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全球崩坏 间歇性诈尸

第141章:鬼晓人心毒

    楚长歌看胖子的头发一眼:“你头发炸了。”

    “我说我是为司机感到头皮发麻你信不信?”胖子嘟囔着:“不是我说医生那么大个电锯背在后面,是个司机就会拒接的吧?”

    “那包装可是吉他的包装。”楚长歌一边说着一边又折开了自己手里的小广告。

    胖子感觉事情有些难办:“那我们该怎么找到医生啊,虽然说电话录音里说明了凶手是按照北斗七星的位置埋尸体,也差不多能推断出凶手杀人的地点是在七个位置之中,但现在我们连那七个位置在哪都不知道。”

    楚长歌把自己和胖子的小广告摞在了一起:“你以为我们进入副本时的初始地点是随便刷的?”

    胖子微微皱眉:“难道不是?”

    “不是”楚长歌摇头:“这个副本里有六名玩家,我怀疑我们每个人都对应着一个死者,而我们进入副本的初始位置,很有可能就是凶手埋尸的地点”

    “你对应的是苗庆喜,第四个死者,出生在这里”楚长歌指着胖子地图上的出生位置:“第四个埋尸点的位置”

    “其实只根据这第四个埋尸点的位置和这座城市电话亭的分布,我就可以推断出其他六个地点的大体位置……”

    “不过我手上还有另一张地图,这是我的出生位置,我要去的是常胜塑料厂家属院,这正好是李国芳的家庭住址,所以我对应的是他,第六个死者。”

    楚长歌指着地图上自己的出生地点:“所以第六个埋尸处在这里,根据这个两个埋尸地点,我可以更加准确地计算出其他五个位置”

    “接下来我们就可以去这五个位置找人了。”楚长歌一边说着一边抬脚走出了电话亭。

    胖子连忙跟上。

    “上车”楚长歌拉开车门坐进去,转而对前面的司机开口:“先去延寿山。”

    司机没有多说话,接着启动了车辆。

    “延寿山……”胖子也一屁股坐了进来,然后盯着手里的地图发呆:“楚小哥说实话,我刚才其实没怎么听懂你的意思。”

    “没关系”楚长歌拿出一支笔:“你不用听懂。”

    紧接着胖子就看见楚长歌拿着那支看起来很高级的笔在地图上画着什么,片刻之后,他看见一个图案在地图上渐渐成型。

    “勺子……这是北斗星的图案吧。”胖子瞅着地图。

    楚长歌点头:“是。”

    接着他在这个像是勺子的图案上点了七个点:“这七个点中有六个是他藏尸的位置,剩下一个是他的常用杀人地点。”

    胖子看到这勺子的一头就是楚长歌刚才报的地名“延寿山”

    “话说回来……”胖子停顿了一下:“就算医生上了活人的车,他也不会有危险吧?”

    说到这里胖子想到什么一般:“不对,别看医生不怕鬼,但他挺怕活人的,我记得他说过睡觉的时候不怕有鬼吊在自己头上,就怕旁边爬起来个活人捅他一刀……”

    “但他带着个电锯,也不在车上睡觉,估计不会有事”胖子陷入了深思:“但我刚才也听到了那段电话录音,凶手说没有人能伤害他,电锯恐怕不管用啊。”

    胖子有些纠结。

    此时楚长歌已经把七个点勾勒好,然后把手里的笔扔给旁边的胖子:“这是录音笔,你听听吧。”

    胖子微微睁大眼睛:“不会是……”

    他一边说着边看了眼前方的司机。

    楚长歌点头:“是他的。”

    司机名为李国芳,楚长歌之前就听过凶手关于李国芳的录音,但胖子没想到他竟然把这凶手的录音给录下来了,更是丧心病狂的要当着受害者的面播放。

    虽说这司机看起来很温和,没有危险,但好歹也是鬼啊,谁知道他会不会突然发飙。

    但胖子此时也很想知道关于凶手的事情,便把音量调到最小,然后捂在耳朵上偷偷地听,企图不露出一丝声音来。

    “北斗,我叫陈北斗”

    熟悉的开场白。

    明明是一个正常的中年男人的声音,胖子听着却遍体生寒,感觉这变态好像就在自己身边一样。

    “我是一个出租车司机,这是我杀的第六个人,是个男人,他叫李国芳”

    “这个人我熟系,但他却并不认得我,说说我是怎么认识他的吧,他上中学的时候我就知道他了”

    “这是一个很勤奋的学生,勤奋到什么地步呢?初中时他的学校并不强制上晚自习,但他却每次都学习到很晚才走,他家好像住的离学校很远,我晚上每次经过学校门口时,都看见他在等末班车”

    “即便是在等车,也会拿着英语书记几个单词,有时候他会因为沉迷背单词而错过末班车,我喜欢在远处看他茫然失策的样子”

    “他很勤奋,勤奋是好事,我很喜欢这样的猎物”

    “我是一个变态,我喜欢杀人,我杀人是为了观察人们将死之时的神情,我喜欢他们惊慌失措的样子;但我也喜欢看无比努力的人最后失败的样子,我承认看他们失败很爽”

    “凭什么努力的人就一定要成功呢?或许会有人说我三观不正,但没办法,我天性如此”

    “我一直满怀期待的着他失败的一天,但他让我失望了”

    “他不但没有失败,反倒越来越风光,后来我时常看到他,从重点初中升入了重点高中,最后高考,去了一个我不知道的学校”

    “后来我有几年没见到他,一直到他毕业之后回到这里,我并没有忘记这个人,我还一直在等着这个猎物失败的一天。”