确实能分化九鼎商贸的整体实力,但这并不能给集团公司带来实质性的好处,反倒容易养虎为患。”

    “如果拉拢九鼎商贸的话,咱们不但能减少一个对手,还能保证集团公司副产品方面的利润。”李军嘴角带着笑容,似乎自信许多,“九鼎商贸一旦跟咱们合作,三汇那边肯定会投鼠忌器,以后再想搞动作也不敢像现在这样肆无忌惮了。”

    “还有就是,跟九鼎商贸合作后能最大程度消除更换销售渠道产生的不好影响,集团公司的形象不会受到影响。”

    李军说完之后就保持沉默,等待陶董事长的最终态度。

    陶董事长似乎在消化李军的建议,过了好一会儿,才笑着点头,“你觉得九鼎商贸能同意吗?”

    “相比起铜锣打官司,咱们并没有真正交恶九鼎商贸,不是吗?”

    李军很自信的回答。

    陶董事长脸上笑意更浓,却是突然摇头说道:“集团公司不是我一个人的,虽然我支持你的想法,但还是要给其他人验证想法的机会。”

    “江总既然想要拉拢远洋商贸和天麟商贸,那就让他去试试。同样你也去联络九鼎商贸,用最终结果来说话,如果双方都同意的话,那就开会讨论。”

    陶董事长的话让李军一愣,脑子里闪过某个念头,眼里跟着闪过一丝惊骇。

    董事长这一招才是真的狠!

    李军清楚,陶董事长是支持自己的,只要有他支持,基本上就能直接实施,哪里需要跟别人打擂台。

    他之所以这么说,真实目的很有可能是想一箭双雕。

    让江总去拉拢远洋商贸和天麟商贸,不管最终结果如何,远洋商贸、天麟商贸跟九鼎商贸肯定会产生隔阂,甚至有可能因为利益反目成仇。

    如果董事长借机发力,让九鼎商贸成为最终的胜利者,远洋商贸和天麟商贸还能跟九鼎商贸合作吗?

    分化掉三汇的重要帮手九鼎商贸,然后再分化掉九鼎商贸的合作伙伴远洋商贸和天麟商贸,一环套一环呀!

    在利益面前,有几个人能成全别人牺牲自己的?

    ……

    姓江的已经离开好久了,屋子里却始终保持沉默。

    最终还是吴麒麟率先忍不住,怅然叹气道:“你别不说话啊,好歹给个态度。”

    窦远洋紧绷着脸,抬眼看着吴麒麟,几秒钟之后开口问道:“你咋想的?”

    没听到窦远洋的想法,而且被他反问,吴麒麟有些气不过,想要重新反问回去,话到嘴边却变成了:“我觉得不错。”

    窦远洋表情没有明显变化,这让吴麒麟暗暗轻松不少,紧接着又是说道:“他们既然打算把副产品招标出去,而且还主动找上咱们,很显然是彻底放弃贺鹏举了。”

    “如果跟唐人集团合作,南湖市场依旧是咱们的,同时还能反哺粤省和川省老家,除了好处我暂时看不到坏处。”

    窦远洋嘴角一抽,心里暗暗嘀咕着,你不是没想到,是想到之后故意忽略了吧?

    不管贺鹏举何去何从,如果选择跟唐人集团合作,势必会影响到跟九鼎商贸的合作关系,甚至有可能交恶九鼎商贸。如果以后九鼎商贸再次跟唐人集团闹出矛盾,我们怎么办?是帮唐人集团掣肘九鼎商贸,还是作壁上观?

    如果作壁上观,唐人集团事后还能跟咱们保持合作关系吗?

    三个如果是窦远洋的扪心自问,其中有一个他十分肯定必然会发生,那就是唐人集团肯定会跟九鼎商贸闹出矛盾。

    九鼎商贸的屠宰场已经在建了,未来的发展方向清晰可见,早晚有一天会跟这些老牌企业争相角逐。

    打心眼里,窦远洋不愿意跟九鼎商贸为敌,不是怕九鼎商贸,而是觉得很不明智。

    王泉倒还好说,即便是为敌也会光明正大的过招,但宋鹏飞那个阴险小人可不好说!

    “我先问你,你做好跟九鼎商贸为敌的准备了吗?你能应付得了宋鹏飞那些阴险手段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