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大国芯工 推土机FFX

第二四一章 岁月这把杀猪刀(欠十章,每天固定两章,欠得分期补)

    跟大多数男人一样,对养眼的女人,总会莫名其妙的多关注几眼。

    “怎么?舍不得啊,去追啊!”

    王岸然转头看去,胥成桃正在一旁看着他。

    王岸然摇摇头,说:“胥总,你开玩笑的水平可不怎么样?”

    胥成桃笑道:“可不是开玩笑,看看你后面,人家追过来了!”

    “我可不上你的当!”

    王岸然头也不回就往珠宝店走。

    有着20年后的记忆,对套路的免疫力可谓空前,诈我,怎么可能。

    刚走两步就听到身后急匆匆的脚步声。

    “站住!”

    胥成桃眯着眼站在一旁。

    “你是不是拿了我的手机?”

    这锅背的。

    王岸然耸了耸肩膀。

    “姑娘是不是搞错了。”

    丝袜女人指着王岸然说道:“你不要不承认,你刚才碰到我身体,是不是就是为了偷我的手机,识相点现在就交出来,我可以当什么事都没发生,不然?”

    “不然怎样?”

    王岸然转头对胥成桃又说道:“成桃,你也不帮我说句话,这个锅我可背不起,会被人笑话的。”

    胥成桃摆摆手,表示无能为力,又抬头看向楼上,似乎在等人。

    “心砚,报警吧!”

    “姐,要不再找找看!刚才你试衣服的时候会不会……?”

    “还找什么,就是他?”

    丝袜女子手指直直的指向王岸然!

    现场渐渐围观了一帮人,一个个指手画脚。

    王岸然是走也不是,留下也不是,看到那名叫心砚的真的被说动去报警,王岸然忙跟上。

    “心砚,是吧!”

    “你怎么知道我名字?”

    王岸然挠挠头,原来是个大傻妞啊!

    “这样的,你跟你姐姐说说,她手机多少钱买的,我赔她的,让她别在这闹了。”

    心砚一脸迷茫的看向王岸然。

    “你把手机还给她不就行了,你想要手机可以再买一个啊!”

    “……”

    “我没拿你姐手机!”

    “那你为什么要赔?”

    “我……”

    王岸然突然被问住了,想来能用钱解决这个麻烦,对现在的自己来说最合适了,他可不希望再这个时候到警察局里,被问个半天,可能今天回家吃饭都耽误了。

    “我就说你帮不帮吧,怎样?”

    心砚扑闪着大眼睛看着王岸然,想了一会才点点头。

    丝袜女子在不远处看王岸然和自家表妹谈了半天,也是纳闷,他们俩在聊什么?

    正疑问着就看到心砚走了过来,当然丝袜女人的眼神从来没有离开王岸然的身体。

    怕他跑了!

    “姐,他想赔钱!”

    “赔钱?”

    什么套路?看着这个人穿着也是普通,有钱吗?几千块的手机,他能赔得起?

    “你去问问他,拿出两万块,立马可以走人!”

    “姐,多了吧,你不是说这手机是你花1000多美元在美国买的嘛!”

    “你知道什么啊?关税,运费不要钱啊,摩托罗拉最新的产品,在国内还没上市呢!”

    得了,吼一嗓子可以炸耳朵的距离,愣是让心砚跑了几个来回。

    “什么,两万!”

    王岸然看了看丝袜女人,摇了摇头,这嘴张的还真大。

    “什么,她同意了?”

    丝袜女人的嘴能塞两个鸡蛋,她下意识的认为,这是套路。

    97年ATM机可不怎么常见,好在在银座就有。

    问题来了王岸然一抹口袋才发现,裤兜里空空的。

    “我说是骗子吧,心砚,快去报警,我在这盯着他!”

    王岸然无奈的耸了耸肩膀,目光向胥成桃求助,看过去,不知道什么时候,胥成桃身旁站着一个老熟人,一眼幽怨的看着自己。

    这不是老江嘛!

    有点尴尬啊!

    “你别走!”

    王岸然摇摇头,走向胥成桃,两女子忙跟上!

    “胥总,怎么样?江湖救急啊!借你的卡取点钱!”

    “多少?”

    “两万!”

    “两万块要什么卡!”胥成桃从手包里拿出两捆钞票,递给王岸然,笑道:“这钱挣得真轻松,王总,什么时候给我一个机会碰一下!”

    丝袜女子没想到,在这里会有人给这个秃头背书,看起来这女的还有女的身旁的中年人,都有些身份,不过胥成桃的话里有话,她不愿意了。

    “你什么意思啊?”

    胥成桃笑了笑。

    “没什么意思?王总,我们可以走了吗?”

    王岸然把钞票放到女子的手上,跟老姜笑了笑。

    “江总,不介意的话,喝一杯!”

    ……

    看着三个人的背影消失,丝袜女子还没回过神,手里拿着两万块钱,摇摇头,对心砚说道:“不会是假钱吧!”

    心砚摇摇头,“不知道,应该不会吧!”

    “你这个小丫头片子知道什么啊?我感觉是不是上当了,要不要追上去。”

    “人都没影了!”

    正说着,有人喊。

    “两位姐姐,你们还在啊,真担心找不到你们。”

    丝袜女子回头一看,“是你啊!”

    刚才试衣服的时候的服务员,服务态度非常不错。

    “恩,两位姐姐,这手机是不是你们的?”

    心砚看向自家表姐,丝袜女人看向心砚。

    “……”

    “……”

    两人又同时看向王岸然走的方向,银座人流量那么大,那三人早就没影了。

    ……

    和老江,王岸然总有点亏欠的感觉,他一手创办的江燕,目前跟江万军可没多大关系了。

    气氛有些尴尬,王岸然硬着头皮说道。

    “江总,最近在忙些什么?”

    “能忙什么?电视台里打打杂!”

    有怨气啊!王岸然忙岔开话题。

    “江总,什么时候来燕京的啊,看你,怎么也不提前讲一下,我好为你接风。”

    “昨天刚来的,王总,你就是不找我,我还要找你帮忙呢?”

    “都是老朋友了,有话直接说就是了,对了,到我家吃饭去吧,边吃边聊。”

    王岸然说着转头看向胥成桃,笑道:“前两天我妈还念叨你呢,成桃,择日不如撞日,给个面子吧!”

    胥成桃脸上立马堆上笑容。

    “阿姨真的念叨我?”

    这模样,看的江万军直摇头。

    再见面,江万军感慨万千,岁月这把杀猪刀真特么神奇啊!

    这才几年,印象中那位朝气蓬勃的小伙子。

    竟然……

    竟然长成一个秃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