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诸天普渡 牛油果

第763章 圣剑 (二合一章)

    “朕,李氏诵者,承太古先贤志,”

    “受命易位,重继人皇,再兴人道,改制应天,”

    “功成封禅,以告天地!”

    “今敕封五岳并四渎,以通天地,兴风雨,主万物生长,镇我人道万古永昌!”

    李诵屹立封禅台,高举神剑,神态庄严肃穆。

    但看在玉墟仙宫中群仙眼中,只觉可笑无比。

    敕封自己臣下倒也罢了,毕竟身为皇帝,再是异想天开,臣子也能陪着你玩玩。

    可你连名川大岳,甚至五岳四渎都妄想敕封,岂非是无稽之谈?

    五岳四渎是什么?

    那可是大地地脉,风气之枢,天地乾坤,阴阳之?,莫不依此枢脉流转。

    除四海之眼外,天地间,以此五岳四渎为最重。

    当初天帝封四海,以大法力大神通,辅以三界气运、周天星辰之力,生生造化出四海龙君,才勉强镇住四海气运。

    那五岳四渎,却也是无余力再顾。

    也就是群仙完全没有什么吐槽技能,不然非得狠狠地唾上一句:你这么牛比,咋不上天,和天帝肩并肩,连四海也一块儿给封了呢?

    却也不乏一些心念人族之人,为此暗自嗟叹。

    这唐皇终究是太过心急,也太过不知进退。

    大唐中兴,极盛大世,如今大好之势,自今而后,恐怕就要付之东流了。

    何其可惜,可叹,可悲,也可恨!

    李诵自然不知道群仙所思所想,他也不必知,或许也早所料。

    但他不会在意,大唐君臣,数百万强兵,都不会在意。

    箭在弦上,为人族气运,唯此一搏,虽死无憾!

    李诵目中庄严坚毅,执剑之手高举,另一手也慢慢搭上了剑柄,缓缓拉开。

    “嗡~……”

    一声剑鸣,明明极细微,却传入了所有人耳中。

    不仅是泰岳之上,山上,山下,山之外。

    四海八荒,但凡有人之所在,俱可听闻这一声剑鸣。

    如鸣在耳!

    甚至穿透了天地之隔,阴阳之限,上达九霄,下彻九幽。

    天界,玉墟仙宫,玉墟仙山,黄金佛国……

    幽冥,九幽黄泉,十殿帝宫……

    群仙,诸帝,所有在关注着这里的大神通者,尽皆满面惊愕。

    “怎么回事!”

    “难道是他手中那柄剑?!”

    “这是何剑?!”

    “不可能!世间怎会有如此神剑,剑未出鞘,便能威达三界!”

    “即便是有,又怎会落于那唐王之手,他何德何能!”

    “他想做什么?”

    李诵手中神剑,出鞘方才寸余,便绽放无边金光。

    泰山上聚集之人,只觉一片金光入目。

    似乎整片天地都陷入了浓郁的金光之中。

    夺目耀眼,除去金光之外,再无他物。

    便是天上地下,通过各种手段看向这里的仙神妖鬼,大半都被金光一刺,双眼生疼难忍,闭了起来。

    不过是出鞘一寸余,便有如此神威。

    若是其剑尽出,该是何等光景?

    莫说其余人,便是玉墟仙宫之中,如吕纯阳、紫虚元君之流,也不由为之动容。

    也有人暗中觊觎。

    如此神剑,该当能者居之,岂能落于区区凡俗帝王之手,暴殄天物?

    很多人都在盼着神剑出鞘。

    但李诵手执神剑,却没有再拔出。

    不是他不想为,而是不能为。

    这剑只出鞘寸余,便像是生了根一般,死死卡住,再也无法拔出分毫。

    少有人知,李诵虽贵为帝王,但一身武道修为早已登峰造极。

    数百年前,就已踏破冲霄极境,踏足五品先天,武道神通之境。

    一身气雄浑无匹,力可拔山托岳。

    但如今竟然拔不出一柄剑来。

    李诵心中一沉。

    但面上却未显分毫。

    此情此境,帝师也早有预示。

    此剑受他大唐人道气运毕竟时日太短,还无法完全与大唐国运相融,断然不会轻易受他驱使。

    能拔出一寸,已经是看在这数月之中,在含元殿上,受人道气运蕴养之德。

    李诵深吸一口气,双手捧剑,缓缓下拜。

    百官万军也随之拜下。

    一拜高天,二拜大地,中拜群臣百官,军将士卒,四方山川大河。

    振声高呼:“朕,大唐皇帝,李诵,继人皇位,封禅天地!”

    “有请圣剑重出,镇我人族气运永昌!”

    “请圣剑!”

    “恭请圣剑!”

    文武百官,百万军将,齐齐一拜,纵声高呼。

    众声如一,汇聚成潮,如涛如浪,层层叠叠,直震云霄。

    “嗡~!”

    一声剑鸣再起。

    清亮,高亢,彻达三界,远胜方才一声。

    天上,本是滚滚乌云如沸,狂风啸聚如罡。

    如今乌黑云层竟似被某种冥冥之性所浸染,渐渐替换成金黄色。

    那肆虐的罡风变得更剧,更急,更狂,甚至隐隐有从无形化有形之感。

    因为在震耳欲聋的呼啸声中,人们似乎看见虚空在一阵阵扭曲。

    那是风行过的痕迹。

    三界众仙神妖鬼,俱皆神色剧震,骇然不可置信。

    李诵却是神色欣喜。

    一手高举一柄出鞘神剑,通体金黄,绽放无边圣光。

    无边金色圣光如水摇曳,隐有无边光景显现。

    玉墟宫上,群仙纷纷立起,伸长了脖子去看。

    只觉其中似有日月星辰行运,山川起伏,草木森森。

    又有无数古朴文篆隐隐,闪烁着无量智慧华光。

    引得大唐群臣,天下众儒,俱都心有所感。

    顶放华光,胸透浩然,齐聚于天。

    浩然长河经天贯地,浩浩荡荡。

    “此剑……!”

    吕纯阳双目怔怔。

    他没有去看那玩家转播的画面,而是透过九重云霄,俯视人间。

    手中酒樽倾倒,恍若不觉。

    此剑……

    该不会是传说中那柄剑……

    又怎么可能?

    那剑……分明只是传说。

    别人不知,他又如何不知?

    “帝采首山之铜铸剑,以天文古字题铭其上。帝崩葬乔山,五百年後,山崩,室空,惟剑在焉。一旦,亦失去……”

    这便是自上古流传下来的传说。

    吕纯阳其实自太古之时便已成道,轮回数世,方才成就如今的纯阳真仙吕纯阳。

    有无此剑,他岂能不知?

    心念转动之间,忽感一道目光落到自己身上。

    微微侧首,便望见殿上宝榻上,那位紫虚元君也正向他看来。

    二人目光一沾即过,又各自恢复原状,似不曾发生。

    但彼此都看到对方眼中的惊愕,不可置信之色。

    不提周天异象纷逞,诸路仙神妖鬼惊震之心,李诵高举这柄出鞘的圣道之剑,振奋高喊:

    “人皇李诵,圣剑昆吾,金敕,诏曰:

    五岳、四渎,皆有常理,

    南方衡山,万物盛长,垂枝布叶,霍然而大,敕汝司天王,掌星象分野,

    西方华山,万物滋熟,变华于西方,敕汝金天王,掌金银铜铁,

    北方恒山,万物伏藏,北方有常,敕汝安天王,掌江河淮济同,

    中央嵩山,世高惟岳,峻极于天,敕汝中天王,掌土地山川,

    东岳泰山,群山之祖,五岳之宗,神灵之府,敕汝天齐王!”

    话声一落,在三界众神通者惊骇欲绝的目光中,人间大地,五方五极,骤然有赤、白、黑、黄、青,五色光柱冲天而起,五色云气氤氲,弥漫周天,笼盖人间大地。

    有识之人,便不知其中玄要,也知这五色光五色云,必是因人皇金敕而起。

    适才心中讥笑之人,此刻都面如土色。

    金敕一下,天地景从。

    那唐王所封,分明已得天地所应。

    南方属火,其色赤,西方属金,其色白,北方属水,其色黑,中央属土,其色黄,东方属木,其色青。

    五岳化灵,造化出神!

    在众仙群妖万鬼瑟瑟之中,又有异象迭出。

    五色光转,五色云气滚滚洞开。

    南方天中,赤色光、赤色云滚滚汇聚,赤色巨龙咆哮而出。

    一人拨开云光,乘龙而出,服朱光之饱,戴日赤之冠,绽放九轮圆光,佩赤印,

    西方天中,白色光、白色云聚成白龙,一人着白袍,戴白冠,九道流光相随,佩白印,乘白龙而来,

    北方天中,一人服黑袍,戴冥冥之冠,佩玄幽之印,乘黑龙,

    看央天中,一人服黄袍,戴黄玉之冠,佩阳和之印,乘黄龙,

    四方岳神天王得人道造化而出,神威浩荡如狱,涤荡三界。

    玉墟宫中,紫虚元君再也无法按捺,猛然站起。

    吕纯阳也缓缓掷樽起身。

    殿上群仙满目呆滞,身抖似筛糠。

    有因震惊者,有因惧怕者,也有因激动者……

    “轩辕圣剑?!不可能!”

    人道圣剑,其名昆吾。

    却因相传其出于轩辕圣帝之手,又以轩辕圣剑称之。

    同样的尖呼声,起自三界各处。

    幽冥世界,十殿帝宫,传出声声哀叹,阵阵欢呼。

    “怎会如此?”

    “人族竟有如此气运……”

    “错了,错了,全错了……”

    “哈哈哈哈!”

    “轩辕圣剑!天命在我!天命在我!天命在我人族!”

    “人族当兴,人道当盛!哈哈哈哈!”

    “……”

    三界俱震,却也有疑惑生起。

    四方岳神已出,五岳为何独缺其一?

    李诵,眼见四方岳神乘四色云龙破空而来,心中大喜,目放炽光。

    群臣诸军,不少人更是喜极而泣。

    五岳独缺其一,李诵却也不慌。

    他谨记帝师交代,再次奉起手中人道圣剑。

    “酆台大帝金虹氏,太古少海氏与弥轮仙女之子,今敕汝为东岳之神,天齐王!”

    酆台大帝?!

    金虹氏?!

    三界惊愕。

    九幽之下,十位帝君中,最为神秘的一位。

    竟是金虹氏?

    少海氏、弥轮仙女,都是太古大神。

    与佛主、道主同流的存在。

    相传二神有子,名金虹氏,却从未有流传。

    竟是那位最神秘的冥界帝君?!

    三界诸神通者倒不是很怀疑其中真实性,毕竟他们对凡间帝王虽多有不入眼之处,却还是承认其地位之尊,不至于行此伪诈之事。

    但乍闻此秘,心中难免又生出异样。

    若真是如此,以这位根脚之深,出身之尊贵,又怎么可能受区区一位凡间帝王之封?

    正当人人惊疑之际,一个声音,似从无限久远之古,无限深邃之幽传来:“金虹氏领旨……”

    其声回荡天地之间,九霄之上,九幽之下皆闻。

    李诵心中微喜,圣剑斜指:“岱者,始也,宗者,长也,东岳当为五岳之长,赐号,岱宗!”

    “汝居万物之始,阴阳交代之界,当掌人间贵贱修短,生死轮回,九幽之序。”

    人道圣剑陡然射出一道金色云气,透穿大地,直达九幽。

    那极古极幽之声再起:“谢……人皇……”

    一尊极尊极贵的身影显化天地。

    足踏青龙,黑白二气于头顶相逐,浊浊黄泉于脚下激荡,周身浑浑沌沌,难见其真容。

    三界诸神通者此时,竟皆生起一丝羡慕来。

    因为他们知道,有那无边人道气运相助,这位早已逝去的太古神子,怕是大道如坦途……

    而且还将掌管九幽冥界……

    天地都已应允,无人会怀疑其位正统。

    诸神通者眼巴巴地看向封禅台上的唐王,无比复杂。

    无比期盼,又有点后悔。

    后悔没有攀附过去,否则如今他们岂非也有神位加身?

    而且这是以人道气运加封,天地所应的神位。

    并非如天帝所封的傀儡神司啊。

    尤其是那些两头押宝的人间宗门,此时在玉墟宫中已经悔青了肠子。

    却又期盼着天帝降罪。

    那么此前种种,也不过是风光一时,终将化为云烟散去。

    是了……

    天帝!

    为何此时还不见动静?

    “轰隆隆!”

    正当诸神通者心中升起此念,九霄之上,一声雷霆炸响,三界俱震。

    “李氏!”

    “你违抗天旨,触逆天条,罪大恶极!”

    “还不弃去手中魔剑,伏首乞罪!”

    云天豁然洞开。

    金光自九霄之中降下。

    一道接一道。

    瞬息之间,降下亿万道金光,如金砖一般,凭空铺就一条金光大道。

    大道之上,云气滚滚,龙吟马啸。

    天兵天将结阵,骑乘龙兽天马,披执天兵,戈芒凛耀三界。

    这样的阵仗,莫说凡人,便是仙神也被吓得胆战心惊。

    “哈哈哈哈!”

    李诵却毫无所惧,反放声大笑。

    “来得正好!”

    请记住本书域名:。手机版阅读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